[原创](参赛)别样女人花[蓝剑军团]

ANNY灵兰 收藏 50 13234
导读:初识云清,是在一次大型产品推介会上。年轻漂亮的她沉着、干练,对于自己公司的主打产品、稳居亚洲第一的蓝牙耳机,介绍起来头头是道,她的笑容很具亲和力,看得出来,她在礼仪、穿戴、包括产品知识上是下足了工夫的。 暗中观察她很久,自己不禁哑然:我一个女孩子家家的,盯着人美女看来看去,到底嘛意思嘛?!不过我承认,我被这个女子身上的某种东西打动、或者说感染了…… [img]http://img5.itiexue.net/1238/12384881.jpg[/img] 一个月后,跟随老总去跟云

初识云清,是在一次大型产品推介会上。年轻漂亮的她沉着、干练,对于自己公司的主打产品、稳居亚洲第一的蓝牙耳机,介绍起来头头是道,她的笑容很具亲和力,看得出来,她在礼仪、穿戴、包括产品知识上是下足了工夫的。


暗中观察她很久,自己不禁哑然:我一个女孩子家家的,盯着人美女看来看去,到底嘛意思嘛?!不过我承认,我被这个女子身上的某种东西打动、或者说感染了……



(参赛)别样女人花[蓝剑军团]



一个月后,跟随老总去跟云清他们公司谈合同,云清也在。合同谈得非常顺利,共进晚餐的时候我跟云清坐在一起。她那天很温婉,看了我两眼说:“很眼熟啊,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我把桌子上的大玻璃转盘轻转了下,拎着一只虾的须,缓缓放在云清的瓷盘里。“云清姐姐好眼力哦,一个月前的产品推介会我可是被你吸引的不行呀!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哈哈……”我很开心地说笑着,云清看上去也很开心的样子。我们跟相识已久的知己一般,互留了电话,说实话,碰到一个投缘的朋友不容易,当时我早不称职地把合同、业务给忘了。


我们在不掺杂任何利益关系的情况下密切地联系了起来,慢慢我得知,精干勤奋的云清是他们公司的顶梁柱,技术、业务都非常棒,虽是美女,但是人非常正直,没有乱七八糟的传闻。我非常得意,我这人看人还是比较准的,我喜欢灵魂简单、干净的人,因为跟这种人相处,我能感觉到自己心里很踏实、很满足,像得到了一笔财富。


慢慢地,我了解到云清收入还可以,生活比较小资。老公是海员,常年出海基本不回,一个半岁不到的儿子公婆在老家带着,平常云清休息的时候收拾完家里房子,就打电话约我们几个比较好的朋友,不是逛街买东西就是去她家吃饭,当然基本是我们几个掌勺,云清不大会做饭。


一起玩儿了一年多以后,云清打电话说她老公休假一月,要请我跟另一个朋友吃饭。我对云清的男人非常好奇:怎样的奇男子才能配得上我们这个人见人爱的大美女云清呢?


云清携老公很华丽地出场了,准确地说,华丽的只是云清自己!在这座城市算是最高档的酒店里,请我们吃自助餐。之前有次跟云清逛街,路过那家四星级酒店,我指着高高的大堂楼顶说:大美女,据说上面是旋转自助餐厅,我还没见过呢!当时云清很豪放地拍了下胸脯说:姐做主了,回头让姐夫请你!


我看到一米七多沉鱼落雁、超凡脱俗的云清旁边,站着一个一米七三左右的男人,说实话,从那天开始,我内心里就给他起了个名:猥琐男。我对这个人不予置评,永远不予置评!


我想象中的海员,都是高大魁梧、潇洒英俊的,很绅士、很有内涵,但是那天晚上,我跟另一个朋友很不尽兴地在梦想中的旋转餐厅里吃了顿梦想中的超贵自助餐,不过看到云清开心,我们也替她开心,毕竟老公是人家自己选的,而且因为长年出海的原因吧,对云清很好,几乎有求必应。


一个月后,云清的老公出海了,我们恢复了之前开心的日子,恍惚间,我甚至觉得云清的男人没有出现过,我甚至异常排斥那顿自助,排斥这个男人的出现,难不成我要搞同性恋?!不会的不会的,我心惊肉跳地打断了自己的念头。


周末早上,我收拾完家务,给云清打电话:“大美女,起床了没有?”电话那头的云清很欢快地说:“都打扫完卫生了!”我突然想起来说:“大美女,今天没啥事,咱俩去你婆婆家看看我干儿子吧?”我特别喜欢云清的儿子毛毛,超胖的一个娃娃,刚学会走路,见过两次后我就教他喊我“干妈”,这小子不学,光知道咧嘴笑,因为太胖了,一笑就流口水,云清就总是笑话我:“你看看你看看,俺儿看上你了,都馋得流哈喇子了,你等着给我当儿媳妇吧!”


电话那头的云清很痛快地答应了,我知道她答应的时候一定很开心,因为工作的原因,她基本要一个月才能见儿子一次,有时候单位忙了,甚至要两个月。


半个小时后,我下楼,云清在楼下车里坐着。她的车是结婚时候老公买的,白色广本。车里早已经被布置成了女人的天地。我们去超市买了点给毛毛的零食,心潮雀跃地往她婆婆老家赶。


云清的婆家在很偏僻的山区,盘山公路,还不算太难走,不过对于当地人来说,出行还是非常不方便的。云清的公公是村里的老书记,年龄大了后退了下来,老两口一起看着毛毛。时间久了,不知道是毛毛哄着老两口开心、还是老两口哄着毛毛。云清跟公婆的关系还算可以,孩子也是自小爷爷奶奶带,云清放不下工作,不然也不会不到三十就坐到工程师位置。


云清去停车,我大包小包地拎着东西进大门,我渴望第一时间看见我干儿子胖嘟嘟的小胖脸,车里的云清看我急呼呼地样子“咯咯”地笑着,她明白的,我是真的喜爱她的儿子。当我情深意切地喊着:“毛毛———毛毛———干妈来了”的时候,先是看见了跌跌撞撞扒开门往外窜的毛毛,紧接着,我看见了原本已经“出海”近两周的云清的男人、他身边一个不显山不漏水的年轻女子,还有云清一脸苦相的公婆。我脑袋“轰”地一声,我多么希望时间能够定格在前一刻,那个只有我、云清、干儿子的世界!云清已经进大门口了,她呆站在那里,眼神扫过慌里慌张的男人、一脸挑衅的女人、苦闷的公婆、开心的儿子、木然的我,我的心突然疼了起来,很疼很疼,我扔下东西,抱起毛毛,夺过云清手里的车钥匙,哄着毛毛上了车。我身后的云清拦住走上前来想要抱毛毛的公婆,然后一脚把大门踢得“哐当”一声闭上了,我听见里面落锁的声音。


(参赛)别样女人花[蓝剑军团]


一个多小时后,云清从那扇大门走了出来,泪水已经干了,脸上的淡妆有点花。跟着她出来的是依旧还在流泪的婆婆。云清示意我打开车锁,临上车跟站在旁边的婆婆说:“妈,该说的他都说清楚了,你跟爸也听明白了,我怎么做你们也知道,等我回去处理下咱们做个了断。”那个我曾经熟悉的好脾气的阿姨拉着云清的手不放,哭着一个劲儿地求云清留下毛毛,云清没有说话,拉开她婆婆的手:“妈,毛毛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之前怕你们寂寞,让你们跟我在一起带孩子你们又不愿意,我舍得舍不得都必须把毛毛留在你们身边,现在是他混蛋爹不要我们娘俩了,放你们身边会学他爹搞破鞋的!再说了妈,说句不好听的,毛毛还小,就算判,也会判给我的!”云清撇下车外哭叫的婆婆,猛的钻进车里关闭了车门。车驶出村子,云清猛地踩了刹车,趴在方向盘上嚎啕大哭。我哄着毛毛去找妈妈,云清擦了下眼泪抱过被吓哭的毛毛,慢慢地哄着,我把她娘俩换在了副驾上。


半个月后,云清的男人回到他们城里的家,跪着求云清帮他一次,说这个女的是他们老家附近厂里的,之前就认识,只想耍耍的,没想到一不小心搞出了事,女的现在怀孕了,天天去他家闹,,说如果云清男人不娶她她就生下孩子去告他强奸。云清禁不住男人一哭二闹三上吊,三天后答应她男人假离婚,先骗那个女的打掉孩子。男人说,既然是假离婚,也就没必要把房子、车、存款啥的分太清楚,已经焦头烂额的云清糊涂地签了离婚协议,轻轻易易就让那个混蛋男人把能卷走的全部卷走了,其实就算云清不答应也没有办法,云清从来都是懒得管钱。没几天,云清婆婆天天打电话想孙子,从上次闹过她就病倒了,云清不忍心,于是含着泪把毛毛抱给风尘仆仆跑城里来的老公公。


他们离婚一周后的傍晚,云清的公公打来电话说:“云清,我们老谢家对不住你呀!从今之后我跟你妈没有儿子了,只有一个媳妇一个孙子!”


云清哭了一晚上,在床上躺了三天,这三天里,云清的手机上接到很多条短信:


以后别缠着我老公了!


我老公天天接我上下班,我真的很开心!


我们也要有宝宝了!


老公已经不出海了,我不让他出去受苦受累!


我回拨电话过去,刚骂了一声:“贱货!”她就扣了电话,再打怎么也不接,我真想拿刀去砍了她,都是女人,偷人家的汉,还有脸了?!


云清无奈的笑了笑说:“妹妹你不知道,那天那个男人怎么说的我。他说‘你从来没正眼瞧过我,什么事都是呼来喝去的,什么事都是你说了算!’他还说这个女的一没学历二没相貌,工作也只是个临时工,可是他不在乎这些,因为这个女的对他温柔,疼惜他,在这个女人面前他觉得自己像个男人。或许我真的是太强势了,我一直感觉他没主见,为了让他省心我能做主的都做主、能干了的绝不麻烦他,没想到这反而是我做错的地方。”我长叹一声:云清的云清,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如果真是你说了算,至于到离婚的时候搞得自己一无所有么?至于那个死男人卷走了多少存款你当妻子的不知道么?!是呀,对他温柔,为嘛对他温柔?因为要偷啊,不用点心思能偷来么?!不让他操心就是你的不对了,作为家里唯一的成年男人,他有没有能力都得去付出啊!现在倒好,你云清给了他贱的机会,还让他找到贱的理由,难道你真的就相信你自己一无是处么?!


想到毛毛云清就流泪,她没有再去歇斯底里地跟公婆争抢毛毛,每月公婆都带着孩子来云清城里的家里住两天,看到老两口小心翼翼讨好的样子,云清再没有勇气去要求他们留下毛毛,她知道,因为毛毛的存在,她痛恨着那个已经被扫地出门的男人;也因为毛毛,她无法绝情地出于母亲的自私而断了老两口的命。那个龌龊的男人在他姘头的鼓动下打电话要求云清把车还给他、把房子卖了一人一半,云清的一个关系不错的同学气不过,领着几个人去找了那个瘪三,写了房子、车子归云清的字据并做了公证后,再没敢骚扰过云清。云清守着空荡荡的车子跟房子,整日郁郁寡欢,工作上也不再是当初那个魅力十足的女人了。


我找了个周末约她出来沿河近距离徒步。秋末了,河两岸的树叶黄了又黄,河水很浅很清澈,水底很多小鱼苗,在水草里游走。走累了,我拉她坐在河边高坡厚厚的草坪上,打开背包把零食拿出来摊在地上。我跟云清说起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精干气质深深吸引了我,所以这么久,我异常珍惜我们之间的情谊。又说起她从很强势的人,到后来的与世无争,如果说之前她吸引我的是她的个性,后来吸引我的却是她不再去争抢、懂得为别人付出的人格魅力。我告诉她,这不是无奈也不是软弱,是那个男人欠下的债,他这一辈子都无法面对你、面对毛毛,他接受的心灵上的谴责形同枷锁,锁住他、也锁住他或许会有的家。云清长叹了一口气,躺下身躯,两眼望着蓝天高阳,眼角慢慢流下清泪……



(参赛)别样女人花[蓝剑军团]



我拥抱了熟悉的云清,一如当初坐在一起吃饭时候的模样,只是如今的云清时时流露的是亲切、温暖的笑。我们每周都去看一次毛毛,每月都要找个远点的地方吃点好吃的。我开她玩笑:“大美女,啥时候咱赶个时髦二婚吧!”她笑着拍了我一下:“不急,你先抓紧头婚吧,看看姐姐我都快二婚了!”


婚姻是什么?婚姻是最坚强却又最脆弱的情感纽带;婚姻是好的时候那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把你捧着当宝,不好的时候,那个人把你关在心房之外如同枯草!未婚的人,如同你我,很多朋友都开玩笑说女人要把找对象当成一生的事业来经营,意思就是要慎重选择那个要跟自己白头偕老的人。而已婚的呢?如同云清,婚姻岁月里,最害怕一方习惯了某种生活方式而另一方又不想一直习惯下去,所以势必一个在按部就班往前走、另一个费尽心思想要往别处逃!感情说不上谁对谁错,但是从某方面来讲,当我们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就应该遵从相应的原则和基本的伦理道德。


人间没有永恒的东西,云清要怎么做才能得到并守住自己想要的? 没有答案,所以我想,宽容爱人(这个爱是动词),忠于选择,并为之坚守,才能为自己的婚姻交一份没有遗憾的答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