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浒裂变 正文 九十四 步步为营(五)

东篱剑客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URL] “将士们!”马佳放声高呼道:“二百多年前,我们华夏的好汉,太祖起家的红巾军,就是唱着这首歌,拿着木棍耙叉,袒胸露背,赤脚朝天,冲向蒙元鞑子的军阵的!” “今天!”马佳厉芒扫过一个个铮铮铁面,厉声喝道:“今天我们精兵强将,长枪大炮,百倍于红巾军先烈,试问,我们能退缩吗?” “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将士们!”马佳放声高呼道:“二百多年前,我们华夏的好汉,太祖起家的红巾军,就是唱着这首歌,拿着木棍耙叉,袒胸露背,赤脚朝天,冲向蒙元鞑子的军阵的!”

“今天!”马佳厉芒扫过一个个铮铮铁面,厉声喝道:“今天我们精兵强将,长枪大炮,百倍于红巾军先烈,试问,我们能退缩吗?”

“不能!”

马佳嘶声吼道:“男儿本自重横行,扫荡鞑虏,纵横万里!”

乌骓马走到尽头,马佳又拨马右转,盛装舞步,一一巡视众将士,引得英雄竟注目,他挥拳高喝道:“今天,我率领你们,和你们一起,去建立千秋功名!”

“建州奴酋,努尔哈赤,他自称继承金国,国号后金。好得很,好得很那,弟兄们!金兀术、老狼主又回来了!”

“看看,你们互相比比,看谁是精忠报国的岳爷爷,岳飞岳鹏举!谁是血战小商河的神枪杨再兴!谁是连挑铁滑车的高宠!谁是双枪陆文龙,谁是银锤岳云,谁是气死金兀术的牛皋!谁?弟兄们,你们告诉我,你们要当谁?是大英雄,还是狗熊?”

陈捷被撩拨得热泪盈眶,举起大枪,振臂高呼道:“我是大英雄,我当大英雄!”

前军马佳营,一千二百将士,同声大吼道:“我当大英雄,我是大英雄!”

“好!”马佳高声喝彩,转头左右询问:“你们呢,各位兄弟,是铁骨雄起,还是拉稀摆带?”

“格老子的!”秦邦屏对着手下骂道:“日你仙人板板,都哑巴了?给我叫起,我当大英雄,我是大英雄!”

周敦吉也对属下大吼道:“莫吃饭吗?都跟老子吼起!我当大英雄,我是大英雄!”

“我当大英雄,我是大英雄!”两营川兵怒吼道。

先锋贺世贤营,中军浙兵戚金营,后卫鲍承先营,也都纷纷如海涛般接连狂呼英雄誓言。

“好!”马佳停马驻足,拔出长刀,指天誓日地高呼道:“前进,杀光鞑虏,大英雄们!”

“杀!”

上万雄师,无须步鼓,齐唱高歌,排槊前冲。

辰时三刻,后金大营西门外旷野。

黄台吉的正白旗,代善的正红、镶红旗,额亦都的正黄旗,杜度的镶白旗,五旗精兵,列阵两里,迎战明军。

“呼。。。。。。”一阵东风,吹起卷卷黄沙。

黄台吉鹰隼般的狭眼,紧紧地盯着一里外的明军大阵,对身旁的大贝勒代善说道:“二哥,我看今天明军,有些不对劲。”

代善心有所思地回道:“有什么不对劲?不就是一帮牛叉轰轰的川兵吗,还有浙兵,还有,马佳军,傲气得人见了就想打。”

黄台吉缓缓地摇头,沉声道:“不对,是杀气,是决死的杀气!这气势,比我以往见过的任何明军都强烈,仿佛不是一万,是十万大军一样!”

额亦都重重地点头,赞同道:“四贝勒说的不错,明军这次来,是抱了决一死战的志气,坚如铁石,能空手杀虎熊的!”

“是吗?”代善的瞳孔急速缩小,这才放下心事,专心注意起明军来,过了会,鼻孔哼道:“嗯,是够狠!”接着,又厉声叫道:“我们大金的巴图鲁,也是能跳涧跨火、力搏猛兽的!今天,我们五旗精兵摆牙喇,一百三十六个牛录,一万二千勇士,就要和这群明狗,决一死战!”说着拔出佩剑。

黄台吉也是豪情大发,拔刀一举,朝后高呼道:“决一死战,杀光明狗!”

“杀!”后金步骑大阵,缓缓前进。

三百步。

明军与后金军。

距离越来越近,杀声相闻。

马佳挥刀前指,下令:“先锋略阵!”

旗牌官得令,挥旗令道:“击鼓,先锋略阵!”

“咚。。。咚。。。咚。。。”进军鼓擂,赤白大旗一支举起,前指。

五军之阵,前军属火,用赤旗,本位南方,是为五行象征。马佳加先锋营,立大旗,以红白各半为心,红意味勇往直前,白代表白刃冲锋,蓝边、黄带、珠缨、雉尾,上书‘前锋司命’。司命,司命,都司效命,掌管一军命令,手握一军性命。

“杀!”

胯下神驹掌中锏,一马当先砸狗头,是贺世贤的最爱。现在,他把全军主帅的位置安心地交给好弟兄马佳,自己撒了欢地策马狂奔,领着一千家丁亲兵,如同赴宴一般,冲向后金大阵。

后金这边,代善见明军先锋冲阵,便肃容厉声道:“四贝勒黄台吉!”

“在!”

“正白旗在你手中,一向英勇无匹,冠于三军,今天,就该你,用手中刀,继续书写大金巴图鲁的史诗!”

“喳!死不辱命!”黄台吉大声喝道。随即,他来到本部参将千总甲喇牛录之前,举刀高呼道:“纳喇氏的勇士们,用你们的矛尖,刺中敌人的咽喉,挑出敌人的心脏;用你们马刀,砍断敌人的长矛,砍下敌人的头颅;用你们骄傲的战马,踏平敌人的军阵,让敌人在你们的马下,跪地求饶,让敌人的女人,在你的胯下嘶声高叫吧!欢乐吧!杀光明狗!”

“杀!”

正白旗五百红白摆牙喇、五百披甲骑兵,手持大刀长矛,腰挎大直梢硬弓(1),嘶吼着向贺世贤的先锋对冲。

“杀!。。。”两只骠骑对冲,声震旷野。

“哈,哈!。。。砸死你们这般金狗,老子是银锤岳云。”贺世贤一锏砸瘫一名金兵的右臂,又一锏把他的头颅砸进胸腔,一边大骂道。

“呯!”

刀锏相撞,钢光迸射。

黄台吉咬牙顶着贺世贤的锏,笑道:“贺疯子,你算什么银锤岳云,顶多是个有勇无谋的牛皋而已,哈哈。”

“哇呀呀。”贺世贤火气暴涨,另一锏扫向黄台吉的腰部,骂道:“老子让你当太监!”

(1)满清的弓式,弓体两端的两梢是直的。而明朝的‘开元弓’的大梢,是向前弯曲的。从数学、力学来说,‘开元弓’有向渐开线靠拢的趋势,似乎是优点。而清弓,暂时不明为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