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间谍:特工在民国很给力 第一卷 第二十七章 手枪队震住日本暴徒 安贝咖啡馆遇刺

逆脑 收藏 4 21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34.html


战时的上海,处处充满着抗战的热情,但这也并不妨碍日本浪人和武士挎着武士刀在街上大模大样的走,也不知道是政府的软弱还是国民的缺乏血性。


但也有打破这种“宽大与仁慈”的局面的吧。


热闹的街道上,走来两个提着桶浆糊的人,手里还拿着大叠的海报,只见他们拿出一张,在墙上糊了浆糊后,就贴了上去。


国人是有看热闹心理的,不管是否与己有关,都会像鸵鸟那样好奇过来张望。


所以不久这张海报的面前就围满了很多国民,有人还摇头晃脑地念着海报上的内容:

公告

至今日起,不允许任何人着日本服饰在大街上出现,如和服不能穿,不能穿着木屐上街,更不能携带武士刀,否则后果自负!

天下会蓝衣手枪队


“八嘎,统统滚开!”几个日本浪人突然出现在人群中,将围观的民众推开,上前一把将海报撕了下来。


善良的民众见浪人来的凶狠,便嘟嚷着避开了。


“砰砰砰”就在日本浪人骂骂咧咧要离开时,街面上突然出现四五个蓝衣人,掏出手枪对着浪人就是阵乱枪。


几个浪人身中数枪后倒在血泊中。


与此同时,上海闸北、南市等华人区,几乎走几步便能看到这样的公告贴在显眼的墙上,甚至在洋租界。


而上海街头只要一出现日本服饰的人,立马就会在他们附近出现蓝色衣服的人,然后对着这些日本人就是阵乱枪,在警察赶来之前又散得烟消云散。


日本青年同志会对此激愤异常,迅速组织日侨在虹口日租界进行示威游行,但当他们游行队伍到了美租界后,突然窜来几千人,抽出明晃晃的斧头,冲进游行队伍就是阵狂劈!然后在日军赶来前迅速散开,工部局的巡捕根本就不出来管这事,战争时期,谁愿上来结怨送命啊,再说,他们也并不喜欢日本发动的这场侵略战争。


所以日军赶来时见到的只是几百具日本青年同志会和参与游行的日侨残缺不齐的尸体躺在街上。


这一切都是安贝安排的,既然日本人已关注了自己,那么就干脆高调一些,好好唤醒国人的血性。


当然,这也更刺激了日本方面对中国的用兵。

……………………分割线………………..

“想不到你这样的声色放浪之徒竟成了民族英雄!”街道边的一家咖啡馆里,郁金香看着盯着她身体色相未改一贯派头的安贝,揶揄道。


“想不到的事还多着了”安贝笑了笑,呷了口咖啡,味道还算正,毕竟民国的假货还少,尤其是招待贵人的咖啡,想必怕是得罪了这些人老板惹不起吧。


“砰”说到这安贝突然掏出随身携带的勃朗宁手枪,眼睛都不看的朝后开了一枪。


“啊~~”原本很安静的咖啡馆顿时充满了女人的尖叫,男人则毫不声张地走人了事,偌大的一个咖啡厅一下子空荡起来,只剩下颤颤发抖躲在前台下面的侍应生,和依旧无事般照喝咖啡的安贝和郁金香,再有,便是大厅转角刚被安贝一枪毙命躺在地板上的男子,男子手里还握着把手枪,日本8毫米十四年式南部手枪,俗称“王八盒子”。


“想不到安先生不光是民族英雄,身手也不错!”郁金香看安贝的眼睛突然一亮。


“床上功夫更好~”安贝笑道,然后站起身坐到了对面郁金香身边,一手搂过她的香肩,嘴不住地往郁金香的耳根和脖颈间凑着。


“哎呀”郁金香欲拒还迎地扭了下身子,同时鼓了下胸(xiong)前半露的丰*乳,将安贝的呼吸搞得急促起来。


“砰”安贝右手已绕过郁金香肩后伸到她前胸(xiong)的衣领中,左手却闪电的速度掏枪朝后就是一枪。


“啪嗒”正对着安贝后背的洗手间门开了,从里面掉出个人,摔在地上,手里也拿着把手枪,也是‘王八盒子’。


“看来日本人连我要和女人亲热时都不让我清净”,安贝并没有回头,鼻子已凑到郁金香敞着的胸(xiong )上,嘴轻咬着胸(xiong)领上的衣扣,试图让她的胸(xiong)敞得更大些。


郁金香皱了下眉,不知是因为安贝的话还是安贝现在的动作把她弄的很不舒服。


“哇呀呀”门口突然闯进来一帮手举武士刀的男子,叽里咕噜着日语朝安贝冲来。


“砰砰砰砰砰”此时安贝已把郁金香按在沙发上,右手在她腰间轻解了扣子,围着的黑色腰带给扯了下来,左手却在后不停地开枪,五声响后,身后冲来的5个人松开武士刀躺在地上,安贝把手枪放在了旁边的桌上,算上刚才打死两人的两枪,他已打出了七发子弹,而这柄美制的勃朗宁手枪弹夹也就只能装7发子弹,所以他打完子弹后不再拿着这把空枪,而是腾出手来解自己的裤子,该是让自己的肉“枪”出动的时候了。


“哇呀呀”还剩下的2人见安贝依旧在郁金香的身上折腾,丝毫没有起来的意思,太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气的挥刀劈向安贝。


“彭,彭”安贝趴在郁金香身上,双脚往后蹬了两下,先那两人的武士刀一步脚蹬在了他们的腹部,两人只感到腹部一阵剧痛,就脚离地面的朝后飞去,摔在地上,身体抽搐一下,竟死了过去。


“啊~~”安贝方才的动作可能有点大了,脚踢在人身上的反冲力让自己的肉“枪”顶撞了下郁金香的敏感部位,虽是隔着厚厚的皮裤,却依旧让人疼痛不已,可见安贝的强大!!


“嗒嗒嗒嗒”街外响起了阵冲锋枪声,安贝他们座位靠着的沙发边的玻璃窗户被打得粉碎,飞溅的玻璃渣子被安贝快速从郁金香身上褪下的纱巾在空中一舞全接住了,然后朝已不剩一点玻璃的窗户扔去,包着玻璃渣片的纱巾不受阻挡地扔到了街上,居然还能听到外面有人“啊哟”的叫唤,竟然扔到人了。安贝不看也知道是朝玻璃窗开枪的人被砸住了,是的,咖啡厅外,一个身穿风衣操着冲锋枪的男子,头上罩着被安贝扔出来的纱巾,脸上却嵌着无数的玻璃碎片。


难道你们不知道我和郁金香现在是一个躺着一个趴着的在沙发上嘛,这时朝着咖啡吧的玻璃窗射击,穿进来的子弹只能是从我们头顶飞过,打在大厅的墙上徒增些弹眼而已,安贝郁闷地想道,一只手已脱掉了郁金香的外衣,里面贴着的衣服很紧很贴身,大大的胸(xiong)乳(ru)露的更多了,以致安贝怀疑她里面到底有没有戴罩罩(纹胸)。


“砰”一个男子操着冲锋枪并从没了玻璃的窗户伸进头来,似乎要找寻一下他们此次要袭击的目标,不想头刚探进来,却被安贝一拳打缩了回去,倒在外面的街道上捂着自己红紫青肿的额头呻吟不已。


“砰砰”街道上又响起了枪声,却是附近闻得枪声的警察带着步枪来了,见到外面那伙手握冲锋枪的家伙,急忙开火。


“嗒嗒嗒嗒”拿冲锋枪的人被迫还击,双方打了起来。


“哇呀呀”这时门口又涌进来一伙举着武士刀的家伙,队伍连绵不绝,加上还堵在咖啡吧门口排队要杀进来的,一百人不会多!看来日本人要杀安贝的心很急切,一下竟布置了这么多人马!


“砰”安贝反手一拳,俯身操刀砍下来的人被打退数步,将后面的人压倒一片,安贝趁这功夫将郁金香的贴身内衣给往上推,经过头脱了下来,春光顿时大泄,白白的起伏不已的身体上只有两个相比较郁金香的大乳(ru)来小的多的罩罩(纹胸)在胸(xiong)上遮掩着。


“恩~~”安贝看着眼睛一下红了,右手抓住罩子,使劲一拉,可能是用力过猛,把郁金香勒疼了呻吟道,罩子给扯下抛上天空,安贝双手迫不及待地按上揉搓着,将郁金香既疼又爽地弄出叫*床的春声,把大厅里前来刺杀的人弄得不知是什么滋味。


“蓬蓬”安贝的双脚不断地后蹬,冲过来的男子不断地身子朝后的飞出去,那后蹬的反冲力,也不断让安贝的肉“枪”顶撞着郁金香被脱得越来越少的敏感部位,先是厚厚的皮裤,接着里面是个性感的黑短裙,然后安贝不知道郁金香为啥要在这里面裹一圈银白纱巾,解开后便是一宽大的四角白内裤,再脱,终于得见森林和其中掩藏着的“曲径通幽”,安贝自己的裤子也正好脱完,肉“枪”高举,借着后脚朝后面袭来的武士大刀客的后蹬反冲力,昂首挺入洞穴,溅起乳白蜜液,原来郁金香是早就被安贝给弄兴奋了的。


“啊~~~”郁金香感到下身一阵撕裂般的痛楚,同时身体暴热、双乳(ru)暴胀,心潮澎湃,热血舒服不已,接着身体便酥软至极,欲仙欲死,她知道,女人最幸福的高潮就要来了。


“啊,啊~~~”郁金香的浪(lang)叫一阵高过一阵,声音越来越尖锐,把那帮进来欲求迅速杀人,精神高度紧张,注意力高度集中的杀手听得竟也是脸红脖子粗!


“啊~~啊呀”安贝不断变换着插入姿势,一边不停空出手来对杀过来的杀手进行反击,冲进来的杀手也越来越疯狂和不要命,大概是外面的冲锋枪手快抵不住越来越多赶过来的警察甚至部分士兵了,在这些杀手的自杀性的狂逼下,安贝不得不抱着郁金香站起来,全力与周围的杀手搏斗,好在郁金香很给力,用不着安贝往里挺(站起来空出双手和人拼搏,还要不时踢打对方的安贝要挺的话难度也着实大了些),自己双腿缠绕在安贝腰上,上下抽动着,就物理学来说,这是个相对运动,安贝的肉“枪”实际也是在运动中了,丝毫没有耽误事,就这样,安贝下面爽着,不用分心的拳脚相加,大厅里迅速倒下了满满一屋的人,基本不死也残!

…………………分割线…………

“不许动!”一群举着步枪的警察和士兵冲进了咖啡吧,当然这是在安贝将那群杀手摆平后继续跟郁金香圈圈叉叉了的连个小时后,此时两人已穿好了衣服,安贝精神百倍,郁金香却已是气喘吁吁,额头浸透了汗珠。


安贝,好强大!这是郁金香晕倒前脑海中突显的一句话,送往医院后,由医院权威医学专家亲自诊断:超兴奋,超劳累过度后引起的突然性昏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