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寒冷 正文 (十)

寒石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6.html[/size][/URL] 猛然间,他的动作停了下来,眼睛紧盯着驾驶台仪表显示面上。难道是因为自己喝多了,眼花了?他连忙用了揉了揉眼睛,再定睛一看。没错,见鬼了,导航雷达的显示器上出现了干扰波纹,而且,频率越来越快,差不多像雪花一般,已经看不清电子海图了。怎么回事,船长疑惑着,他试着触摸着那些键盘和按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6.html


猛然间,他的动作停了下来,眼睛紧盯着驾驶台仪表显示面上。难道是因为自己喝多了,眼花了?他连忙用了揉了揉眼睛,再定睛一看。没错,见鬼了,导航雷达的显示器上出现了干扰波纹,而且,频率越来越快,差不多像雪花一般,已经看不清电子海图了。怎么回事,船长疑惑着,他试着触摸着那些键盘和按钮,仍旧毫无作用,转头看着其他的电子设备,他的嘴惊讶的张大起来,包括声纳设备,都显示出同样的情况。并且开始发出‘滋啦。。。滋啦。。。’的电子嘈杂音。

‘如果电子系统有问题的话,你可以尝试着关掉,再重新启动一下试试。’阿力克塞的脑中立即反应出,电子销售商的工程师在给他调试完这套设备后,最后给他的留言。他首先连忙熄了火,关闭了发动机。这这种情况下,还继续盲目的航行,只会送命,他的经验这样告诫着他。然后,又关掉了电子设备的总成电源。按照工程师的嘱托,他在心里默数了十下。然后,用力一摁开关。电子设备的红灯开始闪烁起来,这表明系统已经开始工作,一个个图像陆续又出现在电子显示器上,模糊、扭曲到稳定、清晰中。

看来还是低温的问题,阿力克塞看着显示器图像,这样想着原因,稍稍有些放下心来。但一刹那间,那些电子信号又嘈杂起来,恢复到了刚才的景象。阿力克塞这下有些慌乱了,手忙脚乱的四处触摸,揿动着,什么效果也没有。不好!船长的心里真正的吃惊了。他迅即俯下身子,舵仪的后面舱壁下,打开了一个小柜子,用力拿出了一个用布包着的东西。

迅速放到了驾驶台上,打开了包布,是一个老式的罗盘仪。这玩意儿可不受现代科技的制约,它可是古老文明的结晶之一。他连忙仔细检查了一下,保养的不错。磁针已经开始工作起来,指示着方向。船长又从下面的抽屉里迅速拿出一卷软塑料制成的海图,飞快的找出目前海域的那张,准备开始手工校对起自己的航向。回去一定要找那个电子商,我要活吃了他!他心里狠狠的咒骂着。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以他的经验,将‘伊格尔号’带到安全的海面上。

“求救!求救!这里是俄罗斯科尔萨科夫港‘伊戈尔号’渔船。求救!求救!这里是俄罗斯。。。”阿力克塞在手工作业的同时,已经拿起了无线电话筒,将频率对准着国际海事公用频率,喊起话来。耳机里传出的也是嘈杂的电子音,他不停的呼喊着,手里的笔和尺也自海图上迅速比对着。无线电的回答让他更揪起心来,似乎听到有一个模糊的回话声,他更加大声的喊叫起来,却又被电子音淹没。

“怎么停车了?大叔。”扬声器里,传来瓦连金的呼叫。在底舱进行工作的他,突然发现所有的传动装置静止了下来,连忙通过内部对讲机呼叫起来。

“你快回到驾驶舱来,瓦连金!”阿力克塞拿起对讲机大吼了一声,便扔在一边,继续对着无线电台呼喊,手里一刻不停的忙碌着。

发生了什么事?瓦连金放下了对讲机,感觉到了船长的口气不妙。他立刻顺着一根管道,从舱底下直接向驾驶舱的方向蹲着走去,顺便,眼光还是按照习惯扫了一下那些设备的保养情况。

甲板上的小伙子们正在除着冰和检查各类网具和缆绳。渔船突然停了下来,也让他们感到一丝不解。但很快,他们就没有再关注,也许是要到目的地了,船长正在校对航向或者做着必要的准备。他们从未对这个经验丰富的航海者有过任何质疑,同样,他们也都是胆气过人的水手。要不然,谁能在这样的气候下跟随阿力克塞船长,来到这个充满危险的海面上。每个人都按照着自己的分工干着活,还不时说着一些玩笑话和憧憬马上要来到的丰收。

“咦,那是什么?”一个水手正用斧子砍掉一块结在船帮上的冰块,刚直起身子,准备向另一块结冰动手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事情,随口喊了出来。

小伙子们都随着这个水手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那边也有。”,另一个水手指着相反方向的船舷处,也叫了起来。几个小黑点从他们侧后的方向飞快的,向他们跑来。不,应该是驶来,只一会儿的功夫,他们已经辨认出来,那是几具水陆两用的极地专用摩托橇。速度很快,马上就要到达他们船泊处。

“喂,你们是干什么的。”最先发现这些摩托雪橇的水手已经挥舞起手,大声的问起来。

每辆摩托撬上,都坐着两个身穿白色防寒服的人。连衣的帽子捂得严严实实的,硕大的黑色风镜几乎盖住了整个脸部。

孤单的海面上,有客造访是件愉快的事情。更何况,水手们从来都有好客的习惯。小伙子们都舞起手来,哈着白色雾气,愉快的大声叫喊着。

笑容和冰冷的天气一样,迅速凝结了起来。来的不是朋友,水手们诧异的发现,这些摩托撬在离他们不远处的冰上一个急转弯停下来后,透过溅起散落的冰屑,每个穿着白色防寒服人的手中,都多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瞄准着他们。恐惧立刻涌上了小伙子们的心头和眼中,他们猛然惊醒过来,海盗!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声,水手们立刻开始慌乱的逃窜起来。

晚了,枪口中已经冒出了火焰。一排排枪弹想雨点一般,无情的洒向这些甲板上的小伙子们。加了消声器的枪声很轻,但都打得很准,水手们的头部、胸前和身上冒出了血花,扑倒在了甲板上。

‘嗖!嗖!’的几声,几根攀登索带着钢爪飞上了船帮。那些白衣人开始准备爬上‘伊格尔号’,后面还有俩三个人持着枪,用瞄准镜警戒着。

‘噗!噗!噗!’已经翻进了船甲板的白衣人,开始对地上的水手们,补着枪。几个白衣人已经开始朝着驾驶舱的方向跑去。

阿力克塞还在苦苦的喊话,紧闭的舱门和舱外的风声,遮盖了甲板上所发生的一切。

“求救!求。。。”对着无线电通话器大声的吼叫着,他的眼睛已经开始显出焦躁不安,汗珠也顺着耳鬓的发梢渗露了出来。猛然间,呼叫声停止了,老船长像被什么击打住了,身体奇怪的抖动了几下。一头扑倒在了海图上,嘴里殷出了鲜血,手指抽搐了几下,便不再动弹。阿力克塞的太阳穴和上身多了几个窟窿,鲜血从这些窟窿里开始涌了出来。

舱门的玻璃上,穿透了几个洞眼,玻璃产生的波纹后,模糊的显出了人影。‘砰’的一声,舱门被踢开了,那些白衣人走了进来。用枪管捅了捅趴倒在海图上的阿力克塞,后者顺势倒滑了下来,仰卧在舱甲板上,眼睛看着上方,无神、惊诧和恐惧。

“拿走航海日志。然后,动作快点。”打头的白衣人将风镜推上了额头,目无表情的用生硬的天可汗话,交待着另外的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