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院餐厅赔本推出1.2元套餐有荤有素(图)


医学院餐厅赔本推出1.2元套餐有荤有素(图)

在27号窗口,1.2元就能吃顿饱饭河南商报记者 杨东华/摄


2010年11月的中国,一元钱能买什么?


在长春,三根香菜;在重庆,四根蒜苗;即便在新乡街头,也只能买一碗稀饭。


然而,在新乡医学院第一餐厅,只要花上1.2元,你就能买到一份套餐:一个二两馒头和一碗菜,外加一碗粥(或汤)。


怎么会这么便宜?商家还能保证利润吗?


带着这些问题,近日,河南商报记者走进这家餐厅,一探究竟。


河南商报记者 杨慧俊


目击


这里吃顿饭只要1.2元


“呀,今天不用排队。师傅,给我来一份套餐。”昨日中午,新乡医学院大二学生李艳丽像往常一样赶到第一餐厅吃饭。她的目标很直接:第27号窗口。


她是这里的老顾客了。


“去年11月,这个窗口刚推出一元套餐,我们寝室几个人就过来吃了。”李艳丽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当时商家在餐厅外边的电子屏幕上打出广告,她得知消息后,当天晚上就赶来尝尝鲜。


昨日中午的菜品相当丰盛,四个菜,三素一荤,马艳丽选好素菜后,师傅照例在碗里加一块红烧鱼。


“实际上是每份一块二,但我们都叫它一元套餐。”正在吃饭的蒲亚陆介绍,套餐包括一个二两馒头、一碗素菜、一碗汤或粥。去年12月15日起,商家又增加了一样荤菜,学生选好素菜后,打菜师傅会添一块鸡或鱼。


据蒲亚陆观察,同样的菜,只要摆到27号窗口,就便宜些。“整个第一餐厅都是由一家来自广东的公司经营,窗口之间经常调菜,哪个窗口缺菜,就会从其他窗口调一些。”


对比


“馒头比校外的大一倍”


1.2元的套餐,能吃饱吗?


“女生肯定能吃饱,你看看这馒头,一个顶外面两个。”护理学院2008级的张剑晃了晃手中的馒头说,外面的馒头一般0.2元一个,但个头小,学校的馒头0.25元一个,个头大许多。


“菜够吃,馒头一个不够。”蒲亚陆说,这是他第3次吃一元套餐,每次都是买过套餐后再去其他窗口买一个馒头。


“和外面相比,这里确实便宜,校外的粥一碗最少要一块钱呢。一份盖(浇)饭最少4元。”


此前有媒体报道,一元套餐只是面向贫困学生,实际情况怎样呢?


“我只认餐卡。”负责27号窗口打饭的师傅告诉记者,只要学生持有饭卡前来消费,她都会卖。


简耀辉表示,他们推出这个窗口的初衷是服务贫困学生,当初的确想过将窗口标为贫困生窗口,后来考虑到学生的心理等各种因素,最终确定叫1.2元套餐,供应对象也暂定为全校学生。


疑问


物价那么高,他们能赢利吗?


这么低的价格,商家能赢利吗?他们靠什么生存下去呢?


“别说挣钱,卖一份我净赔三四毛。”餐厅负责人简耀辉透露,加上人工等各种费用,一元套餐的成本每份在1.55元~1.6元之间,目前每天卖出去600份左右。算下来,27号窗口一个月要赔个六七千块钱。


虽然赔钱,但简耀辉“乐意这么做”,他有一套自己的生意经:他们公司是新到的“外来户”,经营学校餐厅最重要的是取得学生认同,“如果学生不认同,还怎么做生意?”


当时学校一再强调要稳定食堂饭菜价格,简耀辉顺势推出一元套餐,目的是为了满足不同学生的需求,让贫困学生也能吃到菜和汤。如果连贫困生都很满意,餐厅的口碑自然会很好。“另外,我们也有3元以上的套餐,供那些有经济能力的学生来选择。”


事实证明了简耀辉的远见。推出一元套餐后,餐厅的营业额显著提升,2010年10月是40多万元,12月猛增到50多万元。


有了较高的营业额作支撑,再加上学校后勤集团相应的补助,“几千元的亏损很容易就消化了。”


评价


“希望他们能长期坚持下去”


“来这个窗口打饭的主要还是贫困生。”该校后勤集团餐饮部经理王庆运告诉记者,虽然窗口面向全校学生,但经过实践发现,吃一元套餐的学生“很少”。


该校学生处的资料显示,2010年新乡医学院共有3400多名贫困生,其中特困生占5%。来自周口的李艳丽就是其中一位。


一元套餐推出之前,李艳丽一天吃一次菜或不吃菜,如果吃菜就不喝汤,喝汤就不吃菜,就这下来,一个月开销也要150元左右。一元套餐推出后,李艳丽“能经常性地吃到菜了”,每月开销也下降一二十元,“我真的很满意,希望他们能长期坚持下去。”


相对李艳丽而言,许多学生并不刻意去吃一元套餐,“赶上了就吃。”蒲亚陆说,他也属于贫困生,但考虑到正在长身体的阶段,为了增加营养,“常常去其他窗口打饭。”蒲亚陆感觉“学校的饭价整体还能承受”。


一位宋姓同学则说,他是北方人,中午习惯吃面食,而27号窗口“从不提供面食”,学校的捞面便宜的一份只要2.5元,“并不太贵。”


“这也许只是一种营销手段,但确实很实惠。”宋同学说,他在中秋节曾吃过这家餐厅提供的免费月饼,当时是只要到餐厅消费,就能领到一个免费月饼。他觉得“这家餐厅非常注重细节,有人情味儿”。


承诺


至少会坚持到下学期结束


“今年物价涨得厉害,但学校餐厅顶住了成本压力。”在该校后勤集团,王庆运向记者展示了一份清单,上面显示,2010年8月,14种主要原料的采购价平均比2009年涨了105%,大蒜涨得最多,每斤从1元涨到7.5元,上涨650%。


物价涨得这么厉害,学校餐厅靠什么生存呢?


“省里有补助,学校也有补助。”新乡医学院后勤集团总经理李国安介绍,省里在去年12月对学校餐厅有个短期补贴,后勤集团也有相应补贴,特别是针对一元套餐,集团每月补助餐厅两三千元,余下的亏损由餐厅自己想法消化。


此外,学校餐厅是免税的,后勤集团还对餐厅的水电费减免1/2到2/3。所有这一切,都给了简耀辉坚持下去的信心。对于一元套餐,简耀辉表示,至少会坚持到下学期结束,“如果物价不发生剧烈波动,我们会长期坚持。”除了一元套餐,简耀辉还透露,他们正在考虑与学校有关方面结合,在充分调查的基础上向特困生发放饭票。


剖析


能否复制到其他高校?


一元套餐的模式能不能复制呢?


“当然可以,不过郑州的高校补贴估计要高一些,一元套餐才有生存空间。”李国安介绍,高校后勤社会化改革后,学校餐厅一般都是交给个人或公司进行经营管理。他们第一餐厅是整体交给广东一家公司经营管理,即便个别窗口稍赔一些,餐厅也能承受。如果餐厅由一家一家的小商户经营,实施的可能性就不太大。“毕竟商户也要生存,赔钱的事儿他们不会干。”据了解,在菜价涨得厉害的时候,有些高校的小商户甚至直接关窗口走人。


“高校后勤社会化改革不能简化为菜价上涨的改革,如果学生饿着肚子学习,那怎么得了。”1982年就从事高校食堂工作的王庆运认为,在学校食堂做饭,第一是做政治,第二才是做经济。“重要的是要让学生吃得上饭,吃得起饭。”


郑州大学后勤集团饮食服务公司路经理表示,该公司暂时没有推行一元套餐的计划,因为现在物价涨得厉害,并且“各学校的情况不同”。但郑大餐厅推出的温馨窗口,中午和晚上有三到五个便宜菜,目的是保证贫困生能吃饱。“但温馨窗口的菜不是太受欢迎,经常卖不完。”


不过,一元套餐还是引发了许多郑州大学生的关注,“如果学校餐厅能推行一元套餐,肯定是受欢迎的,毕竟多了一种选择嘛。”记者随机采访了十多名郑州高校学生,多数人表示,“对一元套餐充满期待。”


(应其本人要求,文中李艳丽为化名)(文中所引述长春、重庆的菜价分别根据2010年11月11日《重庆晨报》、2010年11月12日《东亚经贸新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