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汉 第四章 秦 地 第六十七回 救老妪 云瑞决意破旧俗

lvyun63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53.html[/size][/URL] 吕云瑞思索一阵,抬头询问道:“秦地自给真的不能解决吗?” 秦朗想了一下,说道:“秦地如真有矿产可以开发,自给将不成问题,但若说粮食……” 说着,苦笑着摇摇头。 吕云瑞侧头望向一直从未开口的闻逸羽。 闻逸羽见吕云瑞的目光望过来,似乎已经明了了吕云瑞的心意,随口说道:“其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53.html


吕云瑞思索一阵,抬头询问道:“秦地自给真的不能解决吗?”

秦朗想了一下,说道:“秦地如真有矿产可以开发,自给将不成问题,但若说粮食……”

说着,苦笑着摇摇头。

吕云瑞侧头望向一直从未开口的闻逸羽。

闻逸羽见吕云瑞的目光望过来,似乎已经明了了吕云瑞的心意,随口说道:“其实,要想让秦地粮食也能自给,并不是没法解决。”

吕云瑞一听,眼中立刻露出探询之意。

秦朗接口道:“我想我能明白逸羽的意思。”

吕云瑞望向秦朗。

秦朗望向西方说道:“逸羽的意思是向西越过丘陵山地,就是广袤的河套平原。那里土地肥沃,水草丰美。只要占据此地,就是再有两个秦地,粮食也绝不会有匮乏之虞。”

说完,长叹了了一口气,低头不语。

吕云瑞有些疑惑地望向闻逸羽。

闻逸羽也叹了口气,解释道:“河套平原归属洛邦国,与夏国土地接壤,被一条大河与本土隔开,就像突入夏国的一块土地。跟秦地不同,河套沃野千里,物产极为丰富,素有‘大陆天堂’的美誉。又与秦地唇齿相依,互为依托,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百年来,洛邦国时刻想夺回秦地,夏国也想夺取河套,与秦地互为依仗。两国常为两地大动刀兵,无数将士血染两地,却依然是两平之局,谁也不能奈何得了谁。”

吕云瑞点点头,表示已经了解,然后说道:“我只想秦地发展,对扩展地盘去打仗并没兴趣。我看还是先派人去联系矮人王,让他多派工匠过来,工匠家属和其他矮人待看秦地情况再定。你们以为如何呢?”

闻逸羽点头道:“目前也只能如此了。”

吕云瑞点点头,说道:“逸羽,明天你就派人传送去矮人族,面见桑格,向他说明这里的情况,尽量达成双方意见一致。”

闻逸羽点头道:“好,我明天就交给建平去办此事。”

吕云瑞又道:“过两天就会有矮人过来,你也要做好他们的安置工作,不要让来帮助我们的朋友受委屈。”

闻逸羽赶紧说道:“此事我明天就开始安排,决不让那些朋友受屈。”

吕云瑞点点头,望向秦朗问道:“义父还有什么考虑没有。”

秦朗望了望吕云瑞,眼中露出慈爱:“你在外奔波了好几天,今天就早点休息,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吕云瑞笑道:“我不累。明天一早我想赶往山里,去看一下蒙特他们选定精灵族迁移地址没有。”

秦朗站起身,爱怜地摸了摸吕云瑞头发:“让你担起秦地的担子,真是苦了你了。”

吕云瑞笑道:“能为秦地百姓谋福,能替义父解忧,是云瑞的荣幸,云瑞只会高兴,丝毫不会觉得有任何辛苦。”

秦朗拍拍吕云瑞肩膀:“好了,义父能明白你的心意。有话咱们回头再说,今天你刚回来,就早点休息吧!”

吕云瑞笑了笑,站起身来。闻逸羽也急忙起身告辞离去。

第二天一早,吕云瑞告别秦朗,第一次骑上了独角兽小白,向东部山区疾驰而去。

小白一路之上犹如腾云驾雾一般,只留下一道白色残影。吕云瑞俯身跨坐小白背上,只感到耳边风声响起,路边景物如飞般急速掠过,几十里道路转瞬即至。当小白停下之时,已然立足一片山崖之下。

吕云瑞在小白背上挺直腰杆,向四处张望了一下,目光所及看不到一个人影。

吕云瑞轻轻拍了拍小白的头顶:“小白,你这是跑到哪啦?”

小白低头打了一个响鼻,右前蹄用力刨了刨地面。

吕云瑞抬起左臂,看了一下上面的信号位置,拍拍小白:“沿山壁向北去吧,看看能不能找到进山的路。”

小白点点头。

吕云瑞马上又加了一句:“走慢点,留意附近有没有人或村庄。”

小白长嘶一声,立刻踏起细碎的步子,向北行去。

沿山壁走了好长一段时间,吕云瑞仍没发现可进山之处,不由有些焦急。正在这时,小白发出一阵欢鸣,向前方疾奔起来。吕云瑞急忙伏低身子,一边稳住身躯,一边仔细搜索着附近的一切。

很快,一座小村庄进入吕云瑞的视线。吕云瑞赞赏地拍了拍小白,任由小白驮着自己向小村奔去。

才到村口,正好从村里涌出一群男女老少。

吕云瑞赶紧止住小白,跳下地迎上众人。

“众位乡亲,你们好,请问此处如何能进山?”吕云瑞向众人施礼问道。

对方为首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身上背着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妇人。在他旁边,是两位年轻小伙子,身后跟着一些女人和孩子。

听到吕云瑞的问话,其中一个年轻人答道:“客官想要进山吗?请随我们来吧!”

吕云瑞看了看面前的人们,问道:“你们也要进山?”

那人回答:“正是!”

吕云瑞不由奇道:“你们进山为啥还要背个老婆婆啊?”

那人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看样子客官是从远处来的吧?”

吕云瑞道:“何以得知呢?”

那人道:“这是秦地早就流传下来的风俗,秦地附近的人们全都知晓。客官既然不知,当是来自远处。”

吕云瑞问道:“可否将是何风俗告知呢?”

那中年人接口说道:“这个风俗就是活葬。”

语气中带着无尽的哀伤与无奈。

吕云瑞惊问道:“何为活葬?”

中年人伤感地说道:“就是人还未死,就要被葬掉。”

吕云瑞闻言,不由有些气恼:“父母把你们这些儿女养大,却被你们活生生葬掉,难道你们就这样对待你们的父母吗?!”

那个中年人以及他旁边的所有人,都低下头没有答话。

倒是中年人背上的老人说道:“这位客官也别怪我的孩子们,他们一直对我非常孝顺,是我决意要按风俗来做,他们阻不住我,只能按我的吩咐去做。”

吕云瑞大声说道:“我既然遇到此事,就决不会袖手旁观,此事我管定了!”说完冲那个年轻人说道:“你们村里的管事是谁?让他马上前来见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