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飞机制造厂 正文 第十一章雷允!雷允!

铁伞书生 收藏 0 19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3.html[/size][/URL] 公元2000年9月,一架客机从重庆江北机场腾空而起,飞向云南。机上坐着小野永健和孙女小野美智子,翻译俞桦,重庆市宣传部干事刘小波。 小野永健自从参观海孔洞[第二飞机制造厂]回到重庆,心情久久难以平复。 在宾馆修养一段时间,他才慢慢缓过气来,对美智子说,他决定前往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3.html

公元2000年9月,一架客机从重庆江北机场腾空而起,飞向云南。机上坐着小野永健和孙女小野美智子,翻译俞桦,重庆市宣传部干事刘小波。

小野永健自从参观海孔洞[第二飞机制造厂]回到重庆,心情久久难以平复。

在宾馆修养一段时间,他才慢慢缓过气来,对美智子说,他决定前往云南昆明,参观原中央雷允飞机制造厂遗址。然后结束中国谢罪之行。

雷允飞机制造厂?刘小波,俞桦很吃惊!俞桦却听爷爷俞志喜讲过,那是一座相当现代化的飞机制造厂。

刘小波几乎从来没有听说,云南还有一家飞机制造厂?自从小野永健到来,激起了他对抗战岁月的探索,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他陪同小野一行来到昆明。

小野永健难以忘怀,他的飞行中队多次寻找[第二飞机制造厂]未果,为切断滇缅公路,中队辗转来到越南河内驻扎。

为了炸断滇缅公路,炸垮雷允飞机制造厂,他的航空中队多次出击,正是在云南上空,中队长野尻丸雄被[飞虎队]击毙。

接机的是云南省宣传部干事雷震,在他的带领下,小野一行来到了瑞丽雷允。

瑞丽瑞丽气候温和物产丰富,处在瑞丽坝子末端的雷允,属于高原丘陵地带,地势较为平坦,四周山丘不高,适合飞机起降。

而且雷允地处中缅边境,隔河与缅甸南坎相望,既能通过滇缅公与内地连接,又能和缅甸相通。

想当年那个占地五万多平方米,两大栋钢架厂房的现代化飞机制造厂,水泥地面,瓦楞白铁皮的办公室房顶和围墙,美军俱乐部,学校,邮局,军营,宿舍,医院,长长的飞机跑道都无影无踪,消失在历史的尽头。

唯有云贵高原的风似乎亘古未变,小野永健努力睁大双眼四下寻找,试图发现当年飞机制造厂的踪影,四周杂草丛生,很难发现蛛丝马迹。。

随行干事雷震解释道:1942年5月因为担心日寇占领,飞机制造厂钱昌祚厂长亲自下令焚毁了整个飞机厂,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遗迹可寻,飞机跑道还有残迹。。。

钱昌祚?刘小波喃喃自语:是原第二飞机制造厂厂长?

雷震应声道:嗯!史料记载是从重庆第二飞机制造厂调来,雷允飞机制造厂正式名称叫航委会第一飞机制造厂!

小野永健站在残存的跑道遗迹踩了踩,又抬头仰望蓝天,终于确信这就是雷允飞机制造厂的遗址,恭敬地鞠了三个躬,叽叽咕咕说了一通。

俞桦翻译道:中华民族是伟大的民族,中日永远不战,世代友好!

雷震点点头:世代友好!不过豺狼要一定要来,迎接它的是猎枪!

刘小波用手轻轻触摸跑道,仿佛在揭开厚重的历史帷幕。。。

公元1941年3月,云南瑞丽,中央雷允飞机厂。

装配车间一派繁忙,中国政府新购买的20架P-40C改进型战机,已经运达,工人正忙碌着装配。

陈纳德指着新战机对钱厂长道:奥尔逊的第三中队飞机损失太大,急需补充啊!

钱厂长点点头:嗯!全厂工人正在加班加点,保证按时组装完成!

陈纳德紧紧握住钱厂长双手:谢谢支持!

钱昌祚厂长忙道:谢谢你们!全厂工人期望着你们狠狠打击日寇!

陈纳德抬起头看看蔚蓝的天空,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说道:我。。要让日本鬼子尝尝重庆麻辣烫。。。!

随行人员顿时大笑起来。。。

因为担心撤离缅甸的技术员,钱厂长心里不是太轻松,一早他便命令运输队派车紧急赶赴缅甸八莫,接回撤离技工。

陈纳德的航空中队就驻扎在雷允,临近中午,飞行员阿姆斯特朗,亚里斯多德,布瑞特,杰姆。瑞恩。理查森。希林,理查德。罗西,吹着口哨走向食堂用餐。

这里的伙食比起缅甸丛林,那真是天堂,食堂有专门从昆明聘请的大厨师,面包和咖啡,甚至昂贵的药品盘林西林都从美国运来。

正当大家满意地用餐,凄厉的警报声却忽然响起,日机来袭!狡猾的野尻丸雄算准了飞虎队队员用餐时间,奇袭飞机制造厂。

该死小日本!吃饭都不清净!阿姆斯特朗一边咒骂着,一边嘴里嚼着食物和同伴冲出食堂,奔向跑道。

炸弹在跑道爆炸,炸中了部分战机,不过让中队长野尻丸雄和小野永健奇怪的是,却没有引起巨大的连环爆炸。

原来,陈纳德的飞虎队和狡猾的日本人数次过招,知道日本人擅长偷袭,在吃饭时间飞虎队队员早把跑道上飞机的油箱放空,以免日机袭击引起连坏爆炸。

地勤人员迅速从机库推出装满油料的飞机,飞虎队队员立即升空作战,中队长野尻丸雄的96轰炸机,被眼疾手快的阿姆斯特朗一顿痛揍,凌空爆炸,遗憾的是阿姆斯特朗被护航的日本战斗机击中光荣牺牲。

小野永健的座舱被打穿,领航员高野当场毙命,小野手臂中弹,鲜血淋漓,狼狈逃回基地。

一战下来,小野永健中队几乎全军覆灭,从此心有余悸。

张长江一行抵到八莫港口,远远便看见课长王华雄前来迎接。

技术员一一走下汽船,王华雄悄悄把张长江拉到一旁。

长江!据钱厂长分析,战事难以预料,八莫恐怕也非久留之地?

张长江一愣连忙问道:那下一步怎么办?

王华雄接着说道:钱厂长建议缅甸人员全部撤离回国!

张长江沉吟半响:形势危急,看来只有如此了。

留守八莫发动机装配厂的工友,杜文峰,李杰,董德禄,杨友平,程昌,令狐英雄等兴奋地围了上来,大家紧紧拥抱在一起。

第二天,课长王华雄宣布了钱厂长的命令,趁运输卡车未到,工人们抓紧时间开始整理设备,抢修机器。

不久运输卡车赶到,工友立刻先将设备分零抬上卡车,这些设备造价昂贵,实在难以抛弃。

车队沿着滇缅公路缓缓撤退,由于战局恶化,沿途已经有不少难侨撤离,男女老少有开车的,骑马的,还有全家老少徒步回国的。

仰光华侨领袖林宗盛和当地华侨,航委会办事处罗专员,华侨修理厂王文松带着工人沿路撤来,一时间滇缅公路拥挤不堪。

车队在拥挤的人流车流中停停走走,4月初才回到瑞丽雷允飞机制造厂。

车队刚抵到雷允飞机制造厂门口,钱昌祚厂长一行便亲自迎了出来,未及寒暄。

钱厂长便把课长王华雄和张长江拉到一边,神色严肃地说道:前线形势不明朗,雷允飞机制造厂是否搬迁,难以定夺,你们车队可以先期撤往保山,顺便勘察地址。

王华雄和张长江小声嘀咕片刻,点点头:好!我们先撤往保山。

钱厂长接着说道:嗯!厂里决定派叶肇坦和余德华两位土建工程师以及秦本鉴、孙玉莹两位会计,与你们先期到保山勘察!

工程师叶肇坦和秦本鉴走上前来,和王华雄,张长江紧紧握手:辛苦了!然后钻入小车,在他们的带领下,车队绕过飞机制造厂,迅速向保山城驶去。

保山古称永昌,位于云南省西南部,所在地距省会昆明486公里,外与缅甸山水相连,国境线长167.78公里,内与大理、临沧、怒江、德宏四州市毗邻,国土面积19637平方公里。是著名“西南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文化沉积丰富。

境内古道贯通,多雄山大川,踞“八关九隘”之势,扼“三宣六慰”之喉,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公元1277年,缅甸蒲干王朝集缅、印兵约五万、象八百、马万匹袭境,与戍滇之云南诸路宣慰使都元帅纳速剌丁部在保山附近发生激战,大败而归。

车队沿着怒江崎岖而行,直奔保山机场。保山机场始建于1929年,后来成为驼峰航线的重要基地。

3月26号,日军第56师团登陆仰光,仰光码头,坂口支队长和几位军官,手持军刀狰狞地大笑着。

步兵一四六联队第三大队长松本中佐,第二大队金口中佐匆匆跑来:报告支队长!英缅军已逃亡印度!我军缴获大量汽车,装甲车!

坂口支队长哈哈大笑:哟西!英国佬不堪一击!

第三大队长松本中佐忙问:支队长阁下!请示下一步行动!

坂口支队长兴奋地说:中佐!建功立业的机会来了!驾驶卡车冲向昆明,占领重庆!

金口中佐两眼充血声嘶力竭地大喊:重庆!重庆!

狂傲的坂口兵团,立即收集汽车、装甲车,,坦克约一千辆,沿着滇缅公路杀气腾腾冲向中国。

缅甸同古,硝烟弥漫。

面对数倍日军,戴安澜将军带头立下了 “誓与同古共存亡”的遗书:诸位!此次远征,系唐明以来扬威国外的盛举,虽战至一兵一卒,也必死守!

命令:如本师长战死,以副师长代之;副师长战死,以参谋长代之;参谋长战死,由步兵指挥官替代,各级照此办理。

在他的指挥下,200师的将士与日寇血战12天,击毙日寇5000余名。最后弹尽粮绝,孤立无援的200师败走野人谷,戴安澜将军壮烈殉国!

消息传回国内,雷允飞机制造厂钱昌祚等高级管理大吃一惊!形势极度恶化,飞机制造厂的撤退势在必行!

钱昌祚厂长立刻召集紧急会议,布置撤退工作。

他对副厂长曾桐道:你马上组织全厂转移,不得耽误!曾桐应声答道:是!立刻转身带领几位总工程师前往车间。

钱昌祚厂长侧身对警卫大队大队长鲁广达小声道:警卫部队迅速准备炸药!

鲁广达迟疑片刻,毅然道:是!执行命令!

跑道上,陈纳德的飞虎队马达轰鸣,中队长奥尔逊再次下达了撤退命令,一架架战斗机腾空往昆明而去。

雷允飞机制造厂气氛空前紧张起来,全厂采取紧急措施,曾桐副厂长调集车辆,组织人员把重要的器材包装好,准备火速运往保山。

华侨机工车队迅速加入抢运,华侨李月华,林洪涛,黄青松,刘瑞奇和好友罗永虎等加入运输行列,,每辆卡车配备两名司机、两名助手和一位年轻员工随车押运,司机们接到命令昼夜行驶,不得停留。

由于滇缅公路挤满了撤退部队,难侨,车辆行驶极度缓慢,当员工们继续装运器材往返于雷允与保山之间时,日军坂口快速支队即将侵入畹町。

坂口支队建功心切,十天内便从仰光杀气腾腾冲到滇缅边境,

雷允飞机制造厂,警卫程登先和战友们,在大队长鲁广达的带领下正紧张布置炸药。整个飞机厂,人心惶惶,人声鼎沸,呐喊声,汽车喇叭声交织,一片狼藉。

钱昌祚厂长站在办公室遥望着这一起,神情痛苦不堪,由于日军推进速度太快,雷允飞机制造厂的大部分贵重设备根本来不及运走。

怎么办?钱厂长不停地问自己。

炸毁!?

一想到这里,钱厂长顿时心如刀割,这些宝贝都是花费大量美金,从不远万里的美国购来,本来航委会和厂里计划准备将设备全部迁往保山,再建飞机制造厂。

然而他们万万没有料到,2个多月前浩浩荡荡从滇缅公路开赴前线的斗志昂扬的中国远征军,短短数月已经惨败,日寇追击而来,如今迁厂计划眼看泡汤,钱厂长禁不住泪流满面。

英军坦克中尉思佩罗,把仅剩的几辆重型坦克堵在界桥,率领部下仓皇而退。

时间越来越紧急,警卫程登先已经多次询问大队长鲁广达何时起爆。

警卫大队大队长鲁广达焦急地看表,汗水从他的军帽不停往下滴,他站在钱厂长办公室门口地紧张等待着命令。

钱昌祚厂长摸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拿起公文包,向鲁广达队长点点头,亲自驾驶福特卡车离开了厂区。

轰隆 轰隆,身后,传来巨大的爆炸声。。。

钱厂长和最后撤走的工友皮红军,李健,陈明,杜文仲,王千里,姚军等痛苦地闭上眼睛。

一个存世两年多的现代化飞机制造厂,在轰隆的爆炸声中灰飞烟灭。

坂口支队步兵一四六联队第三大队松本中佐兴奋地发现,守卫界桥的英国坦克部队早已经作鸟兽散,界桥居然完好无损。

他命令坦克车将英军坦克轰下界河,继续向中国境内前进,沿畹町继续攻击。

第二大队长金口中佐毫不示弱,命令部下快马加鞭。两只日本先头部队争先恐后,追击着手无寸铁撤退的雷允飞机制造厂工人和难民以及溃兵。

一九四二年五月二日,日军快速部队三千人越过国境,十辆坦克为先锋攻陷畹町。三日,占领遮放,芒市。

日本军队的进攻速度出人意料,步兵一四六联队的车队隆隆开进芒市市中心,交通警察胡海光居然还在指挥交通,竟然不知道日军已经进入中国境内。

当他看清车队上的太阳旗,立刻吓得逃之夭夭。

惊慌失措的第六军军长甘丽初眼看敌人将至,仓皇间下令:炸毁一连坦克堵塞滇缅公路!

坦克连连长池风吃惊道:什么?

副官大声道:军长亲自命令不得违抗!

“轰轰轰"威风凛凛的坦克车转眼化为一堆堆废墟,以期迟滞日军行动,但是没有什么效果。

金口大队长下令用坦克车将毁弃坦克推开,仅仅耽误两个小时就清除路障继续前进。

松本大队长兴高采烈向随后的坂口发出电报:已经占领芒市!龙陵!

金口,松本大队长的胜利鼓舞了日本军人,连日本人自己都没有想到进展如此顺利,信心倍增的坂口指挥官决心再接再厉,创造一个的奇迹。现在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挡他的进军,横亘在他面前的障碍只有一个,那就是举世闻名的怒江天堑!

坂口少将随即发出电报:夺取惠通桥!强渡怒江!

松本看着电报点点头:哟西!转身大喊:桥本中队长!你立即带领100人化装成中国人,伺机夺取惠通桥,等待大部队通过!

桥本中队长大声应答:嘿!

公元1942年5月4日,云南保山学界在市内保岫公园集会纪年五四运动,人山人海川流不息。

保山机场附近工程师叶肇坦和秦本鉴,张长江,俞志喜,曹鹤川,林同冀,刘二虎,雷鸣等正在附近勘察地址,上午11时左右,忽然数十架日机跃过头顶。约在半小时内,两批日机连续对保山城实施了狂轰滥炸。

刘二虎顿时仰天大叫:遭了!

原来这天,恰逢保山赶场日,城内热闹非凡。飞机制造厂工大部分友王华雄,贺湘生,顾丰盛,杜文峰,董德禄,杨友平,程昌,令狐英雄等都到城里赶场。县立中学一群10多岁的女孩子,正好排队去参加运动会,时逢第一批27架日机到达,由于没有防空经验,连忙躲进教室,结果一枚燃烧弹从头顶落下,她们全部葬身于熊熊烈焰,无一幸免;

华侨中学的200多名师生,在日机的疯狂轰炸下,倾刻间死伤过半;10多名躲在宿舍里的女生,全被炸弹命中,死于火海之中……

第一批重磅炸弹准确地落在县城中心,炸坍了百货商号和南洋大旅社,街上汇聚了南来北往的车辆和行人,炸弹落直接进人堆里爆炸。参加赶场的飞机厂工友和老乡们,被第二批日机扫射轰炸顿时死伤惨重。

等张长江,俞志喜,曹鹤川,刘二虎,林同冀,雷鸣等跌跌撞撞跑到保山城,他们全惊呆了!

整个县城到处是残垣断壁,浓烟滚滚,血流成河,城中一条小河,河水变红色,数日不见清澈。全城百分之九十民房被毁,民众死伤逾数万人。五月的滇西,气候炎热,大量死尸腐烂,随后瘟疫流行,死于瘟疫者甚众。。。

王华雄,贺湘生,董德禄,杨友平,程昌等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只剩下残肢断臂,飞机厂工人死伤数百人。

1942年4月末,独立工兵第二十四营奉命赴滇西作战,途经昆明时,张祖武营长请求司令部补充工兵器材,然后全营分乘数十辆卡车,匆匆沿滇西公路急行。

5月4日晚张祖武营抵保山城郊,只见城内哀鸿遍野,惨绝人寰,全营将士目睹保山城被敌机轰炸后的惨状,个个义愤填膺。

5月5日凌晨,全营继续出发,经诸葛营机场绕过山坳,逶迤西行下坡约40 公里,来到滇缅公路咽喉-惠通桥。因前方来车过多,时时受阻,上午9时许才到达惠通桥东岸。

通惠桥是一座钢索吊桥,单行线,此刻西岸来车络绎不绝,散兵难民混杂,商车,军车争先过桥,混乱不堪。张营无法过桥,只好在桥东等待。

10时,一辆指挥车来到桥头戛然而止,车上坐着三位高级军官,其中一位正是工兵总指挥马崇六将军。

马崇六将军站起身大声喊道:工兵营到没?

马祖武上校立刻应声:工兵营长马祖武报到!

马崇六将军立刻将一道手令交给马上校,手令内容:一、命令独立工兵第二十四营在惠通桥东端就地待命;二、敌人强占惠通桥时立即爆破该桥;三、任务完成后即电告。

马营长立即召开连排长紧急会议,布置炸桥方案。

事不宜迟,全体战士迅即行动:一连长胡世安率全连官兵携带足量的炸药及爆破器材到桥西端安装;二连长赵宋卿负责在桥中段安装炸药;三连长石坚在桥东端安装炸药及做好各项炸桥引爆准备工作。

为确保炸桥成功,张营长决定双引爆,即导火索点火引爆和发电器电引爆,起爆器由营长执掌,张祖武亲自手握起爆器坐在一把藤椅上,随时注视着惠通桥情况。

日军野炮五六联队的第三中队和第二中队一部,达到松山附近的腊勐乡车站,立即布置阵地,高村队长迅速命令开炮,一时炮声隆隆,人心大乱.中午,日军轰炸保山城的消息传来,人心惶惶。下午二时,一架膏药旗的飞机反复掠过惠通桥,却未扫射,也未投弹。四时,又有几架日机掠过,同样未投弹,不过过桥人群受惊,大桥上拥挤不堪,吊桥剧烈摇晃起来,竟导致数人被晃下江去。日机之所以没有轰炸惠通桥,只是因为坂口企图趁乱夺取大桥,而向航空司令部发报勿轰炸大桥!

一位副连长见状大惊失色,心头慌乱,急急跑到张营长面前说道:营长!形势危急,赶快炸桥吧!

张祖武营长抬头看看日机道:慌什么!不过几架飞机而已!

副连长摸 了把汗恳求道:营长!晚了怕来不及!

张营长淡定地说:有我在怕什么!日军还没有攻来!多让些百姓过江。

晚六时左右,一辆从保山驶来的货车逆流而上,与一辆军车相撞导致公路被堵,张祖武命令士兵前去查看。该司机自以为与省政府关系好,有恃无恐,拒绝听从安排。

司机猖狂说道:谁敢阻挡?我有紧急事务让开!。。。

张营长顿时大怒,立即命令:将车推入怒江!司机妨碍公务就地枪决!

枪声引起哄乱,此刻日本桥本便衣队趁着夜色已经偷偷摸到桥边,企图夺取惠通大桥。桥本猛然听见枪声,以为行踪暴露,立刻掏出枪大叫:攻击!

日军便衣队向大桥猛扑过来,一时间枪声四起,一场混战。

张祖武营长眼看日寇即将夺桥,毅然按下起爆器。

"轰隆"巨大的橘红色烟雾腾起,惠通桥断成三截,桥本连同卡车一道飞上了半空。

日本便衣队老羞成怒,立刻开枪射击还来不及过江的民众,一时间血肉横飞,滞留在东岸的百姓,华侨司机,溃兵,部分飞机厂撤退工人,死伤无数。

钱昌祚厂长眼看惠通桥已毁,连忙掉转车头,率领残存职工从岔路口奔向下游。。。

保山城,张长江,俞志喜,刘二虎,曹鹤川,雷鸣,林同冀,万一等刚刚默默收敛了同事们的遗骨,一队日本飞机又飞来轰炸。

张长江焦急地对大家说:此地绝非久留之地!我们干脆转回第二飞机制造厂!

刘二虎凄然说道:钱厂长他们还没有过江,我们再等等。。。

雷鸣沉默半响道:惠通桥已断,保山重建新厂已绝无可能!钱厂长他们只怕凶多吉少。。。

大家悲戚地转身仰望惠通桥方向,然后匆匆找到几辆卡车,沿滇黔公路驶向第二飞机制造厂。

日军野炮五六联队的第三中队和第二中队一部,达到松山附近的腊勐乡车站,立即布置阵地,高村队长迅速命令开炮,一时炮声隆隆,人心大乱。

惠通桥,一辆从保山驶来的货车逆流而上,与一辆军车相撞导致公路被堵,张祖武命令士兵前去查看。该司机自以为与省政府关系好,有恃无恐,拒绝听从安排。

司机猖狂说道:谁敢阻挡?我有紧急事务让开!。。。

张营长顿时大怒,立即命令:将车推入怒江!司机妨碍公务就地枪决!

枪声引起哄乱,此刻日本桥本便衣队趁着夜色已经偷偷摸到桥边,企图夺取惠通大桥。桥本猛然听见枪声,以为行踪暴露,立刻掏出枪大喊:攻击!

日军便衣队向大桥猛扑过来,一时间枪声四起,一场混战。

张祖武营长眼看日寇即将夺桥,毅然按下起爆器。

"轰隆"巨大的橘红色烟雾腾起,惠通桥断成三截,桥本连同卡车一道飞上了半空。

日本便衣队老羞成怒,立刻开枪射击还来不及过江的民众,一时间血肉横飞,滞留在东岸的百姓,华侨司机,溃兵,部分飞机撤退厂工人,死伤无数。

钱昌祚厂长眼看惠通桥已毁,连忙掉转车头,率领残存职工从岔路口奔向下游。。。

保山城,张长江,俞志喜,刘二虎,曹鹤川,雷鸣,林同冀,万一等刚刚默默收敛了同事们的遗骨,一队日本飞机又飞来轰炸。

张长江焦急地对大家说:此地绝非久留之地!我们干脆转回第二飞机制造厂!

刘二虎凄然说道:钱厂长他们没有过江。,我们再等等。。

雷鸣沉默半响道:惠通桥已断,保山重建新厂已绝无可能!钱厂长他们只怕凶多吉少。。。

大家悲戚地转身仰望惠通桥方向,然后匆匆找到几辆卡车,沿滇黔公路驶向第二飞机制造厂。

经过保山惨案和惠通桥惨案,中央雷允飞机制造厂工人死伤惨重,当1943年钱昌祚厂长辗转来到昆明,清查收容失散人员已不足千人。

加上大部分贵重物资设备毁损,重新建厂的计划再无法开展,中央雷允飞机制造厂被迫解散,钱昌祚不由仰天长叹。

而此刻整个的中国仅存,重庆第二飞机制造厂和成都第三飞机制造厂,以及贵州大定发动机厂苦苦支撑中国危在旦夕的航空事业了。

眼看惠通桥已毁,日军一四六联队步兵们在野炮中队掩护下,进入位于惠通桥上游数公里的渡河地点。19时16分,第二大队的两个中队在工兵队协力下,使用二艘橡皮艇开始了渡河。

危急时刻三十六师一0六团团长邢正诗率先头营匆匆抵达,易浚华营长立刻命令全营占领东岸高地,猛烈还击,枪炮齐鸣。

日军两个中队长被一通手榴弹炸得灰头土脸,狼狈逃回岸边,过江日军数百人被消灭殆尽,橡皮艇也被炸毁,中日两军从此对恃怒江。

第二天,坂口率领大部队赶到,狂傲的坂口举起望远镜,他发现中国军队数量还不是太多,立刻下令工兵大队搭建渡桥。数千日军忙碌着搭建渡桥,一0六团团长邢正诗顿时心提到了嗓子眼,他手里仅仅只有一个营,断难阻击数千日军。

猖狂的日寇搭好渡桥,第二大队长松本,第三大队长金口手举军刀,歇斯底里地大喊:冲锋!疯狂的日军蜂拥而上,怒江战势形势严峻!

忽然天空传来马达轰鸣声,陈纳德的飞虎队接到紧急电报,迅速赶到!

亚里斯多德,布瑞特,杰姆。瑞恩,理查森。希林,理查德。罗西驾驶着飞机制造厂装配的P-40战,从云端冲下来。

亚里斯多德在无线电里兴奋地大喊大家:伙计们!猎杀火鸡了!随即一头向下俯冲

滇缅公路上,日军汽车,坦克,火炮,装甲车一字排开,毫无遮蔽,犹如等待宰杀的火鸡。飞虎队战鹰张着巨大的鲨鱼嘴,扑向日军,猖狂的坂口兵团终也于尝到挨炸的滋味!

“轰轰”渡桥和桥上的日兵被轰上了半空,机枪扫射下,日军血流成河,大队长松本被炸掉了半边脑袋,坂口少将的卫兵也被炸死,坂口满脸是血狼狈不堪。

渡河日兵死伤惨重,汽车,装甲车熊熊燃烧,烧红了半边天,坂口少将只得仓皇下令停止进攻,从此日军铁蹄在没有踏过怒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