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53.html


秦王府大厅内,吕云瑞和秦朗高坐台子上面,笑看着下面五个官员打扮的人。

这五个人都是秦城治下的县官,已为新政先在那个县试行,争吵了很久了。每个人都大摆在自己管理的县境试行新法的优势及好处,谁也不肯让谁。

吕云瑞与秦朗低声商量了几句,拍拍手,将几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笑道:“我看到你们对新政如此支持,甚觉欣慰。跟秦王爷商量了一下,想要将新法分成几部分来试行,每县只试行其中一部分。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几位县官闻言停止争论,面现喜色。

闻逸羽起身问道:“主公,前不久我们刚才讲过,要在一县境内试行新法,现在却要在全境试行,会不会让人觉得我们出尔反尔,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闻逸羽的话,在厅中引起议论,有人同意闻逸羽的说法,表示出担忧;也有人不同意闻逸羽的观点,觉得怎样去做并无所谓。

吕云瑞站起身,迈步走向厅门。大厅里的人停止争论,纷纷望向吕云瑞。

吕云瑞走到厅门口,向王府外仔细倾听了一阵,转回身笑道:“闻师爷的说法非常中肯,我们大家在以后的执法中无必要牢记此点,千万不要出尔反尔,否则必会失去民心!不过,我个人以为这次可以是个例外。原因很简单,你们大家都可以听到外面街上民众喜悦的呼喊声,说明百姓都在盼望新法能给他们带来新的生活。五位县官为何要争着要在自己境内试行新法,原因也在这里。我之所以要把新法分成几部分在各县试行,就是为了加快新法试行的步伐,让新法早日得以完善、推广。这应该是一件顺乎民意的事情,百姓应该能够理解。而且,此中原委不必任何人出面解释,只几位县令就能解说清楚,大家应该不必为此事担心。”

众人闻言全都点头表示赞同。

五位县官迫不及待地问道:“主公,我们要试行新法的那些部分啊?”

吕云瑞走回大厅,笑道:“来,我们大家现在就商量一下把新法分成哪几部分?每县具体负责试行那些?”

于是,大家开始对着新法的草本仔细研究起来。

新法共分军政和民政两大部分。

军政部分有:军队建设、兵役制度、军功制度和情报网络。

民政部分有:县村管理、人才选拔、官员政绩考核、民政福利、户籍管理、教育体系、功勋制度、农田水利、百业生产等等。

大家用了整整一个下午,才将新法中适合各县施行的部分,择情交给各县分别或同时试行。

农田水利虽然在各县都可试行,但因其牵扯范围极广,故只在乾安县先行试行;关口县位于秦城和华临关之间,将重点试行新的兵役制度;吉平县将重点完善教育体系;东明县介于秦城和东部大山之间,土地贫瘠却有丰富的林业资源,将重点推行百业的生产加工;永济县在乾安县西面,距秦城最远,又临近洛邦国交界,将重点试行县村管理和户籍制度。同时,五县还将同时试行民法中的其他几项。

分配好五县的工作,又交代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吕云瑞道:“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明天再继续商讨其他的具体落实。五位县令也明天再走吧!”

众人闻言,纷纷告辞离去。

吕云瑞对秦朗说道:“王爷,我也出去转转,晚饭就不在王府吃了。您这几天很是劳累,就早些休息,不必等我了!”

秦朗笑道:“怎么,嫌我老了不是?”

吕云瑞忙道:“哪能呢?我是怕您累着!”

秦朗笑道:“这些新东西大多都是你想出来的,要说累,你应该比我更累才是。”

吕云瑞赔笑道:“我是想去外面散散心,顺便拜访几位朋友。”

秦朗问道:“你说的是李家兄弟吧?用不用我叫个人来带路?”

吕云瑞指了指站在一旁的杜童等人:“他们知道路,您就不必麻烦了。”

秦朗一捋胡须,笑道:“那我就不陪你去了。你们一帮年轻人就尽兴去玩吧!”

吕云瑞笑道:“我们走了,您也早些休息!”

说完,吕云瑞辞别秦朗,带着杜童等人走出王府。

此刻,赤阳就快落山了。但城里的街道上,依然是人山人海。街上的人们不停地欢呼雀跃着,以不同的方式来表达心中的喜悦和激动。

吕云瑞等人沿着街道,穿过一片片喧闹的人群,好不容易才来到北城区。

来到一个十字街口,这里聚集的人更多。吕云瑞等人费力地挤过人丛,来到东北角的一座酒楼前面。

酒楼门口,一个迎送客人店小二,见到杜童等人,立刻迎上前来:“几位大人,你们咋这么晚才回来,我们东家都等急了!”说完,见杜童等人只是笑笑,却并不急着往前走,而是亦步亦趋地跟在吕云瑞身后,不由打量了吕云瑞几眼,向杜童问道:“这位可是神选者大人?”

杜童笑着点点头。那个店小二闻言惊喜,立刻就要跪下磕头。

吕云瑞急忙伸手将他托住,低声道:“别惊动大伙!”

然而,店小二的刚才的问话,声音虽然不算太大,但已惊动了附近一些百姓。

几个百姓惊讶地望向吕云瑞高声问道:“真是主公来了吗?”

听到这个声音,街上不少人都向吕云瑞这群人望过来。

吕云瑞无奈地放开店小二,转身笑脸面对着众百姓。

人群里有个声音叫道:“真是主公来了,大家快拜见主公啊!”

随着声音,街上的众人纷纷跪倒在地:“拜见主公!”

吕云瑞急忙说道:“大家免礼,快快起来!”

边说边随手扶起近前的几人。

很快,神选者大人就在街上跟大家在一起的消息,迅速蔓延开去。十字街口在很短的时间就被百姓围了个水泄不通,在酒楼就餐的人们也涌了出来,跟外面的人们汇合在一起,争着要一睹神选者的风范。

吕云瑞满脸微笑,不停地向周围的人们问候着,了解着大家目前的生活情况。百姓们也不停地向吕云瑞问这问那,而吕云瑞是有问必答,对百姓的疑问尽量是解释清楚。

有个青年问道:“主公,您今天对大家讲的是不错,可是咱们能办到吗?”

吕云瑞笑道:“能不能办到,我说了不算数,要你来说才算数!”

这话不仅年轻人不解,就是周围的人也不理解。

有人诧异地问:“这里以后不是您说了算吗?您怎会说他说了算?是不是搞错了?”

吕云瑞笑着解释道:“我说的他并非单指他一个人,而是说的你们大家。秦地的繁荣要靠大家一起来动手才能实现,需要秦地的人民万众一心,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而不是单靠某个人。个人力量再大,也无论如何比不上群体的力量!”

一个老汉说道:“好日子谁不想过,可秦地土地贫瘠,打下的粮食根本不能满足秦地的需要,每年都会饿死一些人。再加上秦地四面环山,资源匮乏,想要富起来,难哪!”

吕云瑞回道:“在我的家乡有一句俗话: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秦地四面是山,山上有茂密的丛林,山里埋藏着丰富的矿产,并非是资源匮乏,这些都是秦地发展可以依赖的条件。只要我们大家辛勤劳动,将这些宝藏挖掘出来,自然可以换来大批的粮食,秦地的富强也指日可待,并非一句空话!”

周围的人们闻言立刻欢腾起来。

只有那个老人还有些不信,嘴里喃喃地嘀咕道:“附近山里有矿产吗?我咋从来就没听说过呢?”

吕云瑞笑道:“附近有没有矿产,大家稍后就会知道。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找李家兄弟商量矿物外运的事情。接下来还有不少事情需要大家来共同帮忙,希望大家能帮助我,让我们一起将秦地建设成美好的人间乐园!”

众人闻言齐声发出欢呼。

人群里有个声音高声叫道:“既然主公有要事待办,大家就不要再耽误主公的时间,快闪开道路,让主公去见李家兄弟吧!”

众人闻言,立刻闪开一条通向酒楼的通道。

吕云瑞抱拳团团一揖,道声:“有劳了!”

随后,迈步沿通道走上酒楼台阶。

酒楼门口,李岳三兄弟和被吕云瑞当街救下的两兄妹、小女孩,早已迎候着。

见吕云瑞过来,李岳急忙上前几步,施礼道:“不知主公驾到,未曾远迎,还望主公恕罪!”

吕云瑞轻轻在他肩上锤了一拳:“你小子也跟我来这一套!”

李岳“嘿嘿”一笑,肃手让客道:“主公请!”

吕云瑞知道自己若是不先进去,别人也不会进,也就没再客气,抬腿走进酒楼。

李岳等人如众星捧月般将吕云瑞引进楼上的一间宽敞的房间之中,分宾主坐定。

吕云瑞看着李岳说道:“李兄,来秦城好几日了,一直没能抽出时间来登门拜访,还望李兄见谅!”

李岳笑道:“主公来秦城当天,就当街救下两兄妹,您的侍卫更是当街拦奔马,单臂曳双驹。这些故事,早已成为了人们街头巷尾谈论的话题。而这次,秦王爷竟能拿放下失子之恨,将秦地之主让位给您,更是大出众人意料。您上午在校军场的那番演说,最是精彩,不但将秦地的民心聚拢在一起,也让人们对您刮目相看、充满信心。可见这几日您也没少费心!您贵人事忙,比不得我们平头百姓,我们对您巴结还来不及呢,又怎敢怪罪!”

吕云瑞一听,伸出中指朝李岳一比,笑言道:“堂堂李家家主,竟如此会拍人马屁,大家跟我一起鄙视他!”

众人闻之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