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汉 第四章 秦 地 第五十一回 德报怨 秦朗大义让秦地

lvyun63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53.html


秦彦龙的意外死亡,让在场的秦府中人全都慌了。那些家丁和侍卫纷纷围拢过来,不少人放生哀嚎,就像死了亲老子娘一般,只是没有一滴眼泪落下。还有几个机灵点的,撒腿就往秦王府跑去,赶着回去报信了。

吕云瑞早在众家丁围上来之前就已经走回到了死难老人旁边,冷眼看着面前这些人的表演。

杜童、高远、楚怀远、左明堂全都悄不蔫儿地来到吕云瑞身后站定,一副随时都要暴起的样子。只有四卫仍是一副漫不经心地模样。

李强和鲁卡走到吕云瑞身前,李强低声说道:“吕先生,趁现在还没人来,你还是赶紧带侍卫和精灵们出城吧。这里就交给我们来应付!”

吕云瑞摇摇头:“好汉做事好汉当,我不会推脱任何自己做下的事情,也不会逃避。再说,秦彦龙之死并非我所为,我也没想杀他,那只是个意外。在我眼里,他只不过是个淘气的孩子,教训教训他,让他以后能学好,这才是正路。毕竟秦地的安危,以后要落在他的身上,杀掉他并不是最好的办法!”

李强仍是忧心忡忡地说道:“可是秦王并不一定那么看,十有八九会把儿子的死算在你的身上,找你来报仇啊!”

吕云瑞“呵呵”一笑道:“真要如此的话我也无可奈何,只能接着了!”

李强叹口气道:“这正是我不愿看到的!老王爷在别的事上都很明白,唯独到了儿子身上,就什么事也不清楚了,护短的紧哪!”

吕云瑞还要开口说话,就听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抬眼望去,就见从街角处转出一哨人马。为首之人是一位年老的将军,后面紧随着一队武装整齐的士兵,杀气腾腾地催马疾奔而来。

老将军来到近前,甩镫跃下战马,快步走到秦彦龙身前,仔细查看了一下,忍不住大放悲声。众家丁一见,也急忙跟着干嚎起来。一时间,哭声大震,引得远处的居民纷纷赶来探看。

痛哭了一阵,老将军猛地挺身站起,向众家丁喝问:“是谁伤了我儿性命!”

家丁纷纷指向吕云瑞道:“王爷,就是他杀了小王爷!”

老将军跨前几步,恶狠狠地盯了吕云瑞一眼,目光在吕云瑞身周一扫,望见站在吕云瑞身后的杜童四人,微微一鄂,忍不住脱口问道:“你们几个咋在这里?”

杜童等人向老将军施了一礼。

左明堂开口道:“不知王爷是否知道彭城之事?”

老将军点点头:“我已接到朝廷快马传来的急报,彭城之事已然全部知晓。”

左明堂说道:“彭城之事使我们无地自容,无颜再见彭城父老。幸得遇到神选者大人,容大人收留才留下此身,我等几人也从此得以追随大人左右。”

老将军闻言不由面色一紧,望了望吕云瑞,说道:“听你所言,此人莫非就是神选者大人?”

左明堂恭声说道:“不错,正是我家主人!”

街上众人闻言大哗。

老将军急忙向吕云瑞施礼道:“秦朗不知神选者大人驾到,还望大人海涵!”

吕云瑞连忙回敬道:“是吕某冒昧前来,怎敢怪罪王爷!倒是王爷休要怪罪吕某才是!”

秦朗“哈哈”一笑:“大人在彭城之举,着实令老夫佩服!大人能来秦城,本是请都请不到的事情,老夫只感欣慰,又怎敢怪罪!”

说完,回身叫道:“来人哪,火速回府准备宴席,为神选者大人接风洗尘!通知全城所有官员和富绅,一起参加今晚夜宴!”

几名士兵立刻应声策马奔了出去。

秦朗又加了一句:“请军营中所有小队长以上的军官,务必前来参加!”

回过身,秦朗向吕云瑞邀请道:“大人,请随我一同前往王府吧!”

吕云瑞略显有些尴尬地说道:“小王爷刚因意外而亡,此时前往王府做客,似乎有些不妥吧?”

秦朗忙道:“不妨事,小儿若知是神选者大人到了,必会高兴万分,他可是对你崇拜的很呢!”

说完仰天大笑。可笑声中却透露出一股悲怆、凄凉。

李强急忙上前解释道:“王爷,小王爷之死真的不能怪吕先生。他一直空手与小王爷对搏,从未起杀心。是小王爷的剑被击飞,从空中落下时不幸刺中小王爷,真的不能怪吕先生,这里有不少人都看到了。”

街道旁边也有不少人纷纷嚷道:“是啊,的确是如此!”

秦朗“哈哈”一笑,说道:“大家无需担心,我是真心要请神选者大人去王府做客,并非是要寻仇!”

说完望了望鲁卡和李强:“你俩也将事情安排一下,随我一起陪同大人进府吧!”

李强两人无奈,只得将商队的事情向其他人交代了一下。

一行众人,一路说着话,向王府走去。

秦彦龙的尸体自有王府家丁抬回王府。老者的尸体和他的孙女以及被救下的那对兄妹,则由商队的人负责处理。

进入王府,吕云瑞等人被让进大厅,秦彦龙的尸体被直接抬入内院。整座王府表面上喜气一团,但喜气中却难免透出一丝哀伤。

秦朗只在初进王府之时离开过一阵,此后就一直在大厅陪伴着吕云瑞等人。

看到秦朗强颜欢笑,吕云瑞心里很不是滋味,几次开口请秦朗不要陪着自己,却都被秦朗拒绝。

随着时间的推移,住在秦城的官吏、富绅已开始陆续进入王府。大家见面,彼此寒暄了一阵,很快就陷入冷场。很多人只是默默地饮用着茶水,很少开口讲话,脸上也很少露出喜色,更多的是一种忧虑。就连吕云瑞的熟人,李强的大哥李岳,也是在喜悦的背后隐藏着焦虑与不安。

等到众人到齐,宴席正式开始。整个宴席之上,除了秦朗讲了一些欢迎吕云瑞莅临秦城之类的话之外,众人只是闷头饮酒、吃菜,很少有人开口讲话,整场宴会进行的索然无味。终于有一些军官,在吃饱喝足之后,提出了离开的请求。

秦朗见此,已知宴会实在进行不下去,索性让人将宴席撤下,为众人换上了茶点。

“诸位,今日请大家前来,一是为神选者大人接风洗尘,二是请大家商讨一下秦地以后的出路。”秦朗开门见山地说道:“在座的应该已经知道,小儿今日意外身死,我也日渐老迈,秦家即将就此而殁。想我秦家历时四代,世世镇守此地,用无数的生命才闯下了赫赫威名,使人不敢窥视秦地。如今,秦家一去,秦地如无强人继任,恐将无法保全。为今后计,我不能不为秦地的将来着想,特此召集大家前来商议。请大家畅所欲言,为秦地的将来,谋条出路!”

一名军官起身说道:“王爷,我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秦朗道:“薛将军有话,但讲无妨。”说完向吕云瑞介绍道:“这位是薛兰薛将军,第八中队中队长,驻守华临关,是一员虎将。”

薛兰道:“我听说小王爷是被神选者杀死,我认为,我们不应将神选者奉为上宾,而应向他讨还血债!”

薛兰的提议,立刻得到一部分军官的赞成,厅中的气氛立时有些紧张。

秦朗挥手让众人安静,然后说道:“今日只论公事,不谈私怨。我请大家来,只是要商讨秦地的将来,并不是要让大家来为我报私仇。另外,小儿平日所为你们应该心里明白,他今日的遭遇并不能怪在神选者头上,要怪只能怪我对他太放纵,否则何以会引来此祸。”

薛兰等人闻言不再吱声了。

等了半天,秦朗见仍是没有人说话,就说道:“我有一腹案,想说出来请大家一议!”

众人纷纷言道:“王爷请讲!”

秦朗说道:“神选者大人在彭城大显神威,堪破离奇案件,揪出幕后黑手,表现出大智大勇。而且,据闻他与精灵、矮人两族交情极深。我意将秦王之位传授给他,让他代替我秦家镇守秦地,当可保得秦地平安。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众人闻言一阵大乱,纷纷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吕云瑞在旁边吓了一跳,急忙说道:“王爷休要提起此话。我只是应了李氏兄弟的邀请,前来秦城看看,很快就要离开,恐怕要辜负王爷美意了!”

众人闻言,停止了议论,纷纷望向吕云瑞。

秦朗摇摇头,说道:“大人此话说的有些不对了!”

吕云瑞一愣:“咋不对?”

秦朗说道:“听说你在彭城,我国陛下曾要将彭城交你执掌,可你拒不接受,原因也是你要离开。不知是真是假?”

吕云瑞道:“确有此事!”

秦朗道:“可这次却跟彭城大有不同!”

吕云瑞道:“我并未觉得有何不同。”

秦朗一笑:“秦地有我秦家一直在守护,可现在我儿却因你而亡,秦家也因此而断绝。没了秦家的秦地必将会局势动荡,百姓的生命和财产也将受到威胁。如果说,彭城不需要你来负责任,那么秦地呢?你是不是多少要负些责任?”

吕云瑞闻听此话,脑子不由“嗡”地一声,一时之间竟未能说出话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