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魂 正文 第六十七节 沦陷(2)

拆哪儿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第六十七节 沦陷(2)

拂晓,正是人们沉睡的时候。而此时却有十二门奉天兵工厂制造的70mm德式战防炮悄悄地昂起了炮管。阵地上只能隐约看到人影在晃动。在用红布包裹起来的手电微弱的光线里,炮兵正在紧张地装定诸元。

“一门好!”“二门好!”连续不断的报告声,让北风嘶吼的夜也为之沸腾起来。

“准备装填!”随着指挥官的一声令下,炮闩被打开,一枚枚炮弹被塞进了炮膛。

“放!”十二根绳子被同时拉动,几乎在同一时间里,十二门火炮同时喷出了怒火。炮弹在夜空中带着啸音高速飞向正南方的日军阵地。急促发射了五发炮弹后,开始了自由射。随着悄悄潜入日军阵地前的炮兵观察哨报回来的数据,火炮不断地修正着弹道。

被爆炸声惊醒的长谷部照用望远镜观察着被炸成一片火海的日军攻击线营地,阴沉着脸良久没有说话。夜幕完美地掩护了支那人的炮兵阵地,因为无法测算出具体坐标,杨马架的野炮兵阵地无法对这些可恶的支那炮兵进行报复的性攻击。地狱般的体验终于结束了,伤亡惨重的第二十九联队长大岛大佐一脸愤怒地跑到了长谷部照面前。

“将军阁下,我请求,展开攻击!”

“不,大岛君,还是等到天亮再发动攻击吧。”长谷部照回答道。

海伦 马占山指挥部

“哈尔滨已经打响了,他们那边压力大,焦旅长,你的第四旅,拉过去吧。虽然力量微薄,也算我们黑龙江人的一点支持吧。”马占山对步兵第四旅焦景彬旅长说道。

“主席,我们正面鬼子的第四旅团正虎视眈眈。以我们现有的兵力,只能勉强自保,如果我旅去哈尔滨,可能不会有决定性的作用。而我们一旦离开海伦,恐怕两边都保不住了!请主席三思!”焦景彬立正后大声回答。

马占山望着眼前的这位旅长,连续的征战已经已经让这位旅长的脸上有两道伤疤,其中一道伤疤几乎从眉角延伸到了嘴角。

“焦旅长,哈市不保,海伦独力难支。等到日本人腾出手来之后,海伦也必遭灭顶之灾。现在日本人之所以没有对海伦下手,是希望我能够向他们妥协。我们在海伦存在的意义,更多的是从心理上支持着那么多还在白山黑水间浴血战斗的中国人。我马某人手中的这面旗帜不倒,他们就会看到希望。如果说,我们只是在这里自保,且不说保不保得住的问题,唇亡齿寒的道理你是明白的。即便我们能够保得住海伦,但眼见哈尔滨的危急情况,而不施以援手,怕是会冷了那些热血兄弟们的心,对抗日大局不利啊。你说的这些,我又何尝不知?执行命令吧!”

焦景彬望着在短短数月之间,苍老了许多的马占山,喉头滚动,尽力克制住自己,再次向马占山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后,转身出了指挥部。

哈尔滨 南郊

在从旅顺要塞调集来的重炮轰击下,丁超第28旅的阵地早已支离破碎。重炮的肆虐刚刚结束,幸存的中国士兵们纷纷爬出掩体,在浮土里刨出枪和手榴弹后,严阵以待。大口径榴弹爆炸所引起的耳鸣还没有消失,谁也没有注意到在硝烟逐渐被北风吹散的阵地上空,二十架轰炸机正在准备俯冲投弹。

“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一个士兵侧过头问旁边的战友。在话出口之后却发现自己都听不清自己的话。

“啊?你说什么?”另一名士兵张大了嘴巴,朝向问话的士兵,“我听不见!”

问话的士兵刚刚张大了嘴,准备扯起嗓子问的时候,突然间一种不祥的预感使他仰起了头。头顶上一架飞机正轰鸣着掠过,巨大的机翼上,腥红的膏药旗刺目无比。在飞机的后面,一颗炸弹正在以平抛的轨迹无声地滑翔着。粗黑的弹体在士兵的视线里,越来越巨大。渐渐恢复听力的耳朵里,又充斥着了种越来越响的尖啸声。炸弹落下,一头扎入已经被炸得松软的泥土中,却并没有爆炸。两名士兵惊异地对望了一眼,难道是一枚哑弹?他们都没有注意到,炸弹粗糙的尾翼正中央,有一个小小的圆形旋钮正在疯狂地旋转,咔嗒一声轻微的响声之后,两名士兵仿佛狂风中的落叶一样,被远远地吹了开去。急剧膨胀的空气仿佛被点燃了一般,将爆心四周吹得干干净净。

在经过高强度的炮弹与航空炸弹双重轰炸之后,丁超悲哀地发现,自己整整一个旅的正面阵地,已经被反复地犁了数次。少数躲过劫难的士兵们,又开始在满是浮土的阵地上,拼命地刨出武器,拽出已经被泥土掩埋的战友。那些看似完好的战友,却都一动不动,他们已经被冲击波震碎了内脏。

排着整齐的队伍,踏着整齐的步伐,日军士兵仿佛是在东京的街头参加阅兵式一样。远远地看到这些,丁超却无能为力,因为连他的警卫连在轰炸中都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日军士兵越来越近,望着已成一片焦土的支那人阵地,他们甚至已经想到了哈尔滨城里热气蒸腾的澡堂和各种美食。

一名刚刚从浮土里钻出来的士兵,摸到了一支步枪,几乎没有瞄准就对着日军行进的方向扣动了扳机。如果密集的队列,并不需要精确的瞄准。枪响过后,一名日军士兵一头栽倒在地,但他的位置又被后来的人迅速补上,阵形看上去好像完全没有变化一样。中国士兵刚刚准备再次推弹上膛,日军士兵的队列已经散展开成散兵线,怪叫着扑了过来。

中国士兵挣扎着站起来,摸出挂在腰间的刺刀,刚刚装上,就被几把刺刀同时刺中胸腹。眼见已经要失守的阵地上,突然冲过来五六百生龙活虎的中国士兵。从士兵身上的装束可以看得出,这是总指挥部仅剩的机动兵力——总指挥部警卫营。而隐蔽得很好的十二门奉天兵工厂制造的70mm战防炮也实时地展开了遮断性炮击。徐进的弹幕将已经冲上阵地的日军阻隔在中国士兵的阵地上。警卫营一个个如下山的猛虎一样,直冲过来。平端在胸前的捷克式轻枪枪连续不断的火舌,如同死神的镰刀一样,收割着这些侵略者的生命,猝不及防的日军仓皇撤退了。

正当中国士兵准备喘息片刻的时候,又传来了战车发动机的轰鸣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