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寸草心——写给在天堂的母亲

意非封侯 收藏 7 878
导读:时光荏苒,母亲离开我已经六年,步入中年的我仍然不可遏制对她无尽的思念,熟悉的面容仍时常出现在我的梦中; 孩子一天天在长大,我时常不由自主亲吻孩子稚嫩的脸颊,重复母亲多年前和我说的话语,一样的胝犊情深、一样的至爱亲情,可如今的孩子和当年懵懂的我一样不会明白;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愿母亲在天堂安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寸草心

——写给我的母亲



晚上喝了一些酒,回来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好不容易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感觉回到了小时候的家里,母亲和父亲还有姐姐一家人在吃饭,说说笑笑非常的热闹,这久违的场景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自然,后来父亲喝完酒又要出去,母亲带着我外出寻找,一条路好长,我实在走不动了,母亲俯下身子抱起了我,突然当我意识到这不过是个梦境,我早已长大成人、而母亲已离我而去的时候,忽然从梦中醒来,泪水已经打湿了枕巾。

我知道,明天是母亲的祭日,她已经离开我六年,母亲是要用这种方法表示对儿子的思念。

前几天从网上看了一个名为《孤儿寡母》的长篇,是一段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的温馨记忆和至爱亲情,和作者同为70年代生人,读完以后心有戚戚。也想起了自己的母亲,虽然和书中作者经历迥异,但没有界限的亲情却有很多的共同点。

我是油田的第二代子女,油田人大多来自天南海北,各个省份、民族的都有,但我母亲是地地道道的山东女人,具有山东女人的共性:淳朴、善良、朴实、隐忍。她生长在潍坊农村,姥姥在46岁高龄才有的母亲,很小我姥爷就去世了,他的一个哥哥,一个姐姐,我的大舅和大姨都在外地,只有我的另一个舅舅也在农村,已经成家另过,家庭的重担过早压在她肩上,也养成了她坚韧要强的性格,虽然家庭条件不好,但从上学以后,一直是门门功课年级第一,上世纪的50年代正是建国初期,百废待兴,农村的条件可想而知,由于家庭实在困难,母亲不得已上到初中就辍了学,当时学校的校长到了我的家里对姥姥苦苦哀劝,但看看家徒四壁的现状,只能发出无奈的感慨:“这姑娘可惜了”。后来年青的母亲过早的承担起了家庭的重担,忙时下地务农、农闲外出打零工,在交通及其不便的情况下,有时一天走好几十里路,和男人干一样的体力活。这些是我后来听一些亲戚说起,母亲自己也给我说过,小学时我很诧异为什么初中都没有毕业的母亲能写一笔好字,母亲就告诉我了这些让她自豪又无奈的往事。

但往事中的母亲和现实中的母亲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照片和往事中的母亲是年轻的、健康的、健壮的,白净的肌肤,一条乌黑的长辫子,但从我记事起,母亲就比同龄小朋友的母亲显得苍老,也非常消瘦,家中经常弥漫着中药的味道。母亲是随着部队转业的父亲从农村来到油田的农场,作为家属,白天下地干活,晚上做饭家务,日子平淡但有规律,由于父亲是党员,母亲的年龄又比父亲大,为了晚婚晚育,母亲30岁生的姐姐,32岁才生的我。油田建设初期,农场条件也非常艰苦,接连生了两个孩子又缺乏很好的照顾,干活的劳动强度大,母亲又是个很好强的人,由于父亲经常酗酒吵架,心情不好,过早得上了肝炎,这些我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知道的。

印象中的母亲虽然身体不好,但是非常的勤劳能干,母亲是多才多艺的,除了写字漂亮外,她年轻时自学的服装裁减手艺,从小到上到高中我和姐姐穿的大多数衣服都是母亲亲手做的。经常有阿姨、甚至附近农村的妇女经常拿着布料和衣服的样子来找母亲做衣服,还有好几个阿姨师从于母亲学习缝纫,母亲甚至还有开班教学的想法,后来由于自身身体的原因和父亲的强烈反对而没有付诸实施。母亲还是博学和耐心的,无论我问什么,她总是耐心用她那不算很丰富的知识编织淳朴的语言给我解答;我由于从小性格孤僻,没有上过幼儿园,进过托儿所一天就闹着再也不去了,母亲就在家里手把手教我,后来我5岁多就提前上学了,但识字和算数却比当时上过“育红班”的小朋友还要好,这都是母亲的辛苦换来的啊。

母亲的教育是成功的,我认为甚至超越了很多今天教育专家的成就。父亲开车,经常出差,油田正值会战时期,他经常一去就是好几个月,回来呆上几天又走,儿时留在我回忆里多数是母亲的身影,她会为满足我儿时的顽皮与我一起在狭窄的小平房里玩捉迷藏,也会在我生病时整夜陪伴在我的床前,取得成绩时给我鼓励,犯错误的时候给我讲道理,教育我和姐姐要相互关爱和谦让,平时与人为善,母亲用一个农村妇女的淳朴与真心,不仅教授知识,还灌输给两个孩子人生的哲理,让我和姐姐都终生受益。从小学到初中,我和姐姐的成绩都名列前茅,甚至我上初二后,由于年龄小,母亲担心我以后上学吃力,打算让我留级一次,但由于我成绩全年级第一而作罢。

上小学时我是学校的少先队大队长,每年六一需要排练队列,有一次我由于生病了还坚持去排练,母亲不放心,很少去学校的她去了学校找我,有个一起排练的小女孩说了句“她那么老,我还以为是你奶奶呢”让我脆弱的自尊受到了打击,母亲知道了只是暗自伤心,从此以后她很少去学校找我。上高中后,高考前夕由于忙于复习我有好几周没有回家,有同学说外面有人找我,出去后,看见母亲站在远远的楼梯拐角,我飞奔过去接过她手里带着体温的饭盒,问了句“妈,你站这么远干啥?”母亲说:“妈这么老、这么丑,同学笑话你”。我说:“笑话什么啊,再老再丑也是我妈啊,再说了你又不老还很好看啊”。我看到母亲眼角湿润了,分明解开了一个心结,忙给她擦拭。多年以后回想从前的时候,我还在懊恼由于年少的懵懂无知,给母亲心带来多大的伤害啊。

童年和少年的时光总是飞逝,我在一天天长大,小学、初中、高中,直至外出求学远离母亲,母亲也在我的记忆里逐渐苍老。我经常痛恨和懊恼自己没有留住过多关于母亲年轻时的记忆,作为一个平凡的家庭妇女,她总是在干完活以后,默默的每天做饭、洗衣、干家务,让孩子每天穿的干干净净上学,放学后做好热气腾腾的饭菜,晚上不是在为孩子缝纫秋冬换季的外衣,就是在灯光下纳着鞋底,印象中母亲特别喜欢和我亲近,可能是小儿子的缘故吧,每当我亲了她布满皱纹的脸颊之后,她总是会有由衷的笑容,那是发自内心的开心,直到今天,在目睹诸多虚情假意逢场作戏的虚伪之后,母亲的笑容让我永远不会忘记。

母亲经常说感觉自己像有两个姑娘,因为从小姐姐性格泼辣利索,而我心细内向,刚好相反。姐姐只大我一岁多,但如同母亲年轻时一样,在我们这个比周围人们条件要差一些的家庭中,过早的承担起家务来,所以从小我是个被惯坏的老小,自理能力很差,现在我们姐弟相见时还会说起一些儿时的趣事:姐姐才6岁,去水管洗碗,为了争水和别的小朋友打起来;父母不在时,给只有四岁的我在院子里洗澡,去换水的时候用毛巾将我盖住,由于院子没有围墙,险些被一个拾破烂的拣走。由于父亲收入不高,母亲又常年有病,懂事的姐姐在上到初中后决定考技校早点就业,把继续上学的机会留给我,当时她在年级里一直是前三名。

上初三的时候,姐姐外出上学,母亲也由于肝硬化住院了,需要动手术切除脾脏,在当时是个很危险的大手术,为了让我好好上学,向我隐瞒了病情的严重,只说住院了,需要很长时间。母亲的人缘很好,知道她住院后,很多邻居、老乡的家属阿姨每天轮流让我去家里吃饭,饭菜虽然都很可口,但我开始无比想念母亲,在想母亲会不会离开我,有了死亡的概念。放学后,一个十三岁的男孩经常望着天空独自发呆。父亲只在晚上回来,经常喝的醉醺醺,我学会了自己下面条,有时候给自己打个荷包蛋,第一次由于想念母亲而偷偷在被窝里哭泣,虽然母亲时常对我说:“男子汉不要老是哭,像个女孩。”一个多月后,母亲手术成功,终于回来了,带来了肚皮上一条狰狞的20公分长的刀口,我像小时候一样扑在母亲怀里哭泣,母亲戏说这是个拉链,怕我伤心还对我说:“妈没事,有了这个拉链妈就能等到你长大成人。”


与母亲这次短暂的分离后让我懂事了许多,如果说以前我像是这个穷家里的娇少爷,那么这个娇少爷也在慢慢长大和成熟,我开始帮母亲尽量多做一些家务,由于姐姐平时不在家,母亲的身体需要恢复,不到一米五的我学会了用扁担跳水,冬天的早上到锅炉房接开水后一家人洗脸做饭;母亲在楼下开辟了一块菜地,我一有空就去浇水;在母亲累的时候给她捶背、揉额头,一有闲暇,我还喜欢偎依在母亲怀中,亲吻她布满皱纹的额头,少年的成长时代有母亲的陪伴是那么的幸福,印象里似乎竟没有经历青春的叛逆。随着时光的推移,母亲的教育成果逐渐在我们两个孩子身上得到了体现,我上高中住校以后,虽然是农场出来的孩子,穿着比较朴素甚至是寒酸,高中三年大多数时间穿的是军训是的军装和统一发的校服,但我并没有因此而自卑,当时曾有同学说母亲应该是个教师,说感觉家教和习惯很好,我说自己来自一个普通石油工人家庭,母亲是个家属,大家都说感觉不像。这几年一到周末是母亲最开心的时候,我和姐姐都回到家,母亲会张罗一桌子的饭菜,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饭后,我和姐姐簇拥着母亲去遛弯,遇到熟人阿姨都会对母亲说“你看你这一双儿女多好啊”,我们都能感觉出来这是母亲最开心和自豪的时候。

有母亲陪伴的日子紧张飞快的流逝,母亲的爱充斥着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七十年代生人可能都知道,在我们成长的八十年代正是三中全会以后国家百废待兴的建设初期,注重物质建设而精神建设还有欠缺,由于精神生活贫乏加上农场的周边环境不好,很多年轻人喝酒后无所事事经常酗酒和斗殴,经常有小青年在路上对周围村庄路过的青壮年寻衅滋事,当时甚至成为一种潮流,学校里打架斗殴、学生打老师等事件也时有发生,我的很多同学都加入到这个行列中,虽然在这种环境中长大,但母亲的教育和亲情使我远离这些不良的习惯,母亲的爱、良好的家庭氛围也成为我终生的财富。

我参加工作以后留在了另一个城市,虽然相隔不远,但年少不更事的我感觉自己像脱离了束缚的飞鸟,想要尽情的高飞。姐姐为了照顾家庭,分配回了效益很不好的父亲所在单位。回家需要做上近三个小时的公交车,加之我认为母亲有姐姐照顾没有什么问题,有时候要隔几周才回去,有一次姐姐给我单位打电话说:“常回来看看吧,咱妈想你想的经常自己哭”。我赶到家以后,母亲像以前一样张罗着饭菜,我才发现只有一米六的母亲在我面前是那么的矮小。每次晚饭后母亲都坚持不让我洗碗,干完家务后再像以前那样一家人聊天、遛马路,母亲明显苍老了,头发开始变得稀疏而且增加了许多白发,以前就不健壮的身体越发显得有些佝偻,每次我睡觉前都坐在我的床前,和我聊天到很晚,我经常嗔怪着说:“妈,你也快点睡吧”,母亲总是说:“明天你又要走了,妈想多和你亲一会”,有时我甚至装睡来让母亲早点休息,我能感觉到母亲会轻轻抚摸着我已开始长胡须的脸颊,然后给我掖好被子,再轻手轻脚出去关好门。每当想起着一幕幕的场景,我还会由衷的感动和心酸。

时光荏苒,参加工作五年后我成了家,为了新事新办也为了减少家庭的负担,我参加的集体婚礼,回家后母亲可高兴了,逢人便说“我儿子参加的集体婚礼,上电视了”。婚后不久,在妻子单位分上了住房,妻子也怀孕了,由于母亲的身体原因,我们曾考虑请个保姆,但要强的母亲不顾自己的身体,坚持和父亲过来和我们一起住照顾妻子和孩子。不久孩子出生了,是个八斤多白白胖胖的姑娘,母亲非常高兴和父亲一起在家中照顾,天天洗衣做饭,说感觉像回到了三十年前,可能是隔代亲的缘故吧,父亲一改以往酗酒的习惯,烟也很少抽了,和母亲一起天天哄孩子,由于心情很好,母亲一直蜡黄的脸上也有了红润,一家人其乐融融,母亲经常说这是一辈子最快乐的时候。


有时候造化弄人,欢乐的时光总是让人感觉短暂,孩子六个月大的时候一天母亲早上忽然吐了血,去医院检查,是多年肝硬化造成的胃部大面积出血。几经辗转,我们最终去了母亲十二年前动手术的医院,从医院里我的一个已经退休的长辈那里我知道了一个隐瞒已久的事实:母亲在多年以前已经病危,动手术是为了维持生命,一般也不会超过10年,现在12年已经过去了,年龄也大了,身体各个器官开始衰竭,让我们要有心理准备。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瞬间击倒了我,我开始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想起多年以前母亲抚摸肚子上的刀口说的“妈会等到你长大成人”,心里犹如刀绞般难受,想想这么么多年她拖着病体奔波劳累,是用自己的全部生命完成对儿女的承诺啊。

住院期间我和姐姐轮流陪伴照顾,母亲出血很严重,吃饭经常呕吐,每次给母亲接大小便都是红红的,意识时而清醒时而迷糊,清醒的时候还还一再催促我回去上班,说知道孩子年底忙。每当她清醒的时候,我在病房里喂她喝水喝粥,给她梳头,念报纸杂志上的趣闻,陪她聊我知道的奇闻轶事,就像多年以前她照顾我一样,虽然我们都向她隐瞒了病情,说很快就会出院,细心的母亲还是有所察觉,她经常喃喃对我说“我很开心,也很放心,你们都这么有出息”。由于母亲各个器官衰竭的比较厉害,只能采取保守治疗,我们既使用了许多昂贵的自费药物,仍然没有能够留住死神的脚步,住院两周以后的那个傍晚,弥留之际的母亲带着对孩子无尽的眷恋缓缓闭上的双眼,我最后一次拥抱着母亲,亲吻着她已经发冷的额头,拼命呼唤着她,擦拭着她嘴角的鲜血,我知道,母亲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母亲离去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在恍惚中度过,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我无法接受,即使这是一个事实。处理母亲后事的时候,我只是机械的磕头,答谢亲朋好友,看到母亲穿着寿衣躺在那里,我真正体会到了心碎的含义,心真的仿佛摔成了无数的碎片,那是发自灵魂的痛啊,亲自将母亲推进炉子火葬的那一刻,我跪到在地上昏厥了过去,我甚至不愿意这样醒来。瘦弱的母亲最终变成了一个小小的木盒,我紧紧抱在胸前,不愿意放下。回去上班以后,单位领导看出我情绪的不正常,要给我放一段时间的假,我没有同意。我经常独自一人在办公室发呆,忘记了下班、忘记了吃饭,有时将自己反锁在办公室,晚上也经常不回家。不到三十岁的我一度非常憔悴,像一个小老头,晚上经常失眠,一闭上双眼,从记事起和母亲在一起的一幕幕场景历历在目,无穷的悲伤像潮水般向我涌来,让我像一个溺水的孩子一样不能呼吸视听,无数次我半夜里喊叫着从恶梦中惊醒,那是失去母亲的孩子无助的呻吟啊。

母亲去世以后,妻子为了照顾孩子放弃了以前优越的工作环境和我调动到了一起,两个本来都是孩子的人开始照顾一个更小的孩子,两个人都是独在异乡,也经历了许多以前没有考虑过的、同龄人没有经历的考验,一路吵吵闹闹、磕磕绊绊走了过来,结婚10年后重新买了房子也买了车,生活逐渐好转起来。妻子由于身体不好,每天我都是早早起来做好饭、叫她们娘俩起床、送孩子上学,我戏称自己为“家庭妇男”,日子紧张、单调而有规律,我已经渐渐习惯,孩子是我们俩自己带大的格外有感情,我时常不由自主亲吻孩子稚嫩的脸颊,辅导她功课,教育她生活、做人的道理,经常在说完一些话语后我恍然发觉一切是是那么的熟悉,这就是许多年前妈妈对我说过的啊,一样的胝犊情深、一样的至爱亲情,可如今的孩子和当年懵懂的我一样不会明白。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愿母亲在天堂安息!


(已完结)






本文内容于 2011/1/19 16:20:56 被男儿豪气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