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特种兵之冲出阿富汗 第七章 所谓英雄 第七章 所谓英雄(36)

sdrzdl 收藏 4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size][/URL] 36 那一天,从连部回来之后他就显得六神无主,仿佛被谁摄去了魂魄,他咕咕嘟嘟地灌上了一通酒后,竟然出人意料的没有醉死过去,而且也没有酣畅淋漓的骂人,只是坐在那里,眼睛直勾勾盯着头顶那个从来都没有熄灭过的大灯泡。 “妈的!妈的!”他嘟囔着,手指哆哆嗦嗦地点了一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


36

那一天,从连部回来之后他就显得六神无主,仿佛被谁摄去了魂魄,他咕咕嘟嘟地灌上了一通酒后,竟然出人意料的没有醉死过去,而且也没有酣畅淋漓的骂人,只是坐在那里,眼睛直勾勾盯着头顶那个从来都没有熄灭过的大灯泡。

“妈的!妈的!”他嘟囔着,手指哆哆嗦嗦地点了一颗烟,抽了两口便摔在地上踩灭,然后又那么瞪着灯泡呆着。过了很长时间,应该是在我们都准备入睡的时候,他终于回过神来,又哆哆嗦嗦地点了一颗烟:“起来!起来!”他踢着我们的床,把我们一个个从被窝里提溜出来:“末日到了!起来!”

“穿戴装备!穿戴装备!”他嚎叫着,把防弹衣砸在我们的身上,用血红血红的眼睛瞪着我们穿作战服、套防弹衣,挂单兵装具。

“长官,有任务?”常龙问了一句,但立即招来怒骂。

“闭嘴!”帕克的鼻子顶上常龙的脸:“闭上你的鸟嘴!”

然后他狠狠捶着小黑的头盔:“你就是这样戴头盔吗?你想被打爆头吗?”接下去踢了卷心菜一脚:“你的急救包呢?急救包!你不想活了?”回过头来揪住我:“枪!你的枪呢?”我连忙从身后拿起M4,而胸口已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

“末日!”帕克狼一样围着我们转了几圈,而后颓唐地倒在床上。

那天晚上,我们就这样穿戴着装备迷糊到了天亮,而我始终都没搞明白帕克发的什么疯,是什么让他如此极度焦虑和紧张,直到第二天我们才知道,我们将参加“雷霆行动”。

雷霆行动。

其实鹰堡基地始终处于行动之中,只不过是防御性的,如前所述的截断任务,像一把钳子一样截断塔利班由鲁库方向出入国境的通道。而我们即将参与的算是进攻性战斗,以C排的力量对东线美军进剿部队进行增援,我想之所以抽调我们,大概是上边官员们确实不满于进攻行动的进展,事实上,我们算是他们抽调的第七批增援人员。

当然,像往常一样,起初这些都是猜测,帕克从不打算给我们讲解什么任务之类的事情,或许连他自己都搞不明白。第二天,自我们的装甲悍马车队开出基地之后,帕克便窝进悍马车前座里一言不发,除了突然想起来后会急着去提醒开车的小黑跟上前车外,他都把身子向下紧紧缩进车座里,脑袋不住左右转动着,似乎是害怕有子弹突然飞来。

那让人很自然想起不久前他接我们到基地,一路上歌声骂声不绝于耳的情景,你断难想象这会是一个人,而之所以会有如此反差,大概是因为那次是回他龟缩的地下,而这次是去战斗。又想起那家伙趾高气扬的骂人,醉酒后的吹嘘,什么铜星奖章、紫心奖章、优异服役奖章,滑稽!我无意中“噗嗤”的笑了。

“干什么?”几乎在同时帕克转回头来,像是一只受惊的猫:“怎么回事儿,干什么?”

“没什么!长官!”

“妈的!”他带着狐疑的神色转回头去,头盔下的脸颊上汗津津的,身子又向下缩了缩。

车队颠簸着通过鲁瓦河桥后,飞速驶过河岸边的那片田野,便一头扎进低矮杂乱的鲁库城,帕克突然间直起身子抓起通话器大叫起来:“都给我打起精神来,检查武器,子弹上膛,注意接到两侧行人,注意那些该死的楼房,二层、三层,有可疑目标马上开枪。”

车窗外是第一次经过鲁库时的情景,低矮的房屋,破败的院墙,灰不溜秋的阿富汗杨,端着AK穿着破破烂烂的土黄色军服的阿富汗警察,虫子状阿拉伯字的招牌,天空中懒懒散散的几只风筝和街道两边零零星星的表情漠然的阿富汗人。

我抓起枪来,但我不知道什么是所谓的“可疑目标”,一个光着膀子的小孩抱着破足球,一个穿着布卡的女人在房顶上晾衣服,我突然想起从一个老兵嘴里听到的恐怖巴哈的传说,那个活跃在这一地带的圣战者领袖,枪法准得出奇,几乎枪枪爆头,已经干掉了上百个联军。那老兵说:“小子,知道巴哈吗?他用一支老式的德拉格诺夫,专打眉心,啪!子弹从这里穿进去,在你的脑子里打几个滚,而后掀掉你的后脑勺!”我努力想像从某个黑暗的窗口正伸出一支德拉格诺夫SVD,但大概是昨夜没有睡好,精神始终无法紧张起来,其实我知道,老兵无非在吓唬我们取乐而已。而帕克,大概也被谁给吓住了,他紧紧抱着枪,手竟然微微有些颤抖。

英雄?我又想笑,耻笑。当然,我并不是为此说明自己就多么勇敢,我也害怕,害怕战斗,害怕枪林弹雨,但是那时候那种害怕不是恐惧,更大的成分是不安,一种朦朦胧胧的不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