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怒潮 《渤海怒潮》 第一章 乔装敌骑隐真容 闯关夺隘走蛟龙 第一章(7)大煞风景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9.html


赫连洪所部伪军骑兵在王小月庄大败亏输狼狈逃窜之后,为什么还敢于狗胆包天地卷土重来杀个回马枪呢?这其中大有名堂,——这都是武居弘通和狩野市狼两个鬼子头儿的主意,是他们两人硬逼着赫连洪带着人马杀回来的!

上文书已经述及,武居弘通和狩野市狼是一对师兄师弟,都是日本甲贺派的忍者,也都是中国通。他们二人在初入金沙镇夜探杨芳楷家的时候,曾被“赛半仙”皮万祥给点成了重伤,去天津疗养了两三个月刚刚回来不久;由于日军骑兵小队长大岛浩正在元宵节之夜赶赴羊八寨炮楼增援的途中身受重伤,其属下一时无人掌领,他们二人便受伍代雄介委托临时接管了日军骑兵小队。

慕连城告急的电话一打到金沙镇伪军司令部,伍代雄介就闻知了康洪恩等人乔装通关的消息。他脑子里反映出的第一个信号就是:这是黑龙港的土八路给困急眼了,急于要同港外的其他土八路取得联系,以图打破他的封锁包围;舍此之外,他再也想不出有其他任何理由令黑龙港的土八路这样“穷急生疯”了!

在确定了康洪恩等人冒险突围的企图之后,他当即命令武居弘通和狩野市狼二人迅速率领日军骑兵小队配合伪军骑兵出城拦路堵截;并严令他们务要把突围出来的土八路给一网打尽。只是这些出城来堵截的日伪军骑兵一时弄不清楚康洪恩等人究竟从哪一个方向过关,所以便兵分四路各自追击了出来。

赫连洪由于追击得异常急迫,只会合了赶到西寨门外的伪军骑兵便追击了下来,其他三支人马全都给拉在了后面。这其后会合起来的三支日伪军骑兵便在武居弘通、狩野市狼、乔象福等人的带领下尾随着追击了下来。只不过两下里拉开的距离太远,没有来得及赶上参加王小月庄外围的战斗。


武居弘通、狩野市狼、乔象福率领着所部日伪军骑兵向东追到了八里庄,一过村子便失去了追击的目标,眼前全都是一望无际的大草洼,让作为总领队的武居弘通大感茫然。他向乔消福问道:“乔桑,前面的骑兵到底追到哪里去了?”

其时,乔象福的心里如同明镜似的:他曾经在夜袭薛家庄败退时与崔玉田等人误撞到搬倒井子、王小月庄一带,遭到了抗日救国军的阻击,早就认定这一带是抗日救国军的活动基地之一;为此,他曾与崔玉田和赫连洪积极撺掇伍代雄介兴兵前来扫荡围剿。这时听武居弘通一问,便顺口答道:“这事儿我最清楚,从娘娘河突围出来的土八路一定是赶奔王小月庄一带去了!”

他怕武居弘通不识信,又提醒道:“上次伍代太君召开军事会议,商讨围剿土八路的时候,我曾当场明确提到过,王小月庄一带是土八路的巢穴;由黑龙港突围出来的土八路向那里钻,定当是找那里土八路的大头儿联系去了。这大草洼里没有路可循,咱们就一直向东插着追下去,是一定能追得见的!”

乔象福这么一提醒,武居弘通恍然大悟,大喜道:“哈,乔桑,你的大大的精明,我的佩服,佩服!你的,带路的干活!”随即把战刀向空中一扬,大声怪叫道:“皇军勇士、皇协军的勇士,统统地,目标,王小月庄的,杀给给!”他向来撇着半拉眼角儿看不起这些半吊子的伪军骑兵,这个时候为了鼓舞士气,竟蛊惑人心地将其誉称为了“勇士”,实在是他即兴发挥的一大杰作!

乔象福见武居弘通发了话,还将其所部伪军骑兵挂名在“勇士”之列,不由得大为感奋,禁不住心里一阵血浪翻滚,顿然间生出了一股莫名的邪劲儿,忍不住嗓子眼里一痒痒,扬声大叫道:“皇协军的勇士们,跟我往前面冲呀!”奋力一催坐下马,带头向东窜了下去。其他的伪军早就已经习惯了“前狗后鬼”的老规矩,不等武居弘通等日军骑兵移动马蹄,一个个都乖乖地随了上去。

等乔象福率领着伪军骑兵头先而去,武居弘通这才招呼着狩野市狼等日军骑兵尾随着上了路。他高兴从乔象福嘴里侦知到了康洪恩等人的行踪,美滋滋地向狩野市狼鼓舌道:“狩野君,天照大神赐福,咱们弟兄二人建立不世功勋的时候到了,这一次咱们不只要把突围出来的土八路探子给一网打尽,还要去直捣土八路的巢穴,也好让伍代君捧着咱们弟兄乐一乐!”(天照大神是日本神话中高天原的统治者和太阳神,被奉为日本天皇的始祖,也是神道教最高神祗!)

狩野市狼这时也是红头子撞心,听武居弘通这么一鼓动,呵呵怪笑道:“但愿如此,但愿如此,若是能够遂心如愿的话,咱们弟兄不仅能够在大日本的军界大大地扬名,在同行中也能大大地光耀光耀,说不定便能一举成为名扬大日本列岛的忍者英雄呢!”随即打马急驰,伴同着武居弘通一路追击了下去!

——殊不知,大煞风景的是,天照大神所能赐予善男信女的福气鸿运,并没有因为他们怀有殷殷地期盼、而遂心如愿地按落到他们二人的光头之上。他们全然不知,正当他们师兄弟二人行在途中、催动着所部日军骑兵兴致勃勃地奔着王小月庄的方向追击下来的时侯,赫连洪所部伪军骑兵已经大败亏输损失殆尽,且已经惶惶如丧家之犬一般,狼狈不堪地沿着旧路溃退了下来。


赫连洪害怕落在孔冠奎这个黑煞星的手里丢了小命儿,一逃离战场就头也不回地打马飞跑,不敢稍有迟缓,直到战场方向的枪声和喊杀声渐渐沉寂下来,才惊恐万状地把跑得通身是汗的战马缓了下来。他拔身回头望了望,确认后面没有追兵赶杀过来,又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又跑过一段路,他见全然没有了性命之忧,在缓过神来之后,便开始在沿途收容溃逃下来的残兵,收容了好半天,才凑集了不到三十骑人马,最后又追上了头先窜逃回来的瞿金河。

一见到了瞿金河,他就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如同遇见了知音亲人一般,不问其由来由去,不论其是长是短,不待瞿金河致礼搭话,便神魂颠倒口无遮拦地与其瞎叨叨了起来。连连哀叹道:“是瞿老弟,是瞿老弟么,呜呼呀,还是兄弟有先见之明呀,我今天真是昏了头了,悔不听兄弟的良言相劝,竟而又糊里糊涂撞回到原来上当吃亏的老地方去了,实在是大不该,大大地不该呀!”

瞿金河是临阵脱逃事先跑回来的,心里正在发虚,见赫连洪不但没有怪罪的意思,还同他推心置腹似地叨叨起了心里话,不由得大为惶恐,赶忙谦辞道:“哪里,哪里,兄弟我哪里是有什么先见之明,不过是瞎猫碰上个死耗子而已。依兄弟我来看,今天咱们之所以落得这个结果,绝然不是因为连座您不够英明,全都是因为咱们这些弟兄不争气,不给连座您作脸,不需要懊悔的,连座!”

接着,他又振振有辞地辨析道:“你看人家土八路队伍里第一个冲上来的那个黑煞神,那个枪法,那个手段,那个威猛样儿,那个麻利劲儿,简直他娘的就象是大闹天宫的孙猴子一个样,让人一见着就给乱得眼晕。若是在咱们弟兄当中也有这么两个干将,那连座您还不定是旗开得胜,马到成功么!”他一边甜言蜜语地向赫连洪恭维着,又偷眼瞄着他的脸色;心里却在恼恨地嘲笑道:“我让你娘的不撞南墙不回头,硬去充大尾巴鹰,孙子了吧,活该!”

不料想,他这一堆言不由衷的谄媚奉承之词,竟然对上了赫连洪的胃口。赫

连洪听罢,欢喜得连连点头,叫道:“是的,是的,兄弟这话说得太中肯了,就拿神机妙算的诸葛亮来讲吧,若是对阵打仗没有关张赵马黄那五虎上将给他硬支巴着,他就是有再神奇的锦囊妙计不也是白饶么。说来说去,今天咱们原不是败在了土八路的手里,而是咱们的弟兄本事太差了,太差了!”

他捣粪似地把这一堆臭话翻来覆去叨叨了好多遍,仍然觉得意犹未尽,又环顾着两边收容回来的伪军骑兵叮咛道:“你们一个个都听清楚了吧,你们听听瞿排长说得多好呀,两军对阵打仗吗,指挥员的才能就是四两拨千斤,上阵拼杀的将士就是得一力降十会,这往后都给我狠下点儿工夫,多练些降人的本事!”

听其言论,观其神色,看其架势,仿佛他并不是刚刚指挥着打了一场大败仗的一军主将,倒象是一个韬略智计过人且战功赫赫的常胜将军一般。那些形神疲惫目光呆滞的伪军见他竟如此毫无廉耻地大言不惭,没有一个人的心里服气,可碍于他是个上司,不好当面啐他的脸,只是含糊着诺诺了两声作罢。


赫连洪和瞿金河两人带领着收容起来的二三十个残兵,垂头丧气地向回蹒跚走着,行在半路上顶头撞见了乔象福等后续追击过来大队伪军骑兵。乔象福一见赫连洪、瞿金河等一行人马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由得大吃一惊。他惊惧不已地询问道:“赫连长,瞿排长,众位弟兄,你们这是怎么了?”

“还能够怎么样?”赫连洪有气无力地回应道,“他姥姥的,追来追去,又钻到土八路给咱设得圈套里去了,这还能会有什么好么?”又道:“你这是带着人马追来干什么,还怕咱们弟兄损失的不够么,赶快随我们一起转回去吧!”



——虔诚求告鸿运来,不期前锋已举哀!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