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欲拉韩軍事结盟制衡中国 韩媒讽日“单相思”

高有長 收藏 1 497
导读: 2011年01月14日 14:00 [img]http://img7.itiexue.net/1238/12383059.jpg[/img] 1月10日,日本防卫大臣北泽俊美(右)与韩国国防部长金宽镇在汉城举行会谈。法新社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任景国发自北京 日韩2+2轮廓的雏形,已经初显。   新年伊始,日本防卫大臣北泽俊美于10日到访汉城,与韩国国防部长官金宽镇就签署有关日本自卫队与韩国军队交流及合作协定进行了磋商。日本外务大臣前原诚司也将于本月14日赴韩国进行上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11年01月14日 14:00


日欲拉韩軍事结盟制衡中国 韩媒讽日“单相思”

1月10日,日本防卫大臣北泽俊美(右)与韩国国防部长金宽镇在汉城举行会谈。法新社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任景国发自北京 日韩2+2轮廓的雏形,已经初显。


新年伊始,日本防卫大臣北泽俊美于10日到访汉城,与韩国国防部长官金宽镇就签署有关日本自卫队与韩国军队交流及合作协定进行了磋商。日本外务大臣前原诚司也将于本月14日赴韩国进行上任后的首次访问。


北泽和前原相继访韩,肩负重大使命——日韩两国政府正在就韩国总统李明博今年上半年访日进行协调,届时,菅直人首相将与李明博总统签署并发表新联合宣言。该宣言着重点是拓展日韩在安保领域的军事合作,进一步推动在日美、美韩两个同盟基础上实现日韩联盟。


据日本共同社1月3日汉城电报道,日本外相前原诚司在接受韩国《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欲借访韩之机,“向朝鲜发出‘强烈的讯号’”,并称日本政府“希望日韩两国在安全领域也能建立同盟关系”。


大概由于日韩欲结同盟关系兹事体大而且十分敏感,日本外务省于该日傍晚发表了一份声明,否认前原在采访时说过这样的话,称他绝对没有谈到日韩安全同盟,“只是说今年要关注的问题之一是日本与韩国如何营造在安全领域进行认真对话的氛围”。


日本政府虽然对欲与韩国结成“同盟”矢口否认,但日本传媒并未改变对此渲染报道风向,只是微妙地将“同盟”一词悄悄改作“联盟”而已。但永田町(日首相府所在地)决策者们的行动足以清晰表明日本欲拉韩国结盟绝非空穴来风。


日本拉韩剑指中国


访韩的北泽俊美与韩国磋商了两个协定,一个是有关日本自卫队与韩国军队互相提供军需物资和劳务的《物资劳务相互提供协定》,第二个是有关双方在军事安全防卫领域的情报互换及保密的《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两个新协定是日韩两国政府准备于今年上半年内签署发表的新联合宣言中在安保领域合作的具体内容。日本传媒报道,“之所以准备发表旨在强化两国安保领域合作的新联合宣言,是希望通过加强日美韩三国联合来制衡反复进行挑衅的北朝鲜和在东海、南海提高军事影响力的中国。”


可见日韩热络关系,尤其是日本“一边倒挺韩”的背后,是图谋日韩结盟,在东北亚形成日美韩三国军事联盟,并且欲让这个军事联盟终极战略制衡目标指向中国。


而日韩热络的背后,日本呈现出了十分积极主动的一面,尤其是倾力攻克韩国的“心理关口”。


1904年日本吞并了朝鲜半岛,自那以后对半岛进行了长达40年的“殖民地统治”。尽管战后半岛南北分治,但日本的这段“殖民地统治残虐史”对朝韩而言并未成为“过去时”。日本在与韩国的交往方面,常常会因历史、领土纷争等问题而闹僵。


然而,2010年围绕朝韩日中之间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成为导致日韩越发“亲近”的借口,韩国对日柔和,日本对韩折腰,东京和汉城外交、军事交流互动频繁。


此次东京决策者访问汉城不仅是要向朝鲜发出“强烈讯号”。前原在接受韩国《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指出,朝鲜的武力挑衅不仅是对朝鲜半岛而且是对整个东亚“稳定与和平的威胁”,朝鲜今后仍有可能进行武力挑衅,中国的迅速崛起亦使国际局势发生了巨变,今年日本外交的最大课题是“与邻国切实建立起安全机制”。


除了向平壤,东京决策者大概是要向包括北京在内的东亚地缘国家乃至世界发出“强烈讯号”。


制造敌人填补空虚


日本在东北亚锁定韩国为其结盟对象国有其深层动因。若论其玄机,大概可从西式“分而治之”谋略着手。1945年之前,日本行霸道谋“满蒙独立”、“华北自治”、“扶持汪政府”等时就曾熟练运用“分而治之”。时至今天,日本鹰派决策者企图在朝鲜半岛再行此谋略,既可分割朝韩、亦可分割中韩、再可分割中美关系,一石四鸟,朝韩美中同时落水。


东京仿佛特别愿意结盟,从历史上看是如此,从日本的社会文化学角度看同样如此。日本人似乎每时每刻都抱有强烈的不安、危机意识,不抱团、不内向、不结盟不成活。世上原本看事物不可囿于一点,内向、抱团、结盟也都有其可正面且积极评价的意义,遗憾的是日本的抱团、结盟之根源性意识是负面的危机意识,它从来都包含着敌对的性质。瑞士精神分析学家阿尔诺·格伦曾提出:不安、恐外症从来都揭示“内在的空虚”。美国《洛杉矶时报》曾发表学者格雷戈里·罗德里格斯的文章指出:要填补这种空虚,需要“制造敌人、危机甚至战争才能带来凝聚力和稳定感”。


除了上述深层次原因外,或可从日本内外所抱有的结构性矛盾看出究竟。目前国内政治局面动荡不安、政党政治失信于民、经济状况停滞不前、国民情绪焦躁不安。外交上,日美同盟避不开普天间机场搬迁、驻日美军费用承担等问题所带来的龃龉困扰。同时,日本与朝鲜未结束战争敌对状态、与俄罗斯的领土争端恶化、与中国关系负创倒退。从地缘政治上看,日本放眼四邻,竟然“敌人居多”,“同质”盟友惟韩可选别无他途。


韩媒讽刺日本“单相思”


其实,不管日本与韩国的军事防卫合作实质上会发展到何种地步,日本若复欲以西方“分而治之”之术统御东方,迟滞中国崛起之进程,最终只不过是一枕黄粱梦。


汉城的决策精英或许看透了一些问题。以韩联社去年12月6日的报道为例:那一天,日美韩三家外长会晤于华盛顿,但韩国外交通商部发言人金英善却警告说,“千万莫把三方会谈视为疏远中国和俄罗斯的举动”。同月15日,韩国外交通商部长官金星焕发表谈话强调,韩中两国的关系不但要超越“求同存异”,更要进一步“求同化异”。他说:“韩中两国亟需一个以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为基础、经常交换意见并紧密合作的机制;并以这种合作为基石,两国积极扮演分享战略理解、维护朝鲜半岛和平与稳定的建设性角色。”


韩国《东亚日报》等传媒近一周以来多有报道,朝野贤达人士忧虑强硬派所图谋之日韩结盟及在军事安保合作上若“过火”会“刺激中国”,讥讽日欲同韩结盟是“单相思”。


分而治之、恐惧平衡、零和游戏,任何一方决策者大概不会对军政外交这些核心词汇熟视无睹。相信东京和汉城达成某种程度、某些领域的军事安保合作不无可能。但鉴于历史情结及地缘政治错综复杂的诸多因素,日韩结盟是一个高度敏感的谋略,容易触礁,恐怕“谋易行难”。


专家视角:日韩的军事虚线正在划实


[作者]刘江永(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东亚研究室主任)


日韩不太可能建立类似美日那样的同盟,但有可能向着松散的联盟形式发展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


目前东北亚地区出现两种潮流,和平的多边主义和暴力的多边主义。前者通过和平对话、谈判磋商来维护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地区的和平。这是主流和未来的大方向。但有时会受到逆流、支流的干扰。这些逆流和支流是什么?就是暴力的多边主义,它以战争方式、军事集团的做法,达到单边主义所不能达到的目的。其重要的表现形式就是加强所谓多边军事集团、军事同盟,通过军事威慑来解决国际矛盾、分歧,达到特定的利益和目标。


现在的美日、美韩同盟关系是冷战遗留下来的。尽管冷战已经结束,中日韩区域合作在加强,但暴力的多边主义趋势没有下降、消失,反而有所增强。


在日美韩三角关系中,日美,韩美两个双边同盟好比两条实线,日韩之间是一条虚线,不是正式的同盟关系。但现在,日韩要把虚线划实,把实线划粗。但划实也不可能是一条很粗的线。因为日本国内有“武器三原则”,还受制于国内和平宪法。日韩之间也存在历史问题、领土争端等,韩国国内有很强的对日民族情绪。日韩虽然不太可能建立类似美日,美韩那样的同盟,但有可能向着松散的联盟形式,如日本与澳大利亚那种举行2+2国防部长和外交部长体制的方向发展。


就目前状况来说,在美日韩的决策过程中,它们把暴力的多边主义作为基础,将和平的多边主义作为工具,实用是它们的目的。


今后东北亚局势如何发展?格局怎样演变?美日韩三角体制如何变化?如果是暴力多边主义占上风,六方会谈可能无法举行,局势还会进一步紧张。如果是和平多边主义占上风,(当然我们不能期待暴力多边主义从此消失),那六方会谈就有可能重启,地区的和平稳定就会得到维护。


中国该如何应对日韩出现的联盟新局?一要坚持和平多边主义,加强同朝鲜半岛双方的友好合作关系,进一步在朝韩之间劝谈促和。二要在六方会谈框架内,保持与美国的沟通协调,不要激化矛盾,产生战略误判。三要加强同俄罗斯关系,因为俄罗斯是东北亚地区和平多边主义的主要力量之一。俄罗斯最近和中国在这方面的国际共识越来越多,发挥了积极作用。最后,还要加强中日两国战略互惠关系,两国有钓鱼岛争议,民间感情亟待恢复。我们特别需要找到一些合作的亮点和共同利益,维护朝鲜半岛的和平稳定符合中日两国的共同利益。和平就像空气,存在时感觉不到它的价值。一旦丧失了,才感觉到没有和平是不行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