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项羽之愚蠢

z_y_guo 收藏 6 1353
导读: 作者:郭知熠 前一段时间郭知熠讨论了汉高祖刘邦的伟大之处,此文的题目是《郭知熠颠覆历史:谁是汉朝之最大奸臣?》。 我们今天来讨论项羽的愚蠢之处。 (郭知熠论某人的愚蠢,并不是指他一生都很愚蠢,而是指他在某个时候犯下了非常大的错误。这个错误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关于项羽,郭知熠有一些颠覆历史的观点, 这些观点的提出完全得益于我的《超级厚黑学》理论。 对于项羽的由郭知熠提出的第一个颠覆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作者:郭知熠



前一段时间郭知熠讨论了汉高祖刘邦的伟大之处,此文的题目是《郭知熠颠覆历史:谁是汉朝之最大奸臣?》。 我们今天来讨论项羽的愚蠢之处。


(郭知熠论某人的愚蠢,并不是指他一生都很愚蠢,而是指他在某个时候犯下了非常大的错误。这个错误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关于项羽,郭知熠有一些颠覆历史的观点, 这些观点的提出完全得益于我的《超级厚黑学》理论。


对于项羽的由郭知熠提出的第一个颠覆历史的观点是认为在著名的鸿门宴中,项羽之所以不杀刘邦,不是因为项羽有什么妇人之心,不是因为项羽有什么仁爱之心,而是项羽根本就不认为刘邦对于他有任何的威胁。这个观点颠覆了几千年来(自从司马迁以来或者更早)对于项羽在鸿门宴中的表现的评价。如果有读者愿意仔细地考察这个颠覆的理由,可参考笔者的《超级厚黑学》。


粗略地说,在以往的历史评价中,人们都想当然地认为在鸿门宴上,项羽之不杀刘邦是因为项羽的女人心肠。如果用“超级厚黑学”的语言,也就是说项羽没有“黑金刚”。


但郭知熠认为,项羽之所以不杀刘邦是因为他在当时根本就没有将刘邦放在眼里。用郭知熠“超级厚黑学”的语言,项羽不是没有“黑金刚”,而是没有“准金刚”。 项羽如果在心里不认为刘邦对于自己的统治有任何的威胁,他是不会想方设法除掉刘邦的。


对于项羽的由郭知熠提出的第二个颠覆历史的观点是认为项羽之死并不值得同情。项羽之自杀其实说明了项羽完全没有坚持精神(“超级厚黑学”称为没有“恒金刚”), 这对于一个统治者是灾难性的。在以往的历史评价中,项羽的自杀是受到普遍歌颂的, 也是受到普遍同情的。许多人歌颂他“不肯过江东”,郭知熠认为项羽的自杀与那些赌徒在输钱之后抹脖子完全没有区别。 项羽是可悲的,但却不值得同情。


郭知熠再考察项羽的一生,认为他的一生中犯过一个非常重大的错误。


这个非常重大的错误,在郭知熠看来,是项羽之不称帝。这个错误也使得他永远无法列入帝王之中。当然,是否在历史中被列入帝王之中也许并不重要。 但“不称帝”却终于导致了他的快速灭亡。


(当然,这个观点也是在颠覆历史。 对于郭知熠的“颠覆历史”,有些人颇有微词,认为郭知熠是在哗众取宠,其实不然。如果你考察郭知熠在他“颠覆历史”时的理由,你就一定会发现郭知熠考察历史时的独特视角, 这些结论是依赖于事实而不是郭知熠的主观臆断。当然,你也可以提出你反对的理由, 如果你也有你的理由的话。)


郭知熠在《秦始皇究竟错在哪里?》中曾经讨论了秦始皇所犯过的最大错误。认为秦始皇的最大失败之处是他实现了郡县制,而不是分封制。郭知熠认为分封制在保持朝代之长久性方面有着明显的优势。


(当然,这个结论又是在颠覆历史。哈哈!)


有读者在看了《秦始皇究竟错在哪里?》之后,认为项羽实行了分封制,但项羽却很快灭亡。这好象正好说明分封制在保持朝代之长久方面并没有什么优势。


但郭知熠认为项羽根本就没有实行真正的分封制。这也正是笔者所认为的项羽的极端愚蠢之处。


项羽并没有称帝。而是尊实为傀儡的楚怀王熊心为义帝。这是极其愚蠢的。如果项羽不称帝,江山自然就不是他的。这个区别是非常巨大的,怎么说都不过分。再说,项羽连“帝位”都没有,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分封制。


(请注意,在周朝的王相当于以后的皇帝。)


也许有人会认为,项羽称帝是有难度的,郭知熠不认为如此。项羽实际上是当时最大最强的诸侯。而且分封诸侯的时候他的权力也基本上等同于皇帝。所以,他应该象后来的刘邦一样,先称帝,再分封诸侯。


也许有人会担心项羽的原主楚怀王熊心。熊心不过是项梁当初为权宜之计所请出来的楚王后裔,而且在灭秦之时他实际上成了傀儡。项羽能够“封”熊心为义帝,也自然能够封熊心为一个什么什么王。我看,用不着太破费,给他一两个县的封地就够了。


为什么项羽没有称帝是极大的错误呢?


如果项羽称帝,君临天下。刘邦就只能俯首称臣, 山呼万岁。那么,他日后要反,必定要顶着一个叛逆之名。也就是说,刘邦要反首先就理屈。


如果项羽称帝,天下就是他项羽的。他就可以,而且非常自然地分封他的亲信(那些忠于他的人),也非常自然地分封他自己的亲戚们。而不必担心任何人会抗议。这些人将成为他的江山的保护力量。


如果项羽称帝,他就可以仅仅分封出一小部分地盘给诸侯们,而他自己则要占有全国至少二分之一的版图。到那时,任何人想反,都没有足够的力量。


如果项羽称帝,天下就是他的。那么,他拥有从亡秦之皇宫所得来的财产就是理所当然的了。任何人都不可能眼红。据说刘邦号召各路诸侯进攻项羽的一个非常吸引人的口号就是瓜分项羽从秦之皇宫所夺得的宝物。真是天大的冤枉啊。


如果项羽称帝,别人就没有任何权利来讨论他的分封是否公平。江山是项羽的,他愿意分封给你是他的恩赐,而不是你的权利。


可惜项羽没有称帝,他只满足于做一个盟主。可是,一个盟主,不过就是一个“大哥”的意思。任何人都可以和项羽理论他的分封是否公平。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的垮台的直接起因就是别人认为他的分封不公平。哈哈!)


项羽安于盟主的位置。但非常遗憾的是,别人不会让他安于这个位置。别人要做天下的主, 因为天子的位置空着。


如果项羽称帝,这个天子之位置就不再空着了。刘邦想反也就不可能了。即使刘邦反,也必然失败。项羽也不会在短短的几年间,就兵败如山倒,自刎于乌江了。


总结项羽失败的教训,郭知熠认为,一个人在该做皇帝的时候,一定要做皇帝。任何假谦虚,任何真谦虚,任何愚蠢的谦让,任何无聊的借口,任何狗屁理由,任何一切的一切,不仅是自己之祸, 可能还是人民之祸:战乱啊!


从这一点来看,郭知熠再一次体会了刘邦的伟大之处。刘邦在打败项羽时,其威望也许还不如秦灭时的项羽。但刘邦不仅称帝,而且,还在他的有生之年,一个一个地消灭了那些异姓诸侯王(仅仅一个例外)。 刘邦的大智慧与项羽的愚蠢,难道不是非常非常明显吗?!还用得着郭知熠先生在这里多费口舌吗?!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