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朱时茂:早对春晚没兴趣,不后悔退出

mcaiai 收藏 0 341
导读:提到是否后悔当年离开春晚的决定,健谈的朱时茂突然沉默了,甚至避开了记者的目光。除“不后悔”,然后一个字都不肯多说。

提到是否后悔当年离开春晚的决定,健谈的朱时茂突然沉默了,甚至避开了记者的目光。除“不后悔”,然后一个字都不肯多说。



如果上个世纪80年代也有“我最喜爱的春晚节目”评选的话,陈佩斯和朱时茂一定是“铁帽子”小品王。从1984年第一次走上春晚舞台,到1998年最后一次亮相,这对黄金搭档只缺席了1987年、1988年、1993年1995年和1996年5届春晚。在小品最火的时候,他们却双双选择急流勇退。但即使离开了春晚舞台十多年,春晚还是这两个人绕不开的话题。近日,朱时茂接受腾讯娱乐采访时,提到是否后悔当年的决定,健谈的老朱突然就沉默了,甚至避开了记者的目光。“不后悔”然后一个字都不肯多说。


小品路窄:高科技帮不上忙


从1984年央视春晚舞台上第一次出现小品的形式,到如今小品已经成了每年春晚年夜饭的重头戏。27年来,无数波小品大腕,被观众们挑剔地眼光踢下了春晚舞台,年年都埋怨老面孔,但新面孔却迟迟不能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27年来,春晚小品最大的改变在哪?为什么路越走越窄呢?朱时茂认为:“这么多年来,春晚舞台的舞美、灯光都融入了不少高科技元素,但这些包装只对歌舞、杂技类节目有帮组,对语言类节目来说,容易产生副作用。不论是小品还是相声,你背景太花哨,就容易抢戏。这些节目,就是要观众把注意力集中在演、在说上面。”


如今我们回头再看当年的《吃面条》、《警察与小偷》《烤羊肉串》等作品,背景都很简单,甚至就是一张桌子:“但即使现在的观众看,还是会乐。因为看的是表演,而且当中的情感也一定会让你感动。”


年年春晚都感慨好小品难找,一年能有一个出彩已经是很成功了。在春晚中,小品越来越受重视,路却越走越窄,朱时茂认为:“其实是和观众心理有关系。你看歌舞类节目的包装形式,几乎年年都翻天覆地地在改变。而小品不行,怎么包装都只不能逃离‘表演’的本质。表演形式上原地踏步,当然会引起观众不满。”


植入广告:犯不着一棍子打死


央视春晚在小品里植入广告,一直都是“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但去年这样的植入几乎达到了顶峰状态,甚至直接在台词里做起了广告。当然,这样的“疯狂”,直接导致了观众地强烈反对。一时间央视春晚植入广告,成为虎年春晚最大的败笔。


从业内人的角度看,朱时茂对于植入式广告是持反对态度的“我不主张在作品里加入这些广告。当然,如果你很牛,你能把这些广告做得天衣无缝,让人看不出来是做广告,那你就就做吧。否则,别对不起这么黄金的时段,这么难得的舞台,这么多的观众!”


再战春晚:早就没这个兴趣了


回忆10年上春晚的经历,朱时茂至今觉得最难的还是1984年:“第一次,我和佩斯真的要崩溃了。当时我们准备的题材是和考试有关的。原本25分钟的小品,要砍成17、18分钟。我们修改剧本都痛苦得不行。不过你知道,那时候对小品的要求更多要从政治上考虑。最后呈现给大家的《吃面条》真的是吃了很多苦才弄出来的。不是人累,是心累。”当然,如今春晚对小品时间要求更严格,就连赵本山也不可能演17分钟的小品。


至于还有没有兴趣专门为春晚写本子,再战春晚。朱时茂尴尬地笑了笑说:“现在没有这个时间,当然兴趣也早就不在这个上了。”“会不会不和陈佩斯搭档,就不想上?”“当然有这个原因,搭档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如果观众们过年想看我们?那大年初一来看《戒烟不戒酒》吧,佩斯也客串演了。这部喜剧给你带来的欢笑,绝对要比一个好的小品过瘾得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