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战士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吃盐成了问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23.html


“这个好,这个比盒子炮强多了,一般人都用不上,都是大官用的,你可以两只手拿着,比一只手稳当多了,老三教你咋用了没?”胡子又说道,

“都教了,可俺没记着多少。”

“没事,一点点的来,哪不会了再来问他,我们三个人当中,就他用过这枪,俺和老二都只是看过,等明天你再来,我们带你上山找个没人的地方打几发试试,找找感觉就好了。”

“行,那明天俺再来吧。”长春媳妇说完就想走,胡子又说道:

“今天就在这吃吧,一会儿把这兔子炖了,虽然小点,但也是肉,一会儿老二回来看看能带啥好东西。”

晚些时候,鲁飞回来了,一进门就开始骂:“这群没良心的,想发战争财想疯了,赶明全都抓了当汉奸一起处理算了。”

“这是又怎么了?”胡子连接下鲁飞身上的东西边问道,

“盐又涨了,现在是多少钱都不卖,真想上去一枪崩了那个狗娘养的。”

胡子看了看,鲁飞带回来的除了一点玉米面什么都没有,摆摆手说:“再说吧,快洗洗吃饭了。”

晚饭吃得很简单,饭后胡子把长春媳妇送了回去,然后三个人就坐在门前闲聊。

胡子对鲁飞说道:“你看着镇上的盐铺里有盐没有?”

“有啊,就是不卖。”

“那你感觉我们要是晚上去搞他一下能不能行?”胡子又问,

鲁飞一听来了精神,连忙问道:“怎么,你想去搞他一下,这样太好了,咱们只要去搞一次,这辈子就不愁盐吃了。”

胡子又说道:“不是我们不愁盐吃,是全村不愁盐吃的问题。刚才我进村的时候打听了一下,村里的百姓家也差不多都没盐了,这饭没了还可以将就一下,要是没盐吃,人就没力气,就没法下地干活和打仗了,我琢磨着,既然卖盐的不仁义,那我们能不能去搞他一下子,一来解决全村百姓吃盐的问题,二来也教训一下那些奸商。”

“大哥就是大哥,看问题都有高度,我们俩就想不到这,我看行,明天俺再去看看进出路线,下午回来我们再具体合计。”

第二天中午一过鲁飞就回来了,拉过胡子和鲁胜,用一根木棍边在地上划着边跟二人说着盐铺的位置和进出的路线,以及沿途敌人部署情况。

胡子看了看对鲁飞说道:“你去把保成找来,我们一起商量一下,到时候让他组织一批老乡过去背盐,万一惊动了敌人,大家一起也有个照应。”

一会儿功夫,鲁飞把保成找来了。保成一来,胡子把晚上抢盐的想法合盘托出,保成想了想说道:“我可以让村里的青壮年每人背一个袋子跟着你们去,然后我带着一部分人到镇外的伪军驻地埋伏,如果你们那面有情况,我们就攻打伪军的驻地,吸引鬼子和伪军的注意力,你们则抓紧时间撤离。”

胡子一看,说道:“行,那我们几点开始行动?”

保成想了想说道:“我看过了午夜吧,到时我让老乡们到桥头集合。”

“好,那就过了午夜动手。”

吃过晚饭,胡子三个人收拾了一下东西早早地来到了桥头。不到午夜,长生带着村里的青壮年来到了桥头,胡子一看,大约有二、三十人,每个人都带着布袋,有的还背着枪。胡子讲了一下注意事项后,队伍悄悄地出发了。

不一会儿队伍就进了镇,此时已经是午夜了,大街上看不到一个人。鲁飞领着队伍来到了盐铺前,胡子示意大家靠边隐蔽,蒙起脸,然后掏了盒子炮,冲鲁飞和鲁胜示意了一下,鲁飞也迅速掏出了枪靠到了门的另一边。

胡子轻轻地推了一下,门在里面被别着了,胡子贴着墙根绕到了盐铺的后面,靠到了墙边上搭了一个人梯,鲁飞轻身上了墙头,向里面看了看后跳了进去。片刻后门就开了,胡子朝长生示意了一下,带头进了院子,鲁胜抽出三棱刺刀跟在了后面,其他人也依次进了盐铺,门又被带上了。

进了院后,大家分散开,挨着屋搜查盐铺的人,胡子三个人则直奔正屋,到了门前,胡子轻轻地敲了敲门,不一会儿,门开了,一个老头披着衣服出现在了门前,胡子将盒子炮直接顶到了老头的脑门上,鲁飞看了看,朝胡子点了点头,意思这个就是盐铺老板。

胡子用枪把盐铺老板逼回了屋内,点上了灯,在里屋的床上又发现了一个半老的妇女,胡子低声说道:“捆了,把嘴堵严实了。”鲁飞和鲁胜一听,拿起床单撕了撕七手八脚地把两个人捆结实了扔到了床上。

胡子对鲁胜和鲁飞说道:“你们两个看着,我出去看看。”胡子说完出去了,鲁飞看了看鲁胜说道:“这老家伙大发战争财,作恶多端,咱们去教训他一下吧。”

鲁胜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一听马上迎合道:“对,看看能不能榨出什么油水来。”

两个人一起来到床前,鲁飞蹲到盐铺老板的面前,把盒子炮来回地在他的脑门了划了几下,吓得盐铺老板嗷嗷直叫,鲁飞俯下身子说道:“别害怕,我把你嘴里的东西拿出来,你不准叫,我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要是不老实我就一枪崩了你。”

盐铺老板点了点头,鲁飞拿出了堵在他嘴里的布,鲁胜上前把三棱刺刀横在了他的脖子上,鲁飞开始问话:

“你家里有枪吧?”

“有……有。”

“有几把?都在哪?”

“两支长枪,在东屋的两个护院那,一把盒子炮,在床头上挂着。”

鲁飞一听,立即跳下床,找到了挂在床头上的盒子炮,掏出来看了看,是个二十响,又插了回去,连枪套一起背在了肩上,返回到床上又问道:“不会只有枪没有子弹吧?”

“有……不,没有。”盐铺老板刚说完“有”又连忙改了口。

“不说是吧,那我们可自己找了,要是让我找着,可没你好受的。”鲁飞说着用枪在盐铺老板的头上比划了比划。

“在……在床下的箱子里。”盐铺老板吞吞吐吐地说道。鲁飞一听下了床,在床下摸了一会儿,拉出一个半大的木箱子,上面有锁。

鲁飞边摆弄着铜锁边说道:“钥匙呢?”

盐铺老板支支呜呜地没有回答,鲁飞又来到他的面前,盯着他的眼睛说道:“快说钥匙在哪,要不我就自己撬了。”

盐铺老板转头看了看他老婆,还是没有回答,鲁飞一看,敢情钥匙在老婆手里管着,便放过了他,转向了他老婆。

“赶快说钥匙在哪,老子没时间在这儿跟你们罗嗦,再不说我就把你拉山上去给老大当压寨夫人。”鲁飞掏出了塞在盐铺老婆嘴里的东西恶狠狠地说道。

女的向他男人身后躲了躲小声地说道:“俺不知道。”

鲁胜一听,不耐烦了,三棱刺刀横在了盐铺老婆的脸上冷冷地说道:“痛快点,惹毛了俺花了你的脸……”

女的还是没有回答,只是躲得更深了。

鲁飞一看,商量不成了,给两个人又塞上了嘴,跳下了床,出了门,不一会儿功夫找来了一把斧头,两下就把锁砸开了,鲁胜掀来一看,木箱子里面果然有几包子弹,但是还有子弹更扎眼的东西,金条和银元,摆得整整齐齐的。鲁飞一看,示意了一下鲁胜,二个人心领神会,同时拿出了袋子开始装,不一会儿就把木箱给清空了。鲁飞满意地对鲁胜说道:“你先在这儿看着,俺出去看看还有什么山上能用的东西,你也在这找找,咱们下来一趟尽量别空手。”鲁飞说完就出去了,鲁胜一看,自己也别闲着,开始在屋里翻找起来。针头线脑什么的,只要是鲁胜认为过日子能用上的东西都装进了袋子里,不一会儿袋子就装满了。

过了一会儿,鲁飞从门口伸过来头说道:“怎么样,走吧。”

“好,这就来。”鲁胜答应着,又用两条棉被卷了一匹青布一起拿着出了屋。到院子里一看,鲁飞弄来了一个小推车,上面装了满满的东西,便把棉被搭在上面问道:“其他人呢?”

“我让他们分散开先走了,咱们也赶快走吧。”胡子边说边往外走,鲁飞推着小车,鲁胜跟在后面,哥仨凯旋而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