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红旗渠

年时卖酒那人家 收藏 12 480
导读:[原创]红旗渠



红旗渠我记得是在河南省安阳市的林州,以前叫林县。林州这个名字大家可能最近很熟,因为林州政府为了节能减排在一月初把供暖给停了。林州的政府是有责任的好政府,所以停了供暖就要把供暖费推给百姓;林州的百姓也是最好的百姓,有什么反应我还不知道,但是有些“精英”就在网上唧唧歪歪,说林州百姓一定很冷,因为林州在河南最北边,挨着河北。


没错,林州挨着河北,其实安阳就是。我从安阳市区包出租车去红旗渠,一个小时就可以到,往返大概是300块,但那是淡季。走过一半的路就有进山的感觉了,会路过太行山大峡谷的旅游区,据说春天花开的时候很美。再往前就是红旗渠,人少的淡季车可以一直开到售票处。


红旗渠是要收门票的,买了门票车还可以网上开,这就是淡季的好处,一直到必须徒步爬山的地方才在停车场停下。停车场旁边是商店,商店的墙上挂着一摸一样的几十块牌子,都是一些机关厂矿学校部队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牌子,挂在一起很壮观。


从这里就要徒步了,但是只走不远就是著名的“青年洞”,大家在网上查红旗区的旅游资料,看到的照片里总少不了这个青年洞,一般的爱国主义教育活动或者党日活动,这里是拿着党旗团旗队旗军旗合影的最佳场所,因为上报的时候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是真的去了红旗渠。


青年洞大概是当初修建红旗渠是最难最险的工程了,但是并没有什么好玩的,因为洞是进不去的,最多只是在水渠上面眺望一下。水渠穿过青年洞,现在开发了旅游项目,可以在水渠里坐小船,也许坐小船可以进洞,不过我去的时候小船都静静地停在水渠里,没人坐。


到了青年洞,前面的路就不能过去了,可能没有开发,比较危险。只能回头,走过刚才上来的路口再往前,一路沿着水渠走,要是和水渠分开了,就是要上山了。上山会经过一个岔路口,直接向上的台阶其实是下山的路,最后就别走了,再往前才是上山的路。这个岔路口有个小房子,放着伟大时代的歌曲,主要是买纪念品,外面放着一个人的孙子的照片,这孙子也是个奇迹,我觉得。


往前走,路不好走了,因为是开山开出来的,上面压得很低,要低着头弯着腰才能过去,当年的农民们就是这样工作的。路边还有一些草铺着,介绍说是当年民工们住的地方,不知草是不是当年的原物,但当年的条件无疑是极其恶劣的。


走过这一段很不好走的路,前面就是“一线天”,真的要上山了。这里我要特别提一下,“一线天”这类地方很多人都去过,我也去过很多处,基本上没处都是说自己这里的“一线天”如何长、如何窄、如何罕见。红旗渠的“一线天”是我去过的里面最窄的一个,我这个胖子真是很难过去,但是“一线天”这个地方的介绍却告诉我们“一线天”这种地貌的成因,并且说“一线天”并不罕见。我觉得这就是实事求是。


过了一线天,就一路向上,其实也不高,就会看到一座很长很宽的吊桥,吊桥的这边是索道的下行站。走过吊桥,风景十分壮观。因为我去的时候,走到吊桥上刚好太阳到了从斜上方照到吊桥的位置,山谷中的雾气被阳光照射,又被吊桥的斜锁分割,呈现出一道一道的光线,十分壮丽。在山顶可以俯瞰,山下有一条道路,据说道路的另一边就是河北了。地势十分险要。


吊桥的另一端就是荒地了,一般旅游到此为止。荒地上在旺季是可以骑马的,还有一条滑道,但是几天前出了事故,所以关闭了,不然滑下去会很快。我是原路返回,也没有坐索道,坐索道是下到山的另一边。原路往下走不远就是下山路。下山照例比上山快得多,很快到山下,又看到孙子的照片。


下山到停车场找到司机往回走,大约一刻钟后会路过红旗渠展览馆。这个展览馆实际上是依托红旗渠的水闸建立起来的。展览馆和刚才的景区实行通票,在任何一个地方买票都行。进展览馆,里面有纪念碑,主要是看水闸,从山上流下来的水在这里被水闸分开。看了后面的介绍才知道,这只是其中的一处,红旗渠开通后惠及的地区很大,都是用水闸分水管理的。


一直往里走是展览馆的陈列室,介绍了开凿红旗渠的前因后果和过程。


前因:林州这个地方水少,总是闹灾,有记载的几百年间各种天灾不断,而在旧社会,天灾总是伴随着人祸。我注意到有好几次都是出现了“人相食”的惨况。


过程:解放后,在党和政府的关心支持下,林县人民发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和人民群众的首创精神,艰苦奋斗,终于修成了红旗渠。


结果:红旗渠修建成功,引水若干,流域面积若干,灌溉田亩若干。一句话,很好!


为了说明开凿红旗渠之艰难,展览馆里有一个形象的说明,说修建红旗渠挖出的土方,要是修一堵高三米宽两米——也许是高两米宽三米,我记不清了,反正是这个数——的墙,可以从广州一直修道北京——但也许是一直修到哈尔滨,我也记不清了,反正是长的大大出乎我的想象。


刚看到这个形象的说明,我是觉得很可笑的。我一向很反感这样的说明,什么一个人执勤每天走多少路,几十年下来可以绕地球半圈,或者等于走了几个两万五千里长征。我曾想,如果我一天去十次厕所,每次去厕所平均走多少米,那么几十年下来也可以从北京走到什么什么地方去了。可是这有什么用呢,两码事嘛!谁会从广州修一堵墙到北京或者哈尔滨呢,还高几米宽几米的。


但是后来一想,发现一点儿也不可笑,而是让人笑不出来,或者受哭笑不得。因为现在确确实实是有很多人,在干这种稀奇古怪毫无意义的事情的。同样是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同样是要克服困难,修红旗渠,和修从广州到哈尔滨的墙,实际价值自然是霄壤之别,或者说根本没法比——因为我们说不出100是0的多少倍。


但是我也明白,算账不能只算经济账,还要算,或者说更主要的是要算政治账。不过我虽然明白,但是这个掌握自己是不会算的,只有为了节能减排能想出在一月停止供暖的人才算得出来。


我在红旗渠的旅游就到此结束了,因为走得早,回来也早,所以没在当地吃顿饭,是个遗憾。不过我打算以后再跟单位领导提提,去红旗渠过党日,成行的可能还是很大的。


本文内容于 2011/1/15 10:30:35 被小编a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