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苏河 正文 第二十一章

yp89yp89 收藏 2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23.html[/size][/URL] 吴卫红一回到吴家堡村的家里刚在沙发上坐定,张紫娟就喊叫着把他拉到了洗脸盆跟前,脸盆里张紫娟已经兑好了洗脸水,一条崭新的雪白的羊肚子毛巾泡在里面。吴卫红的心里美滋滋的,他知道张紫娟对自己的态度能有如此大的变化,来源于回到他们身边的侄子,不,现在应该成为他们自己的儿子,吴卫红一边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23.html


吴卫红一回到吴家堡村的家里刚在沙发上坐定,张紫娟就喊叫着把他拉到了洗脸盆跟前,脸盆里张紫娟已经兑好了洗脸水,一条崭新的雪白的羊肚子毛巾泡在里面。吴卫红的心里美滋滋的,他知道张紫娟对自己的态度能有如此大的变化,来源于回到他们身边的侄子,不,现在应该成为他们自己的儿子,吴卫红一边撩起盆里的温水往脸上扑,一边用双手将泡在水中的毛巾拧来拧去,恰到好处的水温使得吴卫红的脑子里想着未来那些温暖的日子,他能够想到儿子的降临一定会使自己和张紫娟的生活变得更加阳光。

就在吴卫红沉浸在一脸盆里的温暖的时候,院子外边的大门被敲响了,从敲门的响声来看,吴卫红能够判断出这不是闷娃的敲门声,闷娃敲门的时候不讲究节奏,纯粹就是胡敲乱打,而且声音很大,叮叮咚咚的很刺耳,就敲门的这件事情,吴卫红不知道说过闷娃多少回了,每回在吴卫红收拾完闷娃之后,闷娃表面上答应的好好的,可是再次来的时候该怎么敲还怎么敲,吴卫红就再次提出批评,闷娃还是那张永远不变的谦逊的笑脸,气得吴卫红在闷娃的屁股上不知道踢了多少脚,见闷娃敲门就是这个毬样子,吴卫红最后也懒得说了,由他敲去吧,反正不管怎么说,闷娃总归是自己的铁杆忠臣嘛,有什么办法,死心塌地跟着自己只知道拥护不知道反对愚忠自己的人毕竟还是太少。不过,吴卫红自己去闷娃家里和朱秀红幽会的时候,从来不敲门。刚开始的那几年,吴卫红经常想朱秀红想得牙根痒痒,实在耐不住的情况下,吴卫红就会以村委会名义安排闷娃一个外出的好差事,闷娃刚结婚的时候家里比较困难,他深深知道要是男人没有本事了,就连自己的女人也会小看自己,为了有一份响当当的家业,他只有紧跟同族的老兄吴卫红干事业,他知道只有吴卫红能够使自己走到人前面,所以当一听到有外出的好差事,闷娃就会屁颠屁颠的拿着吴卫红签过字的借款条,乐呵呵地从村委会财务处领走出差的费用,出差回来的时候再拿着四处找寻的票据找吴卫红签过字,心满意足地把借走的出差费用从自己的备用金里冲掉。闷娃出差之后,朱秀红夜里就会给吴卫红悄悄地留着门,吴卫红也会给张紫娟编造各种理由不回家,深夜里趁着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溜过闷娃家大门窄窄的门缝,偷偷地和朱秀红折腾上一夜。日子长了,朱秀红给闷娃生养了两个小子,吴卫红左看右看怎么都不像自己的,后来还通过朱秀红使用了各种秘密手段进行了DAN鉴定,最后得出的结论是那两个小子和自己没有一点血缘关系,再后来吴卫红又发现之所以张紫娟给自己生不下儿女,原因都在自己本身和张紫娟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不管张紫娟怎么要求自己去医院检查治疗,吴卫红都不会去,他只把不能生孩子的屎盆子扣到张紫娟的头上,农村的习俗和讲究,要是一个男人不会生育,那不成了太监?会得到村里老老少少的耻笑的,因此吴卫红绝对在这方面不会愚蠢到极点的。尽管朱秀红生养了孩子之后,按下了和闷娃过日子的死心,对吴卫红的兴趣不像以前那样热情了,但是吴卫红还是能够偶尔在朱秀红身上偷点腥,只不过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随随便便了。

现在敲门的声音是很有节奏的,感觉起来是很有礼貌性质的,是谁呢?张紫娟抬起脚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出去开门,但吴卫红已经的脸和脑袋已经从洗脸盆的温水里洗干净了,他匆匆从卫生间出来,给将要离开沙发的张紫娟摇了摇手,示意她不要出去,然后吴卫红从墙上的衣钩上卸下来进门挂好的外衣穿在身上,然后拉开客厅的门走了出去。月亮已经高高地挂在了淡蓝的夜幕上,院子里隐隐约约的花草在月色下轻轻摇摆,仿佛青春期的少女羞涩地扭捏着腰肢。吴卫红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儿,心里依然沉浸在即将到来的欢乐中,刚刚洗毕的脸上有了丝丝的喜悦,他抬起腿慢慢地走到大门跟前,拉开门栓,两只手拽住大门后面的木框子使劲把门往怀里一拉,就看见王小宝脸上带着笑地看着他,吴卫红莫名其妙地问王小宝道,哎,小宝,你不是都回县城去了吗?怎么又返回来了?王小宝回答道,二哥,老大让你去县城一趟,有事情商量。吴卫红一头雾水地对王小宝说道,不是刚从县城回来了嘛,还有什么事情?有什么事情不能在电话中说?王小宝站在门外边依然笑嘻嘻地对吴卫红说道,可能有什么大事情吧,不然怎么把刚刚回到家里的你,又叫下去呢?吴卫红无奈地对王小宝说道,那好吧,让我到家里换个衣服,你在车上等一下。

吴卫红扭身回到家里,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张紫娟说,老大,叫我下县城一趟,可能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张紫娟说,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有什么事情不能等到明天?

吴卫红叹了口气说道,我相信老大肯定有什么大事情要给我说,不然怎么这么晚了让小宝亲自上来接我,你到上面给我取件衣服,我身上的衣服几天都没有洗了,臭烘烘的都有点馊了。

张紫娟笑着从沙发上站起来,一边往楼上走,一边笑着对吴卫红说道,洗好的衣服就在柜子里放着呢,你不会自己找见个人换上?

吴卫红望着上楼的张紫娟笑着说道,你还不知道,我从来不会找衣服,一直以来我还不是听从你的打扮吗?

上到二楼的张紫娟扭过头继续笑着对吴卫红说道,过几天把娃接回来,我光管我娃呀,哪里还能顾得了你?

吴卫红听张紫娟这样说,心里觉得很受用,就顺着张紫娟的话说道,那倒是,儿子回来了,人家就是咱们家里的一把手了,你是二把手,我就成了咱家的勤务员了,我们都要把领导伺候好才能行哩。

吴卫红被张紫娟手舞足蹈地简单拾掇了之后,出了大门,临上车前还不忘扭过头叮嘱张紫娟把门关好早早睡觉,明后天就要去贵州接娃去呀。

吴卫红绝然没有想到,吴国才、吴建设等人竟然在新一届村民委员会选举前敢向县委县政府举报自己。在老大吴卫东把举报信上的举报内容详细告诉了他之后,吴卫红的脸上渗出了点点冷汗,他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处于一种忐忑不安的状态中,脑子里不停地打着转转,仔细地搜索者可能出现的漏洞,但吴卫红经过仔细地琢磨之后,十分肯定地对老大吴卫红说道,我认为,他们这三个人举报信中所涉及的内容都是凭空捏造的,是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

吴卫红坐在席梦思的床上,用一种鄙视的眼光看着吴卫红轻蔑地说道,你再仔细地想想,我相信你在村里做什么事情从来不考虑后果,天是老大,你是老二,谁都没有你有能耐,目空一切的后果就是做什么事情欠考虑,肯定有什么不检点的地方露出了马脚,被别人抓住了小辫子,否则,那封举报信中的内容会那么详尽吗?

吴卫红咬牙切齿地给吴卫东保证道,没有问题,我脑子里都转了十万八千里,我认为他们这些人不会掌握致我们兄弟于死地的任何证据的。

坐在床边的吴卫革想了想之后,提醒吴卫红道,二哥,你说你把小账本从吴国才的家里强制性地拿到了手里,你敢保证吴国才没有留下一本副本,以便整我们三兄弟的时候使用吗?

吴卫红猛然从茶几边的沙发上站起来,用右手在自己的后脑勺上狠狠地拍了一巴掌,恍然大悟地说道,老三,你说得对,吴国才肯定留下了账本的副本,否则,吴建设这个笨蛋怎么能够在举报信中写的那么详细?

吴卫东从席梦思床上坐起来,指着吴卫红的鼻子骂道,你真是刘备大意失荆州,要是吴国才有了小账本的副本,在加上吴建设的背后鼓动,他们还不把咱们兄弟三个推到沟里去?目前最为重要的任务是看看怎么能够制止这种举报的行为!

吴卫革从坐着的床边站起来对吴卫东说道,哥,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要是能够阻止吴建设等人的举报闹事,那是最好不过了。但是开弓哪有回头箭,我二哥在吴家堡书记村长一肩挑这么多年了,肯定是得罪了不少人,要是一下子把这些人都摆平服从咱们的领导,看来这不是短时间内能够解决的问题,我们能够做到的就是化解矛盾,使吴建设成为独木难支的少数派,这样的话其他人想再闹事就没有力量了。

吴卫东点了点头赞许地说道,还是老三脑子管用,这在兵法上叫擒贼先擒王,我们是要让吴建设知道咱们兄弟的厉害,让他害怕到永远闭住他那张臭嘴,这样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吴卫红从茶几上端起杯子喝了几口,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把拆开的大中华香烟,抽出两支分别扔给了坐在床边的吴卫革和坐在床上的吴卫东,自顾自地掏出打火机点燃之后,美美地在含在嘴里抽了一大口,把浓浓的烟雾从嘴中全部吐出来,弥漫的烟雾在空中旋转几圈之后,一下子又扑到了吴卫红的脸上,顷刻间吴卫红的嗓子里就像塞进了棉花一样感到了阵阵的憋屈,鼻子里一酸就打了个喷嚏,然后浑身上下抽搐着脸朝上努力地咳嗽了一阵,这才觉得身上比较舒服了一点,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脏兮兮的手帕,在脸上和鼻子上一抹,然后用两手揉了揉,重新有装进了自己的裤布袋,就在他做完了这些令人龌龊的行为之后准备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吴卫红笑个不停的吴卫革对着吴卫红说道,二哥,你看看你手绢都脏成了那个样子,你还好意思往裤布袋里装,你不觉得寒碜,我都觉得恶心和丢人的。

大概是受了老三吴卫革的讥笑和批评,吴卫红不好意思地把那张刚刚使用过的手绢从裤布袋里掏出来,走到门后边的垃圾桶里,用右脚使劲地在垃圾桶底的塑料舌头上一踩,右手往张开嘴的垃圾桶里一甩,扭过身之后说道,怎样才能使吴建设闭住嘴,目前是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想让吴建设这个牛鼻子放弃自己的原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总不能在等待中丧失机会,让别人骑在咱们兄弟的脖子上拉屎拉尿欺负咱们,我认为应该采取一点主动比较好。

吴卫东叹了一口气,身子往下一倒,顺势就躺在了席梦思床上的被子上,然后轻轻地说道,老二,你说,怎样做才能算我们主动呢?说完之后,用手在吴卫革的脊背上使劲地戳了一下,吴卫革扭过头问吴卫东道,怎么了?

吴卫东在鼻子上使劲地捏了捏,然后喉咙里咕噜咕噜地响了两声张开嘴对扭过头的吴卫革说道,老三,刚才吃饭的时候,没有多喝水,现在感到有点渴,弄一壶好茶喝喝,润润嗓子。另外,吩咐餐厅准备一点夜宵,黄书记大概在KTV包间里吼叫的也累了饿了吧。

吴卫革听完老大吴卫东的吩咐,就走到里面的套间,抓起桌子上的那部红色内部电话拨了起来,几分钟之后,吴卫革就从套间里走了出来重新又坐在了吴卫东躺着的那张席梦思床上了。

吴卫红继续抽着烟,伸长了脖子瞅着躺在床上的吴卫东说道,老大,黄书记是个什么意思?他难道就没有给咱们弟兄们出个主意想个办法?

一听自己兄弟这样傻傻地说这样的话,吴卫东一下子就从躺着的席梦思床上再次坐起来,笑着对吴卫红说道,你问的这两句话都是屁话!黄茂彤是个什么东西我还不知道,这个狡猾的东西最鬼了,什么事情都不愿意主动去表态,尤其是这种烂事情我们就更不能指望他了,他要是有主意有办法,也不会给咱们兄弟说出来的,要知道想要黄茂彤出面帮忙,那必须是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的。

吴卫革问吴卫东道,哥,你和黄茂彤是同班同学,又在一个单位合作了那么长时间,相处的不是很好嘛,在这种关键的时刻,黄茂彤再没有水平,再爱钱,我想着也不会眼看着我们弟兄们倒了灶,我们倒了灶对他有什么好处,难道黄茂彤就没有一点点顾忌吗?

吴卫东听完吴卫革的话,讥笑着说道,黄茂彤是一个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人,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从来不插手,更不要说去做了。重要的是黄茂彤知道有我在,就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他就当然不会站出来替咱们兄弟们说话出主意了。更何况黄茂彤最近要谋划着调出泉县,准备到咱们苏河市当副市长去了,在这关键时刻就更为不可能了,

吴卫革惊讶地问吴卫东道,现在就没有听说黄茂彤要调走嘛,再说了副市长不是他黄茂彤想当就想当得问题。

吴卫红说,黄茂彤要是调走了,对我们来说就是不小的损失呀,他收了咱们兄弟那么多的好处,我们还没有老道更大更多的便宜,他走了我们怎么办呀?

吴卫东笑着对两位弟弟说道,黄茂彤当了苏河市副市长对我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们决不能便宜了这个坏的流脓的家伙。不过这家伙急切之间,倒是给咱们办了几件好事情。

吴卫革低下头望着吴卫东,瞪着眼睛问道,黄茂彤还给咱们兄弟们办了好事情了?

吴卫东肯定地回答道,你可当是什么呢?这家话把咱们要提拔的几个人在县委常委会上通过了。

吴卫红急急地离开沙发往前走了一步激动地问道,都提拔了谁?

吴卫东低声地说道,刚才吃完饭的时候,我和黄茂彤在房间里谝闲话,黄茂彤给我说,把咱们吴家堡乡派出所所长提拔到县公安局当巡警大队长了。新村镇派出所的所长范天明虽然没有如愿以偿地当上刑警大队长,但是这次也把范天明提拔成了禁毒大队大队长。吴家堡乡的党委书记由乡长顾伟航担任,原来的乡党委书记董雷将要到人大当副主任了,这对咱们来说还不是好事情呀?

吴卫革等吴卫东一把话说完,就着急地提醒吴卫东道,这次怎么不把咱们县的公安局长换了呢?现任的局长根本不把我们当一回事情,时常见了我还说一些怪怪话,叫我做生意稳当一点,我都几十岁的人了,凭什么他对我指手画脚,我还得忍气吞声呢?

吴卫东说,憨憨娃,你不知道,现在的局长和我都是小宝的父亲一手提拔起来的,我们之间很是熟悉,这个人还比较正直,做什么事情有鼻子有眼的,是个面子上过得去心里面做事的人。这几年他没有为难你,完全是看在我把小宝成携出去了,要不是这以他的脾气,早收拾你几十回了。最近听说咱们泉县的公安局长也要换了,但是换一个县的公安局长有时候也不是他黄茂彤一个人说了算的,这里面的道道多了,我一时半会也给你说不清楚。

吴卫红坐在茶几边抽着烟,迷瞪着眼睛接着吴卫东的话说道,那要是这样了,最好能够换一个听咱们话的人来当公安局长。

吴卫红笑着说道,你说得轻巧,苏河市又不是咱们吴家的苏河市,岂是你我这些人说了算的?你还是赶紧想办法把吴国才等人举报的事情处理一些,不要因小失大,误了大事。

正在说话的当口,紧闭着的门被敲响了,吴卫革说了一声进来之后,门就被推开了,进来了以为个子高挑,皮肤白皙的服务员,吴卫红看着服务员瓜子般的脸庞,心里马上就痒痒地不耐烦起来,只是挨着兄弟们在跟前,他没有像平时那样胡乱和服务员开玩笑,就只好滴溜溜地偷偷多看了几眼。吴卫红的这个悄然的举动没有逃过吴卫东的法眼,尽管吴卫东对自己这个土包子二弟看不上眼,但毕竟是血浓于水的兄弟,再说了这个二弟就是做事情狂妄一点,其他的方面都还是说的过去的,于是在服务员挨着个给他们倒完茶水扭身拉住门出去之后,吴卫东对吴卫红说道,老二,你计划回去怎么处理举报信的问题呀?

吴卫红嫌茶杯太小喝着不过瘾,就用一只大玻璃茶杯倒了满满一杯之后,不管水烫不烫就吸溜吸溜着喝完了,然后他继续抽着烟回答道,这有什么难得,我找机会弄几个人狠狠地收拾一下吴建设这个坏怂,看看他还敢给咱们捣乱不捣乱!

吴卫革说道,二哥,你说的收拾是对的,但是不能咱们出头露面。

吴卫红说,那还用咱们出面,你手底下那么多兄弟,哪个办不了这事情?

吴卫东跟着说道,不行,老三,办这个事情绝对不能让你手底下的人去做,他们这些人干活没有问题,但是目标太大,容易把火引到咱们这里来。

吴卫革沉思了一会,一个如何收拾吴建设的主意详细地就出现在了他的脑子里,当他把这个主意唠唠叨叨地讲完之后,吴卫红和吴卫东由衷地对自己的老三感到高兴,不过欣喜之余,吴卫东从自己办理其他龌龊勾当的经历中得到的经验,结合吴卫革的馊主意提出了几条要注意的事项,吴卫革点头同意表示全部接受。吴卫红也从自己喜欢看的黑社会电视剧里得到的提示,给吴卫革也出来几条建议,但是他提出的建议被老大和弟弟一概否定,他们认为他出的主意除了滑稽可笑之外,简直就没有一点水平,几句话说的吴卫红坐在茶几边光顾着喝茶一句话也不说了。

商量完了之后,吴卫东又问吴卫红道,听说志强被人打伤了?

吴卫红哼了一声点了点头,奇怪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吴卫东说,中午吃饭的时候,吴国才就坐在我跟前,是他悄悄告诉我的,这件事情是不是你派人弄得?

吴卫红瞪着眼睛说道,谁说的?看我不把他多嘴的牙敲下来!

吴卫革笑着说道,二哥,你就不要蒙大哥了,你和二嫂回吴家堡的时候,矿上的乔科长下来了,事情我们都知道了。

吴卫东说,这件事情你干的对,也没有留下蛛丝马迹。我说的是,你明天早上把闷娃叫上,代表党支部村委会到县医院看看志强,人家毕竟是居民组的干部,你当一把手不去看看也不合适,再说了你这样出头一看志强,不是更能够转移人们的视线吗?明白了吗?

吞云吐雾的吴卫红极不情愿地答应了一声。吴卫东又说道,关于收拾吴建设的事情,你就不要掺和了,你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和紫娟把娃从贵州接回来,这次去不要吝啬钱,在抚养孩子这个问题上,人家的确是付出了很大的心血,能把老人接来就接来,不愿意来也不勉强,这家人我们都没有见过,老三我就是事故处理的时候相处了那么几天,一下子给我们就回来一对老人,我都有点不适应。至于老三小舅子,只要人家你愿意来咱们苏河市,工作的问题包在我身上了。

吴卫红接着说道,我是舍不得花钱,现在因为接娃花钱我愿意,反正我挣下的钱死了还不是人家的,花这钱我和紫娟都乐意。

吴卫红和吴卫东的话,使得在一旁站着的吴卫革心里酸酸的,眼泪再次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坐在床上的吴卫东看着流泪的吴卫革说道,行了,不要再难受了,这是个好事情嘛。走,既然咱们把事情都商量好了,就一起下去找黄茂彤书记去吧,老把人家放在KTV包间里多不合适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