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三章 美国人的防御与反攻 第六节登陆之后的两个“怪招”04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3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应该说凯南等人是真正为美国利益着想且富有真知灼见的。可惜他的意见被撇到了一边。

9月11日,杜鲁门批准了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第11号文件,而这个文件的重要内容,就是在认定只要苏联和中国没有干预时,就应授权麦克阿瑟将军事行动扩展到北朝鲜,完成统一朝鲜的使命。9月27日,杜鲁门授权参谋长联席会议向麦克阿瑟发布命令:


“你的军事目标是摧毁北朝鲜的武装力量,可能的话在朝鲜建立统一的民主国家。为达此目的,授权你在朝鲜的三八线以北进行军事行动,包括两栖登陆、空降或地面行动,只要在采取这些行动时没有大量的苏联或中共部队进入北朝鲜作战,对方没有决心参战的声明,也没有发出威胁要对我们在北朝鲜的军事行动进行抗击的话。”


不过,命令最后还是有一点明确的指示:


“……出于政策上的需要,在与苏联接壤的东北各道或在沿‘满洲’边境的地区,不得使用非朝鲜人的地面部队。”


苏联人已经在8月1日重返联合国安理会,苏联大使雅可夫﹒马立克否决了一项美国谴责北朝鲜一直蔑视联合国的决议。美国人清楚地知道,另一项有关朝鲜的提案肯定面临着苏联的否决,一张否决票可能会使“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的合法性丧失殆尽。于是美国人便转向联合国大会,以求批准一项计划,即,在避免宣称联合国武力占领朝鲜的情况下,由联合国主持统一朝鲜的选举。9月29日,国防部长乔治﹒C﹒马歇尔给麦克阿瑟发了一封“只许他本人阅读”的电报,马歇尔电报的关键部分如下:


“目前有报告说,第8集团军曾宣布韩国各师将在三八线停下来进行重新集结。关于这一点,我们希望你认识到,你在向三八线以北推进时无论在战术上还是战略上都不受限制。上面所提到的声明有可能会使联合国处境尴尬,因为在联合国里,人们显然不愿意就越过三八线这一问题进行必要的投票。但是,人们希望看到你已认为在军事上有必要如此行事。”


马歇尔的电报措辞巧妙:如果麦克阿瑟不动声色地越过三八线,联合国就会面临既成事实,在正式决策上就不会左右摇摆,犹豫不决。

9月底,英国外交大臣欧内斯特﹒贝文号召结束两个朝鲜之间“人为的”分裂。与此同时,联合国秘书长赖伊也推波助澜,他宣布联合国“除了向三八线以北推进外没有别的选择。”

9月30日,在美国人的授意下,英国、澳大利亚、菲律宾、荷兰、挪威等八个国家的代表联名提出了一个提案。为了避开苏联人的否决,“八国提案”没有交到安理会,而是被直接提交到联合国大会,其主要内容是:


一、采取一切适当的措施,以确保整个朝鲜局势的稳定;

二、欢迎南、北朝鲜各界人士和有代表性的机构,与联合国机构密切合作,恢复和平,举行选举,建立统一、独立的民主政府;

三、实现韩国的迅速复兴;

四、在完成上述第一、第二项工作后,联合国军将全部撤出朝鲜;

五、为了韩国的统一复兴,任命新的联合国韩国委员会。


10月7日,这个决议以四十七票赞成,五票反对,七票弃权获得了通过。尽管该决议刻意使用了隐晦的措辞,没有直接说出来让“联合国军”占领北朝鲜,但从它所玩弄的政治词藻之中,任何能够领会精巧外交辞令的明眼人都会一眼看出它的险恶用心。

后来当麦克阿瑟被解职后,1951年春季在参议院委员会听证会上的证词中,麦克阿瑟在对于联合国的这个决议所作的说明中这样说道:“我的使命是扫平、统一并解放整个北朝鲜。”而马歇尔则拿决议做挡箭牌,他辩解道,该决议“以有些含混的方式”授权在三八线以北采取军事行动,但是没有要求军队这么做;决议中说“统一”是“一个政治目标,而不是军事目标”。艾奇逊后来说,麦克阿瑟“立即就剥下了10月7日的决议模棱两可的伪装,他对决议所做出的解释是联大制定决议的大多数成员都不会接受的”。然而决议之所以如此措辞,目的就在于让其意义模棱两可。在参议院听证会上,尽管艾奇逊鬼鬼祟祟地以狡辩绕来绕去,竭力掩盖令美国政府难堪的事实真相,但他还是不小心泄露了“天机”。

美国军事历史学家拉塞尔﹒韦格尔在其著作《美国陆军史》中曾对此作过一番客观评述:


“尽管麦克阿瑟在远东和朝鲜享有相当的自主权,但作出把战争扩大到三八线以北的决定却不是他一个人的事。这项决定是由联席会议的参谋长们、国家安全委员会和总统,以军事上打败北朝鲜军队为理由共同决定的。这时联合国大会加入了进来,这是受到一种思想的诱惑,即认为如果麦克阿瑟进入北朝鲜,战争的根源就会消除,南北朝鲜就能统一。”


由于在仁川令人眩晕的胜利,麦克阿瑟的胃口被吊得大了起来,他开始要准备占领北朝鲜,然后在全世界崇拜的目光中成为统一朝鲜的英雄了。至于红色中国作何反应,那并不重要 ——中国就像一个羸弱的女人,那些黄种人也会打仗吗?有我麦帅在这里坐镇,他们还敢老虎嘴里拔毛,笑话!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奥马尔﹒布莱德雷倾向于认为,红色中国是被莫斯科控制的一个卫星国,“俄国人尚不准备在朝鲜问题上去冒全球战争的危险”,而红色中国更不可能独自做出反应,因为它缺乏军事实力。布莱德雷还说,即使红色中国要采取决定性的军事行动,其目标很可能是台湾。“我们不相信中国共产党人会冒冒失失地跑到北朝鲜来,帮助解决俄国的问题……”

美国国务卿艾奇逊也认为,朝鲜是苏联的“卫星国”,在朝鲜半岛上并没有中国的什么特殊利益。艾奇逊说:“如果中国共产党进行干预,那纯粹是发疯。据我看来,他们插手是没有什么好处的。”

中国人对于自己边境安全的关注竟然丝毫不在美国人的考虑范围之内!

这也充分反映出美国人完全误解了中国在朝鲜的真正利益 ——它并不是要替苏联人火中取栗,而是要保护在北京心目中与新中国生死攸关的利益。这些利益可以概括为避免在中朝边界 ——鸭绿江畔和图们江畔,出现任何的敌对国家的军队。

当时美国人对新中国存在着两个最基本的错误认识:一是认为中国共产党会对苏联惟命是从;二是认定新中国没有力量也没有胆量同他交战。1950年艾奇逊曾说:

“共产党人只花了一个低得可笑的代价就接管了中国。他们的做法是,邀请几个对国内现状感到不满的中国领导人前往莫斯科。他们在那里受到彻底的思想教育,以便回到中国后用一切办法去建立共产党人的统治。他们完全听命于莫斯科……”

后来美国远东事务助理国务卿腊斯克也说:“北平政权可能是一个俄国的殖民政府……它不是中国人的。”

对于这种反华反共言论,美国作家戴﹒霍罗威茨当即表示了反驳:


“没有一个像他(艾奇逊)那样具有世界事务经验的人可能会相信,在二十八年的革命斗争之后(其中二十二年是流血的内战),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会把一个拥有五亿人口的地区拱手送给外国人去统治……”


美国高层决策者中显然没有几个人意识到,世界上人口最多、文明最悠久的古老国家无论如何都不会甘心成为苏联的附庸国。

美国人固执地认为,俄国人和红色中国人所能给予北朝鲜的仅仅是援助而已。

美国人对实际形势的错误估计,导致了后来巨大的恶果。

在二十一世纪的现在,我们都已明了,美国与中国是东亚地区两个最大的、也是最主要的竞争者。双方都拥有结构性的实力和战胜一切的决心。中国,作为一个在近两个世纪持续衰落后的崛起大国,终于进行重新定位,着手实现自己的目标 ——恢复自己作为一个有五千年历史命运的伟大文明的地位。现在全世界数量最多的三十岁以下的年青科学家在中国生活和工作,中国留学生则是美国大学研究生院的最大族群。

然而在当时,美国人并不理解这些。他们估计苏联不会因为朝鲜而冒险参战,于是便想当然地认为,红色中国也不会参战 ——北朝鲜显然已经输定了,中国人也没有必要再介入一个已经失败的事业。他们心里还揣着一个小算盘:红色中国即使参战,美国也可以把它的力量忽略不计……。

10月7日,美军悍然越过了三八线。

对于军政奇才毛泽东来说,新中国现在所面临的局势已经很明朗:朝鲜,这个历史久远的缓冲国即将被敌对势力所占领和控制,随之而来的现实将是 ——美军将陈兵鸭绿江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