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狙击手之烽火雄鹰 正文 第九章 夺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0.html


王成贵,绰号王占牛,时年50多岁,卞庄附近的埝头村人。他乳名叫“牛”,他长得个高头大,身躯肥胖,有些驼背,看起来象条站立的牛,所以人们送给他个绰号“站牛”。“站”与“占”同音,可能也是为了写起来省事,后来就写成了“占牛”。绰号越叫越响,王成贵这个原名就渐渐地被人们遗忘了。其父王思恕,年轻时就不务正业,曾在卞庄当过多年保家局的班长(类似乡丁)。有时请个戏班唱唱戏,他也从中捞点油水。王思恕就王成贵这么一个儿子,娇生惯养,既不教他读书识字,也不让他种田劳动。王成贵在其父的影响下,从小就好逸恶劳,终日寻衅滋事,闹得左邻右舍不得安宁。青壮年时,当了土匪,曾被官府发现。他怕被拘捕坐牢,便只身逃亡东北,浪迹于沈阳一带。东北沦陷后,他途经大连、青岛,返回了家乡。在家依然故我,拉起一支武装,与郯城一带的土匪结成同伙,四处抢劫,无恶不作,卞庄街就成了他的势力范围,到处收取保护费,欺压百姓。


一大早,有人报告给王占牛说,街道两边贴满了抗日标语,老百姓人心惶惶,怕日本兵要杀过来了,街上许多商家都关门了,没关门的店里人也不多了。王占牛一听,大怒:“不许造谣生事,人都跑了,我向谁收保护费?不行,要给我摆平这件事。”所以,派出一队人马,由队长二狗子带队,到街上撕扯抗日标语,抓捕报童和敢于叫喊抗日的人士。


秦丰他们一到街上,就有人注意到了,由于一夜没睡觉,忙于跑路,秦丰浑身脏兮兮的,而翠妮穿着华贵,人又漂亮,不像普通的老百姓,很惹人注意。这队人马远远就看见他俩躲进了茶馆,随后几个人就奔了过来,用枪指着秦丰。其中一个队长模样的中年人,瘦骨嶙峋的,留着分头,左手拿着折扇,右手握着一把驳壳枪,一张嘴臭气熏天,叫道:“哪里来的野小子?还带着个漂亮姑娘,是不是人贩子?”此人就是二狗子。一见这种气势,茶馆的掌柜早已吓得魂飞魄散,他知道二狗子心狠手辣,什么事都能干出来,如果在自己店里杀人,从今往后店里的生意就算完了,所以赶忙跑上前来,作个揖,笑道:“二爷,您行行好,这二位应该是个好人,来到我的店里就是我的客人,请您高抬贵手,放过他们吧。”


二狗子一见是掌柜的,叫道:“是你小子,上次的钱缴了没有?”


“二爷您真是贵人多忘事,不是您亲自拿回去的吗?”掌柜的连忙赔笑道。


“给了就好,不过这事你别掺和,现如今谣言四起,弄得人心惶惶的,我怀疑这野小子来路不正。”


秦丰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忽地就站起来,反驳道:“你说谁是野小子?离家不到三十里路,就成外地人了吗?”翠妮使劲拽着秦丰的上衣,示意他不要乱说话,谁知秦丰初生牛犊不怕虎,经历过昨夜的事情,越发显得成熟了。“你说谁是人贩子?”


“哟呵,小子还挺横,我说你是人贩子你就是人贩子,来人,给我绑起来,带走,教给王司令处理。”


翠妮一听,连忙站起来,说:“这位大爷,他是我的弟弟,来这里投奔亲戚的,他还小,不会说话,请您多多包涵了,放我们走吧。”


“嗯嗯,这小姑娘说话倒是怪好听的,你小子怎么就那么横呢?”二狗子把头转向翠妮,把折扇往脖子里一插,然后把手伸向了翠妮的下颚。翠妮一转头,摆脱了那人的调戏。但二狗子并不生气,笑嘻嘻地说:“别害羞呀小妹妹,来让哥哥摸一下。”说着,继续探过手去。


见此情景,秦丰灵机一动,说:“这位爷,你先别动,我有话给你说。”二狗子转过身来,瞪着眼睛问道:“有什么话,说吧?”


秦丰回头看了看旁边的几个小兵,轻轻的说:“我身上有个宝贝,本来想拿出去卖的,请您看看,能值多少钱?实在不行就送给你了,只要你放我们走。”


一听有宝贝,二狗子也顾不上翠妮了,一招手,让秦丰走近些。秦丰靠近后,突然一伸手,猛地拽下了二狗子右手的手枪,顺手顶在他的脑袋上,“让他们把枪放下,不然打死你。”


二狗子做梦也想不到眼前这个浑身汗渍的野小子竟然敢对自己动粗,凉嗖嗖的枪口顶在脑袋上还是第一次,登时吓得两腿发软,战战兢兢地说:“好汉饶命,好汉饶命,”转而向几个小兵喊道“还不把枪放下,放这位爷和这位姑奶奶走?”


几个小兵连忙把枪下,闪开一个豁口。秦丰一手握着手枪,一手抓住二狗子,慢慢往外走,翠妮跟在后面也走出茶馆。


门外的几个小兵一见队长被押着出来了,一下子都愣了,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秦丰说:“让他们把枪放到地上,蹲下。”


“你们都耳朵瞎了?没有听见这位爷的话吗?都他妈的给我蹲下。”二狗子气急败坏地喝道。


小兵们都把枪扔到了地上,蹲了下来。秦丰押着二狗子,抬头看了看不远处那座塔子山,便朝山上走去。爬到山顶,见没有追兵过来,秦丰放开二狗子,“给我滚,下次不要再让我看见你。”说完,朝着二狗子的屁股就是一脚,二狗子连滚带爬的往山下跑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