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华清:中国不建航母,死不瞑目

zengjun520 收藏 6 594
导读:1945年解放山东夏津后的刘华清同志。 [img]http://img4.itiexue.net/1238/12382444.jpg[/img] 1980年解放军高层访美,刘华清首次登上航母。 [img]http://img6.itiexue.net/1238/12382446.jpg[/img] 刘华清视察092战略导弹核潜艇。 [img]http://img7.itiexue.net/1238/12382447.jpg[/img] 刘华清曾经担任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军委副主席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45年解放山东夏津后的刘华清同志。


刘华清:中国不建航母,死不瞑目

1980年解放军高层访美,刘华清首次登上航母。


刘华清:中国不建航母,死不瞑目

刘华清视察092战略导弹核潜艇。


刘华清:中国不建航母,死不瞑目

刘华清曾经担任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军委副主席等要职。这个“农民的儿子”、“大别山区的放牛娃”,参加过长征,1955年被授予海军少将军衔,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刘华清担任海军司令的时候,他曾打趣说:“如果中国不建航母,我死不瞑目。”


从没想过当军委副主席


在《刘华清回忆录》里,刘华清披露了自己仕途中的三次“意外”。


第一次让他“意外”的,是任命他为军委副秘书长


1987年11月18日上午,时任海军司令员的刘华清被召到邓小平家里开会。会议由军委主席邓小平主持。参加这次小型会议的还有军委第一副主席赵紫阳、军委常务副主席杨尚昆和总后勤部部长洪学智。


邓小平的第一句话,就是指着刘华清和洪学智,他问杨尚昆等人:“他们两个人的命令下了没有?”


杨尚昆说:“下了,都已经签了。”


邓小平问“老帅们看了没有?”杨尚昆说,正在几个老帅那里传阅。接着,杨尚昆对刘华清和洪学智说:“军委决定,调你们两个来,担任军委副秘书长。”


对于这一重大人事变动,刘华清在回忆录里写道:“听到这个消息,我大为意外。”


11月21日,中共中央作出决定:“中央军委副主席杨尚昆兼任军委秘书长;洪学智、刘华清任军委副秘书长。”


这一年,刘华清71岁。


第二次让刘华清意外的,还是对他的工作安排


对于中共中央十三届五中全会决定他担任军委副主席,刘华清在回忆录里说“我从没有想到过”。


1989年11月6日至9日,刘华清作为中顾委委员列席中共中央十三届五中全会。刘华清说,那天会上印发了邓小平9月4日上午与江泽民、李鹏、乔石、姚依林、宋平、李瑞环、杨尚昆、万里的谈话要点材料。这份“要点”中谈到:邓小平主动提出,辞去中央军委主席职务;提名江泽民任军委主席,杨尚昆兼副主席,刘华清任副主席,杨白冰任秘书长。


在回忆录里,刘华清描述了自己当时的反应:“我吃惊了:小平同志提名我当军委副主席!”“我感到自己能力难以胜任。于是,给小平同志办公室打电话,请他们向邓主席报告:还是选别人好。”“邓办的同志告诉我:‘邓主席已经定了,不会改变。’我不再坚持了。”


第三次“意外”,是他在1992年中共中央十四届一中全会上,被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


刘华清在回忆录里说:“我被选进中央政治局常委,这是没有想到的事情。”


在这次全会上,刘华清再次担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据刘华清回忆,1992年10月6日,已经退休的邓小平曾经给中央政治局写过一封信,谈到了对中央军委人事安排的意见:“今后主要由刘华清、张震两位同志在江泽民同志领导下主管军委的日常工作。将来挑选接班人的工作,需要熟悉军队的人来承担责任。”邓小平特别交代,“军队要保持团结一致,保持老红军的本色,这点十分重要。”在信中,邓小平对新一届军委领导班子有个具体方案。中央领导人完全同意邓小平的意见。


用刘华清回忆录里的话来说,自22岁那年起,他和邓小平就有了“一份长达近60年的革命情谊”,而且是“小平同志一直在关注我的成长”。在海军司令员岗位离任前,刘华清进了中央顾问委员会,“本以为此生事业到此告一段落,却出乎意料走进了军委机关”。以后,刘华清又“继续被委以更多重任”。从一个普通的农家子弟成长为军队高级将领,刘华清说:“这是党的培养,也离不开小平同志对我的教诲和信任。”(摘自《书刊报》)


40年前就组织航母论证


航空母舰的应用,是20世纪舰艇发展的伟大成就。我国对航母作过可行性研究,我也为此做了一些工作。


早在1970年,我还在造船工业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时,就根据上级指示,组织过航空母舰的专题论证,并上报过工程的方案。后来到总参谋部工作,在1980年5月访问美国时,主人安排我们一行参观了“小鹰”号航空母舰。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和科技人员首次踏上航空母舰。上舰后,其规模气势和现代作战能力,给我留下了极深印象。


以往,我只是从“外围”观察和思考航空母舰问题,1982年,我当了海军司令员,航空母舰在我心头的分量,自然大不相同了。我国是一个濒海大国,有300多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国土”。我们面临的海上威胁和过去大不相同,要对付具有远战能力弹道导弹核潜艇和舰载航空兵。面对这种情况,中国海军的实力显得有些捉襟见肘。发展航空母舰,则能很好地解决这些问题。


可是很遗憾,当时国家经济力量不行。1984年初,在第一届海军装备技术工作会议上我讲过:海军想造航母也有不短时间了,现在国力不行,看来要等一段时间。


两年后,听海装领导汇报工作时,我又一次提到:航母总要造的,到2000年航母总要考虑;发展航母,可以先不提上型号,而先搞预研。我说,苏联搞了30年。开始,在造航母上也有不同意见,苏共中央不下决心干,但是苏联人民要航母,不久他们还是干起来了。现在看来,防御也需要航母。我的这些想法,海装领导很快向海军装备论证研究中心做了传达,并一同开始了组织论证工作。


1986年8月,听海装和论证研究中心领导汇报工作,我向他们交代了开展航母论证的任务。我说:“航母怎样造法,是海军全面建设的事;是直升机航母、护航航母分步造,还是直接造护航航母,要好好论证一下。”


1987年1月,我又提到,要把航空母舰搞得能适应未来战争需要,要很好地研究和论证。现在,各国都在注意发展航空母舰,无论是攻击型的或是垂直短距离起降的,都是为了解决防空和海上攻击问题,都在注意发展。美国、苏联都在大搞,其他国家如法国、意大利、英国这些比较发达的国家都在搞,日本因为是战败国,宪法不允许搞,但搞起来也容易。过去就很有基础,现在技术、生产能力都很强,说搞就很快能搞起来。我们搞难处多一些,财力、技术都有一定困难,但从长远考虑,还是需要的。十年内不搞,十年之后再搞,也还会有困难。因此,我要求要早论证,早点把这个问题研究透。


我们搞航空母舰,目的不是为了和美国、苏联比赛,主要是用于解决对台斗争需要、解决南沙群岛争端和维护海洋权益等方面的任务,平时还可以用于扩大维护世界和平的政治影响。显然,海军有了航空母舰,海军的质量就将发生大变化,海军的作战能力也将有较大提高,有利于提高军威、国威。所以,我要求研究人员,应当以高度的历史责任感去进行研究论证。


1987年3月31日,我向总部机关汇报了关于海军装备规划中的两大问题:一是航母,一是核潜艇。这两个问题,涉及到海军核心力量的建设,是关键性问题。这两项装备搞出来,从长远看,对国防建设是有利的。这两项装备不仅为了战时,平时也是威慑力量。


这次汇报,在总参谋部和国防科工委机关产生了一定影响。后来,国防科工委组织科研单位和海军装备系统开展了有相当深度的论证研究工作。


起草核潜艇研制报告


1961年开始,我就参加和领导了核潜艇工程的研究发展工作。此后30多年,不论调到哪里,不论担任什么职务,我始终都参与了核潜艇工程;它的每一次成功和挫折,我都亲历其间。


核潜艇的研制设计是从1959年开始的,当时先由海军修造部核潜艇总体组提出了方案的构思。后来由于国家暂时经济困难和科研力量不足,1963年3月,经中央专委批准,决定先集中主要的技术骨干力量,重点对核动力、艇总体等关键项目进行研究,待国民经济有了明显好转时,再全面展开。


1965年,我调到国防科委的时候,恰逢核潜艇工程重新“上马”。


核潜艇的研究,一开始就得到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的高度重视。在周总理的具体指导下,聂荣臻元帅专门写了《关于开展研制核动力潜艇的报告》。应该说核潜艇的上马是比较顺利的。


但是,这项工程的前期开发工作却几经波折,这期间,我先在七院,后调到六机部,岗位变化了,但关注核潜艇工程的心却始终放不下。


1962年上半年,由于国家经济遇到暂时困难,大批工程项目下马,核潜艇的研制工作也难以继续工作。对此,七院党委做了多次研究,我和戴润生政委专门向聂帅做了汇报,中心意思是从长远考虑,研制工作不宜全部下马。否则,不仅会造成经济上的损失,而且技术队伍也将散失,以后再上马时,困难会更多。后来,中央专委决定,组成了七院十五所,保留少数核潜艇研究人员,继续从事核动力装置的理论研究和实验,为设计研制核潜艇做技术上的准备。我专门到十五所讲了预研工作问题,强调要靠自己的力量把技术关键问题搞清楚,做好前期开发研究,为核潜艇工程总体方案的选择和初步设计提供基本理论和试验数据。


1965年3月,周恩来总理指示,核潜艇的研制工作重新上马。当时我任六机部副部长,分管科研工作。于是由我起草,以六机部党组的名义向中央专委提出研究制造核潜艇的报告。8月,中央专委正式批准了这个报告。


核潜艇工程终于再度上马。我喜出望外。


“文革”中,由于工厂、科研单位陷于混乱,核潜艇的研制工作面临中断的危险。我和大家反复研究后,决定向聂帅提出建议,以中央军委名义发一个关于核潜艇工程特别公函,强调核潜艇工程是毛主席亲自批准的,对国防建设有极为重要的意义,任何人不准以任何理由冲击生产研究现场。1967年8月,中央军委发出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个《特别公函》。当时各有关部、院主管核潜艇工程的同志以《特别公函》为依据,确实排除了不少干扰,保证了科研任务不致中断。


1968年11月,鱼雷核潜艇开工建造,1970年12月下水,开始了码头安装设备工作。


1971年5月31日,核潜艇首航。


1974年8月1日,中央军委发布命令,将第一艘鱼雷核潜艇命名为“长征一号”,正式编入海军战斗序列,并举行了庄严的军旗授予仪式。


但由于多种原因,第一艘鱼雷核潜艇一直泊靠在船厂或港口里。


1981年,我以副总长的身份去检查,感到这样不行。虽然还有些遗留问题,但艇已经交付了,就要让部队自己管理,自己训练,组织航行。在我的要求下,北海舰队和核潜艇基地加强了这方面的训练。经过认真准备,1981年11月至12月,北海舰队曲振牟副司令员指挥核潜艇进行了首次超过一个月的长航训练。我就任海军司令员后,继续关注这个问题。1983年10月至11月,又进行了第二次更长时间的长航。1984年第二艘鱼雷核潜艇交付。1985年11月至1986年2月,该艇在潜艇基地副司令员杨玺指挥下,完成了数十昼夜的最大自持力试验。远航试验证明,中国自行研究设计制造的核潜艇和我们培养的第一代核潜艇指战员,是顶用的,是真正的水下蛟龙。


刘华清参加革命


母亲每日村口守望


眼泪都流干了


红军长征抵达陕北延川县后,刘华清和军团政治部秘书长程坦一起将毛泽东为红军制定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改编成歌词,填入了鄂豫皖根据地的一首歌曲的曲调中。这首歌从红军时代一直唱到了今天,唱遍了全国。毛泽东也十分喜欢这首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