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师 正文 第二十五章:飞兵过长江(二)

likangjiang 收藏 6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size][/URL] 我回到师指挥部,将这次行动计划与政委、参谋长几人进行了详细研究才确定下来。七日上午,第二旅、第三旅和师直部队,补足了所有武器弹药及人员,进行了严格的行装检查,每人只准携带五天口粮,携带物品重量一般不超过40斤。下午五时,我与王参谋长率师特侦营与第三旅先行出发,政委率第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


我回到师指挥部,将这次行动计划与政委、参谋长几人进行了详细研究才确定下来。七日上午,第二旅、第三旅和师直部队,补足了所有武器弹药及人员,进行了严格的行装检查,每人只准携带五天口粮,携带物品重量一般不超过40斤。下午五时,我与王参谋长率师特侦营与第三旅先行出发,政委率第二旅与师直紧随其后;留下唐副师长指挥第一旅。王参谋长率化装成川军的师特侦营在前开道,前三天天气很好,天上有皎洁的明月和闪烁的繁星,地面看得很清楚,所以行军速度非常快,每晚行军都超过120里。白天在树林里隐蔽休息,傍晚吃饭出发,敌人的侦察机根本发现不了。第四天晚上,我们从叙永和古蔺之间穿过去,没有惊动两地的守军。十一日傍晚,我给小分队李队长发了份详细电报,约定凌晨三时展开行动,我率师特侦营和旅特侦营先行赶到渡口附近的长江岸边,与小分队派出的人员会合;王参谋长率三旅于凌晨四时,到达城门附近,等侯小分队发出的讯号。

李队长接到电报之后,知道行动的关键时刻已到,便把所有分散的队员集中起来,宣布了行动计划,队员们欣喜异常。接着,李队长布置了具体的战斗任务,决定集中力量,接应特侦营先进港口,解决港口守敌,夺取渡船,然后接应大部队进城。全分队56人分为两组,一组负责解决敌江防中队,夺取两艘巡逻艇,由张副队长带队;另一组负责解决敌守备连的哨兵,碉堡和工事中的守敌,并负责接应特侦营,由李队长自己负责。

凌晨三时,江边的风特别大,天下着毛毛细雨,我带着特侦营赶到江边,李队长领着三个队员已等候在此。见面热情地握了一下手,没说多余的话,李队长就简单地汇报了港口及守敌等情况,我立即下令:师特侦营一连负责解决敌港口守卫连;二连负责解决敌江防中队,控制渡轮;三连负责控制货运码头所有船只,并负责将货船上的全部人员在天亮前请到船上;机炮连占领港口工事和碉堡,担任警戒。旅特侦营一连负责打开城门接应大部队;二连,三连负责解决敌旅部和团部,并控制电话。李队长,你负责分配人员配合各连行动。注意:各部动作要轻,行动要快,不到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不准开枪。马上行动。

半小时后,我已坐在敌江防中队的队部办公室,命令报务员马上给王参谋长发报:通报他我已顺利控制渡口,二是命令他在部队进城后,立即派一个团到渡口来。这时,师特侦营三连长跑来向我报告说:总共夺得十一艘货船。其中有一艘大型货船,二艘中型货船,八艘小型货船。我听了心中还不踏实,便说:“你领我去看看。”

走了约十来分钟,我们到达了货运码头,我登上那艘最大的货船,仔细察看了一遍,估计一次渡过千多人没问题。我告诉三连长派人到各船上仔细检查一遍,看船上装有货物没有?如果有,立即组织人将机器船上的货物先行清空,人手不够,我派人支援。我又命叶参谋带人将所有船老板带到师指挥部。

刚回到临时指挥部,城南方向突然传来激烈的枪声,我不由得暗叹一声:大部队行动要想绝对保密,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我立即布置抢渡长江,控制对岸渡口的战斗。具体计划是:师特侦营二连两个排,搭乘两艘巡逻艇,奇袭对岸客运码头,并夺取另一艘客轮,歼灭敌水警队,掩护随后跟进的师特侦营。师特侦营乘坐客轮登陆后,立即夺取敌岸防工事,控制客运码头,并派一个连去货运码头接应登陆的主力部队。三旅106团乘坐三艘大中型货船强行登陆。抢渡时间定为凌晨五时四十分,并由三旅罗旅长随106团过江统一指挥,每支部队都配备小分队人员担任向导。一切安排妥当之后,我便与带来的船老板相商,经过一番商谈,双方很快达成了一致,我们当然付出了较丰厚的报酬,而船老板亦答应配合我们做好船工的工作,结果皆大欢喜。

四时五十分,罗旅长率106团到达货运码头,部队立即整队上船。我向罗旅长简要介绍了江对岸的敌情及敌军布防情况,又将熟悉对岸情况的小分队张副队长给他当参谋。五时四十分,雨越下越大,粗大的雨点打在靠岸的江面上,溅起了一朵朵的浪花,二、三里宽的江面上,烟雨朦胧,天色灰暗。六艘船在几百双目光的关注下,徐徐驶离码头,扑向波涛汹涌的江心。我用望远镜观察着江对面,镜中是一片模糊的景象;我的心不由慢慢地提了上来。我一面焦急地等待,一面紧张地组织安排第二批渡江部队。约过了半小时,江对岸爆发出持续猛烈地枪炮声,我一听心中便有一种不好地预感,敌情一定发生了变化,江对岸的川军绝不止一个团。我太大意了,连续多次的胜利使我头脑无形中产生了骄傲轻敌的思想。必须立即采取补救措施,我一面命令到达码头的107团的两个营和迫击炮连即刻登上八艘小型货船过江;一面命令108团抽调两个营到江边码头待命,与107团的另两个营及山炮营组成第三梯队渡江。同时,电令第二旅两个团务必上午八时前赶到泸州城。没过多久,我接到了罗旅长的报告,从抓获的俘虏中得知:昨晚,泸州北岸渡口增加了一个旅的川军,由于我军发动的攻击早,增援的川军在城里一时还来不及支援,被我军夺得渡口沿岸一线的工事。目前,川军已展开反扑,攻击非常凶狠,由于地形不利,我军伤亡较大。我听后,命令他无论伤亡多大,也要守住阵地。告诉全体官兵,党中央和全体红军都要从我们这里渡江。奋勇向前,决不后退!并告诉他第一批援军很快就到。半小时后,罗旅长得到两个营和一个迫击连的增援后,随即展开进攻,很快击溃川军的反扑,不但巩固了现有阵地,而且将战线向前推移了一大步,改变了我军被动挨打的不利局面。

我军第一批渡江的船只返航了,靠岸的船队增加了一艘客轮,两艘中型货船。我命令第三梯队即刻登船,乘坐一艘大型货船与两艘中型货船、两艘客轮快速渡江。四艘中型船载着四个步兵营先行起航,大型货船由于装载炮兵营,费了好大的劲,才将二十几门笨重的山炮与几十匹骡马弄上了船,随后出发。我又命令两艘巡逻艇于船队两侧保驾护航。一小时后,罗旅长调整了战斗部暑,在炮兵营强大炮火的支援下,分两路展开突击,我军官兵人人奋勇争先,个个气势如虹,很快突破了川军的防御阵地,川军开始狼狈地向后撤退,我军则猛追猛打,迫使川军全面溃败,我军一鼓作气,将川军赶出泸州北城,又穷追不舍。结果,川军逃出生天的不足千人,我军歼敌一个旅另一个团达五千余人,完全控制了长江北岸渡口与泸州北城。我师伤亡也不少,高达千余人;其中106团政委身负重伤,参谋长牺牲;107团团长亦身负重伤,营、连、排干部伤亡达二十余人;是我师历次战斗中损失较大的一次。

八时二十分,我接到罗旅长的报捷电话,提着的心始放了下来。便指示他各派一个团前出,分别监视西面南溪及东北面泸县或永川的来敌。另外,我暗地提醒师特侦营方营长,李副营长,注意收缴敌人的钱财。一切安排妥当之后,我立即给中革军委发报。主席与中央首长接到我的捷报,高兴万分,所有的担忧一扫而光。于是,立马电令红军各部,火速赶往泸州渡口,抢过长江。同时电令一军团放弃从宜宾强渡,改道泸州。因为一军团攻占宜宾时,狡猾的川军一面拼命地抵抗,一面放火烧毁南岸带不走的船只,然后乘船逃到了北岸。一军团从大火中只抢得三只小船,所载兵力有限,而北岸渡口的守军又得到川军一个旅的增援;强渡必然损失巨大。因此,中革军委果断放弃了红军一部从宜宾渡江的原定计划。

这时,在黔西北的云贵川高原上,正展开敌我两军的春季长跑比赛。不过,我军已抢占先机,这场比赛的最终结果,将会是我军获胜。原来,在昆明的蒋介石四月十日接到薛岳的电文,报告说已收复贵阳城,共匪正向西逃窜。蒋介石自然是十分高兴。于是乎,国民党的大小报刊铺天盖地,广播电台大宣特宣国军的这一伟大胜利,盛赞蒋委员长的英明指挥。然而,高兴之余,蒋委员长总感觉有些不对头。共匪不是说要在贵阳城成立苏维埃政府吗?为什么没有了下文?为什么不经一大战就主动放弃贵阳城呢?又为什么不加隐蔽地向西行军?难道说这一切都在演戏!那西进途中的共匪必是一小股,而几万共匪主力又去了哪里?肯定会有一个大的动作。想到此,蒋委员长惊出了一身冷汗。作为老对手,他感觉复出的M泽东比以前更利害更狡猾了。他对主席那飘飘忽忽,始终让人摸不着边际;又如行云流水,毫无滞碍的战略战术略为知之,却无法破解,而又防不胜防;有一点力不从心的味道。一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感觉油然而生。然而,蒋介石亦是好斗之人,这一点他与主席有相通之处,绝不会甘心认输。他在作战地图前踱来踱去,似沉思似思考,又不时停下脚步,盯着地图详细察看。突然省悟道:唔!就是这里一一川南。娘希匹的!这M泽东够狡猾,领着国军在云贵高原转了三、四个月,最终又回到原目的地。于是,他急忙召集陈诚、晏道刚、吴稚晖、陈布雷等智囊班底制订追堵计划。同时,蒋介石一面电令四川剿匪总司令刘湘,要他增强防守泸州至宜宾一线长江北岸的兵力。而刘湘从自身的利益考虑,也决不允许共匪北渡长江,进入四川腹地。于是,便积极增派三个旅加强长江北岸渡口的防守。这就是我师渡江时敌情变化的原因。一面严厉督促云集在贵阳附近的近三十万追剿大军火速北上,这些国民党军队连日来被蒋介石调来调去,已极度疲劳,现在一口气还没喘定,又要出发,自然是怨声载道,消极怠工。可谓是统帅无能,累死士兵。

驻守在叙永和古蔺的川军两个机动旅,四月十一日接到川南川军总指挥潘文华的命令,分别赶赴宜宾与泸州,加强那里的防守。不料,刚离开驻地不远,就分别遭到红三军团四师与五师的伏击,被歼其大半,余部溃逃。四师还趁势攻占了叙永县城,控制了通往泸州渡口这一重要据点。

四月十二日上午,接到中革军委命令的红军各部,加快速度向泸州挺进,由于连日春雨,头上也没有敌机捣乱,部队的行军速度快了不少。距离泸州渡口最远的是红九军团的十九团,因担负向西牵敌任务,十日晚才摆脱敌人,丢掉了一切不必要物品,飞兵前进,一日一夜就赶了220里,把号称铁脚板的滇军远远甩在后面。他们提出一个响亮的口号:嬴得时间,就是胜利。

上午十时左右,政委率师直与第二旅赶到泸州。我命令洪旅长率一个团和一个山炮连攻占纳溪,并坚守在那里,掩护全军过江。留下一个团防守泸州南城,王参谋长率一个警卫连负责维护渡口秩序,并指挥大部队过江。其余各部由政委带领先行过江。下午,因红军各部没有赶到,我便抓紧时间将缴获和购买的粮食、川盐、药品、布匹、煤油等作战物资及俘虏全部运往江北。

十二日,飞到重庆的蒋介石得到消息:中央红军一部于泸州渡口渡过了长江。顿时,大发雷霆,恼怒异常。自己费尽心血,耗费无数钱财,把元气大伤的共匪逼进贵州这穷山恶水之中,本予包围歼灭,以绝后患。可惜自己的手下太不争气,屡屡让共匪脱逃。这次,又让其逃过长江,真是可恨!可恶!心平气和之后,转而又想:让共匪过江未必不是好事,就让共匪与那些可恶的四川军阀拼过你死我活,两败俱伤吧。到时,我再出动大军入川,将其统统收拾掉,方消我心头之恨。于是,他督促四川军阀刘湘、刘文辉等,调集兵力,联手对过江的共匪堵截围剿。

十三日上午,我师第三旅护卫中央纵队渡过长江。中午与下午,一军团及随后赶到的五,九军团相继渡过长江。十三日晚,三军团掩护九军团的十九团也赶到泸州渡口。十四日上午九时,全军全部顺利地渡过长江。下午,急急追到渡口的国民党军队只能隔江相送,望江兴叹而已!后来,红军文工团还以此战斗为蓝本编了一幕话剧叫《一只破草鞋》,讽刺蒋介石和他那些高级将领。每场演出,总引得观看的红军官兵和老百姓开怀大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