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母兽

横折竖 收藏 5 3794
导读:[color=#386AB7][B][size=14][face=宋体] 半夜里,我酒醒了,看到洞房里没了新娘,拎起我的两把盒子枪就冲了出去。 我先到大门口,站岗的说没有人出去,我就奔了后院。后院的东西厢房,所有的灯都亮着,连走过三个门,看屋里喝醉的人都横七竖八地睡死了,一点反常动静都没有,这倒越发让我心慌起来。就着月光,我看着这地主宅院的丈八高墙,断定一个女子插翅也飞不出去,我便使劲想,这小妖精到底能去哪儿了呢? 最终我到了地牢。当我看到了地牢门口躺着一个兄弟,便什么都明白了,我即刻打开了枪保险,沿

半夜里,我酒醒了,看到洞房里没了新娘,拎起我的两把盒子枪就冲了出去。

我先到大门口,站岗的说没有人出去,我就奔了后院。后院的东西厢房,所有的灯都亮着,连走过三个门,看屋里喝醉的人都横七竖八地睡死了,一点反常动静都没有,这倒越发让我心慌起来。就着月光,我看着这地主宅院的丈八高墙,断定一个女子插翅也飞不出去,我便使劲想,这小妖精到底能去哪儿了呢?

最终我到了地牢。当我看到了地牢门口躺着一个兄弟,便什么都明白了,我即刻打开了枪保险,沿着洞口悄悄摸了下去。

“你个狗汉奸对他说,姑奶奶我的名字叫野兽,野兽!”

说话的正是我的新娘子温叶。接下来,我听见一串儿日本话。急忙往下走,便看见了地牢铁栏里的三个人。那站着的是温叶,她手里握一把放寒光的短刀,细一看,是杀猪用的刀。迎面向她跪着的五花大绑的两个人,一个是日军小队长井上,另一个是翻译官尤中信。他们的脸,可能被温叶用刀划过,全都让鲜血糊巴得面目全非。

“狗汉奸你听好了!”温叶踢了尤中信一脚,从红色旗袍开叉处露出了她白生生半截腿,“往下我说一句你给这畜牲翻译一句,不老实我就先杀你!”

尤中信望着温叶逼到鼻子尖上的刀,本能地向后躲,带着哭腔说:“我老实,一定老实,姑奶奶你说,你说……”

温叶转过身来,背对着井上和尤中信,说:“三年前我是南京高中一年级学生……我在我家里的衣柜门缝中……亲眼目睹了一帮东洋野兽……用刺刀戳死了我的爷爷……爸爸……两个叔叔……还有我哥哥……畜牲们强奸了我奶奶……妈妈……保姆……这帮畜牲走了以后……我逃到大街上遇见一个老伯……他带我往英国人的教堂跑……在教堂门前……老伯被追上来的两个东洋畜牲用东洋刀劈死……我的右肩也被畜牲砍了一刀……趁我昏过去的时候……畜生们把我奸污了……”

说到这里,温叶用手解开了脖颈下面的纽扣,将一只肩膀裸露出来,走到井上面前,然后慢慢弯下腰,用一个食指抬起井上的下巴,咬着牙轻声说:“看清楚,这伤口,是象你一样的四条腿野兽砍的,也许你们从来没有想到过,你们这些日本野兽闯进我的家,就等于给了中国人也可以变成野兽的权力,哼哼,我就是一个野兽,而且是个母兽!”

这时候,温叶猛一转脸,疯了似地对尤中信大叫:“翻!把我的话翻给他!”

尤中信翻译时,温叶直起身来扣上了旗袍纽扣,然后蹲下来,用狼一样的眼睛,望着一直瞪着眼的井上。温叶说:“我早就知道,你所在的畜牲部队,就是当年在南京吃人的其中一伙,你被我的土匪丈夫老豹捉住,我是真高兴,这不,一高兴我就嫁给他了,可你知道我嫁给老豹的真正原因吗?就是来亲手杀了你!”说到这儿,温叶又让尤中信翻译。

我听到这里才算明白,为何温叶昨天上午来提亲,当天晚上就急着圆房,原来她惦记的是我笼子里的两条狼啊!

温叶继续说:“你还不知道我要怎么杀你吧,告诉你,为了等这一天,我准备了三年,三年来,我在这个镇上一直当屠夫的养女,为了把你杀好杀零碎,我已经亲手杀过二百一十四头猪,请你放心,我杀你的时候,会让你每根骨头都与肉分离,我要你死了以后也会夸我熟练的刀法,还要你死去的魂灵明白一个道理,这个道理就是当野兽谁不会当啊!”温叶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狗翻译,翻给他,当野兽谁不会当啊!”

尤中信依然顺从地说起日语。温叶说:“继续翻,就说姑奶奶已经让他这个畜牲死个明白了,现在就要动手了!”

我这时想走出来拦住温叶,可转念一想,我也是要杀了井上这个鬼子的,我老豹杀是杀,温叶杀也是杀,何不顺水做个人情,让这个奇女子将家破人亡的深仇大恨报了呢?于是,我没动,静看温叶如何动手。

温叶问尤中信翻译完了吗,但不等听到答话,温叶就大喝一声“爷爷”,弯腰用尽平生力气,一刀直进井上心脏。真是话起刀落,那井上鬼子就没来得及叫一声,随着一进一出的刀亮光一闪,身子一歪,就躺下了。只见温叶伸手将井上身体一扒,让井上仰面朝天,又大叫一声“奶奶”,两手举刀,又给井上胸部猛插一刀。接下来,每叫喊一声,井上挨一刀,随着“二叔”“三叔”“哥哥”等人叫遍,那井上已经变成了个血人。

温叶又解井上身上的绳子,边解边说:“我要一刀一刀,剐了你,你杀我家八口人,用八刺刀,我要割你八百刀,把你割成碎肉块喂狗,让你这日本野兽,知道知道什么是中国野兽,让你们东洋野兽知道,中国人也会当野兽……野兽变人不好变,人变野兽很好变,谁不会当野兽啊?谁都会……”

绳结开了。温叶抬头看了尤中信一眼,见他头低得快钻进裤裆里了,便说:“吓着你狗翻译了?放心,我不杀你,我留着你给东洋野兽报信去,好让他们知道,这世上还有一个中国姑奶奶野兽!”温叶说她要杀猪了,让尤中信转过脸去。

温叶的手好快,她扒下井上的衣服,跪着使刀,只几下就卸掉了井上一只胳膊……我看不下去了,眼一闭站起来,俏俏出了地牢,将门口被温叶杀的岗哨扛到肩上,回到了宅院前面。

天亮的时候,有人来报信,说新娘子在地牢自杀了,她的身边有一堆肉和一堆骨头。我审了尤中信,据他说,温叶最后痛哭起来,她说完“仇报了,这个世界也就没有可留恋的了”,便自杀了。

我佩服温叶,称她是女中豪杰。厚葬了温叶后,我令人架一口锅,将温叶剥下来的肉和骨头都煮了,遵照温叶生前愿望——喂狗。


我对土匪弟兄们说,我也要当野兽。

本文内容于 2011/1/15 7:55:24 被横折竖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