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39章 有意欺骗

sjhexcrvug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URL] 夜里十一点,王文桐家里的电话突然急促地响了起来,他一看电话号码,急忙接通了电话,对方告诉他,何金刚已经暴露,公安局在他的宿舍找到了第一现场,马上对他采取措施,不行就把他干掉,以免今后出现麻烦,只要被郑万江他们抓住,无论是在顽固的人也会招供,王文桐听了以后大吃一惊,这个郑万江还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夜里十一点,王文桐家里的电话突然急促地响了起来,他一看电话号码,急忙接通了电话,对方告诉他,何金刚已经暴露,公安局在他的宿舍找到了第一现场,马上对他采取措施,不行就把他干掉,以免今后出现麻烦,只要被郑万江他们抓住,无论是在顽固的人也会招供,王文桐听了以后大吃一惊,这个郑万江还真有两把刷子,这么快就找到了第一现场。

对方又告诉王文桐,公安局已注意到了那个冒充李秋兰支取存款的女人,让她马上离开,实在不行,也得把她干掉。现在是时间不等人,延误一点时间,后果不堪设想,拔出萝卜带出泥,会影响一大片。

“可这样总是杀人终究也不是个办法,不可能把所有的人都杀了,万一被郑万江他们查出来,那我们还有活路,能不能想想别的办法,应该想个万全之策,你熟悉这里面的门道,应该有办法解决。”王文桐说。他的心里有些害怕,公安局行动真是够利索,这实出他的意外。

“现在已经没有了退路,如果郑万江一步步查下来,我们都得完蛋。”对方感觉到自己的话说得有些过头。

“你放心,我会有办法把这事摆平的,有什么事你去找老朱去商量,他是干警察的出身,这方面比你经验多,会做得天衣无缝,他今天不在家,你明天上午去找他,商量一下具体的方案,总之,不能落出一点马脚,绝不能让郑万江抓到何金刚和那个女人,我这边想个办法把案子结了,或让他们把这个案子悬挂起来,时间一长就会风平浪静。”

“好吧,明天我就去找他,把事情好好的研究一番,不能让人看出任何问题。”王文桐说。

“我差点忘了,郑万江他们要去找朱春红,公安局是在放长线,想钓大鱼,让她说话小心一点,不能让他们觉察到一丝问题,这个时候我还不想动她。”对方说。

“你放心,我会把这事安排好的。”王文桐说。

“总之,你和老朱要把事情办好,不能露出一点马脚,没事尽给我添乱,关键这事出的不是时候,要是以往,我完全可以把事情了结。可现在不行,我怕他们从中看出问题。”对方说完挂了电话。

“事情这么快就被发现,真是有些邪行了,要是当时听老朱的就好了,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世上可没有卖后悔药的,只能顺其自然。”王文桐心里想到。

上午,郑万江和黄丽梅来到朱春红工作的百货批发商店,这是商业总公司下属的分公司,此时朱春红正在上班,和同事们闲聊着。她见郑万江他们走进了经理室,心跳不由的加快,那张漂亮的脸“刷”地变黄了,她认识郑万江,因为参加流氓盗窃团伙活动,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就是郑万江所办的案,把她抓了进去。

“朱春红你到经理室去一趟,经理有事找你。”一名男职工告诉她,朱春红来到经理室,见郑万江在里面坐着更加显得恐慌,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过了好一会儿情绪才稳定下来。

“我们来的目地想必你也知道,不过根据你的表现,听说你各方面都有很大进步,希望你能够正确对待自己的问题,目前有一个案子跟你有些联系,你要如实回答我们的问题。”郑万江说。

“你们要问我什么,原来的问题我早就交代清楚了,我现在什么坏事都没有干,一天到晚我不是上班就是在家里。”朱春红自我辨白地说。

“我问你7月17晚上你在哪里?都和谁在一起?”郑万江问。

“7月17日晚上我一直在家看电视,看的是连续剧《铁齿铜牙纪晓岚》,这是我最爱看的,里面的杜小月演得真是太好了,我就爱看袁立的戏,有着十足的女侠味。”朱春红回答说。

“那天晚上你确实在家里,都有谁在场?”黄丽梅问。

“那晚我爸妈去我姨家住了,就我一个人在家,一直看到夜里一点多。”朱春红回答说。

“你真的一个人在家看电视,晚上没有出去过?”郑万江问道。

“没有,那天夜里下着大雨,我还能去哪里?真的就我一个人在家。”朱春红肯定地回答。

“你的家里安装是有线电视还是卫星接收天线?”郑万江问。

“我家里安装的是有线电视。”朱春红说。

“何金刚你是否认识,你们是怎么认识的?”郑万江突然问。

“他是我的男朋友,我们原来早就认识,我出来以后,他就找到我要和我交朋友,所以我们就好上了,并准备近期结婚,这个人不错挺讲哥们义气。一次,有一个男人酒后欺负我、想占我的便宜,吃我的豆腐,还是他出面帮我教训那个小子一顿,结果他被打得三天没出屋,以后不敢再欺负我了。”说到这里朱春红显得有些自豪。

“行了,我们没问你这些,我们问你7月17日晚上你到底和何金刚在没在一起?”黄丽梅打断了她的话说。

“我说了,那天我一直一个人在家里看电视,根本就没有和何金刚在一起,他这个人没准,高兴了就来找我。”朱春红说。

“那么后来你们见面没有,他都对你说了些什么。”黄丽梅问。

“见过两回面,都是谈情说爱,其它还能说什么。”朱春红说。

“和他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间?黄丽梅问。

“有几天了,他这几天出车了,我们见不着面,说是明天回来。”朱春红回答。

“何金刚的哥哥何金强被人杀害了,这事你知道吗?”郑万江的话题一转问道。

朱春红眨了眨丹鳯眼,显得惊讶地表情,说:“什么,他被人杀了,是谁杀的,是什么时候?为什么要杀他!”

“确切的说,就是17日晚上,何金刚是他的弟弟,他是和他哥哥最后通话的一个人,目前我们只掌握这一个线索,或许会知道一些情况,你是何金刚的女朋友,找你是了解他哥哥的一些情况?”郑万江说。

“我和他只是认识,没有过多的接触,兄弟媳妇和大老伯子能有什么话说,这个人挺老实的怎么会突然被人杀了,这会是什么人干的,以前并没有听说他和谁有仇。不过人心隔肚皮,思想变化很快,会不会有其它事情?有些事情现在不好说。”朱春红回答说。

“你知道何金强有多少存款吗?”黄丽梅问。

“不知道,但我想他总该有些钱吧,都上班这么些年了,何况又是个汽车司机,听说司机的收入很高,业余时间还能捞一些外块。”朱春红说。

“你怎么知道他有钱?”黄丽梅问。

“这还用说,交通局的车是公家的,不同于个体老板,干些事特别方便些,不像个体老板管理那么死性,没有一点出入。”朱春红大咧咧地说。

“根据我们调查,何金强的存款被一个女人冒充李秋兰支走了,你看这个女人你认识吗?”郑万江拿出冒充李秋兰那个女人的照片。

朱春红接过看了一会又递给了郑万江,摇摇头表示不认识。

“这个女人你真的不认识?说假话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黄丽梅说。

“这个我知道,我说不认识就不认识,这和我没有一点关系,干嘛要骗你们。”朱春红肯定地回答说。

“今天就到这里,以后有事会随时找你。”郑万江说。

郑万江他们起身离去,见他们走了,朱春红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紧张的心慢慢平静下来,好不容易算是混过了这一关,但她知道郑万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她在思索以后如何应付,想到这里她的心又紧张起来。

回来的路上,郑万江告诉黄丽梅,朱春红根本就没有说实话,这是在有意欺骗他们。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