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走了这么久,你怀念家乡吗

mhtgoodman 收藏 3 4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size=12]梦里家乡的老屋


在昨夜的梦里我又回到了家乡的老屋――那是连着我童年和少年回忆的老屋。虽然搬离老屋近二十年了,但总不能割舍我与老屋的情感,梦里时常出现。


从记事起,我就生活在那里,童年和少年的点点滴滴都刻在老屋的每一个地方。老屋共三间正房,中间的一间是灶房兼餐厅(也许称不上餐厅,只是天气暖和的时候,一家人经常在这里吃饭而已),支着两个灶――一大一小,都是烧柴草的,大的主要做饭,小的主要炒菜。在那物质还略显匮乏的80年代,到了饭时才知道回家的我进门第一眼先瞅瞅小锅里是否冒热气,以此来判断有没有炒菜,不过在我的记忆里,没有饥饿的影子,每顿都有下饭的菜,即便是在家里盖新房经济紧张的时候,勤劳的母亲也没让我失望过。大锅是用风箱鼓风的,风箱上方的墙上挂着灶王神。每年腊月23日过小年的时候,父亲总是虔诚的把画着灶王神的画挂在这里,然后烧纸,烧纸的过程中父亲还不停地念叨着嘱咐灶王神吃饱,然后启程去西天汇报家里一年的工作,并不忘交代七天或六天后回家过年,并特别交代多带银子回来,还在烧了的纸钱里给他准备了布袋和快马,不过七天或六天后也没见他回来,更没见到银子,不过父母也没追究过此事。我虽充满了好奇但想起父亲虔诚的样子也不敢多问,我想父母也许从来没对这些银子寄予过希望,可能是在那多灾多难的中国,人们延续下来的一种精神寄托罢了。


大锅烧火是通到主卧室的大炕上的,年龄还小的时候,一家人就睡在大炕上。小时候的时光是那么的幸福和漫长,那时家里没有电视,每天躺下后,父亲时常给我和哥哥念一段小说或是读一会报纸,要么听母亲讲故事。在这些故事里,我印象最深的还是母亲对我和哥哥的教育和引导的事故。有一次,因为对机械的兴趣,我和哥哥偷了邻居家拖拉机上更换下来的废旧轴承(可用来做木头车玩具),邻居家找了过来,母亲知道后引来不是对我和哥哥的暴打而是晚上睡下后一段针对性很强的故事。故事从熟悉人的反面例证到监狱里审犯人的黑暗血腥场面,从那遥远的故事到眼前熟悉的小枝小节,最后让我从灵魂深处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也许正是这些朴实无华的故事让我和哥哥在人生路上将要走偏的时候被母亲拉了回来。在日后的人生路上,好像时时刻刻都有母亲故事里的影子提醒着我,即便是到了今天,有很多的机会,从来不敢对别人和公家的东西动歪主意。今已成年,已不再需要母亲那样的故事,但一直怀念睡前大炕上听故事的感觉,每每这时心中自然翻起绵绵的对母亲的牵挂。


大炕底下是一个大菜窖,每年都要存很多红薯。那时冬天天气还暖和的时候,母亲总会摊一些山东大煎饼,煎饼鏖子底下烧的柴禾碳灰里总不忘给我和哥哥放几个从菜窖里拿出来的红薯烤着。每当这时候,我突然变得懂事了很多,不时来忙碌中的母亲身边帮忙,其实眼始终离不开放红薯的火堆,我的一举一动总逃不过母亲的眼睛,所以在红薯七八成熟的时候,我就能吃上了,那时总充满了幸福和满足。


每到冬天,父亲总爱带着我找几个大点的废旧的盒子,装上土浇湿按上蒜瓣,放进菜窖里,我几乎隔几天就迫不及待地下到里面去看看发芽了没有。经过大约一个多月的等待,蒜黄总算在我的企盼中到了收割的时候,父亲割一部分炒一顿。在那个冬天只有大白菜、土豆萝卜年代,冬天能吃上一顿炒蒜黄也是很美的事情,也让我体会了播种的希望和收获的满足。


另一间屋子经常放一些杂物,后来成了我与哥哥的卧室,也自然成了我们哥俩间战争的战场和父母“断案”的现场。战争中,因为我比哥哥小几岁,自然在他的忍让下我成了最终的胜利者。有时候,我也会成为哥哥的试验品。记得有一年夏天,我与哥哥合伙打死一只飞进屋里的马蜂后,哥哥想起了:死马蜂活蜇针的话,随后便拿起死马蜂,把它的屁股按到了我的胳膊上。试验成功了,我大哭了起来。不过试验总有风险的,母亲闻声过来给我的红肿胳膊讨回了公道,哥哥成功后的喜悦马上被暴揍后的痛苦所代替。


老屋的院子里,除了一条的用捡来废砖头铺的小径,其余的地方都是泥土了,于是院子里便有了花坛。花坛里除了有兰花、菊花和凤仙花外,印象最深就是一棵红色的月季了。每到夏天,它便舒展开它那墨绿色的叶子,吐露鲜艳的花蕊。花坛的边上,我安放了一个废旧大水缸,水缸里栽上芙蕖,夏天的时候与小伙伴再去河沟里捕几条鱼放里面,那简直是美极了。每天放学后,总是盯着鱼缸很长时间,总梦想着自己有一天能变成鱼,能自由自在的游翔。


老屋周围的空间不大,但却有很多的小朋友伴着我走过了那幸福的童年和少年时代。那时候,没什么玩具,只有自制了。或是用纸叠一种叫“宝”的玩意儿,小朋友间用来拍来拍去,如果是拍翻了个,也就赢了对方。如果要更好玩的还可以找一个小树丫做弹弓,或是找一个大树丫收拾干净,再在树丫的根部安装上负出沉重代价偷来的轴承便成了一架马车。与小朋友一起,一人坐车,一人拉车,几人互相交替,也算是弥补了我没有像邻居一个孩子因生病而得到的我梦想中的三轮儿童车的不足了。再后来,邻居家我最好的一个叫“小华”的小伙伴家里盖起了新房子,搬走前来向我告别的时候,我心里是那么的难受,虽说还在同一个村,但却有好像天各一方感觉,记忆中那是人生的第一次分别。每天我走出家门的时候,第一件事先是瞅瞅他家老屋的大门是否开着,或是小华是否站在他家的门口像往常一样等着我,可惜在门口再也没有见到他。


我上初二的那一年,家也搬进了新房,我极为舍不得老屋,便主动请缨跟父母说要留下来看护老房子。放学后,吃过晚饭我就一人早早地便去老屋,看书,度过漫长但不觉无聊的黑夜。再后来,学校里上晚自习了,我便住进了离学校很近的亲戚家,当过年放寒假回到家里住的时候,因老屋很久没有烟火了,最后还是听了母亲话,依依不舍地搬进了新房子,但睡了第一晚上后,我还在母亲面前埋怨新房子不如老屋好,后来也慢慢适应了。


再后来,老屋借给了邻居居住,从此很少去了,偶尔只是远远的望着老屋想象一下老屋里曾经的繁荣和孩提时代的点点滴滴,直到的当兵走的时候,邻居家一直住着老屋。后来还给了我们,可惜两米多高的月季死去了,院子里也荒芜了起来。再后来又一个邻居居住了,最后也还给了我家。这几年,在外工作,也只有过年或重大节日的时候才能回家,偶尔也到冷清略显荒芜的老屋里走一走,看着墙上我写的字,二十多年前我踩着凳子钉在院门上的钉子还清晰可见,总让我感慨万千……


这就是缔造了我幸福童年和少年生活的老屋,也是我梦里时常出现的老屋,以此纪之。


2011年1月10日星期一 于开往邯郸的D135列车上[/size]

本文内容于 2011/1/19 21:30:48 被月光下淡淡烟草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