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34.html


经过在山地的防御战,安贝开始对枪队进行个重新编制,因为,尽管他不愿意,但天下会已经被拖进了战争,战争需要的是一支能够和正规军队作战的军队,而不仅仅是武器精良枪法很准格斗不错的黑帮武装。


在打完战斗后,安贝做了个鼓舞人心的演讲,大意是热血抗日之类,然后宣布天下会枪队正式改组为天下军,是一支抗日的军队!


原本按武器种类分成的各个枪队全部重组,进行过若干特工任务的他知道,各种武器的配合组成的混合兵种是1加1远大于2的效果,出于国际刑警经常进行的团体作战训练和行动经验,他按这种组合做了军队最小的作战单位,十支步枪四支冲锋枪两挺轻机枪为一十六个人组成一个班,几乎就是后世特战队的翻版!构成功能为步枪起远程狙击的作用,冲锋枪作为进攻的主力,机枪则是理所当然的火力压制,当然,这种分工并不绝对,在千变万化的战局中,各种枪的作用都可能互换,如某些进攻可能就要由火力强大的机枪来进行,有的狙击就要由冲锋枪来完成,有的冲锋就要靠步枪,主要看这几种枪支的相互配合,不仅仅是平时的训练,更多的是多次实战的经验总结。


三个这样的班组成一个排,三个排组成一个连,其中连级以上设指挥部,如连部,连部连长一人,参谋一人,两名警卫员,5个通讯员,配备勃朗宁手枪,匕首,手雷。这样一个连就有153人;三个连组成一个营,营部营长一人,参谋一人,两名警卫员9名通讯员,通讯员武装配备全军统一,同连部,全营472人;三个营一个团,团部构成同营,另有一冲锋排,全排30人30挺冲锋枪,一机枪班,全班12人12挺机枪,则团人数在1471人;三个团一个旅,旅部构成同团,另有一个冲锋连,人数在100人100支冲锋枪,一个机枪排,48人48挺轻机枪,全旅4574人;两个旅为一个师,师部构成同旅,另有一冲锋营,人数300人300支冲锋枪,一个机枪连,人数96人96挺机枪,一个重机枪班,50人十挺M2勃朗宁大口径重机枪,全师9594人。


手枪队是被安贝排除在外的,他只在里面挑了些在军中做警卫或通讯员,其余的还是作为天下会帮派性武装,因为用手枪作为战场上的火力还是过于想象力了,即使在肉搏时很有效,但冲锋枪,机枪队员都配有手枪,这是他们肉搏的武器,至于拿三八大盖的步枪兵种,插上刺刀后肉搏起来也不是含糊的,总不能为了肉搏需要而硬将手枪队弄成个军种吧。


这样下来一个师的编制基本是现在天下会枪队(除掉手枪队)的人数,当然,在火力配备上,机枪和冲锋枪数量还差了大半,这只能是安贝对军队编制的一个完美构想。


随着编制的重新组合,这支军队的高层军官名单也出来了,根据枪队成立以来训练和实战的表现,更根据这次与日军的战斗,初步拟定:

天下军总司令:安贝;

天下军总参谋长:唐忠;

第一师师长:唐忠(兼);

第一旅旅长:罗佑;

第二旅旅长:刘云;


李为、段云鹏、李圣五不编入军队,仍作为天下会高层为安贝左右。

……..分割线………

“唐忠,我们怕是不能在山上多呆了”经过重新整编后,军容为之一振,训练营地里处处透着朝气,但安贝却有了新的忧愁。


“是的,日军进攻上海,是蓄谋已久,如今我们在日军的大后方跟他们干上了,对方岂会容得下这支万人的天下军在他们后部作为威胁!”。唐忠附和道。


“传我的令,第一旅罗佑向虹口日军发起攻击,杀进闸北再进入上海的非战区布防,第二旅携带辎重在后,并负责阻击后面前来增援的日军”安贝手中的雪茄猛地掐断,作出命令道。

………….分割线…………

“砰砰”白衣步枪士兵蹲下朝着远处沙袋上架着机枪的日军射手狙击,“哒哒哒”几挺机枪则在后面架着开火,强大的弹药把沙袋后的日军压得抬不起头来。


“嗒嗒嗒嗒”红衣的冲锋枪手则一马当先,朝着前方冲去。


“彭”沙袋上的机枪手钢盔露出个血窟窿,被天下军的三八大盖准确地狙杀了,接着副射手又换上来,“彭”副枪手接着被击中,胸口喷出大股血雾。


“嗒嗒嗒嗒”沙袋上不断飞起打碎的破布和溅出的细沙,日军的步枪手根本不敢抬起头来,他们不知道前面的敌人究竟有多少挺机枪在向他们扫射,只知道凡是身子一出沙袋外,飞来的机枪子弹就会把他们打得稀烂。


“嗒嗒嗒嗒”即使躲在沙袋后面不敢露头,也不能幸免,在后面步枪和尤其是机枪的掩护下,快速冲到沙袋前的冲锋枪手对着还没反应过来的日军士兵一阵乱枪,结果日军士兵还没看清冲过来的人长什么样,便浑身血窟窿的“效忠”天皇了。


就这样,步枪手负责狙击对方机枪,机枪手负责火力压制,冲锋枪手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到对方阵地,凭着优势的冲锋枪火力,轻而易举地将阵地里的日军清扫干净,天下军以很快的速度迅速突破了日军的道道防御,并逐渐向闸北区19路军布防的地带靠近。


当然,也不都是很顺利,就在天下军所向披靡地往前冲时,前面阵地的防御工事突然强大起来,机枪并不能使对方停止还击,步枪也打不掉工事里往外喷出火焰的机枪。


天下军的编制虽然很像后世的特战队,但却没有后世特战队的威力,虽然也接受过唐忠特务般的训练标准,但民国时期的特务标准,不过是枪比别人打得准一点,跑得比别人快一点,打起架来要凶一点,并没有套很好的作战战术,他们并不知道相互交替掩护的向前进攻,也不知道怎么用手雷慢慢靠近给敌以爆破,所以很多冲锋枪手在大无畏地向前冲时不断地倒在日军隐蔽的火力下,紧跟着的步枪手也没逃过日军的枪弹,损失一下变得严重起来。


“报告旅长,前面的工事异常顽固,我们久攻不下,已牺牲很多人!”黑衣肩上绣有两颗红星的通讯员向第一旅旅长罗佑报告道,黑衣加两颗红星,是旅部通讯员的衣着。


“把重机枪往上调,”罗佑气闷道,发起进攻以来,打得都很顺利,没想到却被敌人暗堡的攻击给挡住了。


5个黑衣马甲的人重机枪手迅速抬着架很大很沉的杀器架在了暗堡的800米外,这是二战有名的M2勃朗宁大口径重机枪,有效射程是1.8公里,最大射程7公里以上,这点距离对于它来说已经是很近了。


装弹,瞄准,开火!


重机枪以着子弹930米/秒的初速向日军阵地倾泻着弹雨,450-550发/分的射速立即让对方阵地笼罩在密集的火力网之中。


“砰”一日军士兵胸口被击中,向后飞了几米才落下,自然是活不成了,足以见M2勃朗宁大口径重机枪的威力不是盖的,这个二战中穿透力最强的重机枪飞出的子弹不停地把日军士兵打得飞离阵地,要么就是将日军身上的器官比如脑袋等打飞离身体,能穿透简易装甲的M2勃朗宁大口径重机枪子弹自然不会被水泥构筑的防御暗堡所阻碍,千万发子弹顿时把暗堡撕成碎片,里面的机枪手被打成一片烂肉。


“快将重机枪抬回来”见已摧毁了对面阵地的火力,罗佑忙下令道,他清楚,日军的掷弹筒马上就要飞榴弹了。


果然,几十个人飞也似地将重机枪刚抬走,原来的地方就落下几枚榴弹,四周顿时焦土一片。


要论枪支,论训练水平,天下军都要高于日军,但对方的掷弹筒却很令人头疼,一弹过来这边就死一大堆人,幸亏他们作战单位的武器组成合理,才能让冲锋枪手迅速突破对方阵地,使得日军根本没有投掷榴弹的机会,否则怕天下军要从这些日军固守的阵地踏过,怕是一步一具尸体才行!

…….分割线…….

“报告,虹口方向突然闯入支武装,对方训练有素,有大量冲锋枪、机枪,并且战术灵活,兵种间配合适当,导致我皇*军死伤惨重,很多阵地都已被他们攻破!”日军指挥所里,一名日军上校向这位海军中将第3舰队司令野村吉三郎报告道。


“这是支什么部队?!蒋介石调来的新援军?!”野村吉三郎问道。


“就是前不久我军中田大队长前去围剿的那支号称天下会枪队的武装!”上校回答道。


“这是支黑帮力量,战斗力却比支那军队强多了!”野村吉三郎说道。


“是的,对方不仅消灭了我们1000多人的一个整编大队的日军,还正在不断突破着我们在闸北已经从19路军手里夺下的阵地。”上校说道。


“坚决守住阵地,不要让这支黑帮武装和19路军汇合!”野村吉三郎激动道,他清楚,前去围剿这支武装的中田大队是支陆军,要比进攻上海的海军陆战队要强的多,但却给对方整个地歼灭了,这样一支武装,一旦和19路军联手守住上海,那么大日本皇军要想取得这场上海战争所期望的胜利将会付出更多的代价!


“可是我们在闸北的阵地并不多,此刻天下会的枪队恐怕已和19路军汇合了”上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