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队出击 第三章 殷勤蓄电造风雷 第十四节 军校除霸之废了他们

朱凯明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URL] “老菜帮子,他妈的敢拍老子的头,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老子打了这些年的仗,还没人敢阴老子呢,敢暗算老子?老子今天就让你那只眼睛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咋不吱声了?怂了?你刚才不是挺牛逼吗?”唐孝斌铁青着脸,咬着牙阴测测的说道。刚才没料到这个独眼瞎子突然出手,自己淬不及防中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


“老菜帮子,他妈的敢拍老子的头,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老子打了这些年的仗,还没人敢阴老子呢,敢暗算老子?老子今天就让你那只眼睛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咋不吱声了?怂了?你刚才不是挺牛逼吗?”唐孝斌铁青着脸,咬着牙阴测测的说道。刚才没料到这个独眼瞎子突然出手,自己淬不及防中招了,当着众人的面,这脸丢大发了,这个场子高低得找回来,要不然以后就没脸混了。

急于找回场子的唐孝斌似乎忘了陆校是严禁学员私带和私藏枪支的,陆校的枪支都有登记保管备案,这一点,陆校清查的非常严格。开玩笑,委员长就住在学校里,学员私藏枪支意欲何为?谋杀还是想造反?而急于扳回面子的唐孝斌全然不顾了,此时他两只激愤得充血的眼睛里,燃烧着气急败坏的怒火。

彪叔咧嘴一笑:“兔崽子,装什么尿性,老子当年玩儿枪的时候,你他妈的还是你爹裤裆里的水儿呢,你信不信,你手指头敢动一下,我立马让你这只手跟胳膊分家。***,跟爷我玩儿这一套,你他妈的还嫩点,来呀,有种就开枪。”彪叔乜斜着仅有的一只眼睛,神情自负,不屑的讥讽道。

“吖嗬,你个独眼老梆子,死到临头还他妈的嘴硬赚吆喝,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嘴硬还是我的子弹硬。”怒火中烧的唐孝斌作势就要开枪。忽觉握枪的胳膊肘一麻,握枪的五根手指头不由自主的往外微微的一抖,紧跟着得脑后一阵疾风,脖颈处无由来的一阵战栗,经历过战场的唐孝斌眼睛立刻缩成了危险的针芒状。他能清晰地预感到背后突袭的刀锋直奔他的脖子,可他偏偏躲不过去,太快了,心念电转间,他拿枪的右臂肘被人捏住麻筋儿处向上一托,同时右颈处一痛,就又恢复了脑震荡的状态,晕了。

原来,唐孝斌发狠说话时,身后离他几步远的熊再峰就已经悄悄的站起来,几至唐孝斌要动手搂火扣扳机的瞬间,熊再峰甩手一根竹筷,打在他的肘部麻筋儿处,同时飞身蹿起,左掌成刀直取唐孝斌的右颈部,掌风迅猛刚烈,竟让唐孝斌的脖子起了寒战,砰的一掌切在颈动脉上,同时右手五指箕张抓住胳膊肘,向上一托。当唐孝斌象面条一样躺下前,手枪已经到了熊再峰的手里。

熊再峰转过身,小手枪在手掌里酷酷的翻了几圈儿,冷厉的眼神锥子一样扫了扫西侧还没从震惊中醒过来的那群人,眉峰一耸,冷冷的吐出两个字:“行动。”

“哗啦。”刚刚吃饱精神饱满的童子军,闻令后操枪在手,旋风一般动作开来。

梁小蕙的女队封锁住了食堂的出口,其它三队呈环形扇面包围了宪警班。两人一组,组与组间距一步半,蓄枪敛势,虎视眈眈注视着圈里的军容不整、起哄滋事的兵痞们。

“哈哈,小马枪拿着还挺像回事儿,小兄弟,会用吗?有子弹吗?”一个兵痞见状,干脆将手中的板凳放地上,一只脚踩在凳子上,双臂抱膀样子嚣张的嘲弄道。西侧的老兵油子们一阵哄然大笑。

“上刺刀。”熊再峰冷冷的又吐出三个字。

“卡。”童子军象操演一样,集体持枪一按弹钮,一阵整齐的刀座入卡榫的清脆声。手腕一振,刺刀上膛。左手握护木,右手握枪颈,左腿向前蓄力一跨,腰胯发力,手腕弹抖,寒光闪闪的刺刀在空中舞出一片耀眼的枪花,刷的一声,齐齐停顿,刺刀尖与喉部同高,斜指对手,一声蓄势饱满、战意强悍、滔天杀气的暴喝:“杀!”

食堂的窗玻璃被震得嗡嗡作响。犹如霜降一般,食堂的空气立时冷却下来。

一股凛然的杀气从队列中激射而出。

冰冷的刺刀!冰冷的目光!冰冷的杀气!

一切就在一瞬间发生了颠覆性的巨变。

刚刚还闷不作声乖得象小猫咪一样的童子军们,瞬间一个个虎目圆睁,进身蓄力,劲达四梢,顺着依然微微颤动的刺刀尖儿,能清晰的感觉得到此时刺刀阵已是蓄力到了最大的攻击力值。从那一个个不带有任何人类表情的如刀似箭的逼人目光中,众人看到了视死如归的勇气和强悍的战胜对手的战斗意志。

天呐,这哪是童子鸡啊!这简直是少年杀手帮啊!都是打过仗带过兵的人,眼睛一瞄,就掂出了分量。操,今儿走眼了,弄不好,这回一脚踢铁板上了。

嘶——什么意思?倒吸着凉气的众人此时清醒过来,纷纷琢磨起来。他们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危险的端倪。尤其是队列里有几双明显嗜血为快的狼眼珠子,对视下众人无不浑身起鸡皮疙瘩,那黑白分明的凶狠的目光,分明是嗜杀成瘾的老兵才能有的目光。看得出来,只要拿手枪的那小子再喊一声杀,这些人就会立马挺枪上来玩命,而且绝对会是刺刀见红,不死不休。这……这难道是学校的意思?还是……

中原大战后,蒋介石即刻着手进行编遣裁军,并通电全国获得支持,欲借机“削藩”。陆校的高级班就是削藩的产物。按照中央规定,全国的中下级军官一律“从事补习”。其实,名为进修补习,实为对他们这些地方势力派系的人进行洗脑、拉拢和打压。而他们宪警班的,多为“顽固分子,”此刻他们本能的疑惑是学校欲借这帮童子鸡小将之手将他们除去或欲借此事大作他们背后势力的文章。而眼前的情势诡异的很,一旦动起手来,将来民众和舆论稳定站在那边,而他们这帮在学校和这南京城里臭名昭著的人说的话,谁能相信呢?又有谁会相信小孩子杀人呢?

众人乱七八糟的胡乱猜想起来,越琢磨越觉得这是一个阴谋,大大的阴谋,心头不由得怯意萌生。谁没事吃饱了撑的往死路上奔呢?有些人悄悄的放下了板凳,场中的形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熊再峰把玩着手里的手枪,眼睛盯着唐孝斌的几个死党。见一个个正用怨毒仇恨的眼神瞪着他,显然忌惮于他手中的枪,要不然早就扑上来了。熊再峰心中冷笑,有枪不用,神经灌水。遂抬手用枪一顶其中一个正希望能用眼神杀死他的兵痞的脑门,就在那家伙愕然愣神的间隙,熊再峰的撩阴腿已经迅疾而至,砰的一声,身子被踢得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后,就狠狠地摔在地上,整个过程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不是人类声音的嚎叫,在空中翻滚时就已经昏厥过去了。

熊再峰痛恨唐孝斌这几个兵痞当众调戏自己的姊妹,是以决定出手不留情,这一腿绝对要不了人命,但绝对会让人在床上躺上三五个月。至于废没废某种功能,则不在他考虑之内。

他精心策划的这起除霸行动,前提是不能整出人命来,但必须一次性解决问题,而且必须一劳永逸。对付这些兵痞,他的对策就是你痞,我比你还痞;你狠,我比你还狠;你敢玩儿命,我就要让你知道,老子既然敢活着来到这个乱世中,就没打算再活着回去,玩儿死你。

是以,熊再峰这次出手狠辣,铁面无情,耸身一动,趟步走连环,身起娇如龙,落打似闪电。周身上下蓄力勃发,肘出锋,胯出棱,拳打两肋当心阴咽下颌十字线,出腿就取腹裆膝胫踝,只一小圈下来,“卡、卡,”一阵瘆人的骨折声和惨叫声,激得众人心脏骤缩,头皮发炸。见过狠人,没见过狼人。见过能打的,没见过这么打人的。见过挨打的,没见过这么被打的。在地上痛的打滚儿的那几个人,浑身上下多处骨折。人家不要你命,就取你半条命。没个半年一载,那几个家伙就甭想下地了。

熊再峰刚刚露的一手拙朴的内家功夫,让宪警班的人彻底怂了。任谁都瞧得出来,没个十年八年的苦练修不来这身硬功夫。地上躺着的那几位,可都是在军营里混出来的,手底下都有两下子,硬是没轮到出手的机会,这恐怕就是传说中的国术实打实的打法了。

扫荡完这边的几个废料后,熊再峰拎着手枪,穿过刺刀阵,对着几个还很不服气的老兵油子说道:“我说话不重复二遍。放下手中的东西,我数到三,三个数之后,如果我还看见你们手里有家伙事儿,那你们就得为此付出代价。”

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冰冷的数字就从他嘴里蹦了出来:“一”。

几个老兵痞无动于衷。

“二”。几个老兵痞对视了一下,均一脸的傲然和讥讽之色。

“小子,是不是那个姓蒋的叫你们来的?老子早看出来了,****的,蒋中正这个王八蛋,就会玩儿阴的,中原大战那会就是玩儿阴的,你叫他有种就明着来,让你们这一群童子鸡来打发老子,老子做鬼也不服。”其中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自作聪明的怒吼道。

“就是,你让那个姓蒋的出来,老子当面问问他,操他娘的,老子们就是不服。”其他几个人跟着附和。

彪叔等人听了,心中不仅暗笑,这回可好,还扯上蒋委员长了,少爷这次是师出有名了。这帮丘八脑袋都让驴踢了。

熊再峰脸上古井不波,依然冰冷冰冷的吐着数字:“三”。

空气骤然降到了冰点。

熊再峰刚才出神入化的武功和杀伐果决的狠辣,让宪警班的人统统猜测出他就是那个独眼厨子兵所说的少爷,再看眼前的熊再峰,那一脸的沉稳和阴鸷之色,就像一个身经百战的将军,渊渟峙岳,杀伐生死,尽在其掌中。一时间,食堂里静静的空气,立如山丘一般,压得众人呼吸急促起来。

“当众辱骂校长者,杀无赦。”熊再峰抬起左臂向前一挥,嘴里冷冷的挤出来四个字:“废了他们!”

“嚓、嚓、嚓。”刺刀阵中走出三组突击手。手腕一抖,刺刀尖儿炫出一朵枪花,冰冷的杀气激射而出。那几个老兵一看,都明白这是带着功夫练的。一个个凝神提气,将手中的板凳横在胸前,慢慢向一块靠拢。

韩冬和史招财率先向前滑行两步,大喝一声,手中的刺刀像毒蛇吐信一般齐齐刺出,一路攻上刺咽喉,一路攻下刺腹裆。对面的老兵横在胸前的板凳一时不知道该迎击哪一路,愣神的功夫,刺刀已闪电般的抵住了他的咽部和肚子。冰冷的刺刀激得他身上立时一个寒战,还没等他的寒战打完,韩冬和史招财双双上步出腿,快如闪电,“卡”,两声并作一声响,老兵双腿胫骨传来清脆的骨折声,身子象一片纸一样,面朝地斜飞了出去。两人瞅也不瞅他一眼,一挺枪刺,盯住了下一个目标。

靳天、宋玉在韩冬那一组动手的同时,锁住了一个老兵油子,靳天枪刺上撩,直奔喉部,待老兵举板凳要硬磕的时候,突然收枪。宋玉的刺刀已悄然捅向了他的腹部。老兵慌忙持板凳向下硬砸,一时头部和胸部空门大开,靳天猛一扭腰,一个迅疾的后旋鞭腿就抽在他的后脑上,踢得老兵身子佝偻着向前踉跄,宋玉收枪,提膝上迎,“卡”,正顶在下颌处,清脆的下颌骨碎裂声震得其他观望的众人心里一紧,就见靳天顺势用枪托狠狠地砸在他的背部,啪的一声,老兵趴在地上不动了。

两组刺刀队甫一出手就放翻了两个身经百战的老兵,动作干净利落,凶狠毒辣,食堂里一股血腥味儿弥漫开来。

“嚓。”挺枪上步的胡硕和那人兄弟俩嗅着了血腥味儿,神经立时亢奋起来。这两小子身壮如小牛犊,宽肩厚背,夏季操作服紧紧地贴在身上,透过军装,能看到胳膊上坟起的疙瘩肉。尤其是那两双眼睛,就像是见到仇人一样,恶狠狠的盯着对面刚刚还叫嚣的壮汉,那狼一样的眼神就像能把人生吞了一般。壮汉嘴硬归嘴硬,见了这俩像恶狼一样逼近的对手,心里直突突。胡硕和那人两个小壮汉对上了成年的壮汉,两人毫无惧色,心里却乐开了花,憋了太久了,胳膊腿都发锈了。

两人双双向前一个跨步,两柄刺刀挟风裹雨,捅向对面的壮汉。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