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2032 外传 No.8 这是什么部队?!

狼群海狼 收藏 9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1.html[/size][/URL] 就这样,我在他们军队的食堂吃了一餐丰盛的晚餐后,回到了早已分配好的寝室,房间内空空如也,只有两张床和各自床边的一张书桌。忽然,电台走了进来。 “我就知道,你和我一个队。”电台的脖子上挂着一条湿润的围巾,手里端着一盆洗脚水。“为什么就我们两个人?!”我惊异地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1.html


就这样,我在他们军队的食堂吃了一餐丰盛的晚餐后,回到了早已分配好的寝室,房间内空空如也,只有两张床和各自床边的一张书桌。忽然,电台走了进来。

“我就知道,你和我一个队。”电台的脖子上挂着一条湿润的围巾,手里端着一盆洗脚水。“为什么就我们两个人?!”我惊异地问。“为什么?呵呵。”他笑着回答我,一边把脚盆放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你知道吗,一班一个队伍里就有20人住一个豪华的房间,我们这——设施差死了。”他说着说着,拖掉了军鞋,然后指了指,“那是你的床。”我的床在右边,床上只有一张整齐叠放好的被子和枕头,还有一套军装。我走了过去,拿起那套军装,站在军容镜前面一比划,刚好合适。还有一种军人的气魄。

“这衣服真不错。”我高兴的看着那套新的军装,我脱掉了我身上那套满是血迹的校服和内衣,“身材不错。”电台看着我的裸露的背影,我冷笑了一下,然后换上了崭新的军装,很合身!

“很不错吧,这衣服。”电台看着我满心欢喜,也笑了。我看着镜子中的我,作训服肩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和胸前的编号,再看看我,我忍不住笑了。

我转过头,看着正在洗脚的电台,对着他说:“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忽然,他的脸色一沉,暗伤地说:“这其实是中队最差的一个班,这个班一共有五个班,我们是最后一个。”“什么?”我大吃一惊,“把我们叫到这来垫底?”

“是的。”他轻微的点了点头,说:“这里所有的人都是精英,除了你和我。”我忍不住了,说:“就为这点破事?我们才被落在最后?”

忽然,一阵臭骂声飘进了我的耳朵内:“你们这个垃圾班!全都是废物!那是哪个组?还不熄灯,你他妈的找抽啊!”一阵大吼大骂后,那个小组的人“砰——”的一声把们关了,也熄了灯。

“操,听不懂啊,熄灯!别以为你们是新来的就了不起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们有我们的规矩,你她妈的没去看吗?!”

听这口气,好像在骂我们组,电台急忙地从热水里拿出热乎的双脚,湿淋淋的脚,就这样走到了门口,关紧了门,熄了灯。

“干什么?”我好奇的问。“死蛙蛇。”电台小声的骂了一句,“在这里,没人敢惹他——八点半得熄灯。”我打开了台灯,光线很暗,问他:“蛙蛇好像不是这样的人吧。”我说。

“你不了解他,他对外人就是那么客气,你将来如果有那么一天离开了这个班,跟他混熟了,他就不这么对你了,他只针对我们这个十班,那个眼镜蛇更狠,你还没有领教他的狠,我这次被叫来其实就是坐在车上不让睡觉,今天整个中队放假,就要我来接你。”电台不快不慢的说,“每两周一次的考核,你的水平决定你留在哪个班,这些杂种都是被淘汰留在这的,我们还有希望。”

他打开了房门,从房间里可以听见他倒洗脚水的声音。

我躺在了我的床上,只是觉得我好像进入了地狱,一个永远看不见天堂的地狱,共和国?笑话,我们没有任务,只有在一班到六班的人才有任务,可以摸到真枪。而我们,只是无止尽的训练,直到达到及格的水平。

“天呐,这是什么部队!”我感叹到。我脱下军装,随手扔在了床上,电台走进了房门,说:“过一天算一天吧,明天还要训练呢——但是,你不用,你需要放一个星期的假。”

“不会吧。”我好像逃脱了虎口遍体鳞伤但幸福的感觉,但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又把我送回了虎口。

“但听官方说,这会是你最后一次看美丽的香港,以后几乎没机会啦。”电台说。

我不禁打了个寒战,说:“我还是先去洗澡吧。”我不知道,我将面对的是什么。

把身上的晦气都冲洗掉之后,我重新回到了房间,穿上了军睡衣。他坐在床头,依托那盏释放微弱亮光的台灯写着他的日记。我躺在了床上,盖上被子,面对着他那个方向说:“这里真的这么惨吗?”电台只是背着我说:“你没有体会到这里的惨,你就像被人骑在头上的感觉,说什么也没有用,你会体会到的。”我真的不知道,在这里训练会惨到什么地步。

“电台?”

“嗯?”

“你为什么加入这个该死的部队。”我问。

“我加入这个地方是有目的的……”

“目的,什么目的?”

他沉默了一会儿,我看着他的背影,他深情地说:“为了共和国的荣誉!”

“共和国?”我根本不清楚他们所说的所谓的“共和国”。“共和国是什么意思?”我问。

“中国的一个伟大的计划。”他说。他记录着今天所发生的事,我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对他说。

“算了,别说了,我累了,明天再聊。”我婉言谢绝了接下来他的言语,躺在了床上,他还是坐在那儿写着,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睡觉的,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睡着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