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之间的事情,到底是男人戏弄女人,还是女人戏弄男人,确实无法一概而论。有一句话说得好:男人征服世界,女人通过征服男人而拥有世界。想想看,谁厉害?经常絮叨社会是由男人主导的,女人是弱者,是被男人欺负的对象,女人社会地位低,等等,仔细回味《三国演义》中有关貂蝉的情节,赵炎发现,真正的“强者”是貂蝉本人,诸多大男人都被她戏弄得团团转。通过对男人的征服,貂蝉实现了从一个家奴到绝世名女的蜕变,几乎拥有了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一切:名声、美貌、财富、爱情、家庭。

貂蝉的成功出位,揭示出一个深刻的社会认知:天上不会掉馅饼。女人要想获得与男人平起平坐、甚至超越男人的地位,就必须主动出击,把诸如“授受不亲”等教条扔进垃圾堆。具体来说,以下六招不可忽视。

第一招,情愿被男人撕裂。男女之间最大的差异在于性,男人征服女人,以实现性的拥有为第一诉求。这就给了女人一种错觉:男人都是狼,离他们远一点。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好了,你只能一辈子做个老处女,“养在深闺人未识”,能获得什么?

在司徒王允家做歌姬的貂蝉,得知主人想跟董卓玩阴的,她感觉机会来了,就主动请缨去完成任务。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跨出这一步非常难。跨出去了,意味着要被男人撕裂;不跨出去,只能永远做一个家奴,默默无闻,不为人知,一无所有。“情愿被男人撕裂”,是貂蝉最有特色的标签,也是她实现人生价值、改变人生际遇的最关键的一个思想转变。

第二招,要有包装意识,勾起男人的撕裂欲。男人讲究“士为知己者死”,女人则讲究“女为悦己者容”,自古然也。女人想要吸引男人的关注,说简单也不简单。简单的是,女人只要长得好看,就不愁没男人喜欢;不简单的是,女人如何才算好看?每个时代、每个民族都有各自好看的标准,高低、胖瘦、黑白等基本上有明确的细则。不管标准如何,总之不好看的女人是无法出位的。所以,很多女人虽然也被男人撕裂过,却无法跻身于名女人的行列。这就要说到包装了。

貂蝉的包装策略是:认王允做干爹,傍上司徒大人;着力打扮自己,像个千金小姐。这个策略的核心是出身和容貌,出身高贵,容貌美丽,就具备了出位的资本。所以,董卓贵为丞相,也不能轻视眼前这个女人。当然,按照董卓的年龄和粗俗的审美,即便貂蝉长得不好看,他也会照单全收,毕竟貂蝉青春年少;但是,能够获得吕布大帅哥的亲眼,说明貂蝉长得还是好看的。

第三招,做个淫贱材儿,诱惑男人来撕裂。“淫贱材儿”这个词,在明清小说里出现的频次最高,甚至在永乐皇帝的圣旨中都出现过,是对下贱女人的蔑称。那么,何为下贱女人?传统的解释是,风骚、不守妇道,即为下贱。按照这个说法,女人一定要“笑不露齿”(做起来很难,干脆别笑了),一定要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纺织业笑惨了),一定不可以与丈夫之外的男人交往(娱乐场所集体息业),一定不能红杏出墙(男人只好去嫖妓或者娶小妾)。这样一来,女人个个都成为淑女,逼迫男人个个做君子,再不会发生风花雪月的故事了,女人还如何搏出位?

还是学学貂蝉吧,一面在董卓面前装风情万种,一面在吕布面前装楚楚可怜,拼着命去折腾一老一少两个男人,典型一淫贱材儿。她不这样不成。如果她刻意装淑女,董卓会感觉这个女人没味道,干脆送人得了;吕布会认为,这个女人很正经,不好惹,况且还有一个名义上的“义母”身份,还是望而却步的好。如此,则王允的诡计要泡汤,貂蝉的出位要流产,三国要重新演义了。常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赵炎以为,此话大错特错,应该说女人不坏,男人不爱,才是真理。女人做个淫贱材儿,世界将会更精彩。

第四招,要让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撕裂。除了老处女,天下女人莫不被男人撕裂过,但是,能够成名的女人依然是凤毛麟角,这是何故?窍门就在于撕裂你的男人有无身份和地位。被皇帝老儿、王公大臣、名门望族、出名才子撕裂过的女人,比如李师师,比如王昭君,比如西施,都名垂青史了。只要经这些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撕裂过,一个女人就值钱了,动不动就会以“被某某人撕裂过”来给自己明码标价。

貂蝉生在汉末,又是唱戏文的,自然知道西施、王昭君等人的掌故。听王允说要离间董卓和吕布,这两男人身份地位都不一般,一个是当朝一品宰相,一个是天下闻名的虎臣,傍上其中任何一个,身价自不可同日而语。如此千载难逢的良机,貂蝉焉能错过?

第五招,要让两个以上男人撕裂。但凡被一个人男人撕裂过的女人,别人是不知道她的价值的,独占她的男人又不肯把她的好处公布于众,所以这类女人很难出名,如良家妇女或某官员的姨太太、某富豪的“二奶”等等。如果一个女人被多名男人撕裂过,这些男人会在一起放肆地交流,“论证”这个女人的好处在何处,比如,丰乳肥臀、杨柳细腰、瓜子脸蛋,甚至还有床上功夫如何,等等。有了这个口碑宣传,女人出名的机会就会与日俱增,而一旦变成名女人,想撕裂她的男人则更加趋之若鹜,这叫良性循环,或称锦上添花。

貂蝉之所以出名,恐怕与她被董卓和吕布两个男人撕裂不无关系。当时流传吕布有三宝:貂蝉、赤兔马、方天画戟。可见貂蝉的名气有多响!据说,后来连曹操也产生了占有貂蝉的意思,杀了吕布以后,还派人四处寻找她的下落。

第六招,一技之长不可少。女人想搏出位,如果没有一技之长,大概是很难的。就算被无数男人撕裂过,也不过是横陈在床的一具木偶而已。通常来说,简单的矫情、撒娇或者半推半就,可以调动男人的欲望,这是女人的一项基本功。如果具备了上述五种条件,这种女人还是可以出位的。当然,如能懂得一些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就更完美了。享誉江南的秦淮八艳,就是典型的例子。

貂蝉是个歌姬,能歌善舞,是她的条件,也是她的一技之长,即便没有董卓和吕布帮衬,她也有出位的机会。说不定哪一天王允家举行宴会,来了一帮文人雅士,貂蝉自然要歌舞一番,以助酒兴。其间有好事者“忽然感动得流泪”,便作诗文如白居易《琵琶行》之类,貂蝉于是就芳名大显了。当然,这样的出位机会,完全靠运气,远不如让男人撕裂来得快,而且十拿九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