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金竟然对皮岛明军发动两栖攻击!其结果可想而知......

Johnny_Richo 收藏 18 1414

后金大军经边镇义州,进入朝鲜境内,直取宣川。六月四日,由宣川分兵四路:一路入蛇浦,一路陈于身弥岛浦口,一路陈于郭山宣沙浦,一路奔嘉定。据朝鲜将领林庆业观察,合四路后金兵“步骑数万,凭陵冲突,遽塞沿路”。《明清史料》乙编。以上后金所占四处,都在皮岛(椴岛)东北至东面的沿海一线,从陆上形成了对皮岛的半包围形势。


后金攻打皮岛,但首先要解决战船问题。它向以骑兵为主,既不会造船,也没有善于操舟的水手。但是朝鲜国王李倧见到满达尔汉、董纳密带去索船的信以后,召集廷臣多次讨论,决定拒绝借船给后金,明确表示:“明国犹吾父也,抚我二百余年,今征我父之国,岂可相助以船?船殆不可借也!”《东华录》天聪五年五月辛丑。满达尔汉与董纳密无可奈何,两手空空回国。


后金借不到船,已从海上搜索到十一条船,把部队运到靠近皮岛的身弥、宣沙等小岛。另在宣川“砍木造船”,做攻皮岛的准备。同时,沿海岸线筑墙,作为进攻的防御工事。


明军方面,由上任不久的黄龙指挥。九日,他派遣副总兵张焘率军赶到身弥岛,与后金兵展开激战,明军掌握大量火器,又有成批船只,习于水战,给予后金兵以重大杀伤,“毙尸成绩”,被迫从身弥岛退却。接着,督军大小兵船百余艘迎战于宣川浦。据朝鲜人目睹战况:“战舰蔽海,连日进战,炮烟四塞,声振天地。”可见战斗是何等激烈!有一后金将领,两腮中一炮丸,颐颔被打坏,用头巾裹结,载到宣川就死了。兵士死尸累累,“扶伤盈路,不可胜记。杵卤俱漂,草木浑腥。”副总兵沈世魁于十二、十九等数日,连续进攻蛇浦的后金兵,浴血奋战,“神炮诸发,虏阵披靡,死伤甚众”。后金兵尸体焚烧数日,显见伤亡惨重。


十七日,张焘率军驾船攻击后金沿海防线。值得注意的是,有一个西洋人,名叫公沙的西劳,来中国教授铸炮和使用的技术,明朝封为统领,这次也参加了战斗。西洋大炮放置在船上,他亲自指挥,攻击正面;明兵驾三板唬船,施放三眼鸟枪,四面攻打。威力强大的西洋大炮对准后金修的防御墙猛烈轰击,纷纷倒塌。开始,后金兵迅速修复,马上又被击毁,防守的士兵随之倒毙一片。西洋炮共施放了十九次,加上三眼枪的配合射击,击毙后金兵约六七百人。

双方激战十余日,后金兵也打得十分顽强,“犹溃而复合,合而复溃,如是者再四”,终究敌不过明军的猛烈炮火和海上用船之不便,被迫放弃进攻,“畏缩奔于八十里之外,不敢复近海岸”。六月二十八日,后金兵自朝鲜撤兵,七月二日回到沈阳以上记述战役的过程,详见《明清史料》乙编,《兵部题行稿簿》。。


后金发动的首次皮岛之役以失败告终。


后金的伤亡很惨重,据说还有一位“王子”或大将阵亡。此次失败,主要是败于不习水战,船只不足,舍长用短,相形见绌。它所用的武器还是以弓箭刀矛为主,无法与明军的火器相对阵。它深入到朝鲜,在一个不熟悉的地理环境中,特别是在他们十分陌生的海上作战,其失败是不可避免的。从心理上说,有利于明而不利于后金。虽然朝鲜不参与任何一方的战斗,隔岸观火,实则在感情上是向着明朝方面的,当地百姓常“窜伏林谷中,击杀虏兵之散处者”朝鲜《李朝实录》仁祖九年六月庚午。,给明军以心理上的鼓舞和支持,因而增强了他们战斗的勇气和信心。明朝得到战斗的全面报告后,惊呼为“此海外从来一大捷”,“则此捷为十年来一战”《明清史料》乙编,《兵部题行稿簿》。

本文内容于 2011/1/14 19:36:55 被Johnny_Richo编辑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