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浒裂变 正文 九十三 步步为营(四)

东篱剑客 收藏 0 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代善沉郁的脸猛然舒展,又低声呵斥道:“三贝勒,小心说话!”

莽古尔泰毫不在乎地摇摇圆脑袋,金钱鼠辫垂头乱摆,大舌头嘟囔道:“小什么心?根本就是。你们别看我平日里大大咧咧的,那是我的本性,我喜欢大声说话,大刀片子,但我可不傻!汉人师傅龚正陆早就教过,帝王家最是无情。哼,你看看,那个阿巴亥,当上大妃才几年?就把他的三个儿子,都扶成了旗主贝勒!哼哼,我们这些流血拼命的,倒是天天受处罚,就差砍头了!”

代善惊得捂住他的大嘴道:“五弟,闭嘴!”

黄台吉瞥了一眼大帐,也低声说道:“二哥,五哥说得不错,就是这样。哼,那个乌拉纳喇的妖女,仗着狐媚的功夫,把父汗哄骗得完全不顾国法家规。三个小弟弟,阿济格、多尔衮、多铎,小小年纪,毫无军功,就独掌一旗,这哪来的公理?大哥(褚英)之子杜度,他领一旗,也还说得过去,因为大哥的功劳嘛。可这三个弟弟凭什么?凭那个狐媚子胯下的破洞?”

“八弟!”代善的手不够用了,叹息一声道:“我们是儿臣,不能违背父汗的意思,大哥的事,你们都忘了吗?”

“唉!”老臣额亦都长叹一声道:“几位贝勒都别说了,都是老臣等的错,洪巴图鲁(褚英)虽然性子烈,但终究还是好汉子,落到那个下场,我等心中实在愧疚,唉。。。。。。”

莽古尔泰犹自不满道:“那个阿巴亥,一看就是狐媚子样,锥子脸、柳叶眉、丹凤眼,一看就是个喜欢勾引男人、挤走正室的骚货!”莽古尔泰的母亲富察衮代,是努尔哈赤的第二位大福晋,被阿巴亥挤下大妃宝座。所以,莽古尔泰对阿巴亥极为怨恨。

“就是。”黄台吉连声赞同:“那个狐媚子,从来都是妖里妖气的。这二哥的储君之位,还不是她弄没的?要不是她发骚般地跑到二哥那里。。。。。。”

“八弟!”代善制止他道:“都别说了,是我没那个命,再说,我哪样都比不上大哥,大哥不都还。。。嗨!别提了。”

这时,努尔哈赤喜怒无常的声音又暴喝起来:“是代善、黄台吉吗?还不快进来?明军都打到门口了!”

众人进了大帐,跪拜过后,只听得努尔哈赤粗声气道:“这个马佳,真是年少得志便猖狂,丝毫不把我们大金放在眼里,竟然敢打上门来,岂有此理!黄台吉,代善,你们率本旗精兵迎击,额亦都,你率正黄旗、镶白旗助战,五旗精兵,我就不信打不翻区区一万明军!”

“嘭!”努尔哈赤一拳震翻羊奶瓶。

“喳!”代善等人依令而去。

莽古尔泰一看,急了,上前跪拜道:“父汗,请派我上阵吧!我一定要洗刷上次的耻辱,亲手砍下马佳的狗头。我当小兵也行啊!”

努尔哈赤盯着他,眼光逐渐柔和,良久,轻叹一口气道:“不用了,你回去好好养伤吧,脑袋上的伤,是没那么容易治好的,怕是以后会出毛病。你的旗主身份我也决定恢复了,就和你十四弟合掌正蓝旗。我以后还会给你们加牛录,你们兄弟要相亲相近,你不要欺负弟弟。”

莽古尔泰喜从天降,连忙答道:“会的,我会的,我会处处让着多尔衮的,父汗也要养好身子,继续带我们征讨大明,征讨喀尔喀、察哈尔。”他心里却想着,多尔衮的牛录,一定要给最瘦的,哼,我是不欺负她,他也别想欺负我。

努尔哈赤哼了一声,问莽古尔泰道:“老五,你跟我老实说,刚才在帐外,他们两个是不是又在谈储君的事,谈继承汗位的事?是不是在说大妃的坏话?”

莽古尔泰感到为难,他又不想破坏自己在努尔哈赤心中‘耿直无心机’的印象,只好答道:“父汗,儿臣不敢欺瞒,这坏话,我也是说了的,父汗确实是太偏爱三个小弟弟了,他们都没打过仗呢。”

努尔哈赤难得没发脾气,拍着他肩膀道:“老五,按照老辈人的规矩,小儿子是守灶之人。其他的儿子,都是要出去独立分家的。我这都是按照女真、蒙古的老习惯来的,当年成吉思汗也是把老营交给了拖雷。”

莽古尔泰犹豫道:“可是,那是分了汗国的,术赤、察合台、窝阔台都有自己的汗国。可是,父汗您不是一直教导我们要合力建国吗?”

努尔哈赤摇摇头,指着他道:“你就是不争气。我说了,我能有这番事业,都是众人同心支持的结果,比如何和礼、费英东。所以,我让你们分旗但不分国,就是要你们共同议政。共同议政的好处,就是可以集中大家的智慧和力量,战胜一切敌人。”

莽古尔泰还想说,一见努尔哈赤显出倦容,忙咽下话,沉声道:“儿臣记下了,而臣告退。”

“去吧。”努尔哈赤手微抬,闭目养息。

辰时二刻,后金大营西面外两里。

明军一万大军。

肃立听令。

“吁律律。”

乌骓马盛装舞步,骄傲地在军前迈过,马蹄咚咚,旌旗猎猎,万众瞩目,马佳高踞虎皮鞍,虎目剑眉,方口高呼道:“弟兄们,知道我为什么、要你们、在这时候出发吗?”

盔旗、盔缨,垂首静听。

马佳继续朗声大喝道:“寅时、辰时,在我们老祖宗的规矩里,代表什么,你们知道吗?”

一只只冰冷的铁面具下,鹰虎之眼灼灼求问。

马佳厉声叫道:“就是虎、龙,寅时虎、辰时龙!”

“风从虎,云从龙,功名利禄尘与土。望神州,百姓苦, 千里沃土皆荒芜。看天下,尽胡虏,天道残缺匹夫补。好男儿,别父母, 只为苍生不为主。手持钢刀九十九,杀尽胡儿才罢手。我本堂堂男子汉,何为鞑虏作马牛。壮士饮尽碗中酒,千里征途不回头。金鼓齐鸣万众吼,不破黄龙誓不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