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国家卫士——职业杀手 杀手部队提供的保镖服务 保镖服务之少女心事

346169009 收藏 0 4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



高中生活的时间过的很快,我的这次任务似乎不会有完结的一天了。都一个月了,但是,我在这边除了接受高级中学教师的‘再教育’之外,似乎什么作用也起不到,我的目标人物到现在为止都是十分安全的,只是在学校为我召开欢迎晚宴的时候,她的身边多出了个莫名的中年男人,除了这件事情让周文珊等人忙活了几天之外,似乎一切都太过平静了,平静到让我发狂的地步——我到底是来做什么的,暂时的放弃自己的学业,换来的确是在一所贵族学校‘疗养’!

想想都气人,看来,在这样发展下去,我这次不只是英语四六级要作弊了,唉,真是对不起花钱培养我的父母啊,他们还一直以为我在大学深造,可是,我却在这鬼高中‘疗养’!(虽说是校长吩咐下来的任务,但是,这任务也太无趣了,简直成潜伏了都)

“校长,我能不能退出这次行动啊?”这是我平生第一次主动要求退出任务,这是不被允许的,但我实在是不愿意在这里待下去了,因为,我发现我这个‘萝莉控’开始对伪萝莉们产生兴趣了,在这样发展下去,我会被‘清理门户’的,我们的规矩,永远不得对目标及相关任务动情的。(虽然,我对天起誓那绝对不是爱情,我还不至于那么的滥情!但是,我们限制的可不只是爱情这个片面的东西)

萝莉控对萝莉也不止光会产出爱情而已,对我来说,更多的是会陷入想给予她们绝对呵护的那种情况,也就是极端的‘保护欲’,一旦真的发生了这种事情,那很有可能反过来伤害对方…

而男生于女生之间的感情变化又极为复杂,要是真到了那一步的话,那就是大罗神仙也很难分清你的内心到底是要霸占这个萝莉还是单纯的想要呵护她。

到底是保护她不被推倒,还是自己想要亲手推到她,那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了,所以,对目标的保护欲也可以说是我们所禁忌的情感之一。

而一旦触动了感情禁忌,那摆在我们这些人面前的只有一条死路而已,这就是不可更改的规矩!

我可不想做这种‘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的‘英雄好汉’!因为到最后你会变成…(会变成什么,就劳烦各位发挥自己的想象了。记住,在这个世界,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不可能的!所以,尽管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咯,呵呵)

“不行!”电话那头传来了校长简短的回答,听起来不是很严肃,这倒是很让我吃惊,因为这要是放在平时的话,估计校长的肺都会气炸了的,毕竟我是他最为骄傲的‘亲传弟子’,而且还是唯一的!

“请在坚持一下,我知道这件事让你很为难。”校长继续说道,“这次的时间确实长了些,我知道这严重的影响了你的学业,可是,我这次也不好推辞啊,毕竟我和胡蕊的父亲是至交,小胡蕊见到我每次还叫声‘大伯’呢,你说,我怎么能置她的安慰安慰于不顾呢?”

难怪校长没生气,原来这事情一则是他的私事,二则,他也已经感觉到了这事情对我学业的严重影响而在自责之中。

“校长,那倒是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考虑过了,我以后没办法应付的考试就麻烦谍报部门的卫星帮忙咯,我就不信T军的一级间谍卫星还能被我们学校的考试监考系统察觉咯?”我倒是把话说顺了,直接的要求校长借用间谍卫星来补足这次任务所影响的我的学业问题。

其实,我每天都有坚持锻炼和学习的,(我的习惯,坚持锻炼,书不离身)但是,本来英语就差,不借题发挥下的话,下次就很难有机会‘借用’间谍卫星作弊了,因为,这颗卫星只有校长和T军情报部最高长官才有权利调用。

“好吧。”许久,校长才简单的回答了我的‘建议’,这个回答似乎带着一丝无奈,可还是很干脆的,我要的就是这句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回答,这正合我意,我顿时一脸欢笑。

你再牛的考试监考系统总也是不能和这种高科技手段相提并论的吧,就算我们学校有能力把中情局和军情局等一流的情报部门调来监考,也是无济于事的。因为,在T军眼中,他们就是些小丑而已,只是政客放在舞台上的‘道具’而已,我军对他们打心眼里无视。

和校长谈论了几句后,(主要是校长不放心我,我这不是提不起劲么,所以,就多聊了两句,要是在平时,我们通电话的时间都是很短暂的,根本没有于任务无关的话题)我挂断了电话,现在,一件‘天大’的事情(对我的现况来说,没有比通过大学的英语等级考试更为重要的事情了,任务除外)轻松的搞定了,心情自然愉悦不少,于是,打算早早的休息了…

由于第二天是周六,所以,我改变了平日的计划安排,增加了晨练的时间和强度。

但当我回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却发现我房间的门半掩着,里面似乎有人走动的脚步声…

出于职业习惯,我悄悄的掏出了从不离身的‘蓝光’,(也就是‘湛蓝’匕首)准备一探究竟。

“刘慧,你回来了么?”我刚摸到门口便听到了胡蕊的声音,我很是惊讶,因为这女孩的感应力不是一般的强大,向我们这类人,都受过特训,当我全身心的戒备后再靠近你的时候,一般的人应该不会有任何察觉的。

‘就算我的成绩再差劲,也不能这么快的被一个高中生察觉了吧?’我在心里告诫自己,‘以后要小心这个女孩,很是恐怖呢。’(想想都觉得好笑,明明是校长托付的被保护对象,现在却要对她保持警惕)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我的身体反应还是很自然的收起了武器,并很自然的进了房间,主动的和胡蕊打起了招呼,“早安,胡蕊小姐,有什么事情么?”我们的身体已经可以不需要大脑指挥着来做这些常规反应了。

“哦,对不起,刘慧同学,我真不该擅自的闯进你的房间的,不过,我之前有敲过门的…”胡蕊的言语中终于流露出了一丝高中女生的羞涩之情,这倒还是很正常的表现。

“哦,没什么的,是我怠慢了。”我回答道。

“对了,我来时因为我想让小慧同学陪我出去逛街的,爸爸严禁我独自出门。”我很难过,‘小慧’似乎已经成了我的代名词了,但是,她也似乎忘记了,我是十足的保镖而非同学。

似乎这两者之间有着天壤之别,但好像我眼前的这女孩完全忽略掉了那些必要的区别,或者说,在她看来,我更适合成为她的同学。(真是更让我郁闷了,我好像早已经过高中生的年龄段了)

“恩,能为小姐效力,我很高兴呢,请稍等下,我洗漱下。”说完我便进了卫生间洗漱。

但我很清晰的听到了胡蕊那似乎自言自语的话,‘别这样称呼别人,好像关系很疏远似的…’我不明白她的这话是否会包含别的意思,比如说感情之类的意思。

要真有那样的意思存在,那我真是要多加关注了,我不记得和她走的太近啊,(毕竟让别人知道她有私人保镖跟去学校的话,对她自身很有影响,所以,在学校,我们还是尽可能的会保持距离的)什么时候又吸引到她了啊,真是郁闷…

(PS:我在上海特种士官学院内有一大批学妹作为我的粉丝,一群宣扬着能得到我便此生无憾的无知的小女孩,主要是因为周文珊的缘故,她们都只是为了证明自己比这位‘公主’更有魅力而已,但我是绝对不会给她们任何表现的机会的。可就是这样,我在学院内部还是得到了‘萝莉’杀手的称号,呵呵,真合我的意啊,萝莉,我的最爱么)

但是,在这种地方,我被自己的目标盯上了,还真是突发事件呢,希望她只是过度的单纯而已,千万别对我这种人动情啊,因为,那样子,最后受伤害最深的还是自己…

我似乎很为胡蕊担心,但其实,我好像更应该担心下自己的处境,要是真被这个大小姐缠上,那麻烦可就大了,唉,一时也没办法解决这事,也就只好日后慢慢开导她啦…

我很快的陪着胡蕊出门了,但是,今天不知是我自己想的太多了,还是胡蕊真的有意接近,我总觉得我们两人之间的距离好近,似乎认识到现在还没有如此的靠近过似的,我的担心又重新从心底冒了出来…

“我们的关系只是同学而已么?”半路上胡蕊的问题把我惊出了一身冷汗,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恩,似乎我是小姐的专职保镖,同学只是个掩人耳目的虚假关系。”我故意调高了‘专职保镖’四字的音调。

她看了看我,“恩,是的呢,好像我们的年纪不适合做同班同学呢。”作为回应,胡蕊同样刻意的提高了‘同班同学’四字的音调,这倒是该让我警觉的地方。

我只是笑了下,并没有做出回答,真希望这女孩别在这时候对我这种人动情啊,我还不想去处理那么麻烦的事情。

她至此以后似乎也陷进了沉思,于是,我们很快的结束了‘逛街’活动,回到家的时候,胡家的管家还和我们打了个招呼,并表示这是他平生第一次看到胡蕊那么快的结束一天的活动,这又一次的为我敲响了警钟,难道这女孩真的是喜欢上我这样的大男孩啦?

由于她们和我们分属80和90后的年纪,在现实中,喜欢年长类型的女孩真的是数不胜数,特别是90后的女孩,关于她们的感情话题,我听了不知多少了,有些还真是很雷人的经历,对于我这样一个初恋尚存的人真是可以用‘匪夷所思’来形容了。

总之,由于身份限制,我现在根本没法接受这个女孩的任何爱意,只希望老天别让她在这种错误的时间,对我这类错误的人,发出错误的爱情信号…

因为,要是她真的对我动情,我不敢保证能完全无视她的感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