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


帅青山原先还有些担心,一看到崔志星这样子脸上才露出了微笑,心里也踏实了许多——这家伙,真不愧是个老侦察员!


在看崔志星,叼着烟,哼着小曲儿上了公路。他走到一辆卡车旁边,和一个伪军说了几句话,接着从口袋中掏出烟盒,两只手互相磕碰了一下使盒子里的烟弹出来几根,让对面的人取了烟。


崔志星点燃了打火机给那人点着香烟后,又给周围的人一一递烟,一一点火。然后说笑着拍拍这个人的肩膀,抚摩下那个人的后背,热热闹闹的真象是一伙儿老熟人在聊天一般。


不大一会儿,崔志星转回来了。不过他是先下公路走了一段路,拐了个弯,等走到杂枝丛生的地方才迅速借助隐蔽地形跑回来的。他蹲伏在帅青山身边小声道:“队长,敌人不朝北走啦!”


“啊?是怎么回事?”帅青山吃了一惊,道。


原来,崔志星从伪军们口中了解到,上来的是美军一个团和一个营,另有一个残缺不全的伪军团,总数大概是四千多人。行进序列为前后都是伪军,美军夹在当中,现在面前的车队已经属于后半部分了。他们的任务是增援二零五高地,把前面的部队替换下来。这走到半道不知为什么又叫停止待命,这里面究竟搞的什么鬼名堂,连伪军排长也说不清楚。

得到这个消息,蹲伏在土丘上的几个人迅速后撤了一段距离,到确定敌人听不见声音的位置后赶紧发报给指挥部,报告了这里的具体情况。


指挥部指示:为了牵制这股敌人,切断他们和北汉江以南美军的联系,挺进支队坚决按预定计划火速赶到九龙潭,在凌晨以前彻底炸毁九龙潭大桥!并嘱咐他们,要有应付更加复杂情况的思想准备,有什么特殊情况,迅速报告指挥部。


现在时间已过午夜,敌人正挡在前面的公路上,怎么过呢?


部队如果掉转头,绕道车队前面过去,这里离九龙潭还有五十多华里,真要是绕下去的话时间肯定是来不及了;从车队后尾部过去?也不行——刚才走过的南边全是崎岖山路,雪又深又滑,而且还摸不清这条“长虫”的尾巴有多长。


几个领导同志在一起研究来研究去,始终拿不定主意,但时间不能再耽搁了。最后,帅青山决定,趁敌人还没有察觉,坚决从路中间穿过去。


“这样是不是太冒险了?!”崔志星还有些担心,道。


帅青山沉思了一下,道:“肯定是有些冒险的。不过,凭我们这身衣服,我想应该可以蒙混过去。最坏的结果就是被敌人发觉,要是真被发觉了咱们就来硬的,猛打猛冲过去!暴露就暴露吧,就算敌人发觉我们,一时也难以判断出我们的去向,只要在天亮前炸毁大桥,一切都值了!小向,你说怎么样?”


“也只好这样了,咱们行动吧。”向旭东下了最后的决心道。


崔志星指着公路的北头说道:“那是伪军团的供给部,战斗力弱,经验也很差,从那里穿过去比较有把握些。”


主意已定,挺进支队靠拢了,帅青山站在战士们中间,坚定地说道:“咱们坚决从路上穿过去,时间不容拖延了。人人都要注意,上了路大家动作都要快,要敏捷。稍一犹豫,准坏大事。气势要壮,要沉着,装龙象龙,装虎要象虎。整装,出发!”


挺进支队开始行动了。


“少尉”崔志星带着长长的一列纵队,从一条小路走向预定的突破点。战士们离公路还有二三十步远,就引起敌人的注意了,他们好奇地看着这支突然冒出来的队伍。


崔志星大步向公路上走去,十分随意地扬起手,用朝鲜话大声招呼道:“对不起!对不起!有紧急任务,请让让,请让一让!”说着话,他首先迈上了公路。


因为崔志星身后走的是帅青山,伪军们看见他是个“少校”,都立刻闪开了道路。帅青山在路上停了停,很有风度地朝两边看了看,再昂首阔步地走了过去,队伍紧紧跟着他,一一横穿公路。


帅青山和崔志星刚一离开公路,就立刻躲在路旁的一棵大松树下,密切地注视着敌人的动向。在车灯的照耀下,他们发现不远处有一个伪军上尉,背靠着车头,嘴里叼支香烟,两条手臂环抱在胸前,用怀疑的眼光打量着过路的战士们,看那样子好象是想过来干预一下。


帅青山和崔志星互相用眼神暗示了一下,意思是:不好,这是个危险的家伙,得留点神。


一班、二班都已通过了,三班也通过了。不错!二排也顺利地通过,压尾的三排已经上路了。整个挺进支队已经过了大半,他们俩心里稍稍踏实了一些。


二排长庄永正带着五班过来后,接着是六班。六班刚跨上公路,只见那个伪军上尉把烟卷儿一仍,举步朝正在过路的队伍行列走了过来。


帅青山和崔志星心里一紧:这家伙想干什么?


伪军上尉走到队伍行列站定后,两手叉着腰,左右看了看,一伸手,拦住了六班战士乐松明。


帅青山注视着事态的发展,右手已经悄悄地握住了作为发起战斗讯号的手枪枪柄。崔志星也很紧张,很快把倒挂在肩头上的冲锋枪枪口翻转过来,准备一有命令,便立刻射击。

那个伪军上尉挡住乐松明,用朝鲜话严厉地问道:“你们是那部分的?”


乐松明是个年轻的新战士,朝鲜话根本听不懂,就连简单的打个招呼说得都很蹩脚。这一下被问到了,他只能用眼睛瞪着那家伙,一点也不敢开口。


松树下的崔志星身上都急出了汗,干看着也不能上前去帮忙。


那家伙看见乐松明这种表情,更加怀疑了,绷着脸,紧追着问道:“你们是那部分的?要去哪里?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