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特务 正文 二十四 损失惨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


双方时松时紧地对射了十来分钟,民兵们既无力对曲老五家发动攻击,而土匪们也没有要突围出来的意思,这让赵青感到很奇怪,论实力,土匪们并不弱于民兵,而且还有机枪,要想突围,民兵们是根本拦不住,可土匪们只是喊打喊杀,一点儿突围的意思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他派人联系了一下高毅,高毅那边的情况也不理想:牺牲了两名民兵,负伤的有四五个,虽然对曲老五攻击的距离比赵青这方面近些,但也被屋里的土匪们压的死死地。

赵青听完高毅那方面的报告,又看了看自己这方面:这十来分钟,又有几名民兵被打死打伤。想去村里联系一下村干部,可敌人的机枪把到村里去的道路拦的严严的。赵青无奈,只好寄希望于乔国喜。

就在这时,赵青猛听得背后几里地外响了几枪,随后又是一梭子机枪,他急忙回头,可这枪声完后,他们身后的大地又归附于沉寂,夜色更浓了。赵青不放心,叫着身边一名民兵:“乔小年,你去咱们后面刚才响枪的地方看看,看看是怎么回事!”

乔小年答了声是,弯着腰,提着步枪,顺着水沟向刚才响枪的地方跑去。

赵青转回身,感觉伤口一阵阵地钻心,可他顾不得这些,蜷着腿,他用双腿的膝盖夹着驳壳枪,用右手给驳壳枪换了一梭子子弹。这是最后一梭子子弹了,带出来的四匣子弹,已经打空了三匣,这最后的二十发子弹,得省着使。驳壳枪在打第三匣子弹时就已经调成了慢机单发,这战斗还不知道何时能结束,这最后的二十发必须省着使。

领着民兵们又和土匪们打了一阵,赵青就听得周边的一些村镇上也响起了枪声,先是零零落落,随后很快就响成了一片,他握着枪正惊异间,就见两条黑影搀扶着向自己这边跑来,他赶忙端起枪喝问了一声:“谁?站住!不站住就开枪了!”

两条黑影边踉踉跄跄地跑过来,边岔了嗓音似地喊答道:“指导员,别开枪,别开枪,是我们,乔国喜和乔小年!”

赵青猫起腰,向他俩小跑着迎上去:“乔国喜,怎么回事?你怎么回来了?!”

乔国喜被乔小年搀扶着,竭力忍着身上的伤痛,向赵青报告道:“指、指导员,我、我们背、背后也来了土匪,我被、被、被他们堵、堵、堵回来了!还挨、挨了他们两枪!”

“有、有多少人?”赵青心里一慌,也变得稍微有点儿结巴。

“看、看不清,黑乎乎的,全是人!”

赵青感觉自己的心沉到冰点,这下可怎么办?可还没等他想清楚,远处的土匪已经打着枪围了上来。这些土匪一边打枪一边冲,同时还喊道:“共军弟兄们,你们被包围了,赶紧缴枪吧,我们也优待俘虏!”

赵青朝着土匪喊的方向呸了一口,紧握着手里的驳壳枪,极力镇静地对乔小年道:“你扶着乔国喜,先找个安全的地方,看看他伤在哪儿了,暂时先包扎一下!”

乔小年扶着乔国喜,听着身前身后越响越激烈的枪声,心里感到怕怕的,看了一眼赵青,低声答了一声:“是!”随后扶着乔国喜就向黑暗中走去。


赵青和高毅带来的一中队,被曲老五家和邓中队长手下的土匪两下里一夹攻,不过一会儿的工夫就全被打死打伤了。高毅头上和胸口共中了三颗子弹,牺牲在曲老五家后门不远的地方。赵青除了左臂外,胸腹部也又中了一枪,流了很多血。当他看到身边的战友们纷纷牺牲负伤,土匪们嗷嗷叫着扑上来的时候,他举着驳壳枪对着土匪们是连连射击。可这最后一匣子弹也只剩下了几颗,很快他就打空了驳壳枪的弹匣。

听着驳壳枪发出一声空响,赵青的身边已经没有一名活着的战士了。他眼里冒着火,丢掉驳壳枪就朝一名牺牲了的战士的身边扑去,围上来的土匪们嗷嗷嚷道:“抓活的,抓活的,这共军是个当官的!中队长刚才说了,抓一个活的,赏三十块大洋!”

土匪们叫着,也不打枪了,乱哄哄地向赵青扑去。当赵青的右手刚刚抓住牺牲了的战士的步枪,四五名土匪扑上来,一下子就摁住了赵青:“他妈的,别动,再动就要你的命!”

赵青不管这些,依旧挣扎着想去夺那支步枪。一名高个土匪见了,飞起一脚,先是踢飞了那支步枪,随后照着赵青的身上,没脑袋没屁股地一连就踢了五六脚:“他妈的,共产党给了你什么好果子吃?这份儿上你还想和我们斗?”

其余的土匪看赵青是竭力反抗,也纷纷对着赵青踢打起来。


曲昆等战斗完全结束后,在参谋长等人的陪同下,慢悠悠地向屋外走来。

按照事先的布置,赵青等几名伤员都被押在了曲老五家旁边的一块空地上,由邓中队长带人亲自看押着,这时土匪们已经点燃了几堆篝火和一些火把。望着遍地都是的民兵尸体,赵青心里痛痛的,自己怎么就那么大意?怎么就没先派人侦查侦查?!他又看了看被俘的几名伤员,全是很重的伤,他知道,除了他们这几名伤员,其余的指战员们都牺牲了。

看曲昆走过来,离俘虏们已经不远,邓中队长假装才看见,蹭蹭蹭就跑了过去,对着曲昆立正敬礼:“报告司令,共军已经全部被消灭,大部被打死,另外抓了几个俘虏,其中还有一个当官的!”

曲昆站住了脚步,哈哈笑着点点头,连连说了几声好。

参谋长站在曲昆身边,假模假式地问道:“原来不是命令你们半夜到达这里吗?你们整整提前了几个钟头!你们可是违反了命令啊!”

邓中队长挺了挺身子,答道:“因为怕路上不好走,所以我们就提前从驻地出来了,其余的中队也是跟我们一样,中午就全从驻地出来了!”

曲昆点着头道:“好,好,好,要不是你们提前赶到,我们险些被共产党抓了俘虏了!”

听到这里,赵青明白了:“怪不得刚才屋里的土匪不突围,原来他们是约定半夜在这里集合,刚才他们肯定是看着自己这方面人少,所以就坚持着不走。……”

土匪参谋长看了看曲昆,又看了看赵青等人,假意道:“这也奇了怪了,咱们是下午才到这里,共产党怎么这么快就来到这里想抓咱们?看刚才那架势,明显是冲咱们来的!”

邓中队长道:“报告司令,报告参谋长,我们俘虏里有共产党一个当官的,要不要审审他?一审他就什么都明白了!”

曲昆和参谋长同声说了声好,跟在他们身边的曲老五媚笑着道:“你们审你们的,我对这事不感兴趣,我去旁边转转!”

曲昆挥挥手:“去吧,这村里的共产党和积极分子你都认识,把他们全找出来杀掉!这些穷棒子,真以为翻了天了!”

曲老五笑道:“我四哥已经带人去了!”

曲昆回了声好,在参谋长和邓中队长等人的簇拥下,向俘虏走去。


一群匪兵围着赵青等人是连打带审,可赵青等人是坚决不屈服。曲昆看了嘿嘿冷笑道:“好,算你们骨头硬!本司令本想毙了你们,可看你们骨头硬,英雄爱好汉,这回我姓曲的说话算数,既然你们交了枪,就真的不杀你们!”

赵青强忍着伤痛,对着曲昆呸了一口:“呸,要杀尽管杀,我们可没缴枪!”

另外几名民兵也叫道:“对,我们不怕死!”

曲昆嘿嘿笑道:“你们想死?我偏不让你们死,一会儿收拾完了这村的穷鬼,我就让人抬着你们到你们所谓的区里去,到那里再给你们演几场好戏看!”

赵青和民兵们没答话,用愤怒的眼睛直瞪着曲昆等人,这时曲老五假作恍然大悟地跑了来:“司令,司令,你知道是谁出卖了咱们吗?是他妈的伍进宝,这小子就跟一群共党死在那边那条沟里!”曲老五一边说,一边指着那条枯水沟。

曲昆哈哈大笑,故意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道:“管他是他妈的谁出卖了咱们?!反正现在咱们已经动了手!共产党,呵呵,这回也栽在了我手里!”

曲老五连连说了两声是,稍后犹显气愤道:“这他妈的姓伍的,真他妈的是吃里爬外,帮着外人打咱们,真该千刀万剐了他!”

曲昆瞧了瞧赵青等人,对曲老五道:“你下午不是还说吗?这姓伍的小子自共产党来后,一向表现积极,除了村干部,就数他闹的欢,估计是这小子发现了咱们去给报了告!”

“没错,司令分析的太对了!”一群匪军官和曲老五一起附和道。

“哈哈!就是这么一回事!”曲昆得意地一笑,然后对邓中队长吩咐道:“集合你的队伍,带上这些俘虏,咱们去共产党的区政府看看,把他们一定杀光抢光!”

“是!”邓中队长给曲昆敬了一个礼,立刻去集合队伍了。


等曲昆带着邓中队长这个中队到达八区区政府时,八区区政府已经被曲昆手下的另两个中队攻下来了,到处都是死尸和火光,赵青等人看了,是心如刀绞。

进了区政府所在的院子,几棵大树上都绑着、吊着人,赵青看了看院里,十多具尸体横七竖八地堆在东房的房檐下,几间放粮食等物资的屋子的屋门全被打开了,土匪们正向外搬东西,就在这时,赵青就听得旁边一棵大树下一个人哼哼了两声,他拢眼神仔细一看,原来是区长马春儒被绑在那棵大树上。望着浑身是血的马区长,赵青挣脱了押着他的土匪,三步两步就跑到了马春儒面前叫道:“马区长,马区长,……”

马春儒无力地抬起头,看清是赵青,声音有些哽咽地说道:“刘书记牺牲了,区里的干部除了被打死的,只剩下这几个了,没想到,没想到……”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