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军在朝鲜:抗美援朝战争纪实 《三十九军在朝鲜》第二部分 奇兵穿插(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


“敌人的坦克跑来跑去,我都看到了,你们要继续组织反坦克小组,在隘路口炸掉它!卡住他们的路,最主要的是截住敌人步兵,歼灭他们的有生力量……”张竭诚说到这又问道:

“八连上去没有?”

“上来了,正是节骨眼。请师长放心,我在阵地在!”薛复礼操着大嗓门说。

三四九团二营插到鹤谷里后,四连来到了一座水泥桥下,当时炸药不够,炸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敌人坦克开过来了,三排十二班班长赵鸿吉带着爆破小组守在桥下。第一辆坦克过来了,赵鸿吉指挥战士陈勇抱着爆破筒奔跑上去把它干掉了,第二辆坦克过来了,赵鸿吉又指挥另一名战士上去把它炸毁,把公路堵住了……

山下公路两侧的战斗时起时伏,张竭诚在观察所附近来回踱着步子,怎么还没有三五一团的消息呢?

不一会儿,与三五一团前沿的无线电话沟通了。他急忙从电话员手里抓过话筒,一听是三五一团彭仲韬非常熟悉的声音,精神为之振奋地说:

“老彭,你快讲,你们那里的情况怎么样?”

“二营到达公路边后,撤退的大批敌人就从北面过来了,要是晚一步就不好办了,现在已经堵住了。”

在电话上,张竭诚听完了彭仲韬滔滔不绝的汇报后,高兴地鼓励说:

“老彭,你们三五一团克服了重重困难,提前到位,截住了敌人,立了一大功啊!希望你和老王赶紧作好准备,巩固阵地,迎接更大的战斗,要指挥好部队,不惜一切代价坚决把敌人堵住……”

接着,张竭诚又用电话询问了三五○团的情况:团长赵先顺、政委王千祥率领第二、第三两个营有意暴露自己,吸引敌人的注意力。他们于12日6时许进抵才三里,遇敌百余人,第三营纵兵冲击,穷追到蟾江岸边将敌歼灭。追击中,营长韦树芳一马当先,冲在前面,不幸中弹,光荣牺牲。尔后,这个营又将蟾江西岸美空降一八七团派出的一个伞兵警戒连击溃,毙敌40余人。全团在穿插途中共毙俘敌300余人,提前到达指定位置,占领了水晶洞西北的327.3的高地。赵先顺在电话上报告完后说:

“师长,按照你的命令,副团长王秀法带着一营留在琴岱里,已经作好了一切战斗准备,与师后勤赵部长也联络上了。”

“老赵,你们的任务很重啊!战前在师党委会上,你和王千祥都积极要求到鹤谷里和夏日挑重担子。其实,你们三五○团现在的任务并不轻松,你们插到才三里一线,既可监视、控制、威胁横城、原州之敌人,阻击美空降一八七团的行动,为师的侧翼安全提供保障,又可打敌援兵,防止敌人漏网逃窜,随时增援三四九团和三五一团。这就叫做‘一箭双雕’嘛!”张竭诚听了赵先顺的报告后,充分肯定了他们的战绩和部署,最后这样强调说。

至此,一一七师的指战员们终于用“两条腿”赛过了敌人的“机械化”,按时和提前到达指定的穿插位置,抢占了要点,完全切断了伪八师九团和美二师9个团各一部的南逃道路以及横城之敌的北援通路,为整个参战部队全歼敌人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在军指挥所里,我听完张竭诚师长以上这些情况的报告后,禁不住在心中涌起一股自豪感,多好的部队,多好的指挥员,多好的战斗员啊!为了祖国而战,为了正义而战,天大的困难也压不倒他们。这是敌人无法理解的,也是我军的优势所在。敌人失算了!他们过低地估计了我军的胆略和力量,做梦也不会想到我们一夜之间就插到他们的纵深腹地,出现在横城城下。

看来一场恶战,不可避免地要在这里展开了!

12日7时以后,从正面战场向横城败退下来的敌人越来越多,突围的数量也越来越大了。北到新村,南至大谷,约6公里的公路上,突围与反突围的战斗越来越激烈。8时许,新村一带的炮声大作,紧接着横城方向敌机起飞,坦克出城。敌人有组织的突围和增援开始了。被困于夏日的美二师第九团和新村的伪八师各两个营,沿公路向横城方向突围;在同一时间里,横城之敌两个营在航空兵和坦克营的掩护下,出城接应南逃之敌。

在前沿观察所的张竭诚,一直举着望远镜在向公路瞭望。他看见这两股敌军形似墙上挂的军用地图上的两支蓝色箭头,妄图在这条公路上对接。情况十分紧急。他拿起电话筒叫师指挥所将这最新的敌情,火速通报各个团。他在电话上说:

“要求各部队在此决定胜负的关键时刻,沉着应战,坚决巩固既得阵地,把住这条公路,不让两股敌人靠拢,粉碎敌人突围计划!”

10时,被围之敌丢弃其余装备,分路向南突围。师指挥所的李少元政委、韩曙副师长命令各团和师直、后勤分队坚决堵击逃敌。10时30分,千余南逃之敌被在琴岱里的三五○团一营堵击,展开了激烈战斗。一营依托阵地打退敌人多次冲击,趁敌混乱,勇猛出击,全歼逃敌1000余人。师指挥所及警卫一分队、炮兵分队也投入了围堵逃敌的战斗,抓了不少俘虏。

真有意思——一一七师战斗报社的女编辑王文炳在上厕所的路上也抓到一个俘虏。

一向作战沉着顽强的三五一团首当其冲,担负着阻击逃敌的任务。他们面临的形势十分严峻。美二师第九团以两个营兵力向三五一团二营阵地发起猛烈攻击,二营营长张树芳,教导员邹锦章指挥各连,凭借有利地形,顽强抗击,一些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失去了与上级的联系,仍在顽强坚守,击退了敌人多次进攻。邹锦章教导员在进行战地鼓动时,在前沿战壕里身负重伤。

团政治处宣传股长谢恒意得知后亲自带着担架,冒着密集的炮火和弹雨,来到二营阵地上把身负重伤的邹锦章抬往团绑扎所。邹锦章躺在担架上吃力地说:

“老谢,我恐怕不行了吧?”

“邹教导员,不会的,你好好养伤,好了再回前线。”谢恒意安慰地说。

四连阵地紧靠公路,是敌人进攻的重点。当敌人乘6辆汽车拼死夺路逃向横城时,四连勇士们集中火力,击毁敌人的先头汽车,卡住了公路,敌人跳下汽车纷纷逃窜。二排趁机夺占紧靠公路的几个小高地,紧追逃敌。200余名敌人在炮火支援下,轮番向四连阵地进攻。二排阵地上只剩下副排长王德仁和战士唐文标、越义山3个人,子弹打光了,数十名敌人涌上来,3勇士冲入敌群,与敌展开白刃格斗,直到最后壮烈牺牲。二排阵地失守后,指导员冯书贤把文化教员、通信员、司号员、炊事员和仅有的十几名战士组织起来,拿起牺牲战友的武器,抢回敌人遗弃的弹药,指挥和鼓舞大家在连主阵地打退100多名敌人的数次进攻,在六连二排支援下,终于守住了连主阵地。

二营占领碧鹤山以后,杨玉坤、厉秉、王青山与营长、教导员研究作出了死守的部署:五连放在靠近上下加云方向的山脚突出部卡住敌人主要集结地;四连与机枪连居中,随营指挥所卡住敌人的腰部;六连放在左侧的山脚下,与路西的七连形成交叉火力,卡住公路转弯处的山垭口。

在敌人对五连反复进攻的时候,王德雨和彭仲韬同师作战科副科长李宏垠商量后,立即把一营撤了出去,沿着上下加云西侧山梁向东北出击。经过一个多小时激战,一营占领了上下加云以北和东北的536.7高地一带的3个山头。在营长赵希刚、教导员张云波的指挥下,以二连、一连、三连的序列从左至右摆开,立即构筑工事,准备打退敌人的攻击。半小时以后,李伪军以约一个营的兵力,向一营扼守的山头进攻了。机枪、大炮疯狂地吼叫着,十几架飞机轮番轰炸扫射。炮弹、炸弹在山峦上掀起铺天盖地的尘烟。敌人的步兵跟随着坦克爬上了山脚,然而,一营的阵地上却一枪不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