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军在朝鲜:抗美援朝战争纪实 《三十九军在朝鲜》第二部分 奇兵穿插(2)

吴信泉1 收藏 0 7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


“老彭,伤在哪?”

“打在左腿上。”

张竭诚吩咐人们赶快把彭金高抬下去治疗。之后,他想起出国第一仗中,他俩同坐一辆汽车,在向云山西北鹰峰洞开进时也曾遭到敌人伏击,他也负伤了,回国治疗刚归队,现在又负伤。唉!美国人专找老彭的麻烦。

正在这时,师政治部主任吴书的警卫员也喊叫起来:

“吴主任挂花了!”

张竭诚吃惊地跑到跟前,只见倒在雪地里的吴书呻吟着,张竭诚一边叫卫生员包扎,一边俯下身子关切地问道:

“老吴,怎么样?”

“师长……”

脸色苍白的吴书吃力地摆摆手,意思是不要管他,赶快带着部队冲过封锁线去执行战斗任务。

李少元和前卫三五一团政委彭仲韬也闻声相继赶来,看望吴书这位多年战斗在一起的老战友。这时,张竭诚已组织医务人员用担架抬着吴书冲出危险区,就近找了一家民房,用被子遮住窗户,点上灯,医生、卫生员查看伤势,进行抢救。弹片击中了胸膛和头部,他的伤势非常严重。大家看到他的脸色苍白,紧咬嘴唇,强忍疼痛。张竭诚、李少元叫政治部群工科长留下来,并派一个班保护。由于战况紧急,他们吩咐几句一定要尽最大努力进行抢救,便怀着十分沉重的心情告别吴书赶部队去了。

这天上午,一一七师正在龙兴里附近设置指挥所的时候,传来了吴书伤势过重抢救无效不幸牺牲的消息。张竭诚、李少元、韩曙都难过地流下了悲愤的眼泪。张竭诚“咚”地狠狠一拳打在墙上,呼喊了起来:“可恨的美国佬,等着瞧吧!血债要用血来还,我们饶不了你们的!”

吴书不幸牺牲的消息,通过电波传到了我军指挥所。我和军里几位领导同志都深深地为失去一位优秀的师级政工干部而感到惋惜。

2月10日上午,——七师党委扩大会议在驻地龙头里召开。先由从四十二军领受任务回来的韩曙传达上级关于敌我态势分析和赋予他们师的战斗任务。敌情——退守北纬37度线的美军和伪军,趁我主力休整之机,集中17个师、3个旅、1个空降团及美伪的几乎全部炮兵、坦克兵和航空兵,以西线为主要突击方向,发动了全面进攻。向我中线进攻之敌,主要是伪军第八师、美军第二师(附法国营、荷兰营)及美空降一八七团。志司决定在西线积极牵制敌人的主要进攻集团,而集中主要兵力向中线进攻之敌实施反突击,求得在运动中歼敌一部,乘胜向敌纵深发展,威胁西线敌主要集团的侧后,动摇其布势。我中线正面为四十二军、四十军,左翼为六十六军,右翼为三十九军。任务——上级命令一一七师于2月11日夜,从上物安里敌接合部之间隙进入战斗,沿药寺田、都仓村、琴垡里向横城西之夏日、鹤谷里实施穿插迂回,务于12日7时占领夏日、鹤谷里公路西侧有利地形,切断敌人退路,阻击将由横城出援之敌,配合我正面反突击集团歼灭伪八师及美二师一部。

韩曙讲到这里说:“师长、政委,我已向四十二军代表你们表了态:坚决完成交给一一七师的战斗任务。”张竭诚和李少元同时说:“老韩,你这个态表得好呀!说出了我们全师指战员们的心愿。”

会议经过一番认真的研究和讨论,最后由张竭诚集中大家的意见,下达了师的决心和部署:

决心——利用敌之间隙,乘夜暗出敌不意,实施大胆勇猛穿插,以师主力两个团攻占夏日、鹤谷里公路两侧有利地形。控制要点,断敌退路,务期必克,以一个团保障师侧翼安全和牵制横城、原州之敌。

部署——三五一团为前卫,负责击退沿途阻击之敌,攻占夏日公路两侧要点和下加云以北高地,协同六十六军形成战役对内合围正面;三四九团负责攻占鹤谷里公路西侧有利地形,协同三五一团切断敌人退路,并以一部兵力控制蟾江北岸之大谷、陵谷、303.2高地等要点,阻击由横城出援之敌;三五○团担任打援并为师预备队,前出至才三里,监视和牵制横城、原州之敌,特别注意空降一八七团,保障师右翼安全,并准备支援师主力作战,留一个营在琴垡里占领阵地防敌南逃,同时保障师后勤的安全。

朝鲜的冬天,太阳落得早,才下午四点钟天就黑了。2月11日这天,部队白天睡足了觉,提早吃了晚饭,进行装备,带足子弹、药品和5天干粮。各级指挥员均提前一级编入序列,做到及时处置情况和下定决心。火器也提前配备,加强第一梯队的火力和突击力。全师上下均左臂系白毛巾,天刚黑下来就出发了,于16时40分前,来到穿插出发地——龙头里以东约3公里的儿柴里。

儿柴里是个不大的村庄,二三十户人家,坐落在一个小山坳里。白天,张竭诚带着作战科长廖振铎曾来到这里侦察过。一条乡村路从村旁掠过,绕过山岗,蜿蜒东去,道路2公尺来宽,凸凹不平,不能通过汽车,只能勉强走牛马车。昨天刚下了一场大雪,到处一片白茫茫。要不是朝鲜大轱辘牛车压出来的两道车辙,真叫人难以辨认哪儿是道路,哪是原野。进村前,群工科的同志先来这里找好了向导,是两位40多岁的朝鲜农民。他们对志愿军很热情,会说几句简单的汉话,不仅介绍了穿插路线的道路情况,还提供了横城、原州的敌情。这两个向导,一位领着前卫团,另一位安排在师指挥所。

穿插序列为三五一团(前卫)、师指挥所、三四九团、三五○团、机关、后勤分队。

“嗡嗡嗡……”敌机在上空盘旋侦察。训练有素的部队,运动起来像猛虎,隐蔽起来似眠蝉。一片黑暗笼罩着儿柴里,整个村庄看不见一丝光亮,除了偶尔有几声狗叫之外,几乎听不到什么声音和动静。在这寂静的小小山坳周围,敌人做梦也没有想到,竟潜伏着7000多人的志愿军队伍,暗藏着一把插向他们心脏的尖刀。

远处的照明弹在闪亮,张竭诚借着光亮看了一下手表——17点差10分。四十二军要求他们:穿插出发与反突击总攻均于2月11日17时同时进行。现在,一切准备均已完毕。只等一声令下了。作为师长、政委的张竭诚和李少元,怀着比其他指战员更为激奋的心情,登上夜色中的山岗。

17时整,“隆!隆!隆!”隐隐约约地听到反突击集团的炮声。一排排炮弹闪电般地飞向敌人阵地。

张竭诚站在一个山岗上,发出了庄严的命令:

“前卫团出发!”

天刚黑,部队开进了。公路两旁的房子,昨天还是完整的,今天却被敌人飞机打着了火,火光冲天。从远处看好像部队是在火海中通过的。近处,可以听到女人和小孩的哭声。就是这火光,就是这哭声,给了每个人一种神奇的力量,燃烧的焦木气味中掺杂着一股火药味和凝固汽油弹味,浓烈地刺入人们的鼻孔。火光映着指战员们的身影在刷刷地向前移动。有的战士站住稍微张望了一下,马上又跑步跟了上去……

三五一团行进在山谷之中,两侧高山峭立,中间夹着一条崎岖的羊肠小道。午夜,北风开始呼啸起来,山道上的冰雪冻成了坚硬光滑的冰板,冰板上面又铺上一层积雪,更加溜滑难走,行列中不断有人跌倒。几乎人人全身都沾满了冰雪。

很久没有钉掌的驮马,简直成了“木马”,它们的四条腿撑的像木棍似的,艰难地向前移动着。饲养员们好像京戏里的马童,叉开两腿,双手紧握着缰绳,随着马的摆动,做出各种紧张的姿势。

张竭诚指挥作战一贯指挥靠前,他的指挥所就在前卫团后面行动,半个小时后,这个师全部进入了穿插“走廊”。18时许,部队从没云里伪八师十六团阵地左翼边缘穿过,快到上物安里了,忽然,前面传来一阵稀疏的枪声,怎么回事?作战参谋向张竭诚报告:“师长,三五一团二营前卫连同敌人一个排遭遇,已将敌人歼灭,俘虏马上可以带到。”张竭诚听了立即命令三五一团:“不要恋战,不要受小的敌情干扰,不要因小失大,能歼就快歼,否则就驱逐,记住,现在争取时间为第一要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