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


第十章奇兵穿插


一一七师横城大捷战果辉煌,创造了志愿军一个师歼敌最多、缴获最大的范例——中朝联军领导机关通令嘉奖


1951年的元旦,我们是在第三次战役突破临津江中度过的。1951年的春节,我们又是在第四次战役中度过的。

我刚从祖国赶回朝鲜前线军部驻地普光寺,正在军指挥所和政治委员徐斌洲、副军长谭友林、副政委李雪三、参谋长吴国璋研究第四次战役中我军的作战部署,忽听门外有个很熟悉的声音——“报告”!接着,就见也是从国内赶回前线的一一七师师长张竭诚走了进来。

“你们几位军首长都在这里呀?”

“噢!老张,你赶得好快呀!一路上辛苦啦!我大步迎上去握住了他的手。

“军令如山倒,不敢耽误。”

我拉张竭诚坐下来,冲着大家说:

“美国人真会凑热闹,大年初一逼得我们上上下下调兵遣将。”说得大家哈哈大笑。

“是呀!军长也是早晨赶回来的吧?”张竭诚问我。

是哟!老张,我们言归正传。”我说着从参谋人员手里拿过一份电报,边看边说:

“志司的作战命令是昨天到的。第四次战役已经开始了。敌人从1月25日开始发动进攻,战斗正逐步在全线展开。前线的防御部队,正以机动防御牵制敌人的进攻,为我主力集结歼敌创造条件。”我指着墙上的巨幅作战地图,继续说:

“志司决心选择敌人实力比较弱,又冒进突出的中线的右翼,也就是横城地区的敌军,狠狠地敲他一下,争取消灭一个师。命令你们一一七师担负穿插迂回任务,配合正面反突击集团围歼敌人,要求你们在12日拂晓前穿插到位。”我习惯地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说:

“现在是6号上午。志司决定,你们师暂时配属四十二军指挥作战,你们的具体任务向他们军里请示。老张,这段时间作战中一定要听从四十二军的指挥哟!”

“军长,我知道了。”张竭诚点头说。

“这次穿插任务十分艰巨。远距离地插到敌人腹地,将要四面临敌,独立作战。因此,你们必须对部队做好思想动员和充分的准备工作。”徐斌洲指着作战地图说。

“张师长,这次战役你们师还要发扬上次战役及时穿插到东豆川快速勇猛歼敌的战斗作风啊!”谭友林也补充说。

“为了抢时间,昨天晚上,你们师李少元政委、彭金高和韩曙两位副师长、吴书主任他们已带部队先出发了,预计今晚越过北汉江东进,你还得快马加鞭赶一程啊!”最后,吴国璋交代说。

“请军首长放心,我们师一定完成任务,坚决打个歼灭战!”张竭诚起身说。

“好!老张,我们等候你们的胜利消息!”我和大家把张竭诚送到门口说。

当天晚上,张竭诚乘一辆吉普车赶部队去了。因为部队是徒步行军,为防空袭只能夜间行动,所以,他第二天一早就在汉江北岸赶上了部队。

“老张,刚才我们几个还在念着你,能不能今天赶来?说曹操,曹操就到。你是唱主角的,你来得正好!”李少元握着张竭诚的手甚为高兴。

这时,部队行军正在休息。他们几个师的领导干部在一起碰了碰头,决定由韩曙去四十二军军部汇报部队情况,受领具体任务。

白天,韩曙骑着他的老战马前往四十二军指挥所去接受任务。一路上,敌机在上空不停地盘旋,他的马是白色,必须随时随地注意隐蔽、防空,但又必须在指定的时间赶到。于是,他采取了逐段跃进的方式,和敌机耍起了捉迷藏,终于按时赶到了四十二军军部驻地。

在四十二军指挥所里,军长吴瑞林指着墙上的作战地图,以肯定的语气对韩曙说:

“你们师在战役发起后,由右翼直接插入横城以北的鹤谷里地区,切断伪八师和美二师九团的退路,阻击横城敌人向北增援,配合正面兵团,坚决歼灭这股敌人。

韩曙此刻把自己的全部精神集中在吴瑞林军长所指向的地方。他看到地图上除了标出的几条公路的黑色曲线之外,就是用红蓝两色标示出的敌我当前的对峙线,在他们要经过的地方没有公路。吴瑞林似乎理会到韩曙专心注视着的地方,又接着说:

“穿插的道路是艰难的,仗也是个硬仗,任务繁重而光荣,相信你们这个师能圆满完成……”

“我代表张竭诚师长、李少元政委向四十二军党委和军首长保证:我们一一七师坚决完成这次战斗任务!”韩曙向吴瑞林说。

他在骑马回来的路上,脑子里一直在思索着:“这次任务正和第三次战役也是我们这个师向东豆川以南穿插一样,我们要把这条红口袋嘴紧紧地扎住,绝不让敌人跑掉一个!”

当晚,在月光下,张竭诚、李少元和其他指挥员组织全师部队安全渡过了北汉江,冒着严寒经过连续两天夜行军,穿过黄龙山区,于2月10日黎明前抵近汉城以东50公里的龙头里山地前线。

龙头里是个公路枢纽,地理位置很重要,已被我志愿军占领。这里距敌人前沿丰水院约十余公路,敌人为了破坏我兵力调动和后勤供给,在这里的公路设置了一道空中封锁线。敌机不分昼夜轰炸扫射。张竭诚看了看手表,果断地决定:纵然是上刀山下火海,全师也必须抓紧在天亮以前的有限时间里通过这道封锁线!

夜空布满了浓云,天似乎低矮了许多,空间变得更黑了。唰!唰!唰……急促的脚步声说明,部队正在神速地悄悄地通过这条封锁线。干部战士反穿着棉衣,头上戴着用枯草编成的防空帽,从驻地向开进的主干道上汇集,前卫团的政治委员彭仲韬看见师指挥所距离本团太近了,就跑过去向张竭诚和李少元说:

“师指最好离我们团稍远一点,以防不测。”

“没关系,继续前进吧!”

当部队来到一个公路交叉点附近时,突然,前面传来了飞机声,张竭诚、李少元他们抬头望去,敌机已在前卫团的上空投下了一串串照明弹,部队立即就地卧倒。只见两架敌机发出刺耳尖啸声俯冲下来扫射和投弹。有一个弹着点离师指挥所很近,轰炸声震得耳朵嗡嗡响。不一会儿,半空的照明弹熄灭了,敌机也飞走了。张竭诚一边掸着身上的泥土和积雪,一边在想,敌人的指挥机构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他忽然听见警卫员在高声喊道:“彭副师长负伤了!”

他和李少元跑过去一看,彭金高躺在雪地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