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岁女孩为救患白血病弟弟放学后做零工

12岁的曾嘉慧坚持每天放学后做零工,她甚至想辍学,因为她想挣钱给弟弟阿D治病。10岁的阿D患上白血病,一天1000多元的治疗费用,曾嘉慧要手工制作几万个贺岁卡才能赚得回来。离异的父母因儿子的疾病重新建立联系,但面对巨额医药费,他们也无能为力。


干一天为弟弟挣一个盒饭


曾嘉慧的父母三年前离婚,弟弟阿D随母亲张敏茹,她随父亲曾庆源,虽然同住在广州增城,但姐弟俩的相聚时光仅有周末,这也是他们最快乐的时候。


去年9月初,阿D在广州华侨医院确诊患白血病。妈妈辞工照料阿D,爸爸还在收拾上一次生意失败的烂摊子,医疗费全部靠借款。东拼西凑的5万元,在前两个疗程花完了,医院联系的慈善会捐款,短短20天又一文不剩。


懂事的嘉慧四处打听哪里可以做兼职,最终找到一家制贺卡的作坊,作坊老板愿意让她每天带材料回家制作贺卡,一个贺卡一角钱。利用每天的课余时间,嘉慧可以赚到十元左右。而这十元钱,也许只够弟弟在广州买个盒饭。


父亲靠打工赚钱治病还债


13日上午,在增城夏街村的一条窄巷里,记者见到了嘉慧。空旷的大堂中间摆着一张小木桌,桌上堆满了卡片和线团,嘉慧已经“工作”了近5个小时。


给她帮手的还有同村的两位小伙伴,一个手指生了冻疮,一个脚上缠着绷带,嘉慧充满感激地告诉记者,两位小伙伴自从得知阿D生病,就会时不时过来帮忙做贺卡,三个人分工,一天的收入可以涨到二三十元。


在二楼,嘉慧的爷爷奶奶正在为另一桩事情犯愁:几个月前村里一个四岁小孩溺死在爷爷承包的鱼塘,小孩家长把爷爷告上了法庭。而阿D的父亲曾庆源刚刚生意失败欠下几万元。


曾庆源只在广州陪着儿子治了两个疗程,就回到增城找工作,现在在一家工地开车,一个月收入2000元左右。这天他又早早出门,没能和记者见面。这个年仅29岁的男人正在承受着怎样的心灵煎熬,外人无法想象。


懂事阿D病中日记看哭妈妈


10岁的阿D眼睛大大的,言行举止都十分活泼可爱,4个多月的重病仿佛没能影响到他的童真。


阿D最爱玩电脑游戏,在医院病房,他每天捧着妈妈的手机玩游戏,还不时开心地和隔壁病床的小朋友分享心得。


张敏茹一个人24小时照看儿子阿D,除了让他玩玩手机游戏看看动漫书,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哄儿子开心,阿D也从来没有跟妈妈提出过任何要求。


在阿D的QQ空间里,记者看到几篇日志,都是阿D在凌晨用手机写下的。网名“奥特曼”的阿D,心疼妈妈为了照顾自己变老变憔悴,鼓励自己一定要战胜疾病,以后好孝敬家人。


看到儿子病后表现得这么成熟,张敏茹的心都要碎了,“即使他发高烧或者有病痛也不会跟我闹,医院前些天走了好几个白血病人,他心里害怕,但只是抱住我,背着我流眼泪。”说到这里,张敏茹两行泪水夺眶而出。


化疗效果不好,移植还需巨款


13日,阿D刚刚结束第三次化疗。在华侨医院住院部六楼的一间四人病房中,阿D再次见到记者时,马上放下手机,和记者打招呼。联系起记者和阿D的,是姐姐嘉慧的一篇心情日志(大意如下): “凌晨2时多,又有一个骨髓移植的病人走了,这已经是我到医院以来不知第几个走的了,每次听到这些人走我整晚都不能睡,每日看着阿D的痛真的难以想像,每晚都在想阿D几时才能康复,因为我好怕失去,他的天真和懂事令我更加的怜爱,为什么上天这么不公平这么残忍……”


一位叫“风雨同行”的网友看到嘉慧的日志后告诉嘉慧可以向媒体和慈善机构求助,并第一个推荐羊城晚报,8日晚上,嘉慧向羊城晚报热线编辑说出自己的恐惧,希望可以通过报纸找到帮助弟弟的好心人。


华侨医院血液科副主任医师卢育洪告诉记者,前期化疗对阿D的病情改善不大,阿D所患的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必须靠造血干细胞移植,而配型成功概率最大的人是姐姐曾嘉慧,其次是妈妈张敏茹,“配型一次一人要1600元,配型后再处理和移植总费用大概要20多万元”。


事实上,医生早在去年9月就通知张敏茹尽快进行造血干细胞配型,只要配型成功,就有希望了。然而,张敏茹每天捏着通知单,痛在心里口难开,两次配型要花费几千元,而她现在连个盒饭都舍不得给自己买,即使配型成功了,巨额移植费又要去哪里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