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军在朝鲜:抗美援朝战争纪实 《三十九军在朝鲜》第二部分 跨过三八线(9)

吴信泉1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size][/URL] 卿显敏带弹药手向右侧插去,爬到后山腰。他指着一闪一闪的火光对弹药手说: “看到了没有?咱们干掉它!”卿显敏把机枪架好,瞄得准准的。突然猛烈地扫了一梭子,敌人的3个火力点再也不叫唤了。 紧接着,山下部队喊起了冲杀声。卿显敏掉转枪口,射击着那些跳出工事的敌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


卿显敏带弹药手向右侧插去,爬到后山腰。他指着一闪一闪的火光对弹药手说:

“看到了没有?咱们干掉它!”卿显敏把机枪架好,瞄得准准的。突然猛烈地扫了一梭子,敌人的3个火力点再也不叫唤了。

紧接着,山下部队喊起了冲杀声。卿显敏掉转枪口,射击着那些跳出工事的敌人。

卿显敏望着红色信号弹在高地上升起来了,他想爬起来跑上山头,可是,不知怎么搞的,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一步也不能走了。他低头一看,自己的一双脚都光着,脚上的血不停地向下流。原来,他不知什么时候已负伤了。

在一一六师从右翼突破的三四七团指挥所里,震耳欲聋的轰鸣,谁说话的声音也听不清了,无线电话员们急促的呼叫声也被炮声齐鸣淹没了。李刚团长把通往师部的电话机交给任奇智政委,从指挥所跑到上边观察所去了。他命令参谋人员:

“告诉配属炮兵14号、15号、17号、18号敌人地堡还未命中,迅速修正弹着,继续射击!再告诉步兵炮:2号、4号、6号、7号敌人火力点也未命中,迅速修正弹着,继续射击!”

在极短的时间里,我们的炮兵又猛烈地射击了。跑出掩体的步兵战士们,大声喊道:

“好!我们的炮兵打得好!”

在右翼,隐蔽于离江岸100公尺山沟里的三四七团五连,每个人都眼巴巴地盼望太阳快落山。

冲锋信号还未发出,他们已经到了沙滩上,刚到水边,左后方天空射出一串红色曳光弹。在激烈的重机枪声中,又吹起一阵急骤而清亮的号声,只听见江岸上一片呐喊声。指导员王长珍站在江边上高声喊道:

“五连的同志们冲啊!立功的机会到了!”

二排副排长王殿学带着战士们踏碎薄冰拼命地向前奔去。副连长胡德银带着两挺机枪、一个火箭筒跟随尖刀排向对岸逼近。他们向前走,水深了,袜子进了水,高个子水深没到腰,小个子水没到了胸膛,带着冰碴子的冷水浸透了棉衣,冰冷的江水降低不了勇士的热血。王殿学在前头兴奋地说:“水冷水深挡不住咱们的前进,同志们,冲呀!”共青团员曹洪滨说:“刀山火海我们也要冲啊!”以英雄党金和命名的尖刀班全体勇士说:“水冷水深算啥,赶快占领敌人阵地!”这一句句豪言壮语震荡在临津江江面上。手冻僵了,衣服湿透了,从没腰深的冰水中爬上溜滑的冰,冻不结实的冰破了,人就会掉进水里。炮排的田庆云、王殿奎的炮身炮架从上掉到底,他们蹲下身去提了几次才提上来。王殿学回头一看,江面上有数不清的战友在向对岸冲去。

“哧!”一颗炮弹落在王殿学身旁,激起的高大水柱像高山上的瀑布似的,劈头盖脸地泼来,他连着呛了两口水,两腿发软,身体开始摇晃起来。六班长郭文魁赶来扶住了他:

“副排长,你怎么啦?”

“不要紧,快过江!”王殿学加快了步伐说。

眼前,突然从水里钻出一个人来,他一看是战士范和奇。他想,这是个南方战士,平时最怕冷,现在和我们一道强渡这布满冰块的江河,一定够呛。他为什么钻到冰水里去?难道是负了伤吗?

“小范,你怎么啦?”

“真倒霉!机枪管掉在水里了。”说着,范和奇又捏着鼻子钻进水里,不一会儿他高兴地举着机枪管从水里冒了出来。

“副排长!副排长!”背后传来急促的声音,王殿学一回头,只见曹洪斌正被一块大冰排撞得歪歪跌跌,眼看就要被盖在冰排下边了。王殿学使劲用手划水,抢过去把冰排推开,拉着曹洪斌一块继续向对岸奔去。

“到岸了!”在他们面前出现了一片雪白的江岸,郭文魁首先大声地喊了起来。大家一看都在想着:只要我们踏上坚实的地面,胜利就是我们的了。王殿学拖着两条沉重的腿费了好大的劲才爬上岸,郭文魁和曹洪斌也紧跟着他上来了。

这时,五连的左面响起了急促的号声和指挥联络用的小喇叭声,这是七连登岸了。紧接着他们的机枪也吼叫开来了。王殿学立刻向火光闪闪的江岸冲过去。不好!郭文魁踏上了地雷,负了伤,王殿学为了带领战士们冲上对岸去消灭敌人,不能替亲爱的战友包扎,只能从兜里掏出湿淋淋的急救包交给郭文魁,转身带着曹洪斌直奔敌人第18号地堡而去。敌人在疯狂地向他们射击,他将准备好的手榴弹对准地堡的射孔扔过去,敌人机枪哑巴了。

火光中,王殿学看到自己身后上来人了,后续部队上来得这么快吗?他们仔细一看,原来是郭文魁正拖着负伤的腿爬上江岸。他知道:这是六连班长战前的誓言,现在实现了。于是,他掏出小喇叭呜呜地吹起来了——向上级报告:5连已经胜利地占领了敌人滩头阵地。一排长丁留君为了拉人三次又掉下水去。“我们已占领了敌人滩头阵地,同志们,快爬上来!”这喊声响成一片。

江岸没有什么敌人了,司号员邓铁有已跑上高坡吹起了占领阵地号音,只听到前小庄里乱哄哄的,“前面有敌人!”连长韩成保跑到突破口,看到三排跟上来了,就大声命令:“二排已进去,三排快向右打!”三排长带着九班副,还有九班长孙连仲扛着轻机枪爬上突破口连打了两个地堡,带着全排向南面山头追去。

一排和四排跟着都进了突破口,全连的同志们过江后,很多人失去联络,但是哪里有枪声,他们就奔向哪里去战斗。这样猛追了三里路,到达了第一个过江占领的山头阵地——147高地。很短时间,全连都到了。整理好组织,脱去水袜子,又继续向马智里前进。棉衣冻得硬邦邦的,皮棉鞋里成了冰疙瘩,同志们把这些都忘记了,只听到低声愉快地说:“别让敌人跑掉了!赶快追呀!”吴天贡轻伤还高兴地说:“干呀!我负了伤也要消灭敌人。”八班长向他说:“你轻伤不下火线,我给你请功!”

到了马智里,追上了敌人。前面敌人靠着大山公路掩护后退,六连由后侧攻上去,敌人的炮火疯狂打来,五连由左侧投入了战斗。正面是开阔地,敌人右侧山顶上一挺重机枪对我们威胁太大,连长命令二排长带领六班插上去,在山坡上,机枪冻得子弹打不响了。弹药手黄治安用手把子弹握暖,机枪手樊光其挎着机枪向山头插去,敌人的机枪不响了。一排在右,三排在左,迅速地插过去,三排八班在前向敌人的工事冲去,在距敌30多公尺的地方,八班长沈奎武挂彩了,但他喊道:“冲呀!八班的同志们,我挂彩没关系,这是立功的时候了。”八班副史殿有手榴弹扔上去了,敌人还打机枪,一排长丁留君带领了5个战士一连打两个山头,敌人在高山上向他射击,“赶快从右侧冲上去!”刘静明、马永思已冲到敌人面前,刘静明一个手榴弹扔过去,在敌人工事里响了,几个敌人撒腿就跑。战士们紧追上去,有的敌人一看跑不了,把枪一扔,举起双手当了俘虏。


在一一六师从左翼突破的三四六团指挥所里,张峰副师长正在回答汪洋师长的问话。

“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你的命令了。”

“炮兵已经准备就绪,你们准备观察。”汪洋这样通知说。

就在张峰和吴宝光团长、栾凤如政委带着参谋人员跑出掩蔽部的同时,我们的炮兵开炮了,掩蔽部有节奏地剧烈地跳动起来。炮弹在他们头顶飞过去,发出狂风般的呼啸声。人们清楚地看见,对岸敌人阵地上立刻腾起一片耀眼的火光和浓烈的烟雾。

吴宝光在观察所里一边观察一边报告:

“地雷打炸了!”

“突破口火力点摧毁了,一个,两个,三个……”

在左翼,当炮兵一开始射击的时候,三四六团先锋连战士们就从防空洞里跑出来,兴奋而又紧张地飞跑着,副连长刘玉元一看敌人被我们炮火压倒了。他大声命令:“尖刀班开始冲锋!”

接到冲锋的命令,尖刀班长韦吉先,一马当先带领着义县英雄班(五班)9个年轻汉子端着明晃晃的刺刀从冰上飞跑过去,冲上江岸。刘玉元带着连的主力紧跟在尖刀班后面也登岸了。一上江岸,我们的轻重机枪,紧跟在尖刀班的后面一边跑一边打,江岸的敌人毛了,扔下了一切东西撒腿就跑。

冲到第一个小山头,发现工事里有敌人半个班。韦吉元扔过去一颗手榴弹,打了一梭子冲锋枪,敌人转身就跑,5班上去就跟踪追击。

刷刷刷,天空出现了三颗照明弹,这是炮火加快射击的时候。但是,尖刀排占领第二个山头的信号已经发出了,刘玉元用无线电话向团营指挥所报告着:“我们已经插过了公路,准备向192高地发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