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军在朝鲜:抗美援朝战争纪实 《三十九军在朝鲜》第二部分 跨过三八线(7)

吴信泉1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size][/URL] “这场大雪对我们极为有利。大雪过后气温必定下降,告诉部队注意防冻,尤其是4个尖刀连,不准冻坏一个人。”我向汪洋讲完了,又把一一六师和一一七师的电话也接通了。我向王良太和张竭诚这两个师长也这样嘱咐着。 打完了电话,我对谭友林副军长说: “老谭,你和徐政委在这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


“这场大雪对我们极为有利。大雪过后气温必定下降,告诉部队注意防冻,尤其是4个尖刀连,不准冻坏一个人。”我向汪洋讲完了,又把一一六师和一一七师的电话也接通了。我向王良太和张竭诚这两个师长也这样嘱咐着。

打完了电话,我对谭友林副军长说:

“老谭,你和徐政委在这里坐镇,我到一一六师去。”

“军长,还是我去吧!你和徐政委在军里坐镇,听我这一回。”

“好。就听你的,随时联系。”

谭友林带着警卫员就到已经全部转入地下的一一六师去了。

我十分关注一一五师三四四团在高浪浦里掩护一一六师部队。这一天,从拂晓开始,敌人向他阵地上打过来一批又一批的炮弹,特别是三四四团六连在九野山上,为了吸引敌人,必须在那里挨一天的炮弹。他们为了全局的胜利,作出了局部的牺牲,这种精神十分可贵。

这一天,我给一一五师王良太师长打电话说:

“敌人已经中了我们的计!你们继续牵制住敌人。在一一六师发起进攻之前,不要使敌人有丝毫察觉。”

“军长放心,我已告诉三四四团的同志们,伤亡再大也是值得的。”王良太这样回答着。

公元1950年12月31日,是20世纪上半叶的最后一天。1951年元旦,是我们入朝作战以来的第一个新年。凡是亲身经历了这一天突破三八线前前后后的人,都永远不会忘记这振奋人心的日子。

当时针指向下午4时20多分的时候,指挥所所有的人都忙碌起来了。我和3个师的师长对表,电话铃声不停顿地响着,无线电细长的无线杆颤动着。观察员的眼睛眨都不眨地望着漆黑的夜空……

在这段时间里,我们这些高级指挥员是比一般人更受着时间的折磨。一个团长的脑子里装着数千人的生命,一个师长的脑子里装着一万多人的生命,而我的脑子里则是几万人的生命。当然,还有祖国人民和朝鲜人民的期望,亚洲和世界的和平。

“几点几分了?”

“下午4点30分。”

本来,我和政委徐斌洲两个人戴的是最准确的名牌表。可这时候,我们两人不是他就是我,总怕自己的表突然停摆了,或者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只有问一问对方,再看看自己的表,心里才踏实多了。


正当祖国人民欢度1950年除夕和1951年元旦之际,我们的大炮在朝鲜三八线上怒吼了!隆隆的炮声犹如平地一声惊雷,炸开了夜空长久的寂静,震开了人们渴望的心。

隆隆的炮声向全世界宣告: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并肩突破三八线了!

一一六师配属的志愿军两个炮兵团和师属炮兵发射的炮弹,在临津江的上空形成无数的火舌,飞向江南岸的敌人地堡、火力点和防坦克炮这些目标。沙石、砖瓦、木料、土块被掀起抛向高空,白色、黄色、黑色的烟柱在突破口上空升起,闪出一片片耀眼的光亮。

10分钟,我们的炮兵把第一批目标大部摧毁,敌人4门五七战防炮被打成废品,炮身倾斜,炮架躺在地上。

从16时50分开始,我们的直瞄炮打第二批目标,与此同时,团迫击炮弹密集地在三四六团和三四七团两个团突破口袋形地段上爆炸,在敌人地雷区、铁丝网中开出长40公尺、宽6至10公尺的两条步兵冲击通路。

迫击炮打中了地雷,夜空中升起一个个圆圆的黑圈。师炮兵群开始对马智地区敌人阵地进行压制射击,对192高地和147高地进行第一次集中射击。

炮火准备进行到17时整,在20分钟的破坏射击中,摧毁了敌人地堡、火力点40余个,歼灭美军一个黑人防坦克炮兵连,炮弹命中率80%……

17时零分,100高地上发出3发照明弹,3分钟的急袭射击开始了,全师所有炮兵对准左翼和右翼两个团的突破口集中射击。巨大的烟柱上升30公尺高,爆炸声分不出个来,也分不清是哪种炮弹的声音。

大家从望远镜里看到,江南岸的敌人阵地里,所有的人员和火器全被我们的炮弹压制住了。敌人一声不吭,一枪一炮也打不出来了……

17时3分,100高地发出5发照明弹,同时两挺重机枪连续向空中发射出200发红色的曳光弹。

这是步兵开始冲击的双重信号!

在土井和新岱两个突破地段上,左翼三四六团和右翼三四七团两个突击营4个尖刀连同时吹起了急促的响亮的冲锋号。

在担任主攻任务的一一六师指挥所里,汪洋师长、石瑛政委已经几夜没有睡好觉了。刚才,汪洋接到张峰副师长从左翼突破口的三四六团指挥所里打来的电话。

“师长,炮兵这次打的就像在国内打义县、打锦州那样,打得又狠又准,给步兵开辟了冲击的通路。”

“好呀!现在离步兵冲击时间只有3分钟了,你们做好准备!”汪洋说。

汪洋又把电话打到了从右翼爆破的三四七团指挥所,一听是李刚团长熟悉的声音,就问:

“你们团突破口的通路开辟了没有?”

“步兵战士都在为炮兵打得准叫好,我团突破口上的敌人工事大部被摧毁,我已命一线部队向江边运动……”李刚说。

在左翼,三四六团常胜连三班扫雷组长张财书带着他的组员们,每个人扛着一丈多长的扫雷杆子,顺着交通沟迅猛地往前奔跑。

突击队的同志们早就憋不住劲儿了,一边整理着装具和武器,一边眺望着对岸的火光。他们一见扫雷组上来了,都嚷着:

“快躲开道,开路先锋来了!”

大家伙纷纷给扫雷组让开道。一个胖乎乎的战士拍着张财书的肩膀说:

“伙计,扫得干干净净的,江那边我们全包啦!”

张财书他们哪顾得回答,一口气跳下了山坡,江对岸的敌人机枪子弹,密密麻麻地迎头朝他们射来。他们几乎是从红的绿的曳光弹的缝里穿过七八十公尺的开阔地,跑到洼地上伏下身来。最前面的张财书定下神,探出头向前望去,沙滩上一片白雪茫茫,没有一个脚印,这就是敌人的雷区了。要是过去,这样一大片地雷,早在一两天以前就干掉了它。可是今天不行,今天的情况不允许预先干掉。因为,那样做就会暴露整个作战意图,破坏了部队渡江战斗的计划,让狡猾的敌人挣脱跑掉。

现在,张财书伏在这里,趁着我们炮火急袭的时候,在短短的20分钟内把地雷拉响,给冲击部队扫清障碍,开辟前进的道路,保障突然冲过江去歼灭敌人。他深深地懂得担负这个任务非常艰巨,十分危险,但是为了整个战役的胜利,就是受伤甚至牺牲,也是很值得的。

在张财书仔细观察着雷区的时候,赵振海和金玉山拖着扫雷杆,呼哧呼哧地跟上来了。张财书对着他俩的耳朵大声说:

“我先上去。要是我挂花了,你们继续完成任务!”

“班长,你……”

“听命令,好好隐蔽!”

张财书说完,拖着扫雷杆向前爬去。敌人可能发觉我们了。轻重机枪子弹密集地噗噗地落在他的身前身后。他按照预先观察好的目标,沉着地爬到一个小凹地前面,把勾雷杆伸出去,对准那根接连地雷的钢丝,猛一扭,前边立刻闪起几团火光,一群地雷爆炸了,顿时,沙石滚滚,气浪把他掀起老高,硝烟火花味呛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紧闭住双眼和嘴,屏住气。等到烟雾一散时,他拿起杆子一看,糟糕!勾雷杆子炸成了两截子。没有它怎么能继续完成任务呢?

他赶紧趁着爆炸的余烟,飞快地跑回了洼地。更糟糕的事情出现在眼前:赵振海正在那里抱着金玉山呼唤他的名字。

“赵振海!金玉山怎么啦?”

“班长,他被敌人的机枪子弹打牺牲了。”

张财书来不及再说什么,抄起另一根扫雷杆子就往回跑,到了第二个雷群地点,他匍匐着靠近它。随着杆子前头的铁钩触动,一串一串地雷又跟着猛吼起来了。这回他不等它爆炸完,紧接着扑向第三个雷群。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