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军在朝鲜:抗美援朝战争纪实 《三十九军在朝鲜》第二部分 跨过三八线(3)

吴信泉1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size][/URL] 于是,汪洋滔滔不绝地一口气摆出了4条理由: “第一,我们首先到达临津江北岸,已经过5天对敌情和江面的地形了解,掌握了大量的情况。 “第二,把两个炮兵团都配属给我们师,便于协同动作,有利于顺利地打开突破口。 “第三,伪一师在第一战役中是我们师的手下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


于是,汪洋滔滔不绝地一口气摆出了4条理由:

“第一,我们首先到达临津江北岸,已经过5天对敌情和江面的地形了解,掌握了大量的情况。

“第二,把两个炮兵团都配属给我们师,便于协同动作,有利于顺利地打开突破口。

“第三,伪一师在第一战役中是我们师的手下败将,其中十二团和十五团大部被歼,我们熟悉敌人的战术。

“第四,现在,全师部队求战情绪空前高涨,纷纷提出打头阵突破临津江的要求,有把握完成这一艰巨任务……”

大家听了汪洋摆出的这4条理由,都满意地点着头。我和其他军领导交换意见,决定由一一六师担任主攻任务,一一七师作为第二梯队,在湘水里侧岩里方向执行穿插任务;一一五师为军的预备队。

一夜的会议结束了。汪洋和石瑛肩负着单独突破临津江的重任,带着喜悦的心情乘车返回了一一六师。庞大、复杂而艰巨的准备工作,便在这个师的各个角落全面展开了。

三十九军关于突破临津江及以后行动部署的报告(1950年12月27日20时30分)

韩并报彭、洪、解:

1.根据韩25日11时电令,我军预定部署如下:因我当面之敌为伪一师之两个团,决定第一步先歼灭该敌,第二步再进入打援位置。为此决以一一六师两个团在土井、新岱并肩突破临津江。首先占领192高地与147.7高地,务于第二日拂晓前占领于义同东西山地,第二晚攻至皆木洞、上声洞、法院里、隐谷里地区,同时第一晚另以一个营过江后向西攻占舟月里,迅速迎接一一五师一个团在远堂里过江,该团在过江后迅速经斗只里向西攻击,歼灭高浪浦以南河套之敌,迎接五十军在该处过江。一一五师主力随一一六师跟进视情况投入战斗。一一七师在一一六师左翼团突破后该团右翼插进,打开走廊,第一步进占雪马里、沙器幕,第二步进至侧岩里、湘水里以北地区,主力以对付由议政府北援之敌,以一个团由神岩时向东北攻击,配合四十军歼灭东豆川以西之伪六师。

2.估计我军第一晚能前进15华里,只能展开5个团兵力,五十军如尾我军前进,则第三晚上才能过江。为此,建议该军主力集结于高浪浦西北以一个主力师进至防筑洞、茅石洞(高浪浦南河西)以西地区,积极组织攻击准备明吸引敌人,并组织一个炮兵营在我发起攻击时,积极以火力封锁讷老里、价石里、全波里及公路两侧,使高浪浦南河套敌不得南进,使汶山敌不得北援。当我一一五师之一个团进至高浪浦以南,敌人增援时,该军在防筑洞之师后续部队乘机过江(该段临津江5天前已结冰现在加厚)配合一一五师之团歼灭该敌。然后,全军进至汶山东北地区,阻击汶山之敌北援或东援。以上可否请示。

吴徐谭李沈

27日20时30分

徐斌洲政治委员和李雪三副政治委员在军党委会上研究作战方案的时候,对我说:“突破临津江中的政治工作威力,必须要表现在战斗中。”

我非常同意他们的说法,也支持他们这样做。

那些天,他们组织军政治部的组织部长任茂如、宣传部长陈洁等同志起草了一份《为突破临津江告全军指战员》。我看了以后很满意。它用简短、明确、有力的语言,阐明了突破临津江的意义,胜利的条件和作战的要求,提出了个人、集体记功、授予荣誉称号的条件;勉励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和所有战斗英雄、功臣模范在战斗中发挥骨干带头作用。

这份告全军指战员书发到连队,在我军各部队的阵地上、战壕中、掩蔽部里迅速地传开了。当天,深受鼓舞的指战员们写下的请战书、决心书、入党入团申请书,好似纷纷扬扬的雪花飞到了军、师、团各级政治机关。

此外,我们军还向部队发出了《严格遵守群众纪律爱护朝鲜人民和爱护朝鲜一草一木》的通知。

人们第一次见到在我们三十九军同级干部中唯一的抗日战争初期参加革命的知识分子汪洋师长,都产生这样的印象:年轻,英俊,聪明,精干,是一个文武双全的优秀军事指挥员。汪洋把位于100高地的一一六师指挥所安排好了之后,站在山的突出部位,转动着炮对镜向临津江对岸观察:临津江位于汉城北面75公里处,是汉江的支流。它发源于太白山脉北羰西坡,西南流经汶山西侧,注入汉江,全长254公里,流域面积8118平方公里,航程121公里。临津江宽达百余公尺,两岸蜿蜒着起伏的高山,它穿过三八线缓缓折向西南,中游一段横泻在三八线上,而这段江面正是我们要突破的地方。

敌人为了阻止我们过江,阵地前沿横置屋顶形铁丝网,江边和道口埋设地雷,树枝上还挂着一串串拉雷,在陡壁悬崖的山峦上还构筑大大小小的地堡。敌机不停地在江北上空巡逻,寒风呼啸,大雪纷飞。所有这些,都给我们部队渡江作战带来自然的和人为的障碍和困难。

此刻,汪洋心里很不平静。因为那里正是三四六团和三四七团并肩突破的正面,敌人吹嘘的固若金汤的堪萨斯防线前沿。他看到了江那边向南约四五华里就是192高地和147高地。这两个高地像两把巨大的铁锁,牢牢地卡住了通往敌人纵深的一条公路。

侦察科长继续讲着:“据三四七团侦察队向师报告,昨天晚上,他们派了三个侦察员,偷渡了临津江,在返回时被敌人发觉,遭到机关枪和自动枪的射击。侦察员们既不能前进,又不能后退,都把自己的整个身子没在江水里,冻得腿肚子都抽筋了。他们已经侦察了几个晚上,伤亡4人。”

“好样的,侦察员各个都是好样的。你告诉各团,这几天一定要给侦察员们多吃点带营养的东西,保证他们白天睡好觉。”汪洋嘱咐了几句后,急切地问道:

“他们侦察到什么情况?”

“新岱渡江点左面200公尺处已经封冻,新岱对面水深1.2公尺,流速较急。”

“土井那里的情况怎样?”

“土井渡江点已封冻,冰上步兵可以通过,炮车还不能过,因冰太薄。”

我知道:摆在我们部队面前的困难是十分严重的。一一六师突破临江的左翼团三四六团的突击地带江水湍急,部队必须在敌人火力下忍受严寒,冒着生命危险,蹚过宽达200公尺的冰块撞击的江面,突破敌人的前沿防线。

副师长张峰来到了三四六团,和团长吴宝光、副团长李德功一起,连续几个晚上都蹲在临津江边,派侦察员去探冰。有的侦察员带一根木杆子,爬到江中间把那里封冻的冰砸开一个洞,去探冰结的厚度;有的侦察员巧妙地迷惑住敌人,在江面上敲下了一块厚厚的冰然后扛了回来,团、营、连干部把这块冰当做宝贝一样,反复地研究它……终于探清了江水深度、冰层厚度;部队从哪里过江,在何处攀登悬崖?每挺机枪封锁敌人哪一个枪眼?第一门火炮打掉敌人哪个地堡……

一一六师突破临津江的左翼团三四七团团长李刚是一位年轻而颇有才能的军事指挥员,人称“小说团长”(因写过小说出版而得名)。

那天早上8点钟,临津江对岸的敌人,按照他们规定的时间向高浪浦里开炮刚刚停止。李刚带着侦察股长刘凯和几个昨夜在江边活动的侦察员,沿着雪地向江边行进。他们穿着白色的伪装衣,当敌机飞过,他们也未停止行进。在炮兵观察所,李刚从炮对镜里看见一层一层的小山峦,往前是被烧毁的新岱村庄,往西是午戍滩,再往西去便是沙尾川,这是翼团攻击几百公尺正面的江北地带,再向前去就是宽阔的弯弯曲曲的临津江,过江后是悬崖,这就是敌人防线的前沿,通过前沿便是丘陵地带。他想:如果没有战争的话,村庄一定冒着早晨的炊烟,孩子们在江面上滑着冰,玩着雪球,可是现在却像无人区一样,房子被炮弹打着火了,没有人烟了,到处都是黑色的弹坑。

“敬礼!”炮兵参谋曹鸿如出现在李刚身旁,他拿着几份用各种颜色标好的图样,是准备向李刚团长汇报的。

刘凯展开了一份五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李刚对他说:

“你先报告一下江水和江北一带情况。”

“是这样,团长。土井渡江点已封冻,冰上可容步兵通行,炮车还不能过,因冰太薄。”

“你再讲讲新岱和沙尾川的情况。”

“新岱渡江点左面200公尺处已封冻,新岱对面水深1.2公尺,流速比较急……”

“水深1.2公尺确实吗?”李刚打断了刘凯的话问道。

“确实。”刘凯接着说:“昨晚3个侦察员偷偷地渡过去一次,在退回时被敌人发觉,还射击了一阵子。他指着站在一旁的3个侦察员,其中有一个姓陈,他们以侦察员证实某件事情的眼睛向李刚望了一望。刘凯最后说:“江北岸敌人布有地雷,还比较多,三个晚上的活动,侦察员伤亡4人。”

“你讲吧!”李刚对曹鸿如说。

“根据最近的观察,敌人还在加修工事。已经发现南岸下坡有一道铁刺网,铁刺网外10公尺处,可能埋有地雷,已发现有4个暗火点,以及江岸上比较明显的火力点。”曹鸿如说着指给李刚看岸上的阿特密村庄,然后画了一个圈,表示村庄的周围。他把一份写生图展开来说:“这一带疑点很多,图上画着问号的是尚未证实的零星火力点,画有句号的是已证实的火力点。”

“阿特密东南方150公尺处已证实是敌人的一个山炮连阵地。”正在转动着测远机的观测手补充了一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