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


三、各军立即接此预定部署方案进行具体准备工作。

彭邓杜洪韩解

1950年12月15日22时

我和政治委员徐斌洲、副军长谭友林、副政委李雪三、参谋长沈启贤研究后,告诉一一六师师长汪洋,命令三四八团提前两天,由平壤出发到九化里以南地区,执行突破临津江前的战斗侦察任务。汪洋叫师参谋长薛剑强跟随这个团,还给团里加强了一个山炮连。

薛剑强一到三四八团,就对高克团长说:“军、师要求你们团行动迅速但要隐蔽,查明敌情但不要吃亏。从现在起,你们一个团单独执行任务,离开军、师主力,一定要注意防止敌人袭击”。说完,就和高克、政委王竞、副团长周问樵、参谋长刘德义摊开作战地图,在一起研究如何完成这次战斗侦察任务。

他们到达临津江之前的那天,一到驻地,全团白天封锁消息,整个宿营地带不准任何人出入,到了晚上再继续前进。他们这样做是十分必要的,因为如果敌人运用航空侦察或地面侦察手段,一旦发现了他们,就会直接影响执行这次战斗侦察任务的完成。

三四八团到达临津江北岸的高浪铺里时。高克团长命令三营抓俘虏。营长胡友发带领七连去抓,联络员从驻地群众了解到:江那边是李承晚的部队。胡友发派一个排长带一个班接近了敌人住的村庄。正好下半夜敌人都在屋子里休息,哨兵正要解大便,两个战士扑上去把这个家伙抓住了。天快亮了,他们押着俘虏回来,敌人的炮打得很凶,有两名战士负了伤。胡友发向高克报告:

“我们抓到一个伪军的哨兵。”

“快把俘虏押到团部来,我们来审问。”高克说。

通过侦察和俘虏的提供,得知敌人的布防情况:

当面之敌为伪一师,其十一团和十二团部署于临津江南岸第一线,十五团为预备队,配置于积城地区,在美军炮兵加强下,利用三八线现设阵地和临津江天然屏障,筑成纵深9公里的三道防御阵地,主要阵地前设有二至三道铁丝网和布雷区……

12月20日,一一六师主力经过急行军来到临津江北岸的店村、楼岱(师指)、石隅里冷井(三四六团)、内洞冷井(三四七团)地区集结。汪洋师长、石瑛政委听取了薛剑强师参谋长和高克团长关于先遣团行动的情况汇报:

三四八团配属师侦察队、师山炮营一连、师工兵连,由平壤市郊出发急奔三八线。走到沙里院以东公路上的鱼渊里时,发现撤退的美二十五师后尾部队在飞机掩护下乘汽车南逃,侦察队不敢恋战,全队做好战斗准备,在公路边一个小丘陵地上展开战斗队形,距离公路上的敌人不到300公尺,互相都能看到,美军以为一一六师侦察队是南朝鲜部队,没有联络就顺公路向南开去了。经过7天行军,三四八团到达临津江北岸9华里以南的青连里、下高密地区,立即开展了6个连的兵力,进行战斗侦察,驱逐了伪一师十一团、十二团战斗警戒,控制了北岸的制高点。他们先后打退了敌人派到江北搜索队的8次战斗侦察,俘敌5人,经过审问基本上了解到伪一师各团的部署、战斗编成和阵地火力配备等情况。

汪洋、石瑛命令各步兵团和师山炮营,在江北岸设立4个观察所,展开对敌人的观察,要求日夜不间断地观察,随时将观察的情况登记上报师司令部。

一一六师山炮营在随师主力向三八线开进的途中,出现了这样一种情况:他们于12月17日夜间翻山赶路,行进到瑞兴时,天已大亮。瑞兴是坐落在东西平川公路的所在地,东边有一座完整的人民军营房,镇上的居民房子十分密集,四面无山也无村。杜博营长和李兆书教导员商量起来:这下可坏了,怎么办?向前赶到山区,天亮了来不及;往回走入山林也不行了。这么多炮,这么多马匹,如果敌机发现,那将是不可想象的损失啊!他俩果断地决定:住在这个镇子上,命令各连分散隐蔽在老百姓家里,将炮车、马匹隐蔽在一所小学校里。动员朝鲜老乡们仍同往常一样,该起火做饭的起火做饭,该上街挑水的上街挑水,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全营除放好警戒外,其他任何人不准外出上街,挑水做饭人员一律反穿棉衣,和老乡一样是白色衣服,同时,郡政府动员群众配合我们进行伪装……

刚刚隐蔽完毕,美国飞机来了,在上空转了几圈没有发现什么又飞去了。这一个白天,对杜博、李兆书他们来说,真是度日如年啊!黄昏时分,全营集合出发的时候,干部战士互相庆幸这个提心吊胆的日子终于过去了。朝鲜男女老少也都高兴地欢送这支志愿军炮兵开进三八线,去打美国鬼子和李承晚伪军。

12月23日,我们军部几辆吉普车和一辆中卡经过几天行军于晚上8点到达紫霞里。不料,军指挥所第三次遭到美国飞机的袭击。

4架野马式敌机出现在我们驻地上空,盘旋了一会儿俯冲下来扫射,把我军的几位领导同志住的房子和特务班住的房子都打了很多洞。当时,我们都在房子里,凭经验听飞机的声音,知道要扫射投弹,就往外面跑。徐斌洲政委动作慢没有跑出去,刚到门口敌机就俯冲下来扫射了,他为了不暴露目标,就在门边坐下来,子弹嗖嗖地在他脚下跳来跳去,把他戴的那副近视眼镜震落了下来。房子里的地图全被打坏了,小凳子被打穿了几个洞,李雪三副政委的水壶被打坏了,电话机也被穿了两个洞……如果敌机早10分钟扫射,我们坐在地图旁研究突破临津江部署的几位军级指挥员都有生命危险啊!

真是幸运得很,警卫班住的房子也被敌机扫射,打了好多洞。战士们都在屋子里睡觉,但没有一个伤亡。


1950年12月25日夜。在三八线以北8公里的石里——军部所在地。我和徐斌洲、谭友林、李雪三、沈启贤等几位军里领导同志忙着开会的事情。参加军党委会的3个师长和政委:王良太、沈铁兵、汪洋、石瑛、张竭诚、李少元风尘仆仆地从他们的师部驻地赶到了这里。他们一走进来,屋子里就热闹多了,大家互相询问着,交谈着。

我首先传达了毛泽东主席于12月4日、6日和13日关于“向三八线进击”的电报精神,宣读了彭德怀、洪学智、解方关于突破三八线之部署的电文(1950年12月22日12时)。

韩并三十九军、三十八军、四十军并报军委、东司(转东后):

甲.敌情见“综合第二号”及附图(另送各军)。

乙.决以歼灭临津江东岸迄北汉江西岸地区之第一线布防之伪一师、伪六师、伪二师及伪五师一部为目的的进攻部署如下:

1.四十二军、六十六军为左纵队由吴、周统一指挥,以5个师兵力担任攻歼东起马坪(春川西北40里)西至永平(不含)地区之伪二师及伪五师一部,应置主力于永平迄龙沼洞地区,首先集中绝对优势火力兵力,消灭伪二师一两个团,得手后再向东逐次歼击。另以六十六军之一个师由华川渡北汉江向春川以北地区之敌积极动作,钳制该敌配合主力作战,该师并与杨口麟蹄之人民军密切联系策应第二、第五两军团南进。左纵队攻击得手后应以加平龙上里清平里为目的扩张战果,切断春川汉城交通。

2.三十八军、三十九军、四十军、五十军为右纵队(附炮一师及炮二十九团)由韩副司令员统一指挥,担任攻歼东起永平(含)西至高浪浦里地区之敌伪六师、伪一师,但应首先集中3个主力军歼灭伪六师再歼伪一师,得手后应以抱川、纸喜里、黾岸里为目标扩张战果。具体由韩部署之,攻击开始时并应注意以有力一部隔断美伪军联系和阻击增援。

3.人民军第五军团及第二军团一部由杨口麟蹄阴阳里、富坪里东西线之伪一、二军团接合部攻击,得手后相机向洪川攻进。

4.人民军一军团一部位于海州警戒,主力由开城地区向汶山之敌进行宽正面佯攻穿插该敌配合作战。

丙.三八——南北地区,山脉连绵,河流纵横,敌依山川及残有既成堡叠纵深布防。我组织攻击时,应特别注意以下几点:

1.在攻击区域内,应集中绝对兵力火力向预定攻击线猛烈突破缺口,达到分割包围各个歼灭之目的。为此,必须保持纵深连续发展的优裕力量。

2.必须使用炮兵于预定突破口及有主力掩护渡河等战斗,要工兵及二梯队步兵以大力帮助炮兵修理架桥构筑工事进入阵地以及组织对空射击掩护之。

3.要组织指挥员侦察及特种兵侦察查明进攻目标工事状况及前进道路上河流桥梁情况,要尽可能争取架桥避免徒涉以保持战斗力。

4.要以大力组织防空主要是伪装疏散荫蔽挖掩体,但同时必须组织火力对空射击。

我军原来想以一一六师和一一七师并肩突破,各配属一个炮兵团。在大家热烈的讨论中,年轻的汪洋师长却提出了由他们一一六师一个师担负主攻突破任务。他还具体地提出了以三四六团和三四七团并肩在土井南至新岱南1.5公里的地段上为突破口,三四八团为师的预备队。

“汪洋,你把你的理由摆出来,叫我们听听行不行!”我和大家都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