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军在朝鲜:抗美援朝战争纪实 《三十九军在朝鲜》第一部分 活捉黑人连(6)

吴信泉1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size][/URL] “我是来朝鲜旅行的。” “我是看了募兵广告‘军队中没有种族歧视’而来当兵的。”许多黑人青年放弃了本来的职业,登记入伍。但是,当他们进了训练营以后,马上就感觉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编入军队以后,更明白了完全是上当受骗。 这个黑人连的军曹克里斯梯诉说着他亲身感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


“我是来朝鲜旅行的。”

“我是看了募兵广告‘军队中没有种族歧视’而来当兵的。”许多黑人青年放弃了本来的职业,登记入伍。但是,当他们进了训练营以后,马上就感觉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编入军队以后,更明白了完全是上当受骗。

这个黑人连的军曹克里斯梯诉说着他亲身感受:

“在美国军队里,白人和黑人有着明显的界线。白人处处讨厌我们黑人,遇到补给困难时,挨饿的是黑人,什么都先发给白人。许多白人能去的地方,黑人不能去。我们黑人不能和白人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不能在同一营房里住宿,不能在一起参加看电影等娱乐活动。驻扎的时候,好的房子都是白人占据,修桥补路等繁重的活儿则由我们黑人去干。打仗的时候,一定叫我们黑人去担任危险任务,他们白人在比较安全的地方抽烟、喝酒、发议论,我们搞不好还要受他们的责骂和侮辱。美国军队的当局纵容和鼓励白人官兵对我们黑人的种种歧视行为,我算是看得透透的了。”

在黑人连当伍长的詹姆士沉痛地说:

“在美国军队里,我们黑人士兵和白人士兵穿着同样的制服,拿着同样的薪金;这样使人看起来好像黑人和白人受着同样的待遇,实际上不是这么回事。一个能力强的黑人往往比一个能力弱的白人地位低,而且黑人的晋升比白人困难百倍。不少像我这样的黑人当伍长,原因是伍长这份差事危险而辛苦,当局就是要黑人去为他们卖命。白人侮辱我们黑人,我们所能做到的只有忍耐。黑人不能与白人平等地走路,不然就会碰钉子。黑人和白人争吵起来,不管黑人有多少理,官司是永远打不过白人的……”

林念溪他俩又问这些黑人俘虏:“你们投降之前常常谈论最多的是什么?什么事情对你们最有兴趣?”

这个问题一提出来,许多黑人俘虏马上作出了一个共同的答案。他们毫不思索地说:“我们谈得最多的是回家,我们想得最多的也是回家,不管是谁,只要一谈起回家,大家就不约而同地凑到一起了。回家,是我们最盼望的一件大事了,再也没有比回家更吸引我们的事情了……”

当谈到这次集体投降的感想时,他们说:“你们志愿军的炮火太猛了,我们只好贴着地皮爬行,想找一个方向突围。但是,我们不管爬到哪里,都有你们的部队。我们看到本连的伤兵大声地呻吟,每个人都恐惧到了极点……”

一个叫福开森的黑人士兵站起来说:

“就在这时候我们想起了你们放回去的骑兵第一师的兄弟们,他们说:中国人不杀俘虏,受了伤给医治,衣裳破烂了给发棉衣,保证吃饱饭、睡好觉。你们这样宽待战俘,使我们看到了光明和希望,所以你们一喊话,我们就这样……”说着,他把两手举过头顶,做着要跪倒的姿势,幽默地继续说:“我们就是这样走到你们这一边来了。”

这些在美国侵略军中饱受欺凌和压迫的黑人战俘们,对于我们宽待俘虏,一个个感动得不得了。黑人连里黑人职务最高的那个副连长阿爱考乌斯·杜尔夫说了这样一段话:

“你们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我们黑人连投降后的宽待,是非一般言语所能表达出来的。许许多多的事实感动和教育了我们,使我们真正相信你们的一切都是对的。”

另一个叫息底利克的黑人士兵感触很深地说:

“我亲眼看见了中国军队真正的宽待俘虏,不打人,不虐待,给饭吃,受了伤还给医治,中国人民志愿军真好呀!”

美军黑人连向我们投降的战果报告到李刚团长那里。他说:“美国军队里,白人压迫着黑人,白人和黑人之间矛盾很深。现在,黑人连队整连向我们投降,说明美军在起实质的变化……”

美军黑人连向我们投降的战果报告到汪洋师长那里。他说:“这是我们在第二次战役中最大的战果,从表面上是歼灭敌人一个连的战果,但这是继首战云山打败美骑一师后又一次震动了美国白宫,它远远超过了一场战斗胜利的意义、价值和国际影响。”

“军长,一一六师三四七团四连活捉一个美军黑人连。”有人向我报告。

“是什么番号?”我问道。

“美步兵二十五师二十四团C连,完完整整一个连。”对方回答。

“噢!这很有意义。在朝鲜战场上,美军一个建制连全部投降,恐怕是第一次,也许是唯一的一次,马上向志司发报。”我这样说。

发生在第二次战役中美军一个黑人连集体向我军投降这一历史事件,成为美国人在侵略战争中的又一奇耻大辱,毫无疑问又一次震动了美国军队的统帅部,是对他们的种族歧视一个沉重的打击,迫使他们不得不改变了部队编制。

拆散了黑人单独编队,实行白人和黑人混编。这一建议是美军第二十五步兵师师长威廉·基恩少将提议,与陆军助理参谋长泰勒商议,经国防部长马歇尔上将批准的。1951年3月中旬拟制改编计划,6月上旬批准,7月实行黑白混合编制。从此,解散了二十四团,另将十四团补入该师建制。

敌人的炮弹打到了三四九团指挥所,全团都在公路上。薛复礼团长和康应中政委正在拿着地图看。这时,副师长韩曙来了,他说:

“现在,整个战役开始反击了,你们团在左,三五一团在右。”

于是,一一七师这两个团分两路向龙头洞方向追击有计划撤退的美军二十五师三十五团。

三四九团三营跟敌人在龙头洞东南216高地以北打响了。前卫七连采取正面牵制、两翼迂回的攻击战术,一举拿下了路东的无名高地。战士王后山隐蔽接近公路沟口的美国坦克,勇敢地连续炸毁了两辆。

在团指挥所里,薛复礼和康应中商量后决定:把一营和警卫连也拿上去,从侧后出击,配合三营吃掉这股敌人。参谋长孙明前去指挥。天很黑,人与人走个对面都看不清楚。他带着一营和警卫连插到侧后,却没有发现敌人。他们带着向导顺小路前进,叫二连先上去,随后,叫一连从二连右翼插上去,采取两路夹击,三连作预备队,警卫连放在216高地与山下村庄之间,保障一营攻击部队的安全。二连副连长戈曾祥带着一排不怕伤亡,连续作战,把216高地南侧的两个山头攻下来了。当电话线接通时,孙明向团指挥所报告了战斗的进展,这时有一股敌人被我友邻部队打垮退下来了。孙明和营长黄达宣、教导员张国贤研究:叫警卫连和三连去截住这股退下来的敌人。连长胡成龙带着一排冲上去了,敌我双方都是自动火器,半个小时就把敌人打垮了,一排长光荣牺牲。敌人大部分是黑人,个子大,腿也长,头发卷毛。警卫战士们一阵冲锋枪、手榴弹冲到敌人跟前,和这些黑人拼刺刀、摔起跤来。薛复礼跑到阵地上一看,警卫连已经打过去了。五六十具黑人尸体趴在猪圈里,倒在墙头上,剩下的跑掉了。他赞叹警卫连的同志打得英勇顽强,是好样的!

三营进到216高地东侧,七连向北山之敌发起攻击,夺占山头后,敌人坦克火力异常猛烈,部队前进受阻。受了重伤的连长郝安平,忍痛组织火力切断敌人步兵和坦克的联系,最后壮烈牺牲。一班机枪手王文东双手端起机枪向敌人扫射,毙敌数人后也壮烈牺牲。这时,打坦克的战士白万年趁敌坦克转弯减速时,把爆破筒插进履带。炸坏了坦克后,他又飞身跃上坦克把手榴弹投进坦克炮塔,才把坦克打瘫痪了……

王德雨团长和彭仲韬政委率领的三五一团翻山越岭,连夜奔袭。12月28日凌晨,走在最前面的四连,一直冲到了龙头洞西南方向。忽闻东北方向枪声大作,他们便又掉头东折,占领了龙头洞南公路两侧的无名高地。

“连长!山下公路上发现敌人20多辆汽车和不少美国兵。”

连长和指导员立即指挥战士们进行强袭,缴获了22辆汽车和4门无后坐力炮。

天亮了,他们听到正南方向有敌人坦克出动的马达声。连长和指导员判断可能是增援的敌人。他们命令各排迅速抢占了路东的高地,命令三排副排长说:

“你马上带领打坦克小组到高地西侧道路桥下潜伏,准备打坦克!”

只见一辆重型坦克沿着公路由南向北驶来,在桥东20多公尺处停了下来,准备开炮射击。四连的打坦克小组突然从桥下跳了出来。战士王兴国快速奔跑,从侧后接近坦克,把爆破筒置于坦克左侧后部,一拉火爆炸了,但只把坦克炸熄了火。副排长大声地喊道:

“王兴国,炸坦克的履带!”

“是。副排长,知道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