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军在朝鲜:抗美援朝战争纪实 《三十九军在朝鲜》第一部分 活捉黑人连(4)

吴信泉1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size][/URL] 没有想到,这个副营长怕飞机,只是向敌人开火,不敢组织部队向敌人出击,以致贻误了战机,眼看着这部分敌人从隘口跑掉了。后来才知道,跑掉的敌人正是被三四七团四连活捉的黑人连。 正在徐鹏命令一营长贾庭玉打坦克、追歼敌人的时候,王良太师长和沈铁兵政委沿着公路来了。 “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


没有想到,这个副营长怕飞机,只是向敌人开火,不敢组织部队向敌人出击,以致贻误了战机,眼看着这部分敌人从隘口跑掉了。后来才知道,跑掉的敌人正是被三四七团四连活捉的黑人连。

正在徐鹏命令一营长贾庭玉打坦克、追歼敌人的时候,王良太师长和沈铁兵政委沿着公路来了。

“报告师长,政委,这一仗抓了180个俘虏,还差20个。”

“徐鹏,你们抓了这么多美国俘虏,不算少呀!”王良太和沈铁兵握着徐鹏的手说。

一批美国俘虏被带到了团部。他们每个人脖子上都挂着一个牌子,上面有部队番号、职务、姓名;几乎都是美军二十五师团的波多黎各人。

到了第二天——11月26日,我志愿军已在德川、宁远地区打开了战役的缺口。志司鉴于战场情况发生了重大变化,为迅速扩大战果,发展胜利,防敌逃脱,在当天下午3时,电令各军立即包围歼灭当面之敌一部,并命令我军作局部反击,求得歼敌一部,牵制美二十五师东援,保障志愿军主力在球场、德川地区歼灭更多的敌人。

我按照志司的命令迅速调整了三个师的部署:一一五师主力由石仓洞、下九洞公路两侧向上九洞攻击,并以一个团向上九洞西罗汉峰攻击,保障师左翼安全;一一六师主力由栖风洞、石阳里向上九洞西南之上草洞、柴山洞攻击,与一一五师会攻上元洞,并以一个团由云山、上九洞实施正面攻击;一一七师主力经诸仁下洞、桂林洞向东攻击,切断敌南逃退路并向立石佯攻,保障一一六师侧后安全。同时,以部分兵力占领五峰山,阻止敌人南逃北援。

26日这天晚上,一一六师分三路向上草洞、柴山洞一带攻击前进。

三四六团渡过冰封的九龙江和敌人打响了。一营进至上草洞以北一个小村庄,朝鲜老乡说:这里也叫上草洞。有的指挥员误认为“上草洞无敌人”,把正与敌人战斗的一、三两个连队撤走。一连副连长刘玉元说:“我们正打在劲头上,为啥撤走?”结果失去了战机。三营过江后,团长吴宝光、政委栾凤如发现情况不妙,可是一营已经走远了。他们马上命令三营按原部署攻击,命令二营执行原来一营的任务。

遗憾的是时间已经到了凌晨四点半钟,天一亮就攻击不成了。团指挥所只好让部队在上草洞以西地区集结,随即命令六连监视上草洞的敌人。六连只派一个班在公路右边400公尺的山头占领阵地监视敌人。团里发现后又命令二营副营长去六连亲自指挥,但是这个副营长到了五连就不前去了,眼看着上草洞的上千名美军从公路上向南逃跑,也不组织五连追击。最后,未能将公路切断,致使敌人跑掉了。

一一六师休养所医生李昌**张恒久在上草洞收治伤员。他们带着卫生班和护理班满山遍野寻找伤员,没有担架,只有两台拖斗车,他们就用人拉。

这天,他们处置完一天的伤员,太阳快落山了。放哨的护理员喊:

“李医生,外面发现两个美国兵?”

李昌汉去拿枪,正好张恒久来了。他俩跑出去打了几枪,只见30公尺以外有两个美国黑人士兵。他俩跑过去,说了两句刚学会的英语:“缴枪不杀!宽待俘虏!”这两个黑人马上就跪下去,双手举起了枪。

一一六师山炮营驻在云山以北的间洞,白天,杜博营长叫一连配属三四八团,叫二连配属三四六团,就剩下三连没任务,连长黄云腾心里很恼火。天黑了,忽然一个骑兵通信员骑马跑来:“黄连长,营长叫你去接受任务,他在大桥边等着。”黄云腾高兴地跑去见营长。杜博对他说:

“你们连配属三四七团,马上出发。”

“在哪里?”

“部队已经下去20多里路了,你们赶快追上去吧!”

黄云腾和指导员商量:分两个梯队走小路,连长带着指挥排在前面走,指导员带着炮排在后面走。他们拼命地往前赶,当赶到三四七团团部时,黄云腾看见李刚团长和任奇智政委正在用手电筒照着地图在研究战斗部署。他敬个礼,说了声:“报告!”

“山炮连来了,好呀!”李刚表示欢迎说。

“团长、政委,我们就占领前面的山上怎么样?”黄云腾站在团长、政委身后看地图;他看到一个山头就指着地图请示道。

“做好工事,注意隐蔽,炮兵的马多,不要暴露目标让敌人飞机打掉了。”李刚和任奇智同时这样说。

汪洋师长给三四八团的任务是把道路截断,不让敌人跑掉!

团长高克带着部队出发了。二营四连到达上草洞指定位置,已是后半夜了。他们来不及做工事,利用自然沟,占领了110高地附近的公路两侧。

天亮以后,美军二十五师二十四团的一个排向四连进行试探性进攻,被打了回去。敌人第二次来了三辆坦克掩护一个步兵连进攻。四连的爆破组长陈彦昌和他的组员们,有的扛起炸药包,有的抱起爆破筒,勇敢地上去打敌人的坦克,一下子就把先头那辆坦克打掉了。四连趁敌人混乱之际,从公路两侧向敌人猛烈射击……

战斗持续到午后,越来越残酷了。敌机扔下的汽油燃烧弹使漫山起了火,敌人的炮火把大树连根拔掉。四连伤亡过半了。战士们子弹、手榴弹打光了,就去从敌人尸体上搜集弹药。一班机枪手姜凤生和副班长连人带枪被泥土埋了起来。他们扒开泥土,机枪进了泥土打不响了。他们脱下衣服擦枪,才排除了故障。

“连长,敌人坦克向连部冲来了!”连部通信员石春木报告着。

“快去叫连里爆破组打坦克。”

“来不及了,让我去打吧!”石春木这个苏北参军的老战士,说完便抱着炸药包冲上去了,炸毁了敌人一辆坦克。接着,他又用冲锋枪向敌群扫射。子弹打光了,他端起刺刀和敌人进行肉搏。他一人共打死20多个敌人,最后中弹壮烈牺牲。

11月25日,美军二十五师二十四团进至云山东南的上九洞、杏亭洞、上草洞地区。

三四七团二营营长李玉恒向团指挥所报告:

“敌人一个连已经渡过了九龙江,向我们进攻。我营开始没有打,把敌人放进来看看后面还有什么部队,我们把山爪子都占领了,敌人企图突围出去。战斗打响后,我们把这股敌人压在凹地树林里……”

“哪个连在前面打?”李刚问道。

“四连。”

“告诉四连的同志们,一定要把敌人这个连歼灭掉,绝不让敌人突围出去!”

“是!”

李玉恒说完,便把电话打到了四连阵地上。

天还没亮,大约5时许。四连的行军队伍踏上了大莱洞以西的公路上,前卫排的战士跑来向连里报告:

“连长,在九龙江渡口发现美军一个连,自搭独立桥准备过江南逃。”

原来,作为三四七团二营的前卫四连夜涉九龙后,美军二十五师二十四团的先头部队已进至上九洞北山。一营发现敌人要过江,当即以火力拦阻。四连二排是连的前卫,五班是排的前卫。这时,五班在连主阵地右前方的一个独立房屋放了警戒哨,观察敌人的动静。

连长张振东接到报告后,立即和指导员周凤鸣、副连长石万海在一起研究:这一仗怎么打?他们从地图上看到,这里地形复杂,树木很多,是个裤衩山,我们在右边上,敌人在左边山岔上。敌我之间的距离只有200公尺至300公尺。

四连的火力拦阻,把两个美国兵打掉在水里,其余的掉头就往山上跑。接着,敌人以一个排的兵力,向四连一排阵地进行了反扑。三班的战士们等到敌人进到40公尺的地方,突然全班一齐开火,一下子就把敌人打下去了。

敌人第二次反冲击,兵力约有六七十人,队形很乱,分两路又冲上来了。一排依托阵地,再次打退了敌人的反扑。

山炮连长黄云腾指挥几门炮向敌人打了几炮,打得又准又狠。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