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007——国安特使 赤兔 国安特使 赤兔篇 第十七章 花都魅影(上)

旗正飘2010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85.html[/size][/URL] 第十七章 花都魅影 1 经过了将近六个小时的飞行,傍晚时分,罗丹乘坐的航班终于缓缓降落在了灯火通明的戴高乐机场。一走出闷塞的机舱,迎面阵阵来自地中海的充满着浪漫和浮华气息的微风,立刻让几乎酣睡了整整一路的罗丹感到神情一振。 巴黎,这里是举世闻名的花都,同时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85.html



第十七章

花都魅影


1


经过了将近六个小时的飞行,傍晚时分,罗丹乘坐的航班终于缓缓降落在了灯火通明的戴高乐机场。一走出闷塞的机舱,迎面阵阵来自地中海的充满着浪漫和浮华气息的微风,立刻让几乎酣睡了整整一路的罗丹感到神情一振。

巴黎,这里是举世闻名的花都,同时也是无与伦比的时尚之城。不过对于罗丹来说,只一次只能算是故地重游。因为大概在十年前,就在当时还野心勃勃的罗丹刚刚创立海亚集团不久,他曾经有机会跟随着国内的一个贸易考察团来过巴黎。

只是那次考察完全是走马观花,除了开阔眼界之外,其间并没有达成任何实际的商业目标和利益。不过那一次罗丹还是觉得不虚此行,不仅仅因为那是他第一次亲眼见证了花都巴黎那种既混杂着妖艳和萎靡,又充满着极度奢华和没落的奇特风情,还因为他在这里还意外地见到了一个相识多年的老熟人。

说起和“香港仔”郝龙彬的相识,时间还要追溯到二十几年前,当时罗丹刚刚从部队转业不久,正独自一个人在新疆做着出口贸易。有一次罗丹只身去阿拉木图,在大街上偶然目睹了一个会说中国话的小伙子正被当地一群流氓追打。

由于都是同胞的缘故,罗丹忍不住出手救了小伙子一命。事后两人辗转逃回宾馆,罗丹一边帮小伙子疗伤,一边探听到了一些他的底细。小伙子说自己名字叫郝龙彬,是出生在柬埔寨的华人,身份也是和罗丹一样来中亚淘金的。由于年龄相当,而且相同的身世和经历立刻让两人一见如故。第二天一早,罗丹处理完了生意,希望郝龙彬和自己一起回内地发展。可郝龙彬却说自己的家人都在香港,回内地并不方便,两人只好就此依依惜别。

这一分手便从此杳无音讯,罗丹做梦也没想到,十年后再见到阿斌的时候竟然是在法国巴黎,而且当年那个少不更事,血气方刚的毛头小伙子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了威震巴黎唐人街,赫赫有名的香港帮会“新义安”的堂口首领。

由于时过境迁,罗丹和郝龙彬又各自选择了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因此再度重逢的时候,除了当初的一点友情回忆之外,两人之间早已没有多少共同语言。

可郝龙彬却始终对当年罗丹在阿拉木图的仗义相救念念不忘。不但每次一提起来就眼泪汪汪,而且为了绵尽地主之谊,每天必定是早来晚走,并且尽可能鞍前马后地陪着罗丹。再加上当时的郝龙彬整日衣冠楚楚,坐驾豪华,身边更是马仔云集,因此除了罗丹略略知道他的底细外,考察团的其他人员都不免有些侧目咂舌,还以为罗丹的这位香港朋友是巴黎工商界的翘楚,纷纷私下里托罗丹代为引荐介绍,甚至极近巴结奉承之能事。

一晃儿又是十年过去了,当罗丹再次踏上巴黎的土地时,自己已经是人到中年,也已经能够充分体会到岁月的无情,甚至一种来自内心的淡淡的疲惫和苍老。可是当他迈步走出机场的安全门,一眼看到前来接机的郝龙彬时,不禁愕然地瞪大了眼睛,一种时空交错的恍惚感觉更是油然浮上了他的心头。

“阿丹,我在这儿呢——”

等待已久的郝龙彬一见到罗丹终于走出来,按捺不住兴奋,猛地扑过来给了罗丹一个大大的拥抱。罗丹却依旧有些愣怔,他勉强推开热情如火的郝龙彬,瞪着眼睛仔细地上下打量着他,诧异道:

“阿彬,真的是你吗?!——”

“当然‘悉’我了!”郝龙彬摘掉脸上的墨镜,开心地大笑了起来,操着有些蹩脚的普通话回应道,“难道我的样子变帅了吗——”

罗丹不由得再次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如果单从相貌和说话的语调看,他依然是那个自己熟悉的“香港仔”阿彬没错。可是和十年前的衣冠楚楚,宛如金领阶层的黑帮造型比起来,如今的阿彬长发披肩,耳戴银环,全身都是一副“重金属”打扮的黑色皮衣皮裤,脚上则更是刺眼地穿着一双带着马刺的牛仔皮靴!

罗丹直看得目瞪口呆,心想斗转星移桑田沧海,难道如今的阿彬已经不混帮派,改唱摇滚了不成?!


2


罗丹正有些狐疑,郝龙彬已经抬手招来了自己身后随行的几个马仔,一见到阿斌的手下们,罗丹这才打消了心里的一丝疑虑。因为毫无疑问,眼前这几个高大灵活,衣冠整洁的小伙子,眼神里无一例外都透射出一种只有帮派分子才会有的冷酷和阴鸷。

可是罗丹还是觉得有些出乎意料,因为这几个人当中竟然还有两个洋人面孔,而其中一个竟然还是有着纯正非洲血统的黑人。

看着罗丹吃惊的表情,郝龙彬立刻开心地大笑道:

“阿丹,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了!这几年国内的经济好,现在唐人街上肯出来混帮派的小孩子已经越来越难找了,没办法只好找一些鬼佬来充数!再说这里可是巴黎,发生什么新鲜事都不算稀奇,而且这也符合全球化的趋势和潮流嘛!——”

从阿斌的嘴里听到全球化这样的新鲜名词,连罗丹也有些忍俊不禁,不禁一本正经地揶揄道:

“阿斌,这不叫全球化好不好,应该说是本土化才对!十年不见,看来你们‘新义安’不但在巴黎已经落地生根,而且还老树开新花,就连你这个‘香港仔’如今都受了鬼佬影响,开始改头换面了!看你这身打扮,是打算待会儿去开演唱会吗?!”

“阿丹,你太老土了!——”郝龙彬听得开怀大笑。“你不知道,这个月是巴黎的‘摇滚节’,全巴黎的上流社会都在重温摇滚文化,甚至就连总统和议员们都争先恐后地穿着‘朋克服’在电视里亮相呢!不过这也不怪你,看起来虽然这几年国内的经济形势喜人,可是要从融入世界,引导文化的角度说,你们内地的确还是有些进展缓慢,任重道远啊!”

老友重逢,再加上郝龙彬话说得有趣,罗丹的心里也是一扫在印尼留下的阴霾,忍不住哈哈笑道:

“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想不到你这个一贯捞偏门的‘反骨仔’,不但能够紧跟潮流,而且心里还装着忧国忧民的故土情怀呢!”

“怎么说我也是炎黄子孙嘛!”郝龙彬有些神气活现地回应道,“再说了,谁说黑帮就不爱国啊?!比方说前一阵子奥运火炬在巴黎传递的时候,事后有几个在现场捣乱的‘×独’和‘××功’的激进分子就被人袭击住进了医院。起初法国的警察还怀疑是内地来的留学生所为,可是调查了没几天,就发现这几起意外几乎都和巴黎13区的华人帮会有关,而我们和巴黎警察局之间本来就有君子协议,所以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些讯息罗丹闻所未闻,不禁有些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郝龙彬见状仰天打了个哈哈道:“瞧我和你说这些干什么啊!好像是我故意和你邀功请赏似的,再说你又不是大陆政府派来的人!对了,这么多年都没有你的音讯,你这次怎么来得这么突然,又是从印尼那么一个不是人呆的鬼地方?!”

罗丹这才回过神来,他斟酌了片刻,这才缓声道:“阿彬不瞒你说,这次来我是有求于你,希望你帮我在巴黎找一个人!”

“什么人?”阿彬诧异道。

“仇人!”

郝龙彬愣了一下,与此同时,罗丹冷酷的眼神里突然掠过了一丝燃烧的火苗,不禁让他暗地里打了个激灵。

在坐着阿彬的车子离开机场的路上,罗丹简单地向郝龙彬介绍了一下艾山江的情况,不过对于艾山江的真实身份和背景却并没有细说,而郝龙彬也并没有问。巴黎13区的唐人街离戴高乐机场并不远,没用上半个小时,罗丹一行就抵达了唐人街赫赫有名的中国城五星大酒店。

下了车子,郝龙彬早已在酒店给罗丹定好了房间,由于郝龙彬临时有事,两人便在酒店门口简单告了别。临分手的时候,郝龙彬郑重地向罗丹承诺道:

“阿丹你放心,你的仇人便是我的仇人。只要这个艾山江还在巴黎,就是掘地三尺我也要把他找出来!你就在酒店等我的消息吧。”

看着郝龙彬坚定的眼神,罗丹的心理立刻涌起了一股别样的温暖。他什么也没说,只是伸出手紧紧地拥抱了一下郝龙彬。尽管时光荏苒,两个人都已经不再年轻,而且他们各自选择的人生道路也有所不同,可是那种珍贵的友情却丝毫没有淡薄,依旧宛如陈年的佳酿一样温朴醇厚,历久弥新。


3


接下来的时间里,罗丹把自己一个人关在酒店的房间里连门都没出,一日三餐都是让酒店的服务生送到客房里。可是郝龙彬那里却没有任何消息,甚至连电话都没有一个。

罗丹并不着急,他知道郝龙彬是个守信的人,而且他相信以阿斌在巴黎的影响和能力,就算是一只躲在下水道里的耗子都能被他给翻出来。可罗丹还是没想到,他竟然会足足在酒店等了两天,一直到第三天的傍晚,房间里的电话才终于响了起来。

打电话的果然是阿彬,罗丹强按捺住心头的狂喜,沉声问道是否已经有了艾山江的消息。不过完全出乎罗丹意料的是,电话里的阿彬根本未置可否,反倒让罗丹先下楼再说。

罗丹不知道阿彬葫芦里买的什么关子,下了楼之后却没见到阿斌,只有阿斌的司机开着车在大门前等他。罗丹暗自皱了皱眉,却什么也没有问,弯腰钻进了敞开的车门,不过心里却隐隐有了一丝戒心。

车子并没有走多远,很快就停在了两条街外一家名叫“潮汕酒家”的饭店门前。车子一停稳,一个守候在门口的服务生立刻上前打开车门,毕恭毕敬地用粤式普通话问道:“是大陆来的罗先生吗?!——”在得到肯定地答复后,服务生亲自引领着罗丹穿过热闹喧哗,食客如鲫的酒店大堂,直上电梯来到了一处幽静的房间门口。

随着房门被打开,罗丹一眼看见装饰考究的房间里,除了阿斌之外,还团团围坐着几个陌生人。

一看到罗丹出现,屋里的人都站起身围拢过来。阿斌抢先为罗丹介绍,原来这几个人都是巴黎唐人街的侨界名宿。据阿斌说,这几个人都是阿斌的老朋友,今天是特意来为罗丹接风洗尘的。

罗丹这才放下心来,一边在阿斌的陪伴下和几个人握手寒暄,一边在桌子旁坐了下来。随后只见身着旗袍的服务小姐端着各色潮汕美食鱼贯而入,顷刻间房间内已是满桌珍馐,酒香四溢。

待到服务小姐退出房间以后,桌上为首的一个身材不高,已经秃了顶的男人端起酒杯,一脸谄笑地对着罗丹道:

“罗先生,得知兄台驻足灯城,经我等和阿斌再三不懈恳请,今天终于烦劳兄台降贵纾尊,不但使得小店蓬荜生辉,也使我等能够有机会亲睹罗先生的风采。如此机缘,实在是苏某人三生有幸啊!今天特备薄酒,为兄台接风洗尘,大家总要一醉方休才好——”

罗丹这才想起来,刚才进门时听阿斌介绍,此人正是这家酒店的总经理,好像名字叫苏振昌。可是自己初来乍到,而且从前也并没有见过此人,怎么今天竟然会有这样一场隆重的接待呢?!这让罗丹不禁有些心里纳闷,一时间更是有些摸不着头脑。看罗丹有些发愣,苏振昌立刻解释道:

“罗先生不必多心,我们虽然是初次见面,不过苏某却早已从阿斌那里久闻兄台的大名,对兄台的侠肝义胆更是佩服之极真可称得上是神交久矣!——”

罗丹这才回过神来,不禁把目光转向一旁的阿斌微笑道:“苏兄美意,愧不敢当!只是不知道阿斌在背后都说了我些什么啊——”

罗丹面带微笑,却敏锐地注意到阿斌脸色尴尬,而且下意识地躲开了自己的目光,不禁心下有些诧异。这时候苏振昌却朗声大笑道:

“罗兄不必自谦了!想当年阿斌年少轻狂,一个人流落在异域他乡,若不是罗先生出手相救,不但后果不堪设想,而且也不会有我们今天的盛会了!再说阿斌是我们的好兄弟,况且古人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怎么样老胡老金,我提议,让我们大家一起敬罗先生一杯如何?!——”

苏振昌话音刚落,酒桌上的另外几个人立刻轰然叫好,纷纷冲着罗丹端起酒杯。罗丹这才回过味来,暗想这几个人恐怕都是阿斌帮派里的大佬,罗丹这才放下心来,一边端起酒杯,嘴里却仍旧不免谦逊几句道:

“陈年往事了,都过了这么多年了,阿斌何必还放在心上!再说大家都是中国人,守望相助本来就是分内之事嘛——”

不料罗丹话音未落,忽然听到桌上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陡然响起,如同刀子一样直刺进罗丹的耳膜:

“罗先生不要表错情,我们并不是中国人——”

罗丹一愣,放眼看过去,只见苏振昌旁边一个戴着眼镜,身材臃肿却又浓妆艳抹的老女人缓缓放下了手里的酒杯,冷冷地看了罗丹一眼,接着说道:

“我们是法国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