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军在朝鲜:抗美援朝战争纪实 《三十九军在朝鲜》第一部分 首战告捷(20)

吴信泉1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size][/URL] 1950年11月5日晚,我军首战云山胜利了。一组辉煌的数字,载入了我军光辉历程的史册: 歼灭美骑一师第八团大部和美骑一师第五团,伪一师十二团、十五团各一部及美军两个炮兵营、1个坦克连大部,共毙俘敌2000多人(其中美军1800人),缴获飞机4架,击落飞机3架,击毁与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


1950年11月5日晚,我军首战云山胜利了。一组辉煌的数字,载入了我军光辉历程的史册:

歼灭美骑一师第八团大部和美骑一师第五团,伪一师十二团、十五团各一部及美军两个炮兵营、1个坦克连大部,共毙俘敌2000多人(其中美军1800人),缴获飞机4架,击落飞机3架,击毁与缴获坦克28辆、汽车176辆,各种炮119门及大量枪支弹药和物资器材……

云山战斗刚刚结束,我和谭友林站在诸仁桥的一个山岗上,望着战场上美骑一师这支王牌部队丢弃在山野的尸体,枪支弹药;望着我军押着一队队俘虏走过来。我说:

“老谭,你看,刚入朝第一桌酒宴还怪丰盛的哟!”

“军长,你的肚子大,能吃能喝,有口头福嘛!”

“你的肚子也不小啊!”

说着,我们俩哈哈大笑起来。

事后,我才从有关方面了解到:美军第一骑兵师1921年成立于美国得克萨斯州,是美国最早的骑兵师。骑一师成立后,一直在美国本土担任警卫部队。1943年7月,骑一师进驻澳大利亚,参加对日太平洋战争。出国前,骑一师改为步兵师,但为了保持其传统,仍沿用骑兵师的番号。它没有一匹马,但在全师的汽车、坦克上印有马头标记。重机枪、无坐力炮都安装在吉普车上,每个官兵左臂上带有3支吗啡,负伤后自己注射止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骑一师先后参加过阿德米雷耳提群岛、雷伊泰——三马岛、吕宋岛等战役,共伤亡4000人。战后,骑一师在日本充当占领军。

骑一师自1943年出国后,一直侵驻远东、太平洋地区。美军吹嘘它为“美国在太平洋的拳头”、“麦克阿瑟将军的宠儿”。骑一师别名是“第一队”,以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第一个进占马尼拉,第一个进驻东京,朝鲜战争中第一个侵占平壤等地而获名。

朝鲜战争爆发,骑一师作为首批美军地面部队从日本侵入朝鲜。1950年7月18日在东海岸浦项登陆,进入大田、大丘一线,妄图阻挡朝鲜人民军前进,但一经接战,即溃不成军,沿永同、金泉、倭馆节节败退。1950年9月,美军登陆仁川。10月,骑一师越过三八线,侵占平壤,并继续向鸭绿江进犯。

第一战役结束后的11月13日,志司通知我和徐斌洲政委参加志愿军第一次党委会议。黄昏我们乘一辆吉普车带着警卫员从军指挥所驻地龙水洞出发了。经过短短的几十里路程很快就到达了位于朝鲜北部的平安北道、坐落在两座大山一条深沟里的志愿军总部大榆洞。

吃晚饭的时候,我见到了三十八军、四十军、四十二军军长和政治委员们……我们跨过鸭绿江20多天以来,在第一次战役的枪林弹雨和硝烟弥漫中,不分昼夜地指挥作战,每个人脸上都黑了一些,眼睛都熬红了,人也瘦了许多。大家好不容易凑在一块,边吃边说,有说不完的问候、感受和话语……

饭后,我们一个个走进了彭德怀司令员的作战室。我仔细地端详了一下,这是大榆洞金矿一间三四十平方米的木板房子。墙上挂着巨幅作战地图。入朝作战初期,凡是志愿军较大的军事目标都遭到敌机的轰炸,这里有几十部电台,每天发出各种信号,同祖国的北京、沈阳、安东以及各野战军的军、师指挥机构保持不中断的联系。

作战室是南北正房,东面坐着彭德怀,西面坐着金日成、高岗,北面坐着邓华、洪学智、韩先楚、解方、杜平,我们几个军长和政委坐在南面。会议开始时,由邓华向金日成首相一一介绍着:

“这是38军军长梁兴初,政委刘西元。”

“这是39军军长吴信泉,政委徐斌洲。”

“这是40军军长温玉成,政委袁升平。”

“这是42军军长吴瑞林,政委周彪。”

我们一个接着一个站起来向金日成首相敬礼,他同我们一一握手,问候。我是第一次见到金日成首相,望着这位朝鲜人民领袖那种坚毅和乐观的神情,我禁不住想起:在抗日战争时期,他曾在我国东北吉林、通化一带率领抗日联军一部同侵华日寇打过长期的游击战争。金日成的名字和杨靖宇、李兆麟的名字一样,我早已熟知。如今,见到了久仰的金日成将军,我听着他一口流利的东北话,顿时在心中产生了一种亲切感。

这时候,彭德怀带着一脸十分严肃的表情宣布:“现在开会喽!先由邓华同志讲讲一次战役的情况。”

只见邓华站起来,手中拿着几张纸,那是我们各军报上来的战况。他走到作战地图前面,指着地图讲道:“这次战役,是在朝鲜战局极端严重的情况下,我们仓促入朝投入战斗的。由于我们战略指挥正确,达到了战略战役上的突然性,加上战役指挥灵活,能够根据战场上发生的变化不断改变作战计划。同时,全体指战员发扬了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与近战、夜战的特长,经过持续12昼夜的英勇奋战,给伪六师以歼灭性的打击,重创了美军骑一师、伪一师和伪八师,取得了入朝作战的初胜。此战役共计歼敌1.58万多人;收复了清川江以北的全部地区和清川江以南的德川、宁远地区。更重要的是,我们取得了对美军作战的经验,对于以后的仗怎么打,我们心里有数了……”

彭德怀站了起来,我们的眼睛都注视着他。他说:“我们志愿军出国第一仗,胜利了!毛主席接到我们的报告很是高兴。起初,我们还担心,在没有制空权的形势下,和美军伪军作战,我们要吃亏。现在看来,这个困难是可以克服的,我们有近战、夜战的法宝,没有飞机,缺少大炮、坦克,一样可以打仗,而且打了胜仗。看起来,美国军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不只打了伪军,也打了美军骑一师嘛!三十九军包围了云山的美军骑一师第八团,使其大部被歼,击溃了增援云山的美骑一师第五团,打得好!”

“当时我和许多同志对高度现代化装备的美军为什么叫骑兵师疑惑不解。”解方插话说:“美军骑兵一师,是美国的王牌军,华盛顿开国时组建起来的。过去是骑兵,后来改成陆军了,但番号一直没变。部队虽然没有马了,但士兵的臂章上还留着一个马头符号。骑一师在美国军队中是有名的,从来没有吃过败仗。”

彭德怀接着说:“今天美国的王牌部队骑一师吃了败仗嘛,败在我们三十九军的手下了!四十军这仗打得很好,一一八师首战两水洞,吃掉了敌人一个加强营,打响了志愿军入朝作战的第一枪。毛主席考虑,把10月25日——就是一一八师打胜第一仗的日子,定为志愿军出国纪念日。这是一一八师和四十军的光荣!四十二军的一二四师和一二六师在东线打得很苦,立了功。他们激战12昼夜,阻击了敌人的进攻,完成了总部交给的牵制东线之敌的任务……”

彭总讲到这里,我发现他那一贯严肃的面孔显出十分生气的样子。突然,他把桌子一拍,声色俱厉地批评三十八军没有按时插到指定位置,伪军两个团本来已被我们截断退路,但一一三师只去了一个团,师主力则在二三十里以外的地方休息,影响了整个战局。他还批评了六十六军主力在龟城,没有抓住美二十四师放跑了敌人……这时,他遗憾地叹了一口长气说:“你们两个军呀,由于你们没有抓住战机,致使整个战役断敌退路的包围计划未达目的,使歼灭敌人两三个整师的战役计划未能完成。当然,这次战役打得不理想,我彭德怀也有责任,不能把责任完全推到你们身上。”

我听彭总这段话,深受感动和教育。我们首批入朝的这4个军,过去在国内作战,彭总没有指挥过,如今我们才真正体验到他带兵打仗的作风:功过分明,不讲情面,自己又勇于承担责任。我想到这里,邓华、洪学智、韩先楚这几位副司令员见彭总承担了责任,纷纷说:“我们也有责任,没有当好助手。好在以后还有仗打,这次大家认真总结经验,接受教训,下一次战役,打好就行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