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军在朝鲜:抗美援朝战争纪实 《三十九军在朝鲜》第一部分 首战告捷(19)

吴信泉1 收藏 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


“咱们的化学迫击炮射程没有那么远,打不着。”翟际福解释说。

“把部队收拢一下,我看今晚就准备打。现在,我们碰一碰,看怎么个打法?”颜文斌说。

夜幕终于来临了。颜文斌指挥三四五团5个连队加迫击炮连,在师混合营的配合下,从好几个方向向敌人发起了猛攻。一直打到3日上午,最后,敌人从诸仁桥东南方向跑了一些,剩下的敌人不得不投降了。至此,三四五团歼灭美骑一师第八团三营营长奥蒙德少校以下官兵742名,击毁坦克14辆、缴获汽车75辆、无后坐力炮6门以及其他炮10门、各种枪180支、电台5部和大量物资。诸仁桥方向的枪炮声停下来了,一一五师王良太师长高兴地向我报告:“三四五团在师混合营、山炮营的支援下,终于消灭负隅顽抗的最后一股敌人。”

看!一一五师山炮营营长郭冷指挥他们的炮手们对准最后一些美军工事猛烈轰击,不一会儿,工事里摆动着白旗。师直工科长陆效成一看,马上组织直属队的战士们前去受降。

他对英语翻译杨亦雄说:“告诉他们,叫他们把武器放在地上,举起手来!”杨亦雄用英语说了一遍,这些美国俘虏一个个缴了枪举起双手说:“中国军队,0K!”一个脸上有雀斑戴着眼镜的矮个子俘虏说:“我们早该投降了,就是不懂中国话。”杨亦雄问道:“你们为什么早该投降?”矮个子俘虏说:“在我们美军中投降有几个条件:一是子弹打光了,二是没有饭吃了,三是通讯联络中断,四是被包围突围不出去了。我们完全符合这4个条件。”正说着,一个高个子美国兵要从我们战士手中夺回他们投降时缴的机枪,被几个战士按倒在地。

一一五师参谋长程国 审问一美军少校时对他说:

“你觉得我们的打法怎么样?”

“你们人太多,我们无法对付。你们打近战、夜战,我们的坦克、大炮、飞机不能发挥威力。你们把我们层层包围,进行穿插分割,把指挥通讯组织破坏了,使我们无法进行指挥,一块一块被你们吃掉了。我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欧洲战场上从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战法。我在美国西点军校也没有学过这种战法。”说着,他双手一摊说:“你们中国军队这种奇奇怪怪的战法,我们实在无法对付呀!”

战斗打响以后,美国人很骄傲,他们不是占领山头,而是在公路两边或者在山下面构筑一块又一块的方形工事。

一一五师指挥所跟在三四五团后面,这个团三营攻上去以后,师指挥所也跟上去了。那天晚上天特别黑,人与人站在对面都看不清楚。王良太师长、沈铁兵政委、颜文斌副师长、程国 参谋长和尹培良主任都在指挥所。他们在黑夜里向山上走呀走呀,走到离敌人前沿只有几百米的地方,突然发现,有20多个美国兵抱着枪坐在那里。王良太带着警卫班去夺敌人的枪,没有夺下来。尹培良悄悄地对他的警卫员说:

“你快去告诉警卫连,叫他们赶快来抓俘虏。”

当警卫连上来之后,一下子抓了50多个美国兵。到了第二天晚上,尹培良回到指挥所一看,各团送上来的俘虏已经100多个了。这些放下武器的美国士兵一个个饿得只打手势要东西吃。当时,我们的粮食非常困难。三四四团拉了两汽车粮食,三四三团也拉了两汽车粮食,粮食上面用苞米秆伪装起来。美国飞机俯冲下来就把伪装冲跑了,粮食就暴露出来,结果全被打着了。美国俘虏们不但饥饿,由于穿的单薄,一个个冷得直打哆嗦。尹培良组织师政治部的同志们,烧咖啡、煮稀饭给俘虏吃。

我们的干部战士执行我军俘虏政策非常之好。尹培良叫政治部保卫科负责押送俘虏,保卫科长吴刚三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保卫干事裴九洲。裴九洲带领警卫战士在押送途中,给负伤的俘虏治疗。俘虏打着手势要水喝,裴九洲带头把自己的水壶拿给他们喝,俘虏们身上所带的美钞、照相机、打火机,还有裸体照片,收集在一起,谁也不动。当有的战士对俘虏有打骂举动时,裴九洲严肃而又耐心地说:“我们不能把仇恨发泄在放下武器的俘虏身上,不然,我们就会犯纪律的!”

云山战斗快要结束了。战斗报社总编辑赫忠安和张玉珂、彭明皋、张希政、刘仲明等记者和文印员也到一个村庄去搜索敌人的散兵。他们看见一个美国兵在一间没有主人的老百姓房子里吃东西。他们很容易就把这个家伙抓住了。在这个美国俘虏身上发现了一种救命书,是用4种文字写的:

“希望你把我送到附近的美国兵营里,给你重赏!”

彭明皋还在战场上捡到美国士兵的家信,有的信纸上印着妻子接吻的口红,有的信封里夹着妻子的头发……

向云山之敌发起总攻的第三天,彭德怀、邓华、杜平发布了全歼窜入清川江以北之敌的动员令(1950年11月3日3时)。

各军政转各级政治机关并报总政:

窜犯清川江以北之美李匪军,因连续遭我歼灭性的打击,已感到我军威力之强大与兵力十分雄厚,深恐遭受全部覆没的危险。据悉,目前西线战场之敌均全线龟缩或撤退模样。我各部队应立即采取一切办法,迅速抓住敌人,不让敌人逃脱我之铁拳打击,全部彻底歼灭敌人于我有利地区。为此:

1.所有部队应不顾连续作战之疲劳,不怕供应不上之困难,轻装前进,大胆插入敌后,实行破坏交通,堵击截断敌人退路,抓住敌人然后分别包围歼灭。目前敌人正在作龟缩撤退准备,只要抓住与分割了敌人就能胜利,只要坚决执行上级命令,胜利就有保证。

2.我各部队应学习三十九军一一五师三四三团一连仅以一连兵力即歼灭美军一个连,毙伤俘敌60余,并缴获重机枪迫击炮的勇敢坚决的战斗作风,应发扬一一九师、一二五师因粮食接济不上,每天只吃一顿稀饭,仍不叫苦,并能迅速准确完成任务之艰苦奋斗精神,动员全体指战员,为全部歼灭窜入清川江以北之敌而努力。

3.各级政治机关,应派得力干部帮助后勤人员,协同友方当地政权同志,经过正式手续,实行就地借粮,以补充兵站供应不足。解决部队缺粮食困难,保证部队有饭吃有力量……

从11月1日起,一一七师张竭诚师长、李少元政委率领三四九团、三五○团、三五一团分别从泥踏洞、柯树洞、马场洞向三巨里方向攻击前进。三四九团连日来都在与敌人战斗,加上他们在向三巨里进攻的同时,遭到敌人向他们的突然进攻,虽然他们将敌人打退,但迟20分钟参加我们军统一发起的总攻。因此,团指挥所与部属的联络受到影响,未能及时掌握战场情况,致使各营一度各自为战,协调不利,行动缓慢,影响了战斗行动和战果。

三五○团徒步强渡水没腰深的温井川河,向三巨里以西,云山以东攻击。赵先顺团长、王千祥政委指挥部队冲过了敌人炮火封锁线,翻越布满茂密丛林的千米高山,迅速投入了由东向西南猛攻云山的战斗,歼灭美骑一师一个黑人排。俘虏不愿跟着走,赵先顺和王千祥说:“留下一班看守,部队继续前进!”副团长王秀法带领三营投入了战斗。九连二排随营主力利用夜暗插入敌后,至云山东北约8公里的三巨里,攻占一座山头,将两个班的李军击退,顺着电话线搜索前进,发现敌人一个炮兵连阵地。排长石学波指挥全排向敌人发起3次冲击,均未奏效。后来,他改变了战术,将一部分兵力在正面牵制住敌人,用另一部分兵力迂回到敌人侧后,这样,很快攻入了敌人这个炮兵阵地,搞掉了敌人的机枪火力点。石学波带领战士们充分发挥了近战和夜战的特长,与敌人短兵相接。一个高个子美国兵抱住了石学波,他猛地一侧身,一手抱住敌人,一手扳过冲锋枪口顶住敌人,枪声响过,那个大个子倒下去了。这个排共打死敌人30多个,俘虏39个,缴获汽车8辆、化学迫击炮4门。激战中,副排长陈振卿指挥战士们以一个枪榴弹对准敌人一辆吉普车射击,4个美国兵跳下车来,举起双手当了俘虏。战士孙海亮一只眼睛被打坏了,他仍然死死地抱着机枪向敌人扫射……石学波指挥全排占领了敌人炮兵阵地后,撤至路东小山坡上加修工事,埋设炸药包和爆破筒,敌人一个排沿公路进行反击,二排沉着应战,拉响炸药包和爆破筒,炸死炸伤10多个敌人。这时一营主力赶到,二排乘胜追击,歼灭残敌。这次战斗,三五○团歼灭美骑一师八团一个迫击炮连共60余人,受到了我们军里的特别表扬。

第二天晚上,天空下起了大雨。三五○团作为一一七师的前卫,冒着大雨连夜兼程追歼逃敌。经过两天两夜的长途奔袭,来到了博川以南的上扬五里地区,与美骑一师的部队交织在同一地带。5日拂晓,他们发现敌人一个炮兵营。赵先顺团长、王千祥政委商量了一下,和王秀法副团长到山上一看,美军的汽车开着灯一辆接着一辆从东向西逃跑,马上决定趁敌南逃混乱之际迅速出击,命令一连先行攻击。一连的同志们勇猛出击,打得敌人措手不及,没有怎么抵抗就扔下12门大炮仓皇溃逃。三连三班在公路附近稻田里设下埋伏,将敌人一辆弹药车击毁。天亮以后,据守在大宁江北岸阵地的英二十七旅,以猛烈的火力对一连实施密集的射击,敌机10余架次轮番扫射轰炸,接着出动一个排至一个营的兵力进行3次反扑,致使一连伤亡甚大。不幸的是连长张文年和坚持在一连指挥战斗的一营营长徐春波英勇牺牲了。兄弟单位二连、三连和二营见此情形,均先后投入战斗,阻击敌人的反扑,全力解救被围的一连战友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