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军在朝鲜:抗美援朝战争纪实 《三十九军在朝鲜》第一部分 首战告捷(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


Yes,Yes。”

“你们这支部队是什么单位?”

“美骑一师第八联队。”

“什么时候来到云山?”

“是今年才来的。”

这个美军俘虏走到李军跟前,左看右看说:“你是英国人吧?”

“No,No!”李军摇着头说完,就把俘虏押走了。

耍清川在一旁只听懂了英语两个单词Yes和No,其他的话是李军一句接着一句翻译给他听的。为什么这个美军俘虏说李军是英国人呢?这是因为李军的鼻子长得比较大的缘故。

一营营长刘古声跟在耍清川身后一个劲地请求:

“团长,让我们营也上吧!不然,就发不到洋财——抓俘虏了!”

耍清川开始没有吭声,后来,刘古声又请求了。李军说话了:

“老耍,让一营也一起上吧!”

耍清川这才同意。他指着诸仁桥那个方向对刘古声说:

“你们营从二营和三营的中间插进去,沿着云山西南那个滩川向诸仁桥插,插到那里同二营、三营会合。不过有一条:放你们出去后,你每隔1小时要与团指挥所联系一次。”

夜风刮得呜呜直叫,天空漆黑漆黑的,周围真是伸手不见五指。

刘古声率领全营指战员一口气赶了15里路,一直插到了诸仁桥跟前的一个小山背后才停下来。敌人的榴弹炮对着他们出发的那个地方不停地轰击。黑色的地里炮弹出口的火光在闪亮着。

营里向三连交代了任务后,想打仗都想疯了的那个连长吴学远喊了一声二排长的名字:

“苏奎龙!你们排赶快从这座桥的右侧插过去,要往里猛插。敌人正在集结,准备逃路,打他个出其不意。”

营的冲锋号嘟嘟地叫起来,苏奎龙带着全排同志从桥的右侧插过桥以后,对着公路上敌人一辆又一辆汽车一边射击一边奔跑。

前面80公尺远的地方,有3个黑乎乎的帐篷,他们向帐篷冲去。半路上敌人有两挺机枪和其他火器拼命地向他们射击。子弹从每个人的身旁“哧溜”、“哧溜”地飞过去,封锁得十分严密。大家分散开来,迅速地在公路的稻田埂上卧倒,也用各种火器向敌人射击着。

苏奎龙决定叫机枪班掩护六班把敌人的帐篷拿下来。他的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敌人那可恨的火力点.瞅准稍一停顿,他大喊一声:

“机枪班掩护,五班冲上去!”

机枪班副班长高殿臣把机枪在稻田埂的另一头架好,狠狠地向帐篷里的敌人火力点开火了。郭德春和王永兴两人趴在高殿臣的两侧,一面用六个梭子轮番地给压着子弹,一面盯着敌人的火力点,看到哪边的火力猛就叫高殿臣打哪边。机枪在他的肩窝和手上猛烈震动,震起来的尘土和瓦斯烟混在一起,好几次蒙住了他的眼睛,他用棉衣袖口揩一揩眼睛,继续把一串串红色的火舌伸向敌人的火力点。

只一分多钟,六班冲上去了。在烧着的敌人帐篷外面,刺刀映着火焰闪光。战士们和美国兵脸对脸地拼刺刀。这是你死我活的较量,这是正义和邪恶的决斗。

排的主力前进了。就在这时,崔树林突然大喊起来:

“副班长,后面上来了!”

高殿臣赶忙回身掉过机枪,可是一个戴皮手套的美军已经抓住了他的枪身。原来,在他掉转枪身时,从前面又扑来了3个美国兵,前后夹击上来,情况万分紧急!他使劲握住枪,冲着抓住他枪身的家伙前胸一扣扳机,这家伙就像门板一样倒在地上了。他把枪口摆动,又是十几发子弹射出去了,其他3个美国兵也倒下去。他对准后面一大堆敌人一阵咬牙切齿地扫射,二三十个美军被撂倒一半,剩下的顺着来的方向逃之夭夭……

“这是哪个连的?”身材高大的一营教导员嵇皓风风火火地赶到了这里,操起了他那大嗓门。战士们出国前就听了他的政治动员,便齐声回答:

“我们是三四五团一营三连二排的!”

“好样的!你们的出国第一仗打得真痛快呀!”说到这里,嵇皓又加上了一句:

“不要停下来,快去追着敌人打!”

黑夜里,耍清川和李军所在的团指挥所,带着一个化学迫击炮连向前转移。出人意料地和敌人插到一起了,他们上山,敌人下山。开始敌人没有察觉出来,因为这个炮连的兵都挑的是大个子。耍清川和身边的号兵刘明德发现,山坡上一群美国兵,一个个抱着枪坐在那里,他们数了数,共28个,耍清川就对号兵说:

“小刘,吹号调八连副连长带一个排上来!”

“是。”刘明德吹起调入的号音。

八连副连长朱转生带着一个排战士上来了。他一见到耍清川就问:

“团长。有什么任务吗?”

“你看,那是什么?快去把敌人的枪缴了!”耍清川指着28个尚未清醒过来的美国兵说。

不一会儿,耍清川发现山头上两个发亮的东西。他仔细看了看,是两个人抱着枪,枪上还有刺刀,枪后面有两个棍子在头靠头。他把刘明德叫到跟前,没等说话,刘明德举起一支枪说:

“团长,我找到一支美国卡宾枪。”

“小刘,你过来看看前面是什么东西?”

“那是两个美国兵。”

结果,耍清川这个团长和他的号兵也抓了两个美国俘虏。

耍清川又叫刘明德吹号与部队联系,一营和二营没有联系上,三营有了回音。从号声的方向和远近来分析,三营已经占领了324.2高地。过了一会儿,一营副教导员王凤听到号声跑来了。耍清川一看,他带来的是炊事班和担架队,于是又叫刘明德继续吹号。这一吹,作战参谋景楠带着团指挥所和化学迫击炮连来了,三营营长张汉云和教导员王少伯也来了。天已大亮,耍清川就在山头上部署开了,山下面就是敌人。正在这时,约有一个连美国兵从后面打上来了。指挥所的同志用驳壳枪、小手枪射击。敌人始终也没有上来,便退到下面川里去了。

三四五团一营的任务是插入诸仁桥边,控制要点,切断敌人退路。二连作为一梯队连,三排是突击排。排长任炳信带领全排战士于晚上9点钟勇猛地插到了诸仁桥边,发现美国兵隐蔽在几个方形的坑里,他们绕过敌人的坦克,一下子解决了三个方坑里的敌人。他们不恋战,一直往里插,插到了敌人炮兵阵地上,看见几门105榴弹炮,堆放着数十发炮弹壳子,还立着几发未打出去的炮弹,人都跑得一个也不剩了。紧跟在任炳信身边的机枪手孙辅良说:

“排长,把炮炸掉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