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军在朝鲜:抗美援朝战争纪实 《三十九军在朝鲜》第一部分 首战告捷(16)

吴信泉1 收藏 4 4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


“你给我把九二步兵炮连拉到路口上去打。”

“团长,敌人炮火打得正猛,拉不上去呀!”

“上不去一个连,拉上去一门炮也好。”

“团长,我马上执行!”薛强说完硬是把九二步兵炮连的几门炮全拉到凹口上去了。

只有这时候,王扶之才把不到万不得已时不用的二营拿上去,加强一营向敌人进行反击。结果把三连失去的阵地重新夺回来了。三营在反击过程中起了很大作用,七连在敌人的侧翼也就是三连原来那个前进阵地正好西面的一个山头,把敌人打下去了。敌人一看高山上到处都有我们的部队。最后两度失去的阵地经过反击又拿了回来。二营在反击中还捉了40多个美国俘虏。

然而,激战并没有停止,也没有间断。

虽然,在血与火、生与死的异国战场上出现了个别的动摇分子,但无损于我军的荣誉,我们绝大多数的指战员是英勇顽强,视死如归的。二连的勇士们,轻伤员坚守战斗岗位,重伤员帮机枪射手压子弹。

在二营阵地上,敌人的飞机没有停止轰炸,敌人的大炮没有停止射击,敌人的步兵和坦克没有停止进攻。而且,敌人更加疯狂,敌机投下了越来越多的凝固汽油弹。

在简陋的团指挥所里,王扶之和副团长朱互宁都在用望远镜聚精会神地观察一营的主阵地。只见,敌人打过来的炮弹一排一排地爆炸,光秃秃的树木、石头、土块被炸得到处乱飞。8架美国飞机在空中轮番扫射、投弹,持续了很长时间,最后扔下来的凝固汽油弹,在已经燃烧着的山头上掀起了更凶猛的火焰,四处蔓延开来。整个阵地被大火吞没,整个阵地被浓烈的烟尘笼罩着……

“一营阵地上打得好惨啊!”指挥所里的警卫员和通信员小声地叨咕着。

敌人的大炮射击和飞机轰炸结束后,坦克开始出动了。坦克上的自动武器不停地扫射,接着,步兵紧紧地跟在坦克后面前进。敌人以为一营阵地被他们摧毁,大概没有人能够呆住了。头戴钢盔、手持卡宾枪的美国士兵们,不再是像以前那样,爬几步停下来观察一下,爬几步又停下来观察,而是脚步不停地往山上冲。

可是,王扶之、朱互宁从望远镜里明明白白地看见,当敌人进攻到离山头只有20公尺的时候,一营的干部和战士不知从哪儿跳出来,仿佛是站在大火之中,用一切火器一齐向敌人猛烈射击,成批的手榴弹落在敌群中炸开了。被打死和打伤的美国兵,像一段段的木头滚到山下去了,没有被打着的敌人往回逃命,战士们用火力追击着……

王扶之和朱互宁一阵兴奋之后,互相纳闷起来:一营阵地上遭受到敌人如此严重的摧毁,为什么还有人能够坚持战斗?部队采取什么办法在大火中战斗?

在敌人停止进攻的间隙,王扶之叫朱互宁留在指挥所里,他自己带着警卫员到一营阵地去看个水落石出。一路之上,他看见到处都是炮弹坑和翻起的新土,满地被炮弹打断的树干树枝还在燃烧着火苗。

代理营长薛强一见王扶之来到大火弥漫的阵地上,惊奇地迎上去说:

“团长,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们是怎样在大火中坚持战斗的?”王扶之说着在阵地上走了一遍。他发现整个山头挖出一条又一条的断火沟,把燃烧着的地方和工事隔开,火再大也蔓延不到工事。战士们一个个蹲在工事里,组成交叉火力的轻重机枪,安好了梭子;自动步枪和缴获敌人的卡宾枪,上了顶门火儿;手榴弹揭开了盖……王扶之看见一个排长领着一些战士还在继续挖断火沟,便问薛强:

“挖断火沟是谁的主意?”

“就是那个排长。”薛强说着,叫来了这个排长。王扶之紧紧地握着他的手说:

“你这是一大创造,也是一大贡献,解决了我们没有想到的大问题。太好了,应该立大功!”

此刻,王扶之望着这位排长和那一张张战士的面孔,虽然想不起或者记不住他们的名字,但那位排长和战士们坚毅镇静而又充满自信心的表情,深深地铭刻在他的心里。他回到团指挥所后,脑子里一直在思索着:祖国人民恐怕不会知道我们在这里是怎样以劣势装备同优势装备的美国侵略军进行殊死搏斗的吧?毛主席说过一句军事名言:战争中起决定作用的是人而不是武器。过去,在国内同日本侵略军、同国民党反动军队作战,无数次的战斗都证实了这一点,今天在朝鲜战场上同美国侵略军作战,不是同样地证明了这一点吗?一看到我们这些有高度政治觉悟的战士,任何一个指挥员都会对战争的胜利充满百倍信心。因为战争的胜利主要是依靠他们得来的啊!

在诸仁桥那边作战的三四五团作战股长王提向师指挥所报告:

“在我们面前的敌人不是伪军而是美军。”

“你们好好查一查。我们打的是伪一师,怎么是美国人呢?”

一一五师师长王良太指挥作战,一贯沉着冷静,他叫作战参谋李玉龙迅速查明下面反映的这个情况。

指挥三四五团夺占诸仁桥断敌退路的耍清川,也是刚当团长不久第一次组织指挥这么大的战斗。他很想和指挥三四三团作战的王扶之在一起,在师里开作战会议时他对王扶之说过:“请你指教。”可是,现在两个团分开了,三四三团打龙头洞,三四五团打诸仁桥。依靠团政治委员吧,李军也没有指挥过这么大的战斗。

11月1日凌晨,天还没有亮。耍清川、李军和副团长王天华带着3个营长和师配属的山炮连连长看地形,现场明确了任务。耍清川留在一营阵地上,李军、王天华回到团指挥所。到了下午向云山发起总攻前,他们接到了师里的通报:云山的敌人可能要撤退,你们团要特别注意这一情况。耍清川从一营阵地上用望远镜观察,看到103等那几个高地上敌人有动作:敌人上山又下山扛着什么东西……三连连长吴学远不止一次地跟屁股后面叨咕:“团长,敌人要跑了,咱们动手吧!”

当我军提前发出向云山之敌发起总攻的信号,这个团吹起了嘹亮的冲锋号。

二营和三营并肩插向云山西南的诸仁桥,切断敌人的退路,把敌人紧紧地包围住,然后分割歼灭。

团指挥所上来后,三营接连攻打277.4高地歼灭了美军1个排,还抓到一个美国俘虏,很快就带到了团部。当时,团里没有英语翻译,李军政委是个高中学生,会说几句英语。他就审问起来:“你是美国人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